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但人都已经到跟前了,不见也不合适,虽说东江镇诸将是皮岛的主人,可吃穿花用和兵甲都来自这徐州,怎么可能硬气的起来,皮岛私下里不是没做过手脚,比如说对那余家和郑家大帮开出更好的条件,皮岛虽然穷苦,可物资还是足够的,结果毫无用处,有人明明被买通说动,可第二次就再不出现,让东江镇这边前功尽弃。 ,

    “让罗胖子过来。”毛文龙闷声说道,大家都知道这管事姓罗,名叫罗晨,当年在京师某书坊做事,文墨上算是熟手,这样的人物,怎么也当得起个先生的称呼,大家当面也是这么叫的,不过私下里都是喊罗胖子。

    刚被夸奖的孔有德向那罗晨走过去,笑着问候见礼,然后把人带了过来,毛文龙、陈继盛、李九成坐在那边没动,其他几人都起身致意,罗晨抱拳见礼,客气的打了招呼。

    “皮岛实在是小,本官无论去哪里,总会被罗先生找到,真是有趣。”毛文龙微笑着说道,却也不给那罗晨看座。

    罗晨脸上的笑容真挚无比,丝毫没有因为毛文龙的讥刺而变化,站在那里温和说道:“毛帅哪里话,小的也是找了半天,不瞒毛帅说,小的是有急事过来知会一声。”

    听到急事,皮岛诸将彼此交换了下眼神,却都没有出声,罗晨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先前不是和毛帅说过,这皮岛地处前线,西边有鞑子大军,这高丽国也是个靠不住的,我们商行在港口钱多货多,所以要安排护卫过来守着,毛帅还记得这事吧,当时答应了的。”

    毛文龙双眼一眯,点头说道:“本官当时答应了,东江镇兵丁本就不足,还不断的被抽到山东去,所以顾不过来贵处。”

    “我家老爷派来的护卫就在船上,马上就要上岸,这些人办事太没章法,小的事先都不知道,这才急忙来找毛帅告知。”罗晨笑嘻嘻的说道。

    话音未落,毛文龙的脸色就已经沉下,他身边的诸将各个恼怒,这等先斩后奏的勾当实在让人恼火,当初不过是客气随意答应,居然就这么顺杆爬了上来,而且皮岛易守难攻,真要不让外人登岸,完全可以封锁得住,可这没有一点准备的,船都靠过来了,还能怎么办。

    在这时候,大家都是看向海面,现在他们知道那几艘船上的十余门火炮是为什么了,更有警醒的则是看向港口卸货的地方,那堆砌的粮包矮墙,又有船进了泊位,开始放下踏板,也就是这时,能看到船舷上竖起了很多长矛..

    陈继盛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恶狠狠瞪向罗晨,而这罗晨的胖脸上满是无辜,双方对视片刻,陈继盛对毛文龙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在座几人有三人站起,脚步匆匆的向岛内跑去,毛文龙脸上却有了笑容,背着手站起说道:“来来往往的都说什么徐州劲卒强兵,今日本官正好见识一番。”

    靠岸的那艘船已经落锚,放下踏板,等船身稳定,第一人向下走去,那人手里拿着长矛,背着个方整的竹筐包袱,上身披甲,带着头盔,几步走了下来。

    船在水中受波浪影响,没办法做到稳定,不停的起伏晃动,那最先下船的人明显不太熟悉,快要踏上码头的时候,一个踉跄,身体失去了平衡,直接摔倒在地,还在地上打了个滚,模样颇为狼狈。

    码头上闲和不闲的人本就不少,都在好奇的看着大船靠岸,看着不太对劲,都莫名的有点紧张,皮岛上的军民和难民与大明别处不同,大家都是生死里走过来的,自然有几分警觉在,看到这个景象,很多人去看做主的把总和千总,结果现千总把总们也在看别人,但没过多久就安稳下来,没有任何命令下达,众人自然也就跟着放松了,好奇观望。

    那拿着长矛的赵家军士兵下船,这身材高大,穿着盔甲,举止间颇有规矩气度,看起来就威武的很,大家注意力全都集中过来,不在这边的也向这边走,向这边看,谁也没想到这人下船就摔了个跟头,当真令人错愕,码头上先是安静,随即有人笑出声来,这笑声迅的传染开,港口上哄笑一片。

    摔倒的那位赵家军士兵也是讪讪,起身后向着一边走去,有心人能注意到,先前卸下的粮包矮墙好像给他表明了站立的位置,也有人注意到,那赵家军的士兵摔倒,铠甲和地上碰撞,出的声音似乎是一块铁。

