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城门关了吗!”却是定国公在那里急忙问道。 ,

    那京营小胡失魂落魄的点点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天启皇帝猛地站起,没等说话,身子却颤了颤,整场朝议都没怎么动作的魏忠贤慌忙向前搀扶住,刚要招呼人,天启皇帝却开口说道:“赵爱卿,既然你是主战,贼军又已经到了城外,你就点检城内兵马,出城退敌吧!”

    说完这句,天启皇帝又扫视刚才跪地的一干臣子,冷笑着说道:“诸位爱卿慷慨为国,眼下就是为国尽忠的好时机,各位是不是捐助家财劳军,然后披甲持刃,出城和那贼军决一死战?”

    方才还慷慨激昂的星此时已经是面如死灰,听到天启皇帝的言语,他直起身来想要说话,可一股力气上不来,就那么直接跌坐在地上,方才跟着跪下的诸人也都是哑口无言,有人甚至直接哭了出来,只是没有人接天启皇帝的话。

    “陛下,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微臣愿督师京营迎敌,但京营新败,战力羸弱,还请陛下派禁军支援,又京内外各营兵马欠饷日久,军心浮躁,请陛下拨付银两犒赏,方能提振军心。”在这个时候,却是左副都御使杨涟站了出来,满脸都是庄严肃穆。

    “臣也愿领兵迎敌!”又有几人站起,众人看过去,却都是清流中人,不过这几位即便是在清流中也不怎么被喜欢,无非是家境贫寒,没什么家世,也没什么亲朋好友帮衬,更难不出钱财交结同僚,偏生又不会钻营,好认个死理,这样的角色,即便东林的大佬们也是敬而远之,最多也就是个表面上的客气,谁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他们站了出来。

    东林诸人脸上露出羞惭神色,而阉党一系则是面面相觑,有人甚至低声念叨“读坏了脑子”。

    到这个时候,屋中已经没什么规矩了,这些大明的核心人物或者呆若木鸡,或激烈争吵,或者不动声色的向后缩去,那几位慨然出列的清流则是大喊,可惜也没有人理会。

    魏忠贤和司礼监以及御马监的几位太监都围在天启皇帝跟前,压低声音快说着什么,没过多久,天启皇帝抬高了声音说道:“关闭城门,全城戒严,有司上街巡查,京营和禁军上城守卫,若有妄言战降者格杀勿论。”

    天启再怎么英明神武,也没可能全盘掌握这些应对的细节实务,无非是熟悉政事的太监们借他的口说出来,不过这边下旨,气氛却变得安定了些许,自然有管事的大珰和大佬开始安排,一道道具体的旨意和文书了出去,内官勋贵,文臣武将,都匆忙离开这边各就各位,或者找个自以为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内阁辅或者说是前任内阁辅叶向高落在后面,已经没什么旨意会给到他,他看了看瘫坐在那边还没有起身的星,嘴角挂上一丝冷笑,随即这冷笑变成了同病相怜的苦笑,这笑意里甚至带着些庆幸。

    保住官位权势的一切前提都是那徐州兵马不能进逼京师,星主战也是因为这个,他以为可以冒险赌对方后继无力,朝中许多人都以为如此,在这样的情况下,主战就可以推卸这次大败的责任,主战甚至还可以给自己捞取功劳。

    但谁也想不到那徐州兵马居然悍然进逼,王在晋才被下狱一天,这兵马居然已经过了通州,也就是说那徐州兵马比王在晋晚出了最多半天,能不能打下京城是一回事,最关键的是,证明星的倡议是祸国,他的主战等于是要灭亡大明,等于是置皇家安危于不顾,他先前说的那些江山社稷、列祖列宗的大罪过都砸在了自家头上。

    “下旨,吏部尚书星忠心国事,特命主持与贼军议和,务求京城平安。”天启皇帝咬着牙说出了几句话。

    地上的星身子一颤,手忙脚乱的爬起重新跪下,带着哭腔说道:“陛下,陛下,臣重病在身,愿乞骸骨还乡,求陛下开恩,求陛下恩准!”

    “你们这些清流最是忠心爱国,最是大公无私,这次就是你们报国的时候了!”天启皇帝带着怒气说道,他先看向跪在那里的星,然后又在刚才附和星的一干文臣身上扫过。

    星重新瘫在了地上,而被天启皇帝眼神扫过的那些官员各个面色如土,这次是彻底完了,且不说那贼军凶神恶煞,议和时候不知道会遭遇何等残酷对待,想想当年开封去金军营中议和的那些官员的下场,就算不被扣押,议和之后,这罪过骂名也会背在自家身上,以后没办法在官场上立足了。

    叶向高缓缓摇头,这还真是可笑,就在刚才星还力排众议,接近翻盘,可不过顷刻之间,已经是万劫不复之地,而且还将徒党同盟都给连累了。

    正感慨间,叶向高却现星的眼神不太对,他顺着看过去,现在这屋中东林一党和他们的同盟们正在交换眼神,慌张依旧,却多了些别的意味..

