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过两万的官军才是声势浩大,当看到官军阵列出现在视野中的时候,城头气氛也变得高昂起来,不过东北那一路迅被杀散,众人情绪立刻变得低落很多,真正让他们感觉震撼的是针对南路的战斗。 ,

    在城头看得最清楚的就是兵马扬起的烟尘,能看到赵家军骑兵带起一路路烟尘,向着南路的官军绞杀而去,好像无数条灰龙扑向一口肥猪,一头肥牛,在上面撕咬抓刺,把一块块肉咬下割下,大家心惊胆战的看着这一切,当灰尘散去,能看清城下局面的时候,官军已经溃散了..

    “凶悍如此,居然凶悍如此..”观战的各路人等都在喃喃感慨,每个人都是手脚冰凉,脸色惨白,对方这三千余骑就强悍到这样的地步,按照王在晋的说法,还有近两万的贼军蓄势待,而贼军步卒的强悍丝毫不逊色于骑兵。

    眼前这都已经以一当五,以一当十了,等到那贼兵本队过来,京师那里凑得出二十万兵马对敌,更不要说这二十万真正堪战的能有两万就不错了。

    很多人看完之后就是匆匆走下城头,走下去的时候神情就不那么绝望悲恸了,一朝天子一朝臣,实在不可为,也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大家还可以腾挪下,不过骑马坐轿走在城中,看到全副武装的禁军和内操宦官,大家这心思就消了不少,看来宫内早有些预备。

    有人报信给主家,有人报信给皇家,这两路官军战败的消息和细节很快就是传遍了京师,这场摧枯拉朽的胜将京师上下最后一丝侥幸给打消了,大家终于可以判断清楚一件事,若是徐州兵马攻城,那就是改朝换代,若是议和退兵,星所代表的东林一派就要彻底崩溃。

    但东林党下野回乡细想想未必是坏事,徐州距离江南不远,这些贼寇此时竖旗正需要招揽人才投奔,没准这东林人等就能和徐州一拍即合,来个东山再起,到时候新朝气象,或许富贵更甚今日,可也有真正懂行的分析,说那徐州贼寇重武重吏重商却不重文士,未必能看得上东林这些文人。

    败战消息传回之后,宫里就催着星去议和,但星怎么敢出城,从朝会时大义凛然的议论到被催促出城议和,也就是几个时辰的间隔,吏部尚书星突然得了急病,瘫痪在床,不能言语不能动弹,实在不能出城了,这消息传开之后,无人不笑,都说赵天官这病真是体贴人心,总在最要紧的时候作。

    堂堂吏部尚书躺在地上打滚,其他人也没太多办法,何况现在也找不到议和的门路,总不好派人出城直接到那徐州骑兵跟前说要议和,那根本就不会有什么结果,反倒会被当做笑话,而且从阉党到清流,大家都被吓坏了,太平这么多年,京城又远离战场这么多年,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这么凶残的攻杀,这么干脆高效的围歼,想想城头所见的场面,每个人都是心惊胆战,谁也不愿意出城。

    内廷外朝的大佬大珰们正在扯皮拖延,他们是不愿意出城的,外面又有徐州悍匪逼近,为保京城安危,各处城门都是紧闭,想要出去也出不去,可除了那些被天子和厂卫盯紧的人物,其他人谁也不愿意留在这边等死,现在外面就三千敌骑,想要跑还跑得了,真等到大军围城的时候,想走可就走不了了。

    大珰和大佬们走不了,可他们的子侄能走,大户人家全部家当搬不走,可他们的长子长孙可以走,还有人自觉身份贵重,不想留在此处等死,也要离开。

    百姓们知道城门紧闭没办法走,可这些富贵人等却知道怎么走,无非是找到掌管城防的要紧人物,然后再花下去足够的银子,城门那边总是可以行个方便,京城这么大,三千敌骑从这头绕到那头也需要不少时间,趁这个间隙,怎么也出城走远了,何况外面的贼军似乎没有什么抄掠的意思,就在那处安静等待。

    去朝中报信的那位宦官胡旺此时正在念叨着祸福相依,按说这贼军打了胜仗,对他这样京营当差的宦官可是大罪过,本来以为要被训斥甚至定罪,却没想到口信公文什么的没来,金子银子却先来了。

    宫内要掌握城防,公文下,禁军、内操宦官和信得过的京营营头控制住各处城门要害,这胡旺也接到了命令,统带三千余众守卫在西边的城门处,正好距离徐州兵马所在的位置最远,所以找过来的人也就最多。

