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漕上粮食再多,也和军粮没有关系,想要触碰那就是要了相关官员的命,别说打胜仗,连官位都未必能坐得稳,这徐州兵马怎么压服的那些漕运豪绅,大家都是好奇,同时这军需军粮供应的稳与不稳,也是彼此胜败的原因。   .  ,

    还有大家都纳闷的一件事,那就是赵家军的军纪到底是怎么维持起来的,朝廷兵马军纪败坏这个不是什么秘密,平时驻扎的时候还能约束,一到战时需要兵卒们拼命厮杀,也就不能管的太严,免得激起火并内讧,或者上阵迟疑不前,军将们往往睁一眼闭一眼,甚至有所放纵,可徐州兵马的士卒都是年轻人,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那徐州又不是什么富裕繁华的地方,可他们就能做到令行禁止,秋毫无犯。

    “..在老夫看到贵处兵马之前,还以为天下间的兵卒都是顽劣匪类,不用钱财美色诱惑驱使,根本没办法激他们的凶性血性,见到你们徐州兵马,才知道史上这岳家军并非虚妄..”

    王在晋还是见到了赵进,他忍不住说出了自家的感慨。

    当看到赵进和伙伴们之后,即便王在晋三十余年宦海沉浮,已经养成了足够的涵养城府,还是忍不住目瞪口呆,和从前那些初见赵进的人一样,王在晋根本想不到赵进居然这么年轻。

    “这大明气数已尽了!”王在晋感慨说道,若是兵败被俘的当天见到,王在晋当晚就会寻死,不过这来回一折腾,他的心气都已经没了。

    按照常规的判断,能做出这么大的局面来,想必是老谋深算之辈,这样的人物穷极一生谋划才有这样的成果,但这些在野枭雄毕竟势单力薄,没有朝廷官府的庞大资源支撑,只能靠自己和徒党,即便做成什么事情也会心力憔悴,会早衰得病,等他们老死病死之后,子侄徒众往往没了他们的号召和才能,经营谋划起来的势力局面也会崩散,朝廷官府靠着拖也可以拖到胜利。

    但赵进和伙伴们都是二十出头,看那沉稳气度就知道他们不是被推出来的幌子,他们这般年轻就已经做到了这样的地步,再过些年又会怎样,恐怕还会蒸蒸日上,而大明这些年内忧外患,日薄西山,稍微清醒的人都能看得清楚。

    “这几日折腾了王先生,实在是抱歉。”听到这开场白之后,王在晋更是深信自己的判断,这样的年轻人还这么能沉稳,那就更多了些成功的把握。

    心里想得多,可王在晋也不知道怎么回话应答,弯腰屈膝做不到,客气几句也做不到,但自己又是被俘的败军主将,对方没有拷打苛待,想要做出一副风骨来也觉得难堪。

    赵进没有理会王在晋下面的沉默,只是开门见山的说道:“王先生,我军胜的太快,消息即便传到京城,恐怕上上下下也未必肯信,再一扯皮拖延,还不知道耽误多久,但王先生去京城那边报信的话,京城那边就会立刻相信了。”

    王在晋坐在那里摇头苦笑,身为大军督师,若是他来通报大军惨败,的确没有人能怀疑。

    “我会安排车马送王先生回京,请王先生传递个消息给朝廷,大军从天津出到京城最多四天时间,现在宣府、蓟镇、京营连同北直隶各路兵马都已经被我军击溃,京城已经没有足够的力量防御,想要依仗城池遮蔽也不可能,我这近百门火炮总能敲开个口子。”赵进云淡风轻的陈述,王在晋脸上的轻松也一点点消散,他知道对方所说的没有一丝虚假。

    “王先生,现在我拿下天津,城外存粮也都为我所有,自清江浦到济宁,济宁到临清,临清到天津,这一路的运河漕运都是畅通无阻,有存粮,粮道也都在我控制下,我赵家军进退无忧,也就是说,我赵家军想在这里呆多久都可以,王先生,你说是不是?”赵进笑着问道。

    王在晋的神情渐渐严肃,赵进这番话表述的很清楚,赵家军的进退掌握在自己手上,随时可以攻破京城,但如果对方真要这么做的话,想必不会说这些人所共知的。

    “京城被攻破,想必是天下动荡,这虎视眈眈的蒙古和女真定会趁势进逼,那西南也要再度大乱,到那时候,只怕天下间要乱的还不止这几处,这等动荡混乱,你们不想见到,我也不想见到,可我兴师动众率军到此,没有就这么回去的道理,想要让我退回去,那就派人过来谈吧!”赵进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听到这里,王在晋却忍不住冷笑了声,脸上有置生死与度外的神色浮现,王在晋盯着赵进说道:“赵头领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好似为了天下大义,实际上是实力不足,还没办法吞并天下,还要经营生聚,等到实力够了,就会兴兵再起,图谋大事吧!”

