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摇摇头说道:“我们有自信,但也不能大意,经历过闻香教那次之后,我就知道这天下人小瞧不得,闻香教那样的乌合之众,居然还能按照我们的步操规矩练出几千像样的人马,朝廷再怎么不堪,总有天下大多数的英杰效力,总有这十几个省的财赋人口,如果真有什么意外,我们就要有风险,何况眼下我们的眼界也不能只在大明,草原蒙古,建州女真,这些都是我们要盯着的。   ”

    马冲昊神色肃然,眼神中有敬意浮现,按照他的了解,自家这位主公没怎么离开过徐州,就是当年和王兆靖去京城赶考,然后这几次出外征战,其他都是呆在徐州附近,去的地方不多,按说这等经历见识也寻常,可赵进胸怀眼界都是非同一般,以马冲昊这些年所见的人物,赵进是真正做到胸怀天下的,赵进眼界不仅仅局限在徐州、南直隶和山东,他看到了整个大明,看到了大明之外的草原、白山黑水和沙漠,还有大海。

    “以前我们只在京师安排有人手,但接下来,这些人手就远远不够了,我们要盯着京师,我们要盯着北直隶,要盯着山西、陕西、要盯着草原上、要盯着关外辽东,盯着皇帝、大汗、藩王、太监、大臣、地方上的豪强士绅,还有那些教门。”

    听着赵进说出一连串的名目,马冲昊非但没有为难,反倒是有兴奋神色浮现。

    “除了盯着他们,你还要和他们沟通联络,谁愿意投靠交好,谁死硬到底,谁值得去说服,除了这些厂卫差事之外,你还要在这山东和南直隶江北之外招募人才,招募愿意做事,适合咱们徐州的人才,或者在当地培养,或者向后方输送,甚至要在这北地几省建立咱们徐州学堂武馆的体制,还要接受其他种种任务。”

    赵进看了看马冲昊的神色,现对方的反应是自己最希望看到的那种,就继续说道:“这些差事要多少人手来做,这涉及多少方面,这要花费多少钱财,你能想个大概吧?”

    没等对方回答,赵进又是说道:“我会在天津、沧州和京师以及山西建立几处商行,这些商行一来能容纳人丁,二来可以为这大事提供经费,不够的,会在徐州给你调拨过来,这番局面或许到半途就会终止,因为咱们徐州那时候已经整合完两省的资源和人口,但无论做成做不成,只要你好好做,就不用担心地位和富贵,将来必然会有你一席之地!”

    到这个时候,马冲昊脸上的兴奋神色变成了慎重,他迟疑了下开口问道:“进爷,这差不多是重建一个内卫的意思,属下冒昧说句,这还不止是重建内卫,倒像是再造一个锦衣卫和东厂,而且还要远远抢过大明的这两个,这样的局面规模,只怕不次于一个旅和一个区了,应该让勇爷或者雷爷主持才是,属下辅助即可。”

    赵家军的体制是赵进为,其他几位兄弟为辅,赵进总括,其他人各自负担一个方面,而赵进刚才说给马冲昊的前景,已经是一个方面了,而且还是一个大方面,马冲昊宦海臣服,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此时不说,将来或许就要招祸。

    “我说那些事,小勇和雷子能做,但做不好,和你比起来更是差距巨大,赵家军里只有我和你能做好这个,而细微处你比我把握的更好,这就是独立一方的局面,你要自己招募训练人手,我也会给你调配人手,放手去做,不会有人给你掣肘。”

    说到这里,赵进沉吟了下,开口说道:“你的这个局面就叫情报部,直接归我统辖,和旅平级,我今天和你谈过之后,你现在就可以搭建做事了,你放手去做,有什么事我来给你撑着。”

    马冲昊肃然站起,庄重作揖施礼,沉声说道:“请进爷放心,属下一定鞠躬尽瘁,为进爷,为徐州,为赵家军,甘愿粉身碎骨!”

