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很多人心里念叨,刚才站在这里看一队队强军经过,虽然大家站着不动,可都感觉到疲惫异常,因为这杀气威势给人的压力太大了。

    没过多久,就看到几百穿着白衣的赵家军士兵捧着木盒走过,脑筋快的立刻就猜出这是什么了,想要吐了唾沫却不敢,只能在心里暗道晦气,这阅兵本来是个喜庆事情,怎么拿着骨灰盒过来,看着就让人寒。

    “..真是,都是有家人父母的,就这么死在外面,连全尸都留不下..”有人惋惜的叹了口气。

    不过这些捧着骨灰盒的赵家军士兵没有回到队列里去,而是在赵进的阅兵台前站定,大家到这个时候已经能看的清楚,骨灰盒上都有一个灵牌,上面写着籍贯姓名什么的。

    这到底要做什么,城上的人可是看不清,都是探头下望。而阅兵台两侧的山东豪绅们也都是摸不到头脑,只是不时的看向台上的赵进,心想对着一堆兵卒的灵牌骨灰,你到底要干什么,只是有人禁不住念叨说道:“这徐州兵马一共才伤亡这么多吗?”

    有人点醒,大家却立刻想到,那赵家军一场场战斗打下来,打败歼灭的官军足有十余万,难道一共才付出了几百死伤?这果然是概念之外的未知了,灭敌十数万,己方伤亡怎么也得几千才算正常,怎么这才几百,难道这赵家军是想和大家炫耀?是想彰显自己的强悍?

    就在这个时候,却看到阅兵台上的赵进郑重其事的拜下,对着阅兵台下的那些骨灰盒和灵牌,捧着骨灰盒和灵牌的士兵们肃立不动,就在同时,已经站定列队的各旅团队都是齐齐行军礼,每个人都是右臂平胸,整齐划一的动作让整个阵列震动了下,却是让城上城下观看的各色人等吓得趔趄跌坐。

    “轰”“轰”的一声声响起,凄厉的唢呐声也是响起,那轰响听着好像火炮轰鸣,这让众人又是惊惧异常,但这次站在他们边上的赵家军士兵简单提醒了是空炮,这才让大家平静下来,这次的唢呐声依旧响的很单调短暂,却将这场中悲恸庄重的气氛烘托了出来。

    观看阅兵的山东豪绅们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大家过来是赴宴的,可不是来看白事的,虽然这场面肃重,可总觉得不吉利。

    赵进对着台下的骨灰和灵牌拜了三拜,礼炮和唢呐响过,捧着骨灰盒的士兵们也是回归队列,赵进在阅兵台上站直了身体,对着边上点点头,有亲卫开始摇动旗号,场面变得安静下来。

    “赵家军不会辜负死伤的每一个弟兄,你们为赵家军奋勇向前,你们为赵家军死伤,赵家军绝不会丢下你们不管。”赵进扬声说道,他语不快,因为每说一句,就要由亲兵们一句句的传下去,站在阅兵台两侧的山东豪绅们也竖着耳朵听得清楚,很多人脸上没有表情,心里却在冷笑,好好一条命就交代了,家人父母还不知道如何悲恸,能给个几两十两的烧埋银子,那能值得什么,这可是一条命!

    “负伤的弟兄,治伤养病的花费由赵家军负责,痊愈后归队,若有残疾,赵家军赡养终身,有专人照顾,妥善安置。”赵进又是说道,这年头负伤凶险极大,对很多人来说,意味着晚一些更痛苦的战死,能生还的,轻伤归队不必说,重伤残疾的往往下场很凄惨,官军里类似的往往都是冻饿而死,但赵家军完全承担了责任。

    “这样的大战,能有几个残疾的。”城上城下都听得清楚,刻薄人从来都是不少,在那里低声念叨,这倒是实情,能落下残疾的伤势,伤员往往直接死掉,能残疾苟活的实在太少。

    “每一名战死牺牲的,赵家军绝不亏待,无家无口的入英烈祠,永享祭祀,有遗属的,授田一百亩永世无赋税的田地,抚恤金为三十年军饷,遗属所在人家五十年不征赋税,子弟愿入旅团、贸易、农垦、匠造、船务各处,优先录取,兄弟们,你们为赵家军出生入死,赵家军绝不会不管你们,从生到死,赵家军会一直照顾你们!”赵进朗声说道。

