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许勇心里却有评价,这石满强在淮安北区镇守一方,遇事稳重周全,已经是帅才,吉香在赵进身边久了,没有独当一面的机会,是虎将猛将,却未必能称得上良将,这次轻骑急进,按说一名旅正统领就足够,可赵进却把石满强和吉香两个旅正派来,现在看,进爷果然是进爷,想得就是周到。   ,

    “敌军已经看到了我军的规模,以官军的作风,他们觉得我军人少势弱,肯定要来试试,胜了这一场之后就会少很多麻烦。”石满强沉声说道。

    这边才下了这个判断,外面就有骑兵催马赶过来报信“旅正,两股敌军正朝此处包抄,城南一路,骑兵千余,步卒八千,城东北一路,骑兵一千五百余,步卒七千余。”

    听到这个,屋中诸人都是兴奋起来,敌军明明是优势,可石满强、吉香以及许勇和在场的诸将,没有人惊慌恐惧,只是兴奋,从徐州一路北上,一路百战百胜,早就将大家的信心培养起来。

    “石头,你拿主意,咱们这次怎么打!”吉香开口问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石满强身上,骑士第一团的团正许勇也是如此,许勇和吉香都是赵进直接统领,两个人打交道的时候很多,许勇此时心里倒是在感叹,五爷长进不小,若是在从前,肯定会抢着说出自家的想法,但这次赵进明确以石满强为,吉香就主动说了这番话,尽管细微处也不是那么妥当。

    石满强笑了笑,开口说道:“老老实实的去打,管他几路来,我只一路去,打完一路,我们再回头收拾另一路,让兄弟们都动起来,把干粮之类的都抛下,只带着兵器弹药,在这京城周围,不愁吃穿!”

    命令下达,才刚刚休息下来的赵家军骑兵们纷纷上马,拖拽着火炮的那些骑兵也急忙的为炮架轮轴上油加固,从天津一路赶过来,没人感觉疲惫,看着远处的京师城池,什么劳累都烟消云散了。

    赵家军马队所在的位置距离城东北那边更近,京营人数众多,仅有很少一部分驻扎在城内,京城东北这一路实际上是从军营里开出来的。

    京城外地势平坦,可骑兵没办法走太快,因为没有平整宽敞的道路,五月时候,田里的庄稼已经长得很高,会阻碍骑兵的行动,更不要说那些星罗棋布的庄园村落,这些建筑本身将地形分割的很破碎。

    骑兵以连队为单位,拖拽着火炮的队伍则是跑在最前面,这些赵家军的骑兵有个特色,坐骑的鞍袋都是鼓囊囊的,每一骑里面都装着三炮弹,马匹多驮十斤份量倒也没什么。

    在这样的地形局面下,轻骑跑动倒是不受什么影响,丝毫不用担心经过庄园村落会遭到攻击,那里面的士绅百姓或者已经逃进了城内,或者正胆战心惊的躲在屋中和地窖内,他们对京城安危没有丝毫的关切,这些京城百姓见多了富贵高门,见惯了巧取豪夺,他们可不觉得这朝廷,这京师和自家有关系,那都是大佬们的。

    如果相同的战斗生在徐州及其控制区域,敌军骑兵敢在堡寨田庄附近过境,被火器轰打,被弓箭射击都是轻的,搞不好还会有人追出来截杀拦阻,但在这边,看着庄园田地处处,却好像在无人之境。

    中军的石满强和吉香已经看到了远处的烟尘,前方的轻骑已经传回了确定的消息,大队还是保持着匀前进,而前方拖着火炮的马队则开始加了,在骑兵连队的护卫下,开始向两侧分开。

    那边火炮被放下之后,骑兵们立刻下马,得亏赵家军的炮手大多是学丁出身,战场上的本领全面,骑术也是不差,下马之后立刻招呼着开始架炮,赵家军的钢铁炮架质量虽然上佳,可这长途奔袭颠簸,三磅炮炮身也是几百斤的份量,肯定会有变形,为了预防这个,赵家军这边还带了备用的炮架。

    这边在紧张忙碌,那边已经有人爬上了就近的屋顶,观察着不断靠近的敌军动向,这几门三磅炮都隐藏在宅院的之间,但又不能让墙壁房屋挡住射界,调整起来还是有些麻烦。

    火炮阵地布置完毕之后,石满强和吉香所率领的大队也是到达,因为没有太过开阔的地形,所以大队兵马行进只能是沿着官道,赵家军骑兵停下之后,顺着官道看过去,已经能看到对面的官军旗号,他们也是顺着这条路走。

    赵家军的骑兵没有继续前进,只是停下休整准备,除了打探消息战况的轻骑活动,大队就那么停在那里,甚至连官军轻骑也不去截杀遮掩,在这样的情况下,对赵家军骑兵的动向,官军自然了解的清楚。