    赵进点点头,肃声说道:“好好做,地位富贵我已经交到你手上了,接下来就看你怎么去把握住。”

    把事情交代完,气氛也变得轻松了不少,赵进示意马冲昊坐下,笑着说道:“以眼下的形势,你粉身碎骨的可能不大,甚至在这边会有方方面面的人巴结,可想要把这个事情做好,鞠躬尽瘁是免不了的,繁杂辛苦,这个你心里应该有数。”

    “属下明白,属下只是想说,大明君臣即便没有进爷这般通天彻地之能,能有这等敢用人,放心用人的心怀,何至于有今日的局面。”马冲昊这个感慨倒是由衷而。

    接下来双方喝茶闲谈,倒是难得轻松惬意,不过马冲昊明白,这一次谈话之后,自己不仅被真正信任,而且还进入了真正的核心层面,马冲昊心底一直希望如此,他自觉的在赵家军体系里经验能力都是上选,一定会被重用,可看着徐州兵马这般摧枯拉朽的攻势,这样迅膨胀的局面,也禁不住哀叹自己还是来的晚了,只能指望自家孩子能更上一层,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被赋予这样的重任,而且是他擅长的,更是他一直想做的,这让马冲昊整个人都是热血沸腾起来。

    天津这边的云山行分店已经开设,为求安全,却是用的山东临清某家商铺的名号,按说马冲昊已经可以留在天津开始筹措经营,不过马冲昊还是要跟着赵进回到徐州,然后再行出。

    “你和我们比起来有一点不好,但这一点为也未必真是不好,那就是你做官做多了,想得太多。”赵进对这个,只是简单点评一句。

    如果留在京津开始经营这情报部,的确显得专注刻苦,可也有急着自立的意思,随着回到徐州,从容推进,这就是中规中矩,任谁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赵进自然看得懂,不过即便他直接留在这边,赵进也不会在意。

    撤军回程和来时几乎没什么两样,来时官军就没怎么拦阻过,回程更不必说了,至于乡勇团练这一种地方武装,更不敢过来找死,何况赵家军炮轰京城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北直隶,不管乍一听到的时候如何的匪夷所思,到最后都不得不接受这个骇人听闻的事实。

    议和的细节赵家军没有宣扬的兴趣,官府那边自然要封锁,所以地方上知道的不多,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大家都知道这徐州兵马大摇大摆的来,干脆利索的大胜,然后拿到了足够的好处回去,大明朝廷只能捏着鼻子忍气吞声。

    这天下难道要改朝换代了?很多人不敢相信,可大家又不得不信,威风凛凛的徐州赵家军,溃逃为祸的朝廷败兵,还有崩塌的静海城墙,这些都证明这一点。

    地方上的豪强士绅们心态复杂,可也知道若想在这鼎革和变化中自保甚至博一门富贵,那就要做出选择了,大家所想的和朝臣们的判断其实区别不大,这徐州兵马大胜是大胜了,但终究还是要急忙回去,这后方或是不稳,或是还没有进取鼎革的能力。

    即便徐州割了两个省出来,可大明手上却有十几个省,实力对比依旧是绝对优势,这最终的胜败还是难说,在这场赌局中,没必要把全部身家押到一方身上,但现在已经可以下注了。

    赵家军在天津的时候,就开始有地方上的子弟投军,他们一般不说自己的来历,只说自己孤身一人,或者兄弟们相依为命,仰慕徐州兵马的威势风采,所以前来投靠,可一看气色不错,身材健壮,武技在身,往往还是带着弓马来的,这样的年轻人怎么可能是什么平民子弟,还不是高门大户出身的。

    除了武人子弟投军,也有秀才童生这样的读书人来到,这些人有几种,有自诩萧何张良的名士,那种你徐州用我,必然得天下安天下的,这等人物,赵家军是不理睬的,因为这些年遇到的太多,每次在徐州之外的地方打了胜仗,总有这样看多了演义评话,痴心妄想的文人出现。

    不过另外一种很是少见,这种不求什么谋士策士,他们就是要来谋个做事的位置,文书、账房之类需要读书人的地方,他们未尝不是在赌,不过却是用自己的所学,用自己的一技之长下注,这样的人则是赵家军需要的。

    过来投靠的各色人等,无论文武,只要被收留下来,都要跟着去徐州那边,如果不愿意去那就一切休提,愿意去的话,徐州会有个体系来锻炼和洗脑,管着这些事的就是马冲昊。

    马冲昊已经开始考察和摸底,他将来要在北直隶以及周边做很多事,这些本地的文武子弟正好用来搭建骨架,但不是立刻开始用的,马冲昊很信服赵家军的培养体系,要先明白赵家军和徐州怎么做事,然后在实践中锻炼适应,再然后才是可用之才,马冲昊就准备按照这个体系来培养,并且建议将这个学堂放在济宁或者滋阳,赵进已经允许了。

    感谢“段逸尘、元亨利贞、非然哥、暮鸣、戚三问、光天使的祝福、大汉草民、中网汤姆猫”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