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外面的大队马贼已经绕了一圈,马蹄声在几处停下,高教头的心提了起来,心想搞不好就要下马向里面冲了,他能看到拿着鸟铳的护卫正在贴着大车快奔跑,很快就在一面停住,纷纷爬上大车,看到这个,高教头忍不住骂了出来“拿着那个营生有个鸟用,哪怕你那块石头向外砸也好”。 o

    拿着鸟铳的人上车,居然还有拿着朴刀的人跟着跳上去,就站在那手持鸟铳的护卫身后,这要干什么,只看到护卫们靠得紧,在大车上站成一排,在大车下居然还有人拿着鸟铳在那里预备,这套路把高教头完全看糊涂了。

    这时只听到当当几声锣响,正是货物搭起高台上的那瞭望护卫敲响的,这锣声一响,在鸟铳护卫身前的遮蔽全都被推开,这些护卫们拿着鸟铳站起,身后拿着朴刀的人却都举起了刀。

    又是锣响,鸟铳次第开火,只听到好似鞭炮炸响的动静,硝烟弥漫,高教头隐约看着有一把朴刀砍了下去,难道这自家人还要杀自家人吗?但高教头却知道这一轮开火的杀伤不错,外面马匹在痛嘶,人在惨叫,还有怒骂和惊呼。

    正在这时候,在车下的那些鸟铳被递了上去,锣响下令,又是轰鸣打响,外面又是一片鬼哭狼嚎,这时候,鸟铳护卫们纷纷转身下车,而拿着朴刀的顶了上去,重新把遮蔽什么的竖起,拿着长矛的护卫也开始上车,各个商队会开弓射箭的护卫们也被勒令上车。

    下来的鸟铳护卫都在紧张不停的装填鸟铳,有人不停的喝令:“心不乱,手要沉,下药不多不少,铅子黑药要夯实,别忘了把通条拔出来!”

    “右边有贼,二百多号,正下马冲上来!”听到高台上那人大声吆喝,高教头手都要攥出汗来,这时候你还说什么左右,能分清左右的有几个!

    只听到有人吆喝了声“第二队,第三队跟我来!”,在各处遮蔽藏匿的护卫们立刻分出一队,拿着兵器跟一名头目跑了过去,这大车圆阵不小,千把护卫没办法面面俱到,当他们赶到那边的时候,已经有马贼拿掉遮蔽,攀爬到了车上,高教头咬咬牙,心想还是被人突进来了。

    “列队戳啊!”只听到呼喝呐喊,那马贼一个个凶神恶煞,挥舞着手中刀斧兵器,攀爬上来倒是很难带着弓箭,马贼们脸上都有得意的神色,冲进来那就万事大吉了,没曾想这圆阵里的护卫举着长矛就戳刺了过来。

    你说你行商走镖,拿着朴刀就算长兵器了,怎么还带着长矛,这不是坏规矩吗?可短刃对长兵吃亏太大,更何况,这护卫真是并肩成排,好像一堵墙一样上来,找不到空子不说,自家这边还纷纷被戳死戳伤,跳下大车的都被戳死了,在大车上的也站不住,除了后退逃跑根本没别的办法,刚退下去,那边拿着弓箭的人却赶上来,这等打落水狗,捡便宜的事情谁不愿意干,二百多人冲进来,丢了一堆尸体又是逃了出去。

    “兄弟们,知道平日里这队列的好处了吧!你排着队站定了,前后左右都是自己的兄弟,心里不慌,那就杀敌不败!”有人闷声吆喝说道。

    高教头只觉得心急,心想你到底是打仗还是讲武,这生死当口那里又怎么多废话,还不快点的准备动手,不过外面已经安静了下来,甚至还能听到马蹄声远去,能听到大车上有人颇为兴奋的报数“这边起码丢下来一百几十”“我这边也起码一百”。

    开始听着糊涂,后来才反应过来,这是报杀敌的数目,高教头突然间放松了,就算来了一千二百多马贼,这第一波死了二百多,这一仗就算赢了,最开始敢冲上来的肯定是挑头凶猛的,这些人被打死了,那后面的未必赶上,何况刚才又是蒙古话又是汉话的,肯定不是一帮,这好几伙凑起来的,死这么多人怎么可能再打下去。

    怪不得自家带队掌柜这么淡定,原来知道有这个把握,转头看过去,却现周掌柜也是满脸激动,觉身边人看过来,在那里连声说道:“孙家少爷有出息,孙家少爷有出息!”

    外面越来越安静,马蹄声轰隆隆的远去,高教头知道这是贼人要退走了,在这个时候,真是有种死里逃生的惊喜,在圆阵内也有欢呼声响起,可让人没想到的是,孙家那些护卫开始排列成队,吆喝着其他家伙计将面前的四辆大车搬开,孙家护卫居然就这么向外走去,这难道是疯了吗?

