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家军的骑兵控制着马匹的度,保持队形向前,距离几百步,要是一直狂奔冲锋的话,等到敌人跟前的时候就会脱力慢下来,前排的赵家军骑兵都将手中的长矛放平,后面的则是各做准备。,

    当看到天津城池的时候,这支跑在前头的败军总算松了口气,有城池遮蔽总归是安全的,经历过静海城下那一战之后,大家也知道这城池挡不住徐州人马,可能先进成休整补充,然后再跑也是好的,统率这支败兵的武将一直在给大家打气,说早到天津就能进城补充,如果被其他营头先进去,只怕就不放后面人进来了。

    统带收拢这支兵马的是蓟镇一位游击,他因为没有当其冲,在战场上又见机得快,本部实力仍在,他还有些别的心思,因为战场上各部都是惨败,元气大伤,自己如果趁这个机会多抓些兵马,实力增加,回去后地位也会跟着抬高。

    只是千算万算没想到赵家军的骑兵已经等在这里,而且是等了一夜,或许赵家军的骑兵还在打哈欠,可马匹却养精蓄锐吃饱了米麦。

    当看到骑兵的整齐队列不断出现,并在眼前变幻队形冲过来的时候,还没有淡忘的昨日败战恐惧又是重新浮现,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看到那头盔,那胸铠,再看看那整齐的队列,大家都是明白了。

    跑在最前面急着进城的兵卒一声喊,没有任何的抵抗或者准备,直接就是四散奔逃,实际上,当官兵看到这整齐队列的时候就知道是赵家军了,除了那徐州贼,谁家骑兵还和步卒一样整齐,此时想那么多无用,还是逃命为先。

    随着赵家军骑兵的冲入,这几千败军直接崩散,在队伍中的那游击也不恋战,甚至连本部兵马都顾不得,直接带着亲兵家丁就走,眼下这个时候保命要紧,甚至要考虑落草或者投降,连天津都被徐州贼拿下了,京师危在旦夕!

    赵家军骑兵没有造成什么杀伤,这几千官军都在逃跑,逃不掉的就直接跪地投降,根本没有什么接战的勇气,这边厮杀的容易,可天津城头那边却看不到细节,只觉得这边杀声震天,烟尘扬天,想必是陷入了胶着之中,在这个时候,从城内派兵出来正是里应外合的好时机。

    吉香始终压在后队,在这样的战斗中,即便不身先士卒也不会有人畏缩后退,他的心思甚至不在败兵这边,不时扭头看向城池方向,这边纵横来去,那边却有人爬上粮屯高处,拼命的挥舞手中的红旗,即便有尘土遮眼,可还是看得很清楚。

    看到这个之后,吉香从怀里掏出铜哨急促的吹响,在这蹄声如雷,喊杀处处的战场上,哨音传的并不远,但临近的连队能听到,这个就是足够了,听到的连正也都是开始吹响哨音。

    就在哨音指示下,已经开始分成单独连队作战的赵家军骑兵开始转向,在这个战场上的确没什么值得留恋的,这溃兵已经被彻底杀散,这样不值一提的队伍,就算能再次聚起来也不是威胁,无非再杀一次而已。

    吉香率部向城门方向突进的时候,几个粮屯上都有拿着旗帜的士兵爬上去,不时的晃动旗帜传达消息,在大队都完全转向之后,稀稀落落的炮声响起。

    听到这炮响,赵家军的骑兵队列欢呼一片,在马上的吉香却禁不住大骂“开什么炮,不要把敌人吓回去!”

    喊完这句之后,吉香直接对身侧一名亲兵喊道:“去告诉炮手不要开炮!”

    那边请亲兵转向离开,吉香在那里自言自语的念叨:“如果能趁机冲入城中,将这天津城拿下来,这功劳可就大了。”

    能够及远并且造成足够杀伤的也就是六门炮,因为火炮都是分别放置,还有三门三磅炮因为角度的关系打不到,不过两门六磅炮和一门三磅炮落在城门附近,也造成了二十余人的杀伤,让官军一阵慌乱,城外的徐州兵马明明是轻骑推进,什么时候还有火炮了,原因倒是很快就能知道,河面上那新来的广船看着不太对。

    短暂的慌乱没有让官军退却,天津城内本来不知所措,可南边的官军一来,立刻士气大振,求战心切,在他们看来,静海县的官军大队回援,正和贼军纠缠,这时候城内出兵里应外合,大破贼军,这是捞取军功的时候。

    出城之后被火炮轰击死伤,可带队的军将却驱使兵马前行,那些设在粮屯和仓库间的炮位他们早都看到,码头区域和城池距离并不远,只要出城列阵,一个冲击就可以夺炮过来,如果现在在城门这边进退不得,那就是灾难了,在城头上居高临下,能看到很多东西,除了炮位之外,还看到徐州贼军的骑兵倾巢而出,此时不是大好机会是什么。

