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当赵家军马队前方看不到什么敌人,而天津城还没有到的时候,吉香松了口气,然后就招呼着大家把官军的旗帜立了起来。

    马队前进的度也开始放缓,趁着这机会让坐骑能够喘息,同时给他们补充些粮食之类,到这个时候,赵家军的骑兵都有些饿了,可没有人把杂粮饼子送到自己嘴里,都是掰碎了喂给坐骑。

    一打出官军的旗帜,在这官道大路上行走就简单了很多,后面的溃兵还没来得及追上,其他人根本不知道静海县那边官军已经大败,实际上,就算吉香他们直接告诉路人或者没亲历亲见的人们,也没有人会相信这个,足足有三倍多的优势,又有精锐边军,怎么可能大败亏输。

    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向前行进,差不多能看到天津城池的时候,路边运河上的漕船才开始多起来,看到这一幕,即便吉香紧张也是忍不住笑,官军在这个时候才开始对静海县的粮草转运,倒真是从容不迫,这样的安排也没什么错处,算是按部就班,因为没人能想到官军会败的这么快,会败的这么惨,更没有人能想到赵家军的骑兵已经杀过来了。

    当吉香率领的马队出现在天津漕运码头附近的时候,根本没有人太在意,旗号是官军的旗号,那马上骑兵想必就是官军骑兵,甚至很多人懒得去多看一眼,下意识的就这么觉得了。

    真正距离近的时候,吉香反倒是不着急冲了,排着还过得去的队形向前靠近,一旦有人靠近立刻高声大气的呵斥骂走,倒是十足的官军模样,在天津的漕运码头上共有几百官军值守,他们来这边倒不是守卫,而是监工,让码头装运粮食的度更快些。

    “是徐州贼!”

    “怎么可能!”

    吉香率领着的大队人马到跟前之后,官军旗号被直接丢到了地上,赵家军骑兵身上沾染着的血迹都已经干掉,骑兵自己和坐骑都有汗水,但即便看到了这些,守卫码头的官军兵卒还是不信,按照他们的想法,那贼军只会被官军围住吃掉,而不是会出奇兵突袭这边。

    等赵家军骑兵冲上来开始追杀的时候,这边的官兵没有丝毫的战意,立刻哄散而逃,码头上那些民夫丁壮更不用说,运送粮食的船只也都是拼命的扬帆远离,谁还敢在这边折腾。

    赵家军骑兵出了一个连待命之外,其余的都是分成十骑五骑的小队,在这漕运码头上仔细搜索,不求杀敌,但要把每个没来得及跑的都赶走,这等连片的仓库货场区域,只要有人在注意不到的地方放火,那就是个灾难,要是救火的时候被城内的官军抓到空子,那就更是麻烦。

    “五爷,要不要搬着粮包搭建工事,在临清时候就这么干的。”第一团团正许勇请示说道。

    “不用,天津城内官军最多也就是四千,其中骑兵五百还不到,怕什么,咱们要是搭起工事来守,反倒把自己局限住了!”吉香干脆利索的拒绝掉。

    吉香看了看身后轮流整备巡视的骑兵,再看了看不远处的天津城池,笑着说道:“他们还不知道官军大败,所以这漕粮储存的地方是必争之地,打垮了这第一波,等他们知道消息,咱们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在大势面前,官军的反应不会有什么意外,尽管天色将黑,可还是能看到天津城内派出的骑兵兜了个圈子向南急行,想必是给那边的“官军大营”报信,这是粮台大营所在,万万不能有什么闪失,凭天津城内的力量还不够,需要静海那边派兵回援,只不过,派去那使者能不能及时赶回来都难说。

    派人送急信出去之后,城内官军没有派兵出来,和经常夜战夜行的赵家军不同,对于绝大多数官军来说,天一黑就代表着万事安静,一切都要等到天亮再做。

    吉香安顿突袭的部众休息,粮草给养之类的码头上的确不缺,连锅灶都能找到,轮班吃过晚饭,然后轮班值夜休息,随时都要保持一半的人马值守,睡觉休息的人也是铠甲兵器不离身。

