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徐州运来的各色货物太好了,而且徐州那边的海船又多又大,运载量和轮次都稳定的很,保证了徐州各色货物的稳定输入,结果不少高丽商人也来这边,这些高丽商人除了高丽自己的特产外,也给皮岛带来了各种货物,双赢两利,皆大欢喜。   ,

    除了高丽商人之外,山东那边也开始有稳定的商流来到,甚至还有北直隶的商人在,另外,尽管一直没有现,可毛文龙却知道来到的商人里肯定有建州女真的奸细,或者是那些不顾大义财的混账,把建州女真的特产在这边出手,然后运回女真需要的物资。

    毛文龙、陈继盛这些人也不知道该恨谁,为建州女真贸易的那些人固然没有廉耻,可皮岛最危急的时候,身为故国的大明商人又有几个来到,现在北直隶和山东的那些商人,从前那里去了,一个个都在说什么大义,可说到底还是生意,有钱赚都蜂拥而至。

    皮岛东江镇武将们对徐州的情绪最为复杂,现在很多人还把那次的五艘船出现当成是神佛保佑,在那五艘船出现之后,皮岛的处境一下子变得宽裕从容起来,算得上救东江镇与水火之中,按说救命之恩足以让双方交心,可海上那些自承徐州、余家和郑家的船主水手,都不把自己当成大明的臣民,而前些日子,更是从山东登莱镇这边知道了徐州出兵和官军大战的消息,这让大家真是心惊。

    原来这徐州是反贼,居然敢贸然进攻京师,虽说自那次之后,再也没有什么消息传来,但大家心里都觉得徐州被朝廷官军剿灭了,不过,徐州那边的船只始终没有中断,开海后就照旧送来物资,换回特产和人口,一切如常。

    试探着问起,船上人都颇为不屑的说朝廷必败,徐州必胜,还有人说什么赵进这次要进京当皇上了。

    如果是从前,这样的言语就会让双方厮杀火并,可现在皮岛安危和光复辽东的希望就在这些不断往来的海船上,怎么好撕破脸,大家心里都有个念叨,皮岛东江镇忠于大明,那些不断逃出来的人忠于大明,那些和建州女真战斗而死,逃向皮岛半路被杀的辽东军民同样忠于大明,可大明从来没有给东江镇足够的粮秣军资,大家要自己去抢掠,要自己琢磨着做生意,才能在这里苟延残喘,真正让大家看到希望的,反倒是这些大逆不道的徐州贼,怎么抉择,还真是难决定。

    不管心中怎么想,毛文龙和陈继盛他们没有商量出结果,大家就都要按照从前的规矩做,听到望楼上的人说徐州船来了,消息很快在皮岛上传开,所有人都是活动起来,从上次来的船那边知道,这次会来很多船,带来很多物资,也会带走很多物资。

    自从和徐州做生意,毛文龙就下力气整修港口泊位,从开始的修港口能多吃块干粮,到现在的修港口能吃荤腥,算是下了大本钱,港口码头的设施愈完备。

    按照徐州的要求,云山商行就在港口那边建设,几乎就是个独立的区域,外面用土石大木修出围墙营栅,里面则是修筑的砖石房屋,这等规制让皮岛上下都眼馋的很,即便是毛文龙最近才住上砖房,其他人还在木屋和窝棚里呆着,这伙徐州人未免太奢侈了,居然从山东那边运来了烧砖的师傅到这边搭建砖窑,毛文龙和几位头目的住处都是沾光。

    身在辽东,堡垒要塞大家看得多了,自然知道这商行是军营要塞的规制,大家都是装作不知,命根子在人手里掐着,有些事还是别太较真的好。

    现在这商行里面没有住太多人,只有十余名留守的商行伙计在,每日里清点货物,记录需求,每次船到这边,可耽搁不起太多的时间,在商行墙外堆满了粗糙处理过的大木,到时候要直接在海里扎成木筏,让海船拖到目的地,还有垫着底座,苫着油布的货堆,那都是高丽商人们的货物,他们刚到这边不久,想要搭木棚、建仓库还来不及。

    听到船来,有些高丽打扮的人都急匆匆离开,他们是给自己主人报信的,如今这皮岛贸易已经引起了高丽几个最大商人的兴趣,据说还有倭国大名的影子,皮岛条件太苦,这些高丽大商人派来的管事亲信之类呆不下去,都在铁山附近住着,等待消息,反正皮岛和6上交通极为便利,接下来,这些大商人的亲信也要出面。