    能知道赵家军骑兵只有这么几千人,周围没有伏兵,而且在这里等着停着不动,只不过官军轻骑看不到藏在宅院和草堆间隙的那几门三磅炮。

    这边停下没多久,在高处瞭望的士兵就现了官军的变化,官军行进的度明显加快,大有抓紧赶到这边,先立功的意思,不过,在这个局面下,想要两路合击怎么也不可能,因为赵家军骑兵所在这个位置距离城东北这一路太近了。

    静海之战的各路败兵早就把消息带回了京师,那赵家军如何的凶悍强大早就传遍,可那传闻实在太离谱了些,让人听了都觉得不信,老实点的觉得徐州贼军可能和建州女真草原蒙古差不多的战力,聪明点的则是觉得当初一定有什么勾当,或者为了逼清流下台,或者因为闹腾内讧,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大败。

    而在这个时候,不管大家怎么想,三千余骑,又是在这种地形下的三千余骑实在不够看的,以三倍四倍的实力碰上去,起码不会吃亏失败,如果能在这样的局势下得胜,那可就是大功一件,升官封赏肯定都是少不了的。

    赵家军从徐州出兵北上,一路势如破竹,一路的战斗都是摧枯拉朽的大胜,在这次战斗之前,赵家军对官军就已经有过数次以少胜多的大胜,但这些胜利太干脆利索,而且赵家军没有刻意张扬,官军始终没有应有的重视。

    如果投入足够多的兵力,这次就能胜了,如果没有迟缓行动,这次就可以赢了,如果再坚持一下,就能打退贼军,明军方面总是有这种误会。

    归根结底,还是大明朝廷和官军上下,对赵家军缺乏一种真实感,满天下各方其实也都是如此,赵进白手起家开始经营,十年做到了这一切,有这样横扫天下的强军,有不同于大明传统的火器,又有金山银海一般的财源,这些不是凭空得来,而是有一个过程,有厮杀,有辛苦,有勤奋。

    但对于这个时代来说,做出这一切才不过十年,甚至远不到十年,这太不符合常理,这根本不可能,在这样的认知下,导致对徐州赵家军的判断也是失措,不知道如何应对,甚至不会认真应对。

    可要怎么认真,这才不过三千马队,而且还是孤军,官军是他四倍以上,更不用说,还有一路兵马正在赶来,两路合击差不多是十倍的优势,这样的比较怎么可能输,当人遇到不和常理的事情,他只会用常理来判断,官军摸不清赵家军的战法战术,就只能按照自家的套路来琢磨了。

    石满强和吉香统领的马队并没有呆呆的等在那里,而是缓缓散开,让队伍的大小适应战场的地形,在动的时候随时可以冲锋或者转进。

    在房顶和高处的赵家军兵卒盯着官军队伍的靠近,当进入火炮射程之后就开始信,早就准备好的炮手们快的检查了下火炮,然后开炮,几门三磅炮不在同一个位置,和官军的远近也有不同,此时次第开火!

    若是齐射自然声势惊人,可三磅炮次第开火,在这周围又是人马喧哗,这闷响很难让人注意到,当炮弹呼啸着飞近的时候,想要躲避已经晚了,炮弹落入队列之中,无论步骑都是血肉横飞。

    徐州贼在开炮,传闻说得玄乎,说徐州的火炮当真好像雷霆霹雳,一旦打响都是天崩地裂,这里面固然有所夸张,可官军上下多少都知道,这贼人火炮犀利,眼见对方炮响,前队呼啦就是散开,顾不得什么阵型讲究,此时官军骑兵那队则是尴尬,若是此时冲锋,贼人骑兵数目占有优势,可不冲锋就要挨打或者散乱了。

    官军上下不止一个人在大骂,不是说贼军轻骑冒进,没可能带着火炮吗?这炮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正让官军没想到的是火炮不在一个位置,而且不是齐射,一炮落下,另一炮从其他方向飞来,刚躲开的是官兵自以为到了安全地方,没想到又是一片血肉横飞,大伙惊呼惨叫着又是散开跑开,结果第三炮又是落下,总是没躲开。

    今天一更,打赏的兄弟们不少,感谢“风吹燕雪漫天、风中龙王、a11zeroaiyu、桦记、段逸尘、元亨利贞、戚三问”这些老友们的打赏,有漏的莫怪。

    另外,咱们别胡思乱想,老白休息三天,有些猜测都飞上天了,我也有睡懒觉呆的需求.。。

    感谢大家的订阅、月票和打赏,感谢兄弟们的支持,月票投给更需要的人吧,九月十月我不争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