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陈昇喊出来之后,大家都有些许的迟疑,这“万岁”可是皇帝喊的,可大家随即反应过来,难道进爷当不起吗?自徐州起家,孤身破贼,七人杀百盗,夜袭何家庄,大破云山寺,徐州城下千丁平万贼,再到这一场场胜利,一场场摧枯拉朽,泰山压顶的胜利,这样的不做皇帝,天底下谁还能做皇帝!

    赵进停马看着陈昇,脸上的笑容渐渐收去,在马上点点头,赵进神情又变回了肃然,但和先前不同,现在的脸上带了些孤单和寂寞,他对着欢呼万岁的第一旅扬起了手臂,这个回应让下面的欢呼更加高涨,赵进催动坐骑向前。

    有人情不自禁的用长矛顿地,很快大家都是有样学样,又是轰然雷鸣一般,赵进就这么向前,看着一个个年轻激动的面孔,赵进眯着眼睛,因为铠甲和锋刃的光芒不断的反射过来..

    到第二旅第一团前面的时候,石满强也是右臂平胸,右拳击打胸前,石满强看着赵进,想要喊话,第一句话没有出声音,距离不远,日光正好,赵进看得很清楚,石满强的眼泪流下来了,止不住的流淌。

    “..万岁,万岁..”石满强的声音有些变调,因为激动到极点而变了声调。

    第二旅的万岁声也是山呼海啸般响起,赵进在马上指了指石满强,然后又是扬起手臂,继续向前行进。

    赵进校阅各旅团队的地方距离临清南门不近,但这个距离自然听得到千人万人的山呼万岁,临清城头城下,本地士绅百姓和来自山东各处的豪强们安静一片,面面相觑,在城头的临清本地人等,有人神色惨白惶恐,听了几声之后就连忙下城,也有人开始惊愕,但随即脸色变得正常。至于城下那些豪绅们,脸色都古怪难看的很,不过随即变得颇为微妙,来都来了,还有什么可别扭的,这位徐州的进爷肯挑明了这件事,其实不坏。想到这点,有人表情甚至变得兴奋了很多。

    而在城下的几位临清本地豪绅。却是没什么别扭,他们能留到现在,都是和赵家军关系亲近,或者和李家是同盟关系的,不然怎么敢呆在这里,他们比其他人自在些,有小厮听差什么的在外面不断的通报消息,有人过来招呼了声,他们几人彼此对视。却都是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有外地相熟的好奇询问,原来城头看热闹的人群中,本城有一位举人大哭失声,要从城头跳下去殉国,而知州、推官这几位则是神色泰然,甚至点头称赞。这还真是分出了高下。

    “改朝换代了,不知道这大明还能撑多久。”有人感慨说道,万岁声回响天际。

    当那边的万岁声停歇之后,这边很多人额头已经见汗,很多人本来只喝什么泉水井水,可此时也将就不了那么多。不断的喝着葫芦里的淡盐水,可没人有什么怨言,等在这里就是应该的。

    “进爷要到了。”有人快马跑来,提前知会说道。

    场中一阵骚动,大家都是急忙的整理仪容,谁也不想,也不敢在赵进面前失却了礼数。

    没过多久。就见到赵进在铁甲骑兵的护卫下向着阅兵高台而来,这边即便有见过赵进的,也没见过赵进这般盛装,那龙虎纹的铠甲更是震撼人心,觉得赵进整个人都是神武非常,加上刚才的万岁声音,看到赵进到跟前,很多人不由自主的跪拜在地,有几人下意识的说“见过进爷”,其他人却没有出声,众人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呼喊万岁,更多人觉得自己没这个资格称呼进爷,尽管很多人德高望重,赵进比他们年轻很多。

    “各位都起来吧!”赵进淡然说了句,在这样的场合下,的确没必要去客气太多,赵进这么一路走向高台,其他人依旧跪着没有起来,大家老于世故,自然知道这边说起可不能直接站起,怎么也要等到上台才行。

    赵进在临近高台的时候停了下,分开护卫将跪在地上的李巡检搀扶起来,温和的笑着说道:“李叔辛苦,这段时间有劳了。”

    李巡检父子帮了木淑兰很大的忙,单这一份过往就可以换来徐州的友谊,何况在那之后,李家帮了赵家军很多,探查联络山东各处,帮助赵家军开设商行田庄,甚至李玉良为赵家军出生入死,当时做这些的时候,或者不情愿,或者提心吊胆,但这一切到现在都值了。

    在被搀扶起来的这个瞬间,李巡检被众人瞩目,就连城头都有人从垛口处探头出来,大家都想看看谁这么大面子,而检阅台两侧的那些山东豪绅,或羡慕,或嫉妒,同时在心里确认了一件事,只要赵家军在山东呆一日,这李家就是山东最贵的家门,只怕那孔府都比不上。

    不止一个人想到曲阜衍圣公,大家都是提前来到这边,就算从前没交情的也都认识了,好像孔府的确没有来人,姓孔的倒有一个,只说自己是兖州人士,却不承认和孔府有什么关系,衍圣公的几个儿子叫什么,大家都心里有数,看年纪什么的的确不是,看来衍圣公孔府这几百年积攒下来的基业要丧尽了。

    “这赵进不尊圣贤,岂不是和那些鞑虏蛮夷一个路数?”