    船队来到,整个皮岛的东江镇军民都动了起来,青壮劳力们赶往港口,准备卸货装货,很多参与装货卸货的人中,在装卸之后都会跟着船去山东,东江镇各级将校分配安排,送来的军资要保护要分配,这个含糊不得,那些不去装货卸货和没在调动的军兵都是到处乱走,等着被人雇佣,现在岛上商人多了,人力紧缺,大家都能干活换点报酬。

    除此之外,毛文龙还有个隐秘的命令,那就是三个千总带两千兵丁随时备战,尽管没说针对谁,可大家心里有数,只不过大家心里都不怎么舒服。

    大家在忙碌的时候,毛文龙带着亲信们也来到了港口,他身为皮岛的主人,自然有自己的方便,毛文龙一干人就在码头一个搭起的简易棚子里,这是一位高丽商人的地盘,在这里能很清楚的看到港口的情形。

    海上行船到入港,这是个很繁琐缓慢的过程,调整风帆船舵,变换方向,缓缓靠近过来,很多在海边等着的高丽人已经忍不住出了惊叹声,他们那里见过这样的大船,都说自家的龟甲船犀利,可能见到的又有几个,见到的也觉得没有眼前的大明海船大。

    不光高丽人看着新奇,就连皮岛军民也看不够,更不要说那些刚被收拢来的辽东难民,很多人都是边做活边张望这边,没差事的则是直接围过来,码头上的人越来越多,陈继盛低声问了句要不要把人清场,毛文龙却不置可否,大家也就会意的不去理会。

    “不对,这些海船不断转圈,是要把炮对着这边。”一名年轻武官突然开口说道,众人都是看过去,现海上有的船只在靠过来,有的则是就地下锚,甲板上放置着几门火炮,炮口正对着码头上。

    算计起来,差不多有四艘船上有这样的火炮,十余门炮这么对着码头上,毛文龙不动声色,其他诸人却在交换眼神,不光自己心思多,徐州那边同样不含糊,毛文龙瞥了眼那提醒的年轻武将,点头赞许说道:“小孔不错,很机警!”

    这夸奖让那年轻武将立刻激动的涨红了脸,连忙站直,大家都知道这位孔有德,开原矿工暴动,被鞑子硬生生杀下去了,孔有德的叔父带着他和残余来到皮岛这边,是最早过来的一批人,他叔父病重身子不行了,但孔有德为人仗义,学武也学得飞快,很受毛文龙的赏识。

    徐州一共来了二十余艘船,其中八艘船体宽大的福船,也就是这个时候敢跑,皮岛和山东的海域在五月到九月间风浪很小,看到这些胖大的船体,毛文龙身边诸将脸上都有兴奋神色,这次要有多少物资带来,这次皮岛和东江镇又能受益许多。

    不断调整的海船终于靠上码头,放下了踏板,和以往一样,最优先的都是粮食,尽管皮岛宽裕后,已经可以在高丽买到很多粮食,但这个根本却不敢含糊,依旧是双方贸易的大头,码头上的青壮力工涌过去开始装卸,但这次和往日不同,本来该装车直接运向皮岛营寨里,可这次船主却要求卸在停泊处附近。

    这个倒不是不行,只是多了些麻烦,劳力们简单询问了下,马上就是照做,一包包粮食卸下,随着这卸货的进行,旁观的人倒是能看出些门道,这分明是在泊位那边圈了一圈,用粮包垒了矮墙,这么摆着好看吗?

    大家正嘀咕的时候,却看到云山商行在皮岛上的管事向这个棚子走过来,这管事是个笑嘻嘻的胖子,对谁都是很和气,不过大家都是经历过生死的,都知道这胖子从前杀过人,而且还杀的不少。

    看这胖子走过来,自然有毛文龙的护兵去拦阻,那胖子笑嘻嘻的抬高声音说道:“毛将军,小的有事求见。”

    毛文龙眉头一皱,脸上有些难看,其他诸将也面面相觑,毛文龙和大家来这边是暗地行动,而且也没有在外人面前落了痕迹,这胖子是怎么知道的。

    皮岛不大,人多眼杂,毛文龙这几位武将又招人注意,漏了行迹也不奇怪,大家自然想到了这个可能,之所以脸色难看,是想到这云山行管事可能在皮岛安插了自己的耳目,而且大家细琢磨起来,安插耳目的可能更大。

    感谢“用户基本无害、段逸尘”两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