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到这个时候,天启皇帝可是按捺不住自己的怒火,嘶声说道:“宣英国公、定国公他们来,到这个时候,只有你们和这些与国同休的勋族靠得住了!”

    魏忠贤咳了一声说道:“万岁爷,勋贵们也靠不住的,他们现在那有什么当年的血气烈性,为了保住自家的家业什么都愿意做,他们和那些文官是一路货色,眼下,反倒是杨涟、左光斗那些死心眼的清流可用。   n,”

    “寡人.。。朕.。。朕..,何曾亏待过他们,怎么就,怎么就..”天启皇帝已经被气得语无伦次。

    “万岁爷不必太过忧心,贼军势大,可却不想着盘踞北直,议和后拿到了该拿的就会回去,到时候,万岁爷再整顿朝纲,练出一支强军来剿灭贼寇,到时候就是个中兴的局面。”魏忠贤连忙扶住天启皇帝,开口劝解。

    天启皇帝听到这话直接被气笑了出来,脸上泛起不正常的潮红,声音变得有些尖利:“那贼人这次来的这么快,这次回去,下次再来就好,让京里这些狼心狗肺的读书人们去和贼人联系勾连,下次直接把城门打开吗?”

    “万岁爷,等孙阁老带着边军回来,京中的局势就稳了,京里这些人不愿意外任,那边伸手不多,只是奴婢大胆说一句,到时候还请万岁爷开恩,将王在晋从天牢里放出来,让他执掌部分边军,毕竟他在边关做的久了,上下都听他的,这次王在晋被星他们折腾的很惨,万岁爷施恩笼络,定然会忠心耿耿。”

    “全靠了你,全靠了你,伴伴,这次挺过难关,朕可要好好整顿下,不然,祖宗留下来这份基业就要败坏在朕的手上了。”

    听着魏忠贤这一套理论,天启皇帝的表情舒展开来,刚要拍魏忠贤的肩膀,身子猛地一晃,若不是魏忠贤伸手扶住,恐怕就直接摔倒在地上了,他这突然失去平衡,让角落的几名宦官连忙凑过来,魏忠贤神色严厉的扫视一眼,闷声说道:“刚才的事情谁要敢乱嚼舌头,就试试刑房的铁刷子!”

    “万岁爷还是快回去歇着,安排太医瞧瞧,开几副补气凝神的药,好好休养。”看到天启皇帝勉强站定的虚弱模样,魏忠贤突然觉得自己心慌。

    京城各处已经混乱无比,不过外朝终于没有内廷有效率,魏忠贤送天启皇帝安歇下之后,一道道旨意和命令就从皇宫向各处,禁军四大营和勇士营以及被人诟病的武装宦官开始控制各个要地,东厂和锦衣卫的明暗番子探子也开始活动起来,而京营、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等等相关还在扯皮,但城门好歹关上了。

    “老祖宗,大喜的消息,来的贼兵不是大队人马,只是三千出头的马队。”魏忠贤正在司礼监处置四面八方的事务,却有一名御马监的管事宦官过来报喜。

    魏忠贤知道这中年宦官在京营那边盯着,这消息就是军报,贼人三千出头,这个数目实在算不得什么,京营那账面上的十余万人马不去说,禁军四大营和勇士营也是过万,而且京师是天下间仅次于南京的第二大城,如此雄城可不是三千人就能攻下来的,但按照那王在晋的说法,那徐州贼人有巨炮,威力百倍于大将军炮,可以将城墙打破,但即便打破了城墙,这三千人也做不了什么..

    想到这里,魏忠贤的神情略微放松,他随即反应过来,盯着那报信的宦官说道:“你这消息是自己打探到的,还是京营自己的消息?”

    “是京营自己的消息!”

    “快回去盯着,要是有什么出兵的动向,立刻快马回报,不得耽误,快去!这次的功劳咱家记下了,以后少不得有你的好处!”

    那宦官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千恩万谢的急忙离开,当他离开的时候,魏忠贤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念叨着说道:“若是让他们打赢了这一仗,又得生出是非来,可要是能打赢的话,到时松了口气!”

    教导旅铁甲骑士大队,骑马军士第一团,第一旅、第二旅的骑马军士连,选出五个连通晓骑术的军士,合计3仟2佰骑,向京师方向急赶而来。

    除了赵家军自有马匹之外,还动用了天津和静海两处的缴获,马匹足够,给养足够,行军自然也是迅捷快,而且四门一磅轻炮和四门三磅炮并不会拖累行军的度。

    王在晋出的时候,自天津到京师一线,运河两边的武清县、香河县以及通州,都已经知道了官军在静海大败,贼军攻占天津的消息,败兵过境已经让他们恐慌无比,各处都是城门紧闭,动员乡勇民壮上城守卫,唯恐被败兵或者徐州人马打进去。

    而溃败的各路官军唯恐跑的不快,徐州兵马行军度太过他们平常的概念,所以只有加把劲猛跑,生怕慢了被追上围歼,这样的局势倒是给赵家军马队省了不少力气,沿途几乎没有战斗,沿河向京师前进就好,在城池外面停驻,州县非但不敢组织什么骚扰进攻,反倒要送来粮草和犒劳酒肉,只要对方不攻城那就万事大吉。

