下一章          上一章

 

    “就这些人,就这些人了,小的早就和大帅说过,这些人就是商行的守卫。 ”罗晨连忙笑着解释说道。

    对这个解释,毛文龙只是冷哼了声,没有继续说话,在众将簇拥下向赵家军列队的地方走过去。

    所有连队就位之后,看到一名年轻汉子吆喝一声,四个连呈纵队向云山商行那边走去,而手持火铳的士兵则是分两队遮蔽左右,五百人的队形整齐,迈步踏步的声音近乎一致,看到这样的步操,围观的皮岛军民都是眼皮直跳,这可是精锐才有的表现。

    “你们倒是好算计!”毛文龙看着那好像堡垒的商行建筑,忍不住冷声说道,罗晨只是微笑应对,当自己什么都听不出来。

    当赵家军的士兵进入港口的云山行宅院后,那几艘用火炮对着码头的大船也开始起锚转向,船上的管事和岸上交涉,装卸搬运的度开始加快。

    看到这里,毛文龙已经不想看了,正要离开的时候,卸货的地方传来一声惊叫,还有重物落地的声音,今日的海上风浪稍大,踏板不稳,摔倒也不稀罕,毛文龙随意瞥了眼,却是转过身来,那草袋包裹着的居然是一支火铳。

    皮岛上没有赵家军制式的火铳,但海船来到的时候,有护船的赵家军士兵拿着,这{火器被皮岛官兵看到,半是鄙视,半是好奇,觉得这样粗笨的家什打不远,没什么威力,赵家军的士兵得了带队连正的肯后,直接在岸上试射,皮岛这边也有鸟铳、快枪和三眼铳等火器,试射之后,皮岛上下都知道徐州火铳是军国利器。

    当时毛文龙就提出购买,而且不讲什么价钱,皮岛所能提供的请徐州任选,久经战阵的他们自然知道这火铳的意义,不过,徐州不卖,说这是徐州第一等的机密,不能卖,没曾想今日在卸货时候看到,看那长条形的草袋,数量不少于一百。

    “这是要售卖给东江镇的吗?”毛文龙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兴奋,如果能提供给东江镇,那驻军也就驻军了。

    听到问话,罗晨咳嗽两声,笑着说道:“这是供给商行护卫的备品,孤悬在外,总要多点余量。”

    “贵处在皮岛驻扎,难道东江镇还护不住贵处安全,这可是三百多只火铳,还有两门火炮,到底是在防备谁,或者贵处有什么别的心思?”在毛文龙身边的李九成闷声问道。

    “怎么会有别的心思,就是防备鞑虏和高丽人,我们徐州习惯了自食其力,贵镇平素里也是艰难,怎么好总劳烦你们。”商行管事罗晨只当听不懂了,只是自顾自的解释。

    他这等皮实惫懒反应让东江镇诸将无可奈何,有心要作,可想想自家靠着对方贸易供应,这怒火就消退几分,再想想那进入“要塞”的五百精锐,怒气剩下的已经不多了。

    “这铠甲难道也是备品?”毛文龙又是问道,他现在已经不去看进入商行的赵家军士兵了,只是盯着船只卸货,那包着火铳的草袋装上大车后被运向商行,现在又有些半人高的木箱竹笼卸下,落地上车的时候铿锵作响。

    这样的包装皮岛东江镇诸将却是熟悉,赵家军船只前几次靠岸,曾经送给皮岛诸将十套铠甲,当时让整个皮岛震动,毛文龙、陈继盛等人看到这赵家军制式的铠甲,几乎是遮蔽全身要害,能挡住刀砍枪刺箭射的的铁甲,都觉得这是可以传家的宝物,这十套铁甲甚至引了不好的效果,毛文龙和部众都觉得这十套甲太过贵重,觉得徐州有什么阴谋野心,才送出这等军国重器。

    不过在后面几波船来到之后,这个误会在震撼中消除了,原来自家视若珍宝的铠甲在徐州是标准配备,寻常兵卒就可以穿戴,这让皮岛东江镇的军民对徐州又多了许多想象,关外辽镇本就是个半封闭的区域,那边大部分居民终生不离此处,少数有见识的倒是知道徐州,可他们印象里的徐州是荒僻之地,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和富庶。

    有人猜徐州背后是海商们,也有人猜徐州其实是江南那边的代理,种种猜测,千奇百怪,不过能意识到这徐州肯定不是大明忠臣,眼下大明的局势比自己想的要复杂很多。

    罗晨知道眼下气氛有些微妙,皮岛东江镇诸将的想法和面子不能不顾及,他在那里沉吟了下,咬牙说道:“毛帅给徐州行了不少方便,小的就做一次主,送毛帅十套铁甲!”

