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现在人人口称不敢,可口称不敢只是怕赵进当场翻脸,不让人回去,只要能回到家乡,他们立刻就会掀起风浪,大明官府这么多年都没奈何他们,一个新起的徐州赵进又能怎么样,豪绅们肯定都是这个打算。 ,

    想到这里,马冲昊禁不住笑了,豪绅们都觉得联合起来可以给赵进好看,未必能胜,却可以将赵家军拖住,给他们造成种种麻烦,最后只能达成妥协,豪绅们会这么想,天下人都会这么想,都只会觉得赵进糊涂,赵进年轻莽撞,不知道体恤人心,马冲昊觉得如果是从前的自己,恐怕也会这么想,十有还要趁机做些事情。

    不过,马冲昊现在不这么认为了,他已经知道了赵进的徐州到底是什么,而其他人不知道,其他人不知道赵家军和徐州相关到底蕴含着怎样的力量,到底是怎样的恐怖。

    马冲昊脸上有笑容,眼神却很冰冷,他看着屋中神态各异的豪绅们,知道搞不好还要自己来料理这些手尾,这等镇压叛乱可不就是情报部的差事。

    豪绅们扎根地方,财雄势大,因为有科举功名的官身护体,在县城、府城、省城甚至京城都有盘根错节的关系,在当地官府内有家奴亲信当差做事,想对他们有什么动作,方方面面维护纠缠,有个风吹草动都被这些豪绅们知晓,真要动手,这些顶级的豪霸们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他们豢养着教头护卫,这些就是他们的私兵骨干,然后还有为他们耕种做活的佃户长工,这些青壮就是他们的主力,甚至还可以使唤附近的江湖绿林众人,那些江湖草莽的人物没有豪霸们的默许和支持根本不可能生存,更有甚者,当地的驻军和官差都会跟随这些豪绅们动作,因为早就利益共生,不可分割。

    因为这官面私下的种种,所以大明朝廷和官府只能选择和他们共治天下,彼此达成一种默契,你收你的,我收我的,各不干涉,而到了现在,豪霸士绅们越占越多,朝廷官府越拿越少,只能去盘剥黎民百姓,然后加重这个恶性循环,就越不能去制衡管理豪绅,就要对他们愈礼让。

    靠着大明的官府和官军是收拾不了这些豪绅的,马冲昊心里有计较,即便自己管着锦衣卫,哪怕自己能管着东厂,也只能动一个或者几个,想要动山东几府的是万万不能。

    但现在不同了,,自己手中有这样的力量,可以快动员,可以无孔不入,也不会有什么外界的干扰,想要摧毁什么,就可以摧毁什么,想要连根拔起,就可以连根拔起,这些豪绅以为自家做的没错,会给赵进带来麻烦,会让赵家军妥协,却没想到这是自寻死路,能不能体悟到这一点,就要看这些人的造化了。

    到了这个时候,宴会欢聚的气氛已经荡然无存,豪绅们脸色难看,但大都已经恢复了平静,不管心里想什么,不管准备做什么,都要离开这临清才能实施,在这里,可真是刀架在脖子上。

    赵进脸上依旧有笑容,宴席中诸人那愤怒恐惧的神色让他感觉很愉快,赵进的陈述没有停下,他转了个话题:“赵某拿下山东,的确是为了做大事,该拿到的一定要拿到,但我来这边,也不是要劫掠诸位的家产钱财,反倒是能让诸位家业兴盛,财源达。”

    说到这里,屋中气氛才算是稍微松动了下,若是赵进平白说起这句话,只怕会被认为是大言欺骗,可前面毫不留情面的说话,到这个时候大家却真信了几分。

    “诸位聚敛田地,盘剥佃户长工,一年辛苦下来,不知道招了多少怨恨在身,又能有多少收益,一旦赶上灾年乱局,这些田地人丁就成了招祸的根源,我问诸位,你们都觉得这田产可以一代代传下去,这二十年来,你们在这田产上真正赚到多少了吗?”