    在这个过程中,赵家军的马队倒是得了不少好评,官军过境村寨市镇,那就好像剃刀刮过去,女子财货损失惨重,而赵家军马队过境,取用物资都是公平买卖,而且绝不滋扰地方,这上下一比,着实让人感慨苦笑。

    武清县和香河县还好说,通州这边和京城同气连枝,看到赵家军过境的时候却是不敢隐瞒了。

    而且这徐州人马开始看着烟尘扬天,声势浩大,等从城池边上过境的时候却现也就是三千多骑,这个数目不算少,可在京城这样的地方当真算不得什么了,立刻有人有胆子去京城那边告急。

    赵家军这支骑兵推进到距离京城十余里的位置就开始停下整备,这边皇家和勋贵们的庄园当真不少,而且和山东河南那种高墙深沟不同,这边几乎没什么防范的措施,毕竟京城附近已经有近百年没有遭遇兵灾了。

    石满强和吉香选定一处庄园派人进入,这家庄园的管事和雇工等人甚至没来得及逃跑,只是缩在靠里的一间屋子里,以为对方不会搜到,至于粮草物资之类的也没有挪动,都在仓库里好好放着。

    “庄稼还没到收成的时候,处处是因为青黄不接难熬,这边却装满了粮食,到底是京城地方。”

    看到仓库的充盈程度,大伙都是感叹不已,但找人过来问询之后立刻知道了原因,这些庄园除了生产之外,还有为庄园主家做仓库的意思,这些从大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财货物资都存在这些庄园中,然后再分散出去售卖交换,毕竟京城没有太多的地方可供营建,而且人多眼杂,很多事并不方便。

    在庄园周围布置岗哨之后,大队骑兵就开始休息整备,这庄园的粮草都被取用,马匹消耗不小,一定要把马匹喂饱。

    三千多人和四千多匹马的吃用耗费巨大,不过这边到不怎么担心耗费,因为这附近庄园不少,人跑了,物资却来不及收拾,随时可以取用补充。

    “京城各路敌军加起来,数目恐怕不会少于十五万,只算里面能战的亲兵精锐和骑兵,只怕也有过万的数目,我们来这边,就是为了让朝廷不要拖延,这个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最要紧的就是自保,不能让敌军钻了空子!”

    “石头你也太小心了,敌军的精锐也就是咱们三等营头的样子,不提那凑数的十五万,这万把精锐算什么,敢来就让他们有去无回,正好给大哥那边省些力气。”

    石满强和吉香年纪接近,私下里交谈的时候却不讲究什么兄弟排行,在庄园这个位置上,已经可以看到京师雄城,这让吉香无比激动,倒是石满强沉得住气。

    “不是小心,而是谨慎,这次我们来到这边不能有一丝的闪失,我们这支人马的胜败生死都是小事,但议和才是大事,我们如果吃了亏,让朝廷觉得还能撑住,那肯定不甘心议和,还要纠集兵马,我们还要费一番力气,要是我们收不住,直接把城防那边打垮,局面失控乱了,那大哥从头到尾的控制就白费了。”石满强说得语重心长。

    吉香脸上露出无趣的神色,摆摆手说道:“想要立于不败之地不难,咱们可是带着十门炮,用马拖着边跑边打,什么营头也立不住。”

    这番话倒是让石满强点头,不是赵家军出身的武将,很难想到火器,尤其是火炮在战斗中能挥什么样的作用,别看这边只有3仟骑,火炮也没有重炮,可比起官军的炮来,赵家军的火炮能动起来,在战场上机动轰打,官军根本抵挡不住。

    他们两人在这边议论,站在一边的许勇没有出声

    这本书还要写很久,我没有要大纲流完本的意思,我当然继续会写好大明武夫

    先强调这一点,免得大家有种种误会。

    这通知是什么呢?就是老白我要调整调节一段时间,九月一日到九月三日请假停更,九月、十月我会努力每天一更,这个当做保底。

    说不准我那天写高兴了,来个两更三更的..当然,这样的情况,我会在章节尾预告下

    老白很累,我知道这是我个人的事情,强调这个没什么意义,不过这个月咬牙切齿求月票督促自己,总算稳定两更一个月,坚持到了现在,没辜负大家的支持!

    自家事自家知,精神和身体一旦疲倦,讲出来的故事,创作出来的作品,也会质量下滑,我个人已经隐约感觉到了。

    阅文集团给老白这么一个稳定创作的环境,让我写了大明武夫,大家这么喜欢和支持,我是一定要好好写完,不让兄弟姐妹们有一点怨言,不让自己有一点遗憾。

    为了这个,我必须要调整和休息了,熟悉老白的人都知道,我这人生活枯燥无趣,在任何时候都怕耽误码字,从出行到旅游甚至聚会等等,我这样的人,我这样的心态做出请假调整的决定,可见我身体状态..

    我知道我需要调整了,可我还是觉得很惭愧,很内疚,这让我有点不舒服,真的。

    在这里感谢每一个订阅、投月票和打赏我的兄弟姐妹,感谢你们的支持,我再强调一次,这本书还要写很久,我没有要大纲流完本的意思,我当然继续会写好大明武夫

    然后月底最后一天,还有不到十个小时就要结束,你们手里的月票再不投就浪费了,都投给大明武夫,为下一次的再战打个好基础!

    感谢“段逸尘、戚三问、元亨利贞、风吹燕雪漫天”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相信我,你们给我的支持是值得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