    大把的财货地契给过来,只求开门行个方便,把人放出去就好,本来这胡旺不敢接茬,可钱财好处实在太多了,城头各处传来的消息都说那徐州兵马未动,大家就动了财的心思,胡旺和带兵各级武将以及五城兵马司的人商量,少不得也把厂卫和内操宦官的一应人物叫在一起,定了好处的分配之后,立刻开门放人出去。

    串通之后大家胆子就大了,因为这盘根错节的不知道牵扯多少,各家拿的银子说不准还要上供给大佬们,谁也不会因为这个获罪,尽管财就是,那胡旺甚至还做了一套规矩,想要出城的先去他的驻在房舍交银子,然后再由官兵带到城门那边放人,一次放四个人出去,彼此的间隔还要拉开,这样避免了暴露。

    天色渐黑,各种真真假假的消息在城内流传,让富贵人等都是心慌意乱,不敢在城内等死,他们消息也算灵通,知道这边可以出城之后,都愿意出更多的银子。

    财帛动人心,就算城外没有贼军,临到天黑也要关闭城门,可捞钱捞的手软守城诸人利欲熏心,甚至在天黑之后也要放人出城,城门关闭,他们这边就弄了粗绳和大筐把人放下去,各取所需皆大欢喜,已经有人在合计了,这么干几天咱们也走,或者打开城门放贼军进来,手里有这么多银子,何苦要送死。

    那宦官胡旺的屋子里灯火通明,金银珍宝拜访的到处都是,在烛火下闪烁着耀眼光芒,当真是珠光宝气,胡旺满脸都是笑容,看看这边看看那边,盘算着今天自家得了多少,明日还能进账多少,甚至还在盼望着这等围城的紧张局势再多持续些日子。

    “胡公公,下一位来了。”外面有护兵通报说道,收钱的时候是单独见面,胡宦官是要见人要价的,反正他们对京城各色人等的底细精熟,不会做亏了生意。

    听着脚步声响,胡旺低头一边记账,头也不抬的说道:“一个人出城的话现银一千两,足金一兑五,若是有云山行的银票,则是票面银子打九折,我这里也有朝奉,有什么地契饰之类的可以估价,绝不克扣含糊。”

    “胡公公,徐州有信给皇上和魏公公。”进来的人压低声音说道。

    胡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但下一刻就愕然抬头,只看到面前站着个四十多岁的壮年汉子,带着方帽,颌下稀落落的胡须,一身缎面的半旧袍服,玉佩宝戒,标准的富贵打扮,不过胡旺在东厂和京营都呆过,很是见过些厉害人物,眼前这壮年看着平常,内里却有股凶残劲,那手掌保养的虽好,实际上却很有力。

    徐州贼居然来到自己跟前,还是这个当口,想到这一点的胡旺浑身冰凉,下意识的就要呼救,可随即想到这个距离,呼救根本没用,就那么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看到他的反应,那壮年汉子笑着点点头,闷声说道:“胡公公果然是个有分寸的,俺这次来本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所以胡公公就不要琢磨什么手段了,这桩事咱们彼此也不用担什么因果,我来送信,你去传信,就这么简单。”

    宦官胡旺嗓子干,可这个时候却只能木然的点头,看着那人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放在他面前,信封被火漆封着,放到桌面之后,那汉子却又掏出块金锭压在了信封上,微笑着说道:“这信今晚就要送过去,不要耍什么小聪明,要是没结果,财不成是小事,生死才是大事,明白吗?”

    这徐州贼人如此神通广大,如此猖狂,这京城还在朝廷手中,他们就敢派人过来送信,甚至还如此嚣张的威胁,胡旺心里念叨,脸上却是挤出笑容,连连点头。

    那汉子脸上的笑容又变得温和客气,却把声音抬高了起来,开口说道:“怎么开价这般高,要是应了,我还剩下什么,我就算在城里等着,也比出城穷死好,告辞了!”

    说完之后,这人转身离开,胡旺死盯着眼前没有落款署名的信封,耳边却响起外面的哄笑,大家觉得方才那人小气,看不清眼前这个行市。

    外面在哄笑,胡旺却笑不出来,这封信到底送还是不送,送给魏公公那边,自家在城门这边捞钱弄手脚的事情必然被知晓,搞不好就是大罪,不送的话,以魏公公那无处不在的耳目,想要瞒得住很难。

    感谢“苦丁飘香、用户yq、戚三问、元亨利贞、荒骑王猛、哈欠飞飞、光天使的祝福、风中龙王”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