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黑夜安静,吉香的高声宣告传出很远,听到他这番话,6上河上都是轰然,赵家军的骑兵尽管早就知道,但重复宣告这个胜利还是让人振奋,而船上那些人,即便是赵家军自己的水手海员也都是狂喜不已,其他两伙更是震撼。 新

    当初约定是赵家军会有兵马到天津,然后有船队接应,余家和郑家的主事人尽管将信将疑,可看在海州港和徐州的财货生意上都愿意去支持,大不了这一趟白跑,他们都要做好了这样的准备,海船顺风顺水的来到天津港口,卸货装货在这边磨蹭,只听到官军如何势大,徐州反贼不日覆灭,天天听这样的消息,免不得心烦意乱。

    好在这不日覆灭的徐州贼一步步向北,让大家又是安心下来,可大伙也知道,不和朝廷大军进行决战,再怎么北进也不算数,赵家军再强,和三倍于他的朝廷兵马决战,而且还是粮草不缺,边军占多数的大军会战,这胜算实在少的很。

    即便接到了暗号,说赵家军会有偏师来到港口,让船队按照预先约定做事,大家也不是怎么乐观,这天津漕运码头没有城墙和工事的遮蔽,暴露在外,偏师突袭怎么也能到达,朝廷大军可以从容会师打掉他们,就是说,即便能在码头接上头,也未必能影响到什么大局。

    可任谁也没有想到,汇集三路边军,差不多是赵家军四倍以上的朝廷大军,居然就这么败了,消息还没有传到这天津来,船上的人更不可能知道,他们甚至都不敢相信,算计时间,也就是今天才接战,怎么就能说“大破”。

    但吉香这么说,又给出了具体的时间,也由不得大家不信,在这里弄虚作假没有丝毫的意义,明天下午或者后日上午不到,自然就万事皆休。

    “这是要夺天下了?”

    “这是要当皇帝了?”

    人群中嗡嗡一片,码头上和船上都在议论,人人都有抑制不住的兴奋,不管和徐州关系远近,可大家总比旁人要亲近,真要是赵进得了天下当了皇帝,那么大家肯定都有好处。

    大家的反应都被吉香看在眼里,他等了会才扬声说道:“大局虽然已经定了,可咱们这边还不能说万全,明日天一亮,天津城内或许要派人出来夺码头甚至烧毁存储,算计时间,从静海县那边退回来的官军败兵也会过来,会不会被收拢起来攻这里,谁也说不准,咱们要顶过这一波才能算是定了大局。”

    “五爷放心就好,咱们十几艘船上能拿刀的也有几百号,再说了,船上不还装着大家伙吗?”有余家的人吆喝说道,郑家大帮的人也都是赞同附和。

    吉香点点头,然后转身大喊道:“把码头上的火堆点起来,咱们要出力气了!”

    身后士兵们轰然答应,不过都还有些懵懂,不知道吉香到底再说什么,可将令下达,众人立刻开始有条不紊的忙碌起来。

    在这漕运码头上物资充盈,柴草之类的更是不缺,很快几大堆篝火就是升起,将这附近照的通明,甚至连不远处的天津城池都被惊动,盯着那边的赵家军骑兵立刻回报,说天津城头有动静,怕是城内官军做出反应。

    官军始终没有敢出城,码头这边却是热火朝天的忙碌起来,从赵家军自己的海船上有炮架卸下来,而在余家的船上则是单独的炮身,郑家大帮的船上则是火药和炮弹,看到这些,赵家军的士兵们已经禁不住欢呼起来,从徐州一路行来,在临清,在静海,还有更早那些次战斗,大家都是见识到了火炮的威力,突袭天津,要面临城内的反击和城外的败兵,大家压力不小,突然看到火炮这样的军国利器,都是自内心的欢呼。

    一共从船上卸下十门火炮,两门六磅炮,四门三磅炮还有四门一磅的轻炮,在赵家军的船上还有十几名炮手,这次也是跟着下船,在他们指挥下,士兵和水手们将炮身放在炮架炮车上,然后用牵来马匹连接拖走。

    “这些日子在海上,估计连酸水都吐干净了,这次回程,死活也要跟着大军走。”下船以后的炮手都在念叨,引得周围一阵哄笑。

    吉香站在高处看着这一切,这次自海州港运炮北上的事情他自然知道,也知道其中的风险,赵家军的火炮威力除了铸炮之外,还有这炮架炮车,让火炮从要塞武器变成了野战的利器,这样的机密自然不能被其他人偷走,可海运火炮的时候也不能不带,只能是分拆运输。