    赵进问,下面没有人回答,这个气氛也没有人会接茬了,但每个人心里有数,在这个年景里,买田收租,的确没什么厚利,一年比一年冷,旱灾、蝗灾、民乱频,很多地方连种地的佃户都找不齐,这样经营田产农务,的确没什么利润可言,不过每个人心里都有个计较,二十年不赚,不代表四十年不赚,这田地百年千年永远在这里,只要拿在手中,那就可以世代传家。

    “诸位这一辈子能有几个二十年,诸位再想想自己和别家,田产都传了几代传了多少年,能世代传下去吗?”赵进继续说道,这话又是说中了诸人的心事,田产流动兼并,家势兴起败落,祖辈积攒好大一份家业,被子孙败坏个精光,也有的子孙想要守住,可大势难违,或者自身不争气没考中功名,结果被其他人侵夺,种种种种。

    可话是这么讲,大家想来想去,眼下这世道,还真没有比田地更靠谱的家产,只有这个能传承下去,不管世道如何,只要有人种地,产出粮食来,这就是个根本,心里有底,这赵进再怎么巧舌如簧,也不过是要谋夺大家的田产和人口,根本信不得了。

    “我要稳定不断,而且价格低廉的粮食,我要只受我自己指挥所有的人丁,不能隔着一层,所以我希望各位把手里的田产人口让出来,当然,我不会白拿,各位能卖个合适的价钱。”赵进很是直接的说出了想法。

    参加宴席的诸人听到这话,连表面上的掩饰都快绷不住了,脸上或愤怒或惊恐,往往是抬起头看一眼赵进,然后低下头,连注视听讲的礼数都丝毫不顾,这赵进真是蛮横无礼的强盗,终于暴露出本性,不就是想要掠夺大家的家业财产吗?有刀在手,就想做这样的蛮横恶事,在这一刻,不知道多少人心里冷笑,你以为你这徐州兵马强悍,或许的确强悍,那又怎么样,失却民心,这山东数百万百姓乱将起来,你以为你能压得住吗?等你需要低头的时候,可就没有今天这么和气礼数的场合了!

    赵进没有理会下面诸人的神情反应,只是继续说道:“愿意配合赵某的,赵某也不会亏待你们,也不会让你们拿了钱坐吃山空,徐州之所以豪富,就是因为大兴工商,我会在山东推行工商贸易,各位可以投钱进去,参与经营或者坐地生息,这可比什么田产要丰厚的多,这才是真正的致富之道。”

    他这边正在说的时候,下面有豪绅甚至露出了冷笑,心想你赵进年轻,可也别把大家当成和你一样的年轻无知,这还真是一文钱也不落下,买了大家的田产,然后还要设局把这些钱财吞了,这不就是强抢吗?直接动刀子岂不是更利索,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何苦还要费这么大的章程,在这一刻,豪绅们甚至有了求死之心,大不了这条性命交待在这里,家中子弟肯定知道如何做。

    不过赵进说完之后没有什么威逼,态度也没有变得强硬,只是笑着举杯示意,下面僵硬的回应,已经没有人有心思吃东西了。

    坐在旁边的马冲昊脸上笑意更浓了些,他自己多年搜刮的财货,就有很大一部分投在工商业里,这也是赵进所允许的,济宁的两家酒坊,还有京师的布庄,都是财源滚滚,马冲昊因为自己在京师明暗关系多,将徐州的烈酒棉布,以及皮岛那边的大木和关外特产,外洋的各色货物,通过各种渠道运送到京师中,大其财,所以他知道这工商贸易到底何等厚利,可比置地放租要好太多。

    从头到尾,在座的豪绅们都在猜测赵进的用意,却没有想到赵进没有任何的婉转影射,只是和他们实话实说,并且给他们指出了出路,经营田地费心费力,招人猜忌和方方面面打交道,如果把这些钱财用来经营工商贸易,住在城镇,省心省力而且活得富贵舒服,按照徐州的趋势,以后肯定倾向侧重于工商贸易。

    在这鼎革变动的大时代中,越早上赵进这条船,越早跟着乘风破浪,得到的好处就越多,地位也会越高,家人子弟更是前程无限,如果跟不上,那什么都不好说了。

    想到这里,马冲昊忍不住摇头,屋中大部分豪绅此时都已经将赵进视为敌人,或者是为自己的将来惶恐紧张,可又能几个人想到,赵进给他们指出了前途和出路,而且给他们指出了一条光明大道,只要按照赵进说得做,真是子孙享用不尽。

    如果照做的话,这个家族就会被当做自己人,家中子弟就会被吸纳进赵家军的体系,会在文武几个方面被任用,改朝换代在即,这时候能被吸纳任用,那就是从龙之臣,日后前途远大,赵进不光给他们财富,还给了他们前程,可又有谁能意识到这些,恐怕都觉得赵进是来巧取豪夺。

    感谢“戚三问、段逸尘、元亨利贞、暮鸣、喜唰唰、桦记、风中龙王”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