    毛文龙皮笑肉不笑的说了句“多谢”,又是看向卸货现场,而他身边众将脸上都有兴奋神色,有这么一身铁甲在身上,一个人可以顶五个人用,十套铁甲用在一队,彼此配合,杀败二百人都不成问题,这可是对东江镇战力的极大增强。

    高兴归高兴,兴奋之后,再看从船上源源不断卸下来的铠甲,东江镇诸将心里也都不是滋味,对方来这边五百多人,除了那火铳兵之外其他人人有甲,而且还有备份在,自己这军民数万,一共才有不到二十套。

    有备品的不只是这火铳和铁甲,长矛、佩刀、号服和弹药,以及种种东江镇诸将看不明白的货物都被卸下,然后运向云山行之内,光是这些就差不多用了十艘船,这次船队一半的运力都用来运送赵家军这五百余人和他们的给养,然后才是来自徐州和江南以及外洋的各色货物。

    到了这个时候,欢声笑语才高涨起来,劳力们吆喝着装卸搬运,各路商人以及商户代表在码头上直接就是看货,这给装卸填了不少麻烦,可他们宁可给钱消气也要先看,在这皮岛分销各处,早一天晚一天的消息对价钱的影响很大,真正有头脸的人物则是去了一处茶棚,那边自然有人去兜搭,谈定大宗的贸易。

    就算不去那边旁听,毛文龙和身边人也知道,高丽参、毛皮等各项特产都在铁山郡那边备好,这边的铁器农具,丝绸棉布都是那边的急需,而且毛文龙还隐约知道,高丽商人贩来的货物除了高丽自产,和建州女真以及倭国那边都有关系,毛文龙倒不怎么在乎这个,他一直想着,如果能在这贸易中抽税的话,东江镇一定可以财,但想想大船上的火炮,想想那五百精锐,毛文龙也没太深想,皮岛能在这生意里参与已经很幸运了。

    看到皮岛军士营进入商行后,罗晨就和这边告辞,而毛文龙一直没有离开,等到天黑时候,才闷闷的向回走去,他身边诸将同样心情郁闷,想想自家处境,再看看这好似海外仙山的徐州,怎么能高兴的起来。

    船队的到来对皮岛终究还是有大好处的,各项物资让东江镇的积储更足,甚至还可以给在金州那边据守的张盘所部送去,那些装运徐州士兵的船只也不会回程空载,他们用银子购买皮岛这边的货物和人口,尽管皮岛这里最大的需求是粮食军资,可同样需要军饷维持,尽管岛上根本没办法花用,不过这些银子向高丽可以购买急需的商品。

    驻扎在云山行的军士营集体进行了打扫和整备,然后操练了半个时辰,这让东江镇这边很意外,大家对徐州士兵驻扎在皮岛港口的确很抵触,但也知道不能怠慢,已经准备了给他们打扫的人力,岛上难民这么多,这个很容易,甚至还抽调了几百个女人不过,看完这军士营自己的劳作和操练后,东江镇以保护港口的名义,在这商行附近安排了千把兵丁驻守。

    开始的时候,毛文龙以为徐州军来了这五百人是由罗晨统领,直到第四天才了解到,带队的人名叫赵松,是个和兵卒们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这让毛文龙和东江镇诸将错愕异常,能带着这样的营头独当一面,在大明那都是富贵人物了,怎么不得前呼后拥,锦袍玉带,结果却让大家根本没现,这徐州的规矩未免太古怪了。

    高丽商人们心满意足的离开,这徐州布质量比松江布不差,价钱略低,可供应量却很大,这不仅能让他们满足本国两班贵人和中人的需求,甚至还能卖到倭国去,或者不为人知的卖给女真人,单这一项大宗货物,就可以让双方都财,所以这次除了现货交易,也约定了下次的货物,以高丽商人的吝啬,甚至愿意支付订金,当知道对方对人口需求不少,他们甚至提出可以供应高丽青壮男女。

    其他各处商人也都满意,来皮岛做生意的都是冒险求财的角色,徐州供应的很多东西都是他们所需的,而且在这边说是大明飞地,实际上却没有王法,干什么都很方便,大家这次回去,已经决定下次再来,还要带亲朋好友过来,带更多的本钱过来。

    感谢“段逸尘、荒骑王猛、桦记”三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请大家多多支持大明武夫,谢谢大家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