    “还真是强兵悍卒,了不起,了不起啊!”那边毛文龙也是失笑,悠然说了两句,罗晨脸上笑容依旧不变,甚至还跟了两句“见笑,见笑了。”

    赵家军的一个个士兵从船上走下来,以第一名下船的士兵为端点列队,站立成方阵,一艘船能装下一个连队,亏得是从登州军港出到皮岛,路程近,对口粮淡水的需求不多,不然的话,一艘大船除去水手,也就是装五十名士兵的样子,不是没有更大的船只,但很少到辽东海域来。

    一个连队站定,第二个连队走下,码头上的哄笑和议论渐渐平息下来,每一个赵家军连队队形都是方整,行进站队间彼此碰撞,确认了他们身上都是铁甲,连普通兵卒都是头戴铁盔,身穿板甲,那长矛矛刃尺许,和矛杆连接的铁套也是尺许,铠甲下面的号服不见补丁,穿着的鞋子也很齐整厚实,除了这长矛外,腰间还挎着一柄刀。

    皮岛东江镇的军民都是见过世面的,从前没见过的,逃亡路上也见得多了,自然看得出眼前这四百号士兵的成色,看完了兵甲,再看士卒本身,各个气色良好,身材健壮,一看就是能吃饱饭而且吃的不算差的,这样的军兵偌大东江镇能有几个,大家吃饱肚子也没多久。

    那四百手持长矛的军兵分四角站定,围观人群中已经没什么人大声谈笑,大家都能感觉到这股肃杀悍然之气。

    “好贼子,现在咱们就算去赶他们也赶不动了!”毛文龙身边一名武将恨声说道,丝毫不在乎身边的罗晨听见,毛文龙阴沉着脸却是站起,东江镇诸将跟着站起。

    毛文龙瞥了眼笑容满面的罗晨,闷声说道:“咱们到跟前看看,去看看这来自徐州的强兵!”

    有些行军布阵经验的人都能看懂码头上的局势,现在粮包围了一圈布置成工事,那四百徐州士兵全副武装据守,就算现在东江镇准备火并,把手里能用的兵力都拿出来,一时间也没办法拿下港口,即便拿下了也要付出大量的死伤。

    在走过去的路上,东江镇参将陈继盛已经传信回来,留守待命的两千兵卒随时可以出动,而且大家还在到处抓兵,只要毛文龙一声令下,马上就可以杀过来,毛文龙听到这禀报后沉吟了片刻,看到那几艘船上的火炮,再看看那严整的四百精兵,只是压低声音吩咐回去“等等再说”。

    谁也没想到下来的人还不止这些,四艘大船上的人下完,为后面的船只腾挪开地方,却又有手持火铳的士兵开始走下来,毛文龙已经走的足够近了,能看到很多细节,脸色却是更加难看,那些火铳居然都是点燃火绳的,一个个枪口朝上,能看出来,这是做好了随时开火的准备。

    看到这些拿着火铳的兵卒下来,不管东江镇诸将觉得这火铳威力如何,都已经没了将对方赶下海的把握,双方都有可以及远的兵器,这打起来死伤可就大了,要是豁出去填命未必不成,可东江镇的敌人是鞑子,而不是这些来历莫名的徐州士兵。

    当看到众人推拉用力,从船上卸下两门火炮之后,毛文龙再也没有办法维持镇定,脸色彻底变了,他瞪着身边的罗晨说道:“怎么?徐州是想把皮岛拿下来吗?听说你们连京师都敢打,想必这皮岛也不放在眼里了?”

    毛文龙怒归怒,话说的却很有分寸,他身为大明武将,明知道对方已经和朝廷撕破了脸,却不提什么大义,只是就事论事,他身边诸人神色也有些复杂,当听说徐州攻打京师的消息,他们私下里念叨,以为对方会主动招揽这支海外孤军。

    大家嘴上都在说,最艰苦的时候都熬过来了,现在怎么能做大明的叛徒,可心里多少都有计较,跟着大明喝风吃雪,要是能跟着这徐州,那可就吃香喝辣了,但徐州一直没有招揽的意思,大家也不会主动投靠,毕竟皮岛上数万军民,绝大部分不知道什么徐州已经和大明翻脸,在他们心里,大明关内还是太平乐土,如果自家贸然举动,恐怕就被下面火并了。

    眼下这个局面,对方这数百精锐加上两门火炮,天知道那些没有卸货的大船上还有没有后续,如果还有的话,真要对皮岛东江镇动手,大家该怎么选择,是战还是降?只怕那毛文龙自己也有计较,所以到现在也只是嘴上说说。

    感谢“段逸尘、荒骑王猛、戚三问、用户惜今、喜唰唰、元亨利贞、风中龙王、随心自我o、小齐文明奇迹”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越多越好,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