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而且还有人提起了宋朝的事情,那两宋同辽议和,同金议和,同蒙元议和,到最后都是什么下场,祖宗不议和不割地的规矩那是至理名言,如今贼众逼近京城,和当年金军逼近开封何等相似,万不能疏忽大意,铸成大错。 ,

    这边慷慨激昂,那边却也不含糊,说静海大败,天津被破,贼军逼近京畿,天下已然震动,你们说战,若胜了万事都好,若败了怎么办,你们可曾考虑过天子安危,只是为了个人得失去妄言,那还谈什么忠义,现在贼军占据天津,南北已经截断,京师重地,皇家和朝廷连个腾挪的余地都没有,你们说战,是要不顾天家,也不顾这朝廷吗?

    “你们这等心思,无非是恋着权位不去,怕孙阁老回来坏了你们的荣华富贵,这等私心用事,可曾想这大明江山社稷,可曾替君上考虑过?”争吵到最后,大家直接撕破了脸,也顾不得诛心与否了。

    这话一说,叶向高已经是苦笑着起身,自顾自站在了刚才的位置上,眼前虽然不住提起他的名字,可现在这些事已经和他没有一点关系,屋中气氛剑拔弩张,你一言我一语更是嘈杂无比,而天启皇帝愈阴沉的脸色预兆着风暴即将来临,辅叶向高突然现自己很轻松,那不断漏水的重担已经从肩头卸下,再怎么下去,都和自己没太大关系了。

    那边说到恋栈权位,说到怕孙承宗回京,星这边也变了脸色,朝争清议,他这等身份的大佬只是起头定向,根本不会参与,可这个时候必须要有份量的人物下场说重话,不然就没办法收拾了,到现在天启皇帝还没有出声,而魏忠贤始终低着头。

    吏部尚书星回头看了看都察院的杨涟和左光斗,这两人都是烈性子硬脾气,在政争之中从不落于人后,而且出言没什么忌讳,在这样的场面下最为适合。

    更难得是,这杨涟和左光斗为人清正,家境贫寒,争论谏言的时候没什么短处把柄可抓,是东林和其他各派辩论的利器,但让星没想到的是,这两人居然没有出列,和他目光碰上,反倒是郑重的摇头。

    星知道他们想什么,无非是这个关头,求和让徐州贼退兵才是最要紧的,而不是在朝堂中做什么无谓之争,这两位又是从江山社稷去考虑了,又是在那边顾全大局。

    “真是不知道轻重!”吏部尚书星心里暗骂,这等读书读坏了脑子的,权势在手,方能为国为民,若是这权位没有了,那还谈什么其他。

    星心里痛骂,脸上却是一副肃然,在那里咳嗽了声,他身为朝中几派的共主,这表态立刻让场面安静下来,就连对立派系都不出声,等待星说话,天子和魏忠贤的目光也投注过来。

    “贼兵说要议和,诸位就要去议和,有明以来,列祖列宗,诸位先贤前辈,可曾有和贼众议和的,何况这还是因败求和,不提这等丧权辱国的勾当,诸位,难道真要将山东和南直隶江北各府州县拱手送给贼众吗?”星声色俱厉。

    他虽然对着屋中内外文武诸位讲,实际上却是说给天启皇帝听。

    “南直隶凤阳巡抚辖下有什么,有祖宗陵寝,有龙兴大寺,那是本朝起家之地,那里还有什么,有盐税,要漕粮,那边不仅关系宗庙,还有这天下的命脉,而且放弃那边的各处,就等于让贼众饮马长江,让贼众威逼图谋江南膏腴之地,进而将南直全部掌握手中,这是什么,这要挖了本朝的命脉,让本朝无钱无粮,这个答应了,那和亡国有什么区别,我等何必议和,直接降了岂不是更好。”

    星这番话已经可以说是肆无忌惮了,甚至是君前失仪,但这些话说得切中要害,天启皇帝脸色虽然铁青,可还是听得仔细。

    “..那和议里面不是讲盐税和漕运一如既往吗?”有人在下面念叨着说道。

    “那贼人的言语也是能信的吗?那徐州贼不过是贱役、奴户、摊贩、败类之流,这等人怎么会言而有信,盐税漕运那样的好处面前,他们又怎么会无动于衷,朝廷没了盐税、漕运,没了山东和南直的钱粮人口,那就是受伤无法止血,而这些血都被那贼人喝了,越喝越是壮大,更不必说那什么港口,那几处港口都是要地,贼人若是占据,定然要勾结倭寇,进逼腹心,到时候怎么办?难道还要再割地吗?到割无可割的时候吗?”