    屋中吉香的脸色已经冷了下来,赵进却是笑了,晃晃头说道:“王先生说得没错,王先生能看出来的,想必天下间许多人都能看得出来,目前的确不是吞并天下的好时机,我还没有足够的人力财力,若是这时候夺取天下,会引起兵灾动荡,到时候会引来天下人的怨恨,再之后就要处处扑火,那何苦来哉..”

    王在晋没想到赵进这么直接的承认,错愕了下,才语重心长的开口说道:“赵头领,你是少年英才,一时走错了路,现在回头从善还来得及,如今朝廷正是用人之际,要是你愿意归顺,封侯拜将,甚至裂土封王都不是不能..”

    赵进忍不住笑出了声,摆手说道:“王先生不必劝了,现在我没办法吞并天下,但足可以灭国杀王,灭掉这朱明,然后从容收拾乱局即可,我不想引天下人的怨恨在身,可不是怕天下人的怨恨,无非是多花些时日罢了,赵某还年轻,耗费得起。”

    王在晋的所有精气神好像都在刚才的强顶中耗尽了,此时满脸凄苦神色,颓然叹气问道:“既然如此,赵头领又何必等朝廷议和,就算议和成了,赔款割地,可也不过是拖延几年,等赵头领你经营好了,还不是要领兵打过来,那结局还不是一样。”

    “我从前就和赵大人和崔公公说过,多活几年总是好的,在这几年里或许能找到奋起的法子,或者大势改变,总要求一丝指望才好,若是不想的话,赵某也不强求,赵家军就在这边,等着朝廷来决一死战!”赵进笑着说道。

    这等实话实说让王在晋忍不住再次苦笑,沉思片刻之后深深叹气,点头说道:“纵是穿肠毒药,此时也要吃下口去,没得选啊,赵头领说说章程吧!”

    赵进点点头,从身侧拿起一封信递给王在晋,开口说道:“细则都写在信上了,赵家军要山东全省、河南归德府、南直隶江北各府州,这些地方境内朝廷不得有一兵一卒驻扎,这些地方边境五十里内朝廷不得驻扎军兵,不得收取赋税,但可以委派官员,只是不得干涉政务,凤阳皇陵可以算作例外,漕运为徐州和朝廷共享,若朝廷官府不擅自挑衅,徐州会维护漕运通畅,绝不阻拦截断,清江浦漕粮聚集,海州扬州盐税征,徐州不会干涉,也不会抽水。”

    “你这是要割地..”王在晋先是念叨了句,随即愕然说道:“盐税,漕运之利你不要,那你割地又有何用?”

    漕粮是大明的命脉所在,江南粮税通过运河运到京城,这几乎是天下根本了,而盐税则占到天下赋税的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和其他不同的是,这些银子是集中收取的现银,是朝廷可以使用的现钱,在很多年景里,盐税几乎是朝廷手里唯一的现金。

    徐州赵家军的图谋大家自然看得明白,割地也是情理之中的,可关系大明命根子的这两项大宗财源赵进居然主动声明不要,即便是有诈,做出这态度之后日后也会有被动,更何况这等位置的雄杰不会为这个撒谎,这两笔大钱不要,这不是明摆着要资助大明朝廷,明摆着要资敌吗?这年轻人到底要干什么?王在晋已经糊涂了。

    “王先生你只能看到这漕运和盐税吗?我让出这么多条件来,就是不想让朝廷诸位为难,为什么赋税根本,为什么社稷宗庙,没完没了的拖延折腾,我这边不喜欢讨价还价,我考虑的足够周到了,若有人觉得我急着退兵,或者想要借此得寸进尺,恐怕会很后悔。”赵进这番话虽然带着威胁,语气却很平静。

    王在晋此时的神情却很复杂,这复杂神色里更多的是迷惑,漕运和盐税难道不是天下根本吗?为什么说自己只能看到?这年轻赵进从容不迫,他开出这样的条件,这么急着议和,但又没有任何理由说明他有退兵的必要,现在局面的主动权完全被他抓在手中,他到底要做什么?

    大明武夫有这样的成绩,有你们这样的兄弟姐妹支持,为什么不去争月票,我们就要去战斗,我们就要和自己战斗,让我们的名次越来越高,成绩越来越好。

    大明武夫需要月票,需要打赏,需要订阅,越多越好!!

    感谢“再见某人,用户divingfish、段逸尘、用户沉淀的阿刚、桦记、爱哭爱笑乐逍遥、大汉草民、一身的霉味、中网汤姆猫”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