    “鞑虏蛮夷也是尊儒尊圣的,这孔家在宋金时候,在蒙元时候,不也活得好好的。”

    “尊奉圣贤又能怎么样?如今这朝廷倒是尊奉,可咱们山东过了什么好日子吗?自开国乱到现在,还是这赵进平了香贼之后才太平安稳下来。”

    对此议论纷纷,不过也没什么人在意,他孔家在山东吃独食这么多年,挤得大家都是难受,没他大家还多分一块饼吃,有了这个圣贤后裔,大家都不舒服。

    被搀扶起来的李巡检根本不在意这年纪差异,拼命的想要镇定,可却根本控制不住,激动的嘴唇都在抖,下意识的想要跪下,却被赵进稳稳托着,李巡检张了几次嘴都没说出话来,让他身后的李玉良很是着急尴尬。

    “好日子还在后面,今日里要辛苦些了。”赵进笑着说了句,大步走向木台。

    这边上了木台,跪在那里的豪绅们才纷纷站起,李巡检这时候才恢复了些,转头看着李玉良,满是感慨的说道:“原本以为你是咱家的祸害,却没想到你是咱家的福星,好孩子,真是好孩子!”

    其他人自然没这个感慨,大家或多或少都对赵进的态度不太舒服,来到这里的都是山东顶级豪绅,世代传承,财雄势大,当地官府和江湖都要对他们俯低头,甚至干脆就是言听计从,习惯被人敬重,来到这边,虽然做好了低头的准备,可那个来自徐州的年轻人真的就高高在上,没有一点的礼数婉转,还是让大家感觉失望,心底则是有那么一丝丝紧张。

    当赵进站到木台上的之后,鲁大举着大旗在赵进身后站定,甲士肃立各处排开,在城头有人挥动旗帜,向准备通过高台的各个旅团队出了信号,与此同时,如雷鼓声开始响起,肃杀的气氛弥漫开来,场面开始变得安静。

    到这个时候,不管心里如何想,好奇心却都是慢慢,大多数人对赵家军都是闻名已久未曾亲见,现在却可以看到,大家也知道赵家军各队从那个方向过来,各位有身份的人物也不讲究了,都是踮脚转身,向着赵家军来的方向看过去,远远的已经能看到旗帜飘扬,步点鼓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除了这有节奏的战鼓和步点鼓声,众人还听到了其他的声音,好像许多铁器互相撞击,只是这撞击声也是整齐的很,再有就是一声声同样整齐的闷响。

    稍微纳闷之后,大家很快明白过来,因为大家都已经看见了赵家军士兵甲胄的闪光,难道是铁甲碰撞的动静?这要用多少铁?想到这里大家都是骇然,然后随着赵家军队列的靠近,又是明白,那一声声整齐的闷响是脚步声,居然整齐如此,每个人都是被震撼的不知说什么好。

    这个世道平民百姓消息闭塞,但能来到这边的豪强士绅们却是见多识广,官兵什么样子他们见过,甚至自家请了军将出身的教头训练庄丁私兵,可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人马,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列。

    整齐无比的方阵,士兵和士兵的间距相同,他们手里所持的兵器间隔相同,看到这个场面,很多人对“整齐”的概念被推翻了,在他们的感觉里,这似乎不该是人能组成的阵列,最起码他们从前没有见过。

    开始看着新鲜有趣,可看着看着,就觉得压力扑面而来,每个人下意识的放轻呼吸,甚至有些人觉得呼吸不畅,甚至不敢弄出稍大的动静。

    突然间,各旅团队的军号齐声鸣响,尖利的唢呐声没什么节奏调门,只是高亢尖锐,好像是嘶喊和怒吼,乍一听到这个声音,阅兵台两侧和城头观看的那些人都是大惊,身体剧颤就不必说了,有人失声惊呼,有人跌坐在地。

    感谢“戚三问、暮鸣、段逸尘、喜唰唰、云泉、桦记、风中龙王”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