    更让他们高兴的是,那火炮响了一轮之后就沉默下来,这反倒是督促了兵卒,让他们不要迟疑不前,还能在城外从容列阵。

    不过这高兴没有高兴多久,远处的烟尘仍在,那徐州的骑兵却直接杀了回来,天津城内一共骑兵数百,步卒近三千,这样规模的营头,自然没办法和城外的两千徐州骑兵抗衡,天津城内的统兵将也知道这个,之所以敢出城就是为了里应外合,自家人少,但和城外的加起来人就多了。

    谁能想到徐州骑兵的动作这么快,打垮了“来援”的官军,马上又是杀回来,当看到奔跑着的赵家军骑兵,刚刚列阵还没有行动的天津官兵顿时慌乱起来,为的数百骑兵反应很快,二话不说,直接朝着城内就跑,拦在前面的步卒一律格杀勿论。

    不过天津城的反应也足够快,当看到赵家军的骑兵杀过来的时候,守在城门边上的兵卒民壮立刻开始关闭城门,跑进来的算是运气好,来不及的也不理会,外面的官军直接就是崩散,看着徐州骑兵这么全须全尾的杀回来,谁还弄不明白那“援军”的下场,逃命要紧!

    吉香率领的马队没有理会城外列阵的官军,他只是想要直接冲进到城里去,但还是慢了一步,在过护城河之前,吊桥就已经被拉起,吉香也知道无计可施,在下面大骂了几句之后,又是回归本队,重新布置了下储粮区域的防务。

    战斗来来回回不过一个时辰,对赵家军来说司空平常,却看得船队众人目眩神迷,他们常年在海上,虽说已经直到赵家军的强大,却没什么具体的概念,今日亲见,两千骑兵就那么摧枯拉朽的横扫官军,从容应对,这才让他们意识到赵家军对比官军,到底强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郑家大帮和余家船队的人各自反应不同,而赵家军自己的水手则是激动狂喜,他们在海上不算什么,一路北上,也没什么扬眉吐气的时候,今日这战斗之后,其他势力的敬畏已经可以清晰感觉到,自然高兴振奋。

    不光是他们意识到这一点,天津城内的文武官员也都知道了,就在战斗结束后半个时辰,也就是午饭时候,天津城的北门又是打开,在骑马护卫的扈从下,有人向着西边和北边逃窜,即便没有去追赶,吉香也能判断这是城内的头面人物,他们是去往京师和蓟镇告急了,但吉香就不想封锁消息,也没有任何必要。

    静海城下这一战已经定了北直隶的大局,宣府兵马已经惨破,蓟镇大挫,京营本就不堪战,而真定府、保定府和河间府的官军连续战败,更谈不上什么战力,接下来就只是赵家军的趁胜追击,和赵进想要做到那一步了。

    每次想这个问题,吉香都有些焦躁,跟着父母摆摊卖熟食少年时,根本想不到几年后会如此富贵,会领着大军东征西讨,甚至连天下都近在咫尺,可吉香同样知道,自己的大哥这次不会取天下,他有自己的通盘打算,不想这么快。

    吉香想不通为什么要这么慢,为什么眼前的果子不去摘,更着急什么时候才能享受富贵,战场上的突进冲杀对吉香来说是快乐,可醇酒美人他同样喜欢,在徐州还好,在清江浦的短暂驻扎,吉香才知道什么是富贵享受,而且他还知道,这些富贵享受并不是遥不可及,他完全可以得到更多更好的,只要大哥领着大家夺取天下,但赵进始终不着急,这让吉香有些受不了。

    想归想,吉香不会把自己的这些想法告诉旁人,他知道自己同样喜欢这种驱马疾驰,迎风杀敌的生活,只是对富贵享受有更多的期盼。

    不过现在没太多闲暇可以沉思,赶往天津这边的溃兵越来越多,他们溃败之后四处逃跑劫掠,夜晚又是行动不便,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已经不错了,或者三五成群,或者结成几百上千人的大队,吉香手里的力量,除了船上的水手之外,其他人全都派了出去,轮流驱赶官军的溃兵。

    目前这个状态真不好,老白要坚持过去!

    我要坚持下去更新,要月票,要订阅,要打赏,奋力向前,一步不退!

    起点和创世的兄弟姐妹们,把月票、打赏和订阅砸过来,大明武夫需要你们的大力支持!

    你们的支持,就是老白的坚持!

    感谢“荒骑王猛、段逸尘、元亨利贞、戚三问、大汉草民、小齐文明奇迹“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