    星大义凛然,此时从门窗处阳光射入,映照在他身上,整个人好似被金光笼罩,真真名臣风范,神圣无比。

    天启皇帝和魏忠贤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的无奈,扫视屋中诸人,刚才还力主议和的那些人也都沉默下来,吏部尚书星说这么多就是为了保住自己这一派的权位,不让孙承宗回京入阁,可他说的道理却是没人能反驳。

    在议论纷纷之下,即便是天子也不将祖宗陵寝、龙兴之地的凤阳府割让出去,那漕运和盐税关系到方方面面也不能随意让出,尽管徐州已经表示这几处都不在议和范围之内,可星一句“贼人的话也能信得”,就把众人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天启皇帝眉头紧锁,当他现圣君独裁仅仅是书面上的说法,想做任何一件事,都会引起内廷外朝的争论不休,现这些之后,天启皇帝就开始“沉溺享乐”,去玩木工百戏,让魏忠贤在前台打理一切,可如今情势危急,必须要天子决断的时候,依旧没办法贯彻自己的念头,这让他感觉到挫败。

    只要这主战无错,只要继续和贼众开战,那就还有反复的机会,谁也不能说当初会剿徐州的策略是错误的,自然就不会更迭辅,东林眼下的局面还能维持,至于能不能打得过,贼军能不能答应,那就没有人考虑了,能在这屋中有一席之地的都是大明的顶层精英,对眼下的局势也有自己的判断,那徐州贼已经到了天津这样的要地,却主动议和,而不是进逼京师,这定然是有进不得的理由,或是后继乏力,或是有其他的理由。

    也就是说,京师眼下的局面其实没那么危急,有明以来,草原上蒙古各部轮流崛起,当年的瓦剌,后来的俺答,都曾率军打到京师城下,但最后也不过是有惊无险,那徐州贼众再怎么强悍还能强过草原上的蒙古,万一这次他们强弩之末,或者朝廷动兵将他们赶走,那赞同议和参与议和的恐怕就会被清算,甚至会被定罪。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念头在,吏部尚书星的疾言厉色才没有人敢反驳,他陈述了后果,大家都觉得承担不了,更担心现在坚持,日后会被清算,所以无人言语。

    天启皇帝又看了魏忠贤一眼,魏忠贤点点头,他知道这是皇帝让他说话,不过司礼监提督太监在这等朝议的时候表言论底气上就弱,效果实在是难讲。

    但慷慨激昂的星连这个机会都不会给,他一直紧张注意这君臣互动,看到这个,星直接跪了下来,已经是泪流满面,哽咽着说道:“陛下,和那贼人相持,退一步就是粉身碎骨,退一步就是万劫不复,万万不能中了贼人的缓兵之计,值此良机,正应该点选忠良精锐,出兵天津,剿灭贼军,不然社稷动荡,大明的列祖列宗都不会答应啊!”

    他这边跪下,他这一党众人都跟着纷纷跪下,齐声附和星的话,大有天子不答应就不起身的意思。

    “万岁爷,他们又开始用这无赖手段了,不如..”魏忠贤凑在天启皇帝耳边低声说道。

    正说着,魏忠贤却抬起了头,屋中不止一个人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大家都听到屋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在这等大内禁地,连打个喷嚏都要捂着嘴,又是这等朝议肃重场合,怎么还有这般急促的脚步声,这肯定不是不知礼数规矩,而是有什么要紧事了。

    “有十万火急的要紧事,快让咱家进去!”脚步声停在门外,能听出是个宦官的尖利声调,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是在京营那边的小胡..”魏忠贤却听了出来,知会天启皇帝一句,刚要招呼把人放进来,外面的门却被推开,只看到穿着红袍的一名中年宦官跌跌撞撞的跑进来,身后跟着几个气急败坏的大汉将军。

    那宦官一看到上的天启皇帝和魏忠贤,直接就跪在了地上,在那里尖声喊道:“万岁爷,徐州贼军已经过通州了,马上..马上..就要打到京师..”

    后面跟着的几名大汉将军锦衣卫正追到跟前,马上就要抓住,听到这个,动作直接僵在了那里,屋子里的嘈杂也瞬时间变得安静无比,跪在前面的那些文臣也顾不得什么君前失仪,都齐齐的转头看过来。

    求月票!大明武夫需要各位兄弟姐妹的月票!

    我本来说了很多,结果这一章我已经重复传了十几遍都没有成功,慷慨激昂的拉票言语都白打了,还是简单点吧!

    感谢“段逸尘、戚三问、元亨利贞、随心自我o、哥特式骑士”几位老友的打赏,大明武夫需要各位的月票和订阅,需要各位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