    赵家军自己的船运送最要紧但不是最重的炮架,余家船队运送火炮炮身,而郑家大帮这边则是运送炮弹和火药,赵家军在余家船队里有自己的内应和眼线,算得上半掌控,至于放在郑家大帮船上的炮弹火药这等是最不要紧的。

    还好半路上没出什么岔子,顺利在天津港这边接上了头,卸完火炮之后船队的人没有闲着,而是将码头上的存粮开始搬运上船,如果大军在天津这边遇到什么波折,船上的粮食就可以用作军粮,虽然眼下看似乎不用多此一举,但战场上能多做一分准备总是好的。

    码头上的忙碌持续到了凌晨,当天际白的时候,该忙的总算忙完了,靠近天津城池的货场区域已经被清理出足够大的地方,而码头附近则是堆满了粮食。

    赵家军的阵地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在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什么节约粮食,一包包粮食被堆积起来,或者用作火炮的遮蔽,或者用作临时营房的工事,奔波而来的马匹都在吃着处理过的粮食,天津码头上的物资实在太多了,因为这边并不仅仅为了供应官军,还是供应京师的最后一个运河节点,北上的物资大都汇集在此处。

    天津城门始终紧闭,赵家军先头的骑兵各队都已经吃完了早饭,天津城这边依旧没什么反应,吉香将先头骑兵分成十七个连队,亲卫旅的人则是下马,和船上的人混编,驻守在以火炮为中心的各处要点,严阵以待。

    这边倒是用足了力气,奈何天津城内不见丝毫的反应,倒是在用过早饭半个时辰后,监视城池的轻骑回报,说是天津城的北门打开,有几骑快马离开,不多时又有消息传来,说是这几骑一半向西而去,另一半则是向南,大家都能判断出来去向,一路应该是去往京师,一路则是去静海县的官军大营求援,不管怎么算,这天津城内还不知道静海县那边的大败。

    或许因为赵家军的骑兵先赶到这边,溃兵都会闪避开来走,而官军骑兵则是朝着更远的方向逃窜,尽管昨晚吉香布置了轻骑在周围警戒,可没有和官军败兵遭遇,但吃过早饭一个时辰之后,撒出去的轻骑回报,前方有一只几千人的官军正在赶来。

    从静海县到天津这边有几十里的路程,赵家军大队没有追击,先头骑兵过去后没有太大杀伤,向着天津退却的败兵怎么也能收拢起来。

    “各队预备着,咱们这边能看到了就打,火炮对准天津城门方向,看着大队兵马过来,他们怎么也要出来试试。”吉香下了命令,天津这边也是有几千官军驻扎的,看到城外有大军来到,他们必然要动。

    当远处的烟尘出现后,不少赵家军的骑兵都是站起来张望,倒不是临阵惊慌,而是这烟尘未免太大了些,看着可不像几千人的样子,连吉香也接连派出骑兵去查探。

    等接到回报后吉香哑然失笑,敌军规模没什么变动,只是因为队形太过散乱,所以才弄出这漫天烟尘来,但这个声势却给天津城内了信心,城头望的人已经变多了,甚至还能看到城门的旗号摇动,想必是城内官军正在瓮城里集结。

    在码头这边竖着的都是官军旗帜,尽管破烂,上面还沾染着血迹,不过看着总归是官军在这边驻扎,毕竟昨天吉香率骑兵急进,沿途官军只是逃散,可没有人知道他们去哪里,唯一古怪的是,河面上几艘大船,已经有人攀爬上了桅杆,在高处望战场。

    既然是收拢起来的败兵溃兵,而且还是这般散乱,自然就没什么先头的侦骑,看这个行军样子,从天津出来的那几骑应该没有把消息告诉他们,混乱中彼此顾不上也是正常,他们根本不知道吉香就在城下。

    “留一个连的骑马军士,其余的都上马!”吉香吆喝了声,亲兵们将命令传达下去,吉香高举手中长刀,由左向右的画圈,边这么动作,边打马向外走去。

    在他的动作下,各个骑士连队从所在的位置向前汇集,就在这缓缓前行中开始列队,一排三个连队,六个连队组成一个大队,当队伍成形之后就开始加快马向前。

    起点和创世的兄弟们,月票这两天给力,我只能说我在咬牙更新着,精神和身体都在紧绷,我在坚持!大明武夫需要更多的月票、订阅和打赏!

    感谢“戚三问、段逸尘、用户新新、元亨利贞、天佑星、云泉、桦记、大汉草民、怪魂游、光天使的祝福、风中龙王”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