    叶向高想到了一个可能,脸色禁不住白了下,可随机又是无趣的摇头,现在这屋中生的一切,关自己什么事,何苦多管闲事。

    这次朝会没有什么赢家,高官大佬们的脸面也都丢了个干净,不过天启皇帝没有盯着星和他的徒党不放,如今的要紧事是守城议和,清算治罪肯定要有的,不过这些都要等徐州兵马退走之后才能说。

    等散朝之后,忧心忡忡的天启皇帝没有回宫内玩乐,而是在魏忠贤的陪伴下上了皇城的角楼,这里当然看不到城外,不过对京城内的形势还算看得清楚,尽管各处城门都已经关闭,可街上却极为混乱,远远看过去,城内更有几处火头冒起,趁火打劫这样的勾当连京城也不能免俗。

    “请万岁爷放心,顺天府、五城兵马司都已经出去弹压了,很快就能把局势稳下来。”魏忠贤低头恭谨的说道。

    天启皇帝双目失神的看着远处,喃喃说道:“伴伴,朕自登基以来没什么错处,也没什么穷奢极欲,可天灾连连,外敌入寇,现在又有这么气焰嚣张的反贼,朕..朕到底做错了什么吗?”

    魏忠贤躬身沉声说道:“万岁爷什么都没做错,是下面的人各怀心思,不肯齐心协力,这才被外敌内贼钻了空子,等这次贼寇退兵,老奴豁出去这条性命,也要为万岁爷收拾局面,整饬整饬这乱象。”

    天启皇帝脸色惨白,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水流下,看到这个,魏忠贤忍不住心里暗叹,这位天子心思明白,做事拿得起放得下,奈何太不爱惜自己的身子,魏忠贤听太医讲过,那事比男女之间的多耗精气,不过眼前不是顾着这个的时候。

    “万岁爷,奴婢请万岁爷下旨,令禁军和内操宦官守备城防,令御马监得力管事人物统领城防,令东厂锦衣卫马队巡察城内。”尽管这角楼高处只有几个人,其他人还距离魏忠贤和天启皇帝很远,可魏忠贤还是压低了声音说话。

    听到这些,天启皇帝的眉头立刻皱起,瞥了眼魏忠贤才闷声说道:“伴伴,在这个时候,就没必要抓这么多权在了,城防和城内各处,兵部和都督府那边自然有计较,再说了,这些地方也有司礼监和御马监的人盯着,何必多此一举呢?”

    魏忠贤此时却直起腰身,盯着天启皇帝肃声说道:“万岁爷,奴婢还要说句大逆不道的话,从此刻起,万岁爷要见外臣,一定要和奴婢一同,千万不能孤身相见。”

    那边天启皇帝脸色已经冷了下来,魏忠贤额头上微微见汗,别人都说他挟天子号令天下,天子被他蒙蔽,可中枢的内官外臣都是知道,魏忠贤只不过是天启放出来和外朝撕咬的工具,魏忠贤自己也清楚,而他这番话也的确引人误会,好像是要控制天子,控制城防。

    不过天启皇帝反应的很快,他脸色变换,先是瞪大了眼睛,随即脸色比刚才更加森冷难看,咬牙涩声说道:“伴伴,你是说他们有别的心思?”

    魏忠贤心里松了口气,却愈压低声音说道:“万岁爷,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的都是文官们领着,不久前都换成他们的人了,那京营也是一代代兵部领着,他们也能伸进手去,眼下这个局势,难保他们会起什么心思!”

    “他们身为大明臣子,他们敢?”天启皇帝闷声问道。

    “万岁爷,真到了那一步,他们只想着保住自家的富贵,没准那徐州贼还要他们来装点门面,总少不了他们的权位,可万岁爷,他们能降,万岁爷和奴婢却降不得!好在练了几千内操壮阉,禁军也都是得力可靠的人抓着,厂卫还能用,不然真的危险了!”魏忠贤连忙解释说道。

    八月最后一天,兄弟姐妹们的月票可以投了,今天下午的第二更稍晚,会有个通知在第二更的章节尾,大家记得去看看

    感谢“zzb、天佑星、吴六狼、光天使的祝福、风中龙王、哥特式骑士、笑死鸭蛋”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