    大车圆阵里的欢呼声戛然而止,高教头还看到那孙传庭接过一根长戟,站在了队伍的第一排,在他前面只有几排鸟铳护卫,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堂堂进士,做过京官的大老爷,怎么就不想着好好过日子,看来这真是失心疯了。

    可巧高教头和周掌柜所在的位置正好冲着这缺口,能看到外面的马贼已经退去,但这时候已经在远处停住,高教头心里一边骂找死,一边和周掌柜爬上了货物堆上,这光景莫名的让人不那么紧张,这场面让人好奇的很。

    能看到远处的马贼呼喝着冲了回来,直直朝着这个缺口冲了过来,越来越近,高教头突然觉得害怕恐惧,心想是不是趁这个机会找匹马逃出去,可左右看了看就知道没机会,只能咬牙在货物堆上面,暗自准备拼命,到这个当口,可不能让外人小瞧了杀虎堡出身的汉子。

    马贼靠近了,高教头清楚看到那整齐队伍的长矛有在颤动,这是什么战法,高教头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因为害怕拿不稳了,这样还出去充什么大!这次真要拼了!

    倒是那孙家鸟铳护卫很沉得住气,没有和官军一样不管不顾乱放,就是那么不动,连高教头都跟着急了,心想你快些开火,哪怕出个响也好,这样能让心里安稳,也能吓唬下马贼。

    还是没开火,正在这时候却有一根鸟铳打响,身边又是一根打响,此时还不在射程中,能听到在队伍里有人怒喝,接下来看到的更让高教头和所有人糊涂,只看到拿着护卫的长矛上前一步,直接戳死了一个鸟铳护卫,又有一人丢掉鸟铳,没命的向外逃去,才跑出去几步,后脑就被一箭射中,趴在前面的地上。

    圆阵里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屏住了呼吸,每个人都觉得压抑的厉害,稍微警醒些的,能想到自己不是因为马贼不断靠近而压抑,而是因为孙家护卫的严酷,这样的感觉让人喘不过气来,都是人生父母养的,何苦要做到这样的地步。

    越来越近了,听到有人大吼,鸟铳打响,第一排打完之后转身向后跑,也不管几十步外的马贼会不会靠近,第二排照做,只看到冲向前来的马贼不断翻倒,鸟铳轰鸣停下的时候,虽然还有向前冲的马贼,可已经稀稀落落,度也慢了很多。

    怒喝狂吼,只见到孙家护卫们的长矛层层叠叠的向前,谁想撞上去,谁敢撞上去,大家做贼为财可不是为了送命,慌忙调转坐骑,可不是摔倒,就是被鸟铳弓箭打到,只有两匹马撞了上去。

    能看到长矛崩断,可没有什么人动,马上马贼惊慌失措,在马上丢了兵器,好像要投降的样子,结果被长矛穿刺成了筛子,然后再没有向前冲的马贼了,只能看到远处的哄散,头也不回的逃走,各顾各四散而去!

    孙家的护卫还在堵着那个缺口,队形都不见有什么变动,而各家商队参战的护卫们则是激动万分,他们站在大车上看得清楚,此时都是欢呼出声,听到了他们的欢呼,那些一直不敢向外张望的掌柜和伙计们才意识到已经脱离危险,先是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然后跟着呼喊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高教头才现自己掌心全是冷汗,连身上也黏糊糊的,这真是死里逃生,浑身上下都觉得软,这高教头突然觉得自己拿不住刀了,那刀直接摔在了地上,镇定了下,高教头才忍不住欢呼出声,谁也想不到会有这个结果,谁能想到这孙家护卫几百人靠着鸟铳和长矛就打败了上千马贼。

    高教头感慨之后,马上就想到另一件事,刚才自己言语间对孙家不太客气,对方手里这么多虎狼,若是对自己不满那岂不是大麻烦,等下一定要过去道歉赔礼,正想着,却看到孙家护卫向着两边闪开,一直在大车圆阵内待命的上百骑马护卫开始冲了出去,朝着马贼们溃逃的方向追去,若是刚才,那高教头肯定觉得冒失狂妄,你怎么知道马贼们不是欲擒故纵,可现在高教头也满是信心,马贼实在不值一提,追上去还能杀人。

    骑马护卫们出去没多久就是回返,看起来没有什么斩获,倒是将外面的马匹什么的收拢了不少,各家懂行的都是眼皮直跳,光是这完好的两百匹马,带回山西就能换一笔大钱,还有人想到,难不成孙家在这边就是打这个主意吗?怎么想也不可能..

    感谢“元亨利贞、暮鸣、段逸尘、喜唰唰、xyzann、戚三问、风中龙王、小齐文明奇迹”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兄弟们,支持再多些,再多些,谢谢大家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