    一百亩永世不交赋税的田地,虽说不可能让人暴富,但养活全家人不成问题,哪怕是孤老佃出去给别人耕种,三十年军饷,全家五十年不征赋税,足可以活得很舒服,小康富户还是有的,至于优先录取子弟,则是保证了家里将来的出路和前程,这没什么太好听的言语,看着也怎么炫目,可却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说的好听,也不知能不能做到。”看到这个时候,观众们倒是放松了,尖酸刻薄的少不得要卖弄些口舌,大明官府有些话同样说得体面,不过到最后都成了克扣加征的借口,谁知道这赵家军是不是这样。

    他这边话音刚落,还没等别人接口,却听到山呼海啸的欢呼声爆开来,又把观众们吓了一跳,他们见识过人多,却没见识过这样整齐有纪律的整体,这样的整体一举一动甚至呼吸之间都带着极大的力量,都会无比的震撼人心。

    “万岁!万岁!万万岁!”大家都只能听到这一种喊声,原本这万岁只喊给大明皇帝的,现在却喊给另外的年轻人,众人都觉得有些别扭,但都在慢慢的习惯,只是这狂热的呼喊声却将那些质疑堵了回去,你们信不信有什么意义,赵家军的士兵们坚定不移的相信,他们知道赵进说到做到,从没有违背过承诺。

    参军作战,出生入死,博取功名富贵是好的愿望,但受伤战死则是坏的担心,现在赵进给了他们承诺和保证,受伤战死值得,能给家里换来温饱和小康,这一切都是值得。

    旁听的众人个别还在懵懂,大多数人则是在紧张的盘算,赵进给出的这些到底意味着什么,结论很快就能得出,这差不多可以保证一家几口的温饱小康,要是懂得经营,甚至可以致富,这么算计之后,他们也认为值得,在这人灾天灾不断的年景,人命不值钱,而赵进开价这么高,怪不得大家如此的死心塌地。

    赵进在阅兵台上抬起手臂,鼓声节奏变得急促,下面的欢呼声迅的安静下去,由刚才的山呼海啸到安静无声,之间几乎没什么过程,这样迅的转变又是让观看的诸人震撼不已。

    “..参战士兵,每人三个月粮饷为犒赏,参战士兵,每人授田十亩,前阵迎敌的士兵,每人授田二十亩,火铳兵以及骑兵,每人授田四十亩,炮兵每人授田四十亩,登城、抓俘有功之人,每人授田一百亩..”赵进的话还没有说完,刚才是给死伤的将士们抚恤安排,现在则是对参战的士兵们的奖赏。

    整个场面鸦雀无声,各旅团队的将士们聚精会神的听着,唯恐漏掉了一个字,阅兵台两侧的人们也在聚精会神的听着,他们同样不敢漏掉一个字,很多人在默算中已经变了脸色。

    赵进说完之后,整个阅兵场地就这么安静了会,然后更大的欢呼声爆了出来,这是每个人都有的实惠,而且每个人都能看到空间,只要奋勇向前,只要不畏生死,就可以拿到田地和犒赏,十亩、二十亩,哪怕一百亩也不多,但大家都知道,这些军功赚来的田地是一次次战斗累积的,很多人名下的田地早就过了百亩,可以想见的将来,这样的实惠还会越来越多。

    没人会对这样的分配有什么不满,一个方阵在战场上,大多数时候,需要迎敌接战,有生命危险的部分就是前面四排,而能够大量杀伤敌人的则是火铳、骑兵还有火炮,火铳队列要直面敌人步骑的冲击,骑兵则要冲锋陷阵,而火炮则是摧山裂石,攻城拔寨,这战功比较,这杀敌比较,自然能者多劳。

    队正、连正、团正这一级,赵进没有在这个场合提起,不过他们所得的犒赏比士兵们要多很多,很多军官手中田地已经过千亩了,在如今这个年景,千亩田地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可大家都看到了将来,现在赵家军才刚刚拿下两个省,如果拿了整个天下又会怎么样,而且身在徐州,从军官到士兵,他们虽然把田地看得很重,可他们更见到了工商外贸的厚利,那才是真正的金山银海,那才是他们的将来。

    “..这一次要拿出去二十万亩..不止,搞不好要过五十万亩..”阅兵台两侧的豪绅们已经算出了大概的数目,众人脸上都有点变色。

    五十万这个数目说起来大,其实也算不得太多,尤其是在今日来到的这些顶级豪绅眼里,真正的大地主往往是一县一州甚至一府的地盘都占据大半,五十万亩不过是五千顷,千顷牌的人家称得上是大户,可还到不了顶级大户。

    感谢“非然哥、喜唰唰、用户退伍兵”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起点那边恢复正常了,在书架上的可以看,想从搜索去找找不到,大明武夫这本书推荐不多,有些事也没办法,全靠你们的支持,才有现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