    官军没有派出夜袭的兵马,天津和静海县距离太近,即便敌人占领了这漕粮码头,在静海的官军大队也有足够的时间返回扑灭,在这样的情况下,城内自然不愿意自寻烦恼。

    战斗奔波了一天,赵家军的每个人都是疲惫异常,上半夜借着兴奋还能顶住,夜深时分,很多人都忍不住打瞌睡了,尽管是拼命的警醒自己睁大眼睛,可靠在粮屯上站着就迷糊睡去,保持清醒的唯一原因就是连正队正在不断巡视,看到瞌睡的就是一巴掌抽过去,然后时不时还要抽自己一耳光。

    天津这边是九水交汇之地,号称是九条河汇集此处,不过到了现在,大家只知道两条大河,一条是从南到北折向西的运河,一条就是从天津城到大沽口然后入海的海河,两条河在天津城下交汇贯通,天津漕运码头其实也是海河上的码头,从海上来到的船只大小合适的会在这边装卸。

    白日里吉香这一队露了行迹,漕船都逃散无踪,海船也都扬帆离开,赵家军也没去理睬,安安静静最好,可到了下半夜的时候,值守的赵家军士兵却看到海河方向上有灯火闪动,立刻是紧张起来。

    在入夜前吉香已经有过安排,若是河上有动静要直接报到他这边,当消息到的时候,吉香正靠在草垛上打盹,听到这禀报,吉香直接从地上挑起来,将待命的两个连队叫齐,一起朝着出现灯火的方向走去。

    本来赵家军这先头骑兵严禁灯火,可这时候,却在河岸边清出一块空地,等距摆开三堆柴草点火,这边点火,那边河上也有三盏灯火回应,这边又是点燃了一堆篝火,然后河上黑暗中却只剩下一盏摇动。

    到这个时候,再懵懂的也明白这是彼此印证暗号,当第四堆篝火燃起然后再被扑灭,能看到河面上有灯火次第亮起,借着这火光映照,能看到十几艘中等大小的广船次第而来。

    “沿岸升起篝火,为船只引路!”吉香闷声命令道。

    他命令下达,被睡意和突状况弄得糊涂的士兵们都没有反应过来,吉香忍不住提高了声音:“咱们自己人的船,别迷糊了,不然等着挨鞭子行军法。”

    听到吉香这番话,大家先是愣了愣,随即出了低声欢呼,虽然一路顺利北上,可毕竟是孤军在敌境,现在到了天津,却听说有自己人的海船接应,本来些许忐忑担心都是烟消云散,觉得安心起来。

    夜间行船虽然不方便,可有篝火灯火照明,加上船家小心,没出什么波折,船只都是靠在了码头上,各艘船从船上放下踏板,船上都有人走下,能看得出,船上的人也很小心,十七艘船一共下来五个人,其余的都在船上戒备,风帆半降,都是拿着兵器在手。

    船上的人戒备森严,岸上的赵家军士兵也不敢怠慢,不过跟着吉香急袭天津的这些士兵大都扈从赵进东北西走,去得地方多,见到的人多,很快就认出些熟脸来,有郑家大帮的,有余家的,还有赵家军自己的,那边船上也有向下面念叨:“没错了,是五爷!”

    先前对过暗号,彼此认出模样,气氛一下子放松下来,郑家大帮这边明显有些拘谨,只是下船那位赞叹了一句:“你家大将军真是做出好大局面!”

    余家那边则是议论纷纷,神情复杂,倒是赵家军自己的水手船员满脸的欢欣鼓舞,自家的兵马已经到了天津城下,可想而知前面都是一路大胜,这可是距离京师不足两日距离的天津,赵家军都已经打到这边了,距离成就大事难道还远吗?

    “大将军威武,我们本来还有些担心,现在真是松了口气!”余家带队的人说了句,赵进自称徐州将军,不过如今外人称呼起来都加个“大”字,所有人都觉得不这么称呼,配不上赵进如今的功业和实力。

    余家出头说话的人带着讨好谄媚的神情,他身后的余家船工水手却是小声议论,说本来都已经和徐州算是一家人了,却硬是折腾的生分了,不知道多少富贵好处都跟着烟消云散,真是何苦来哉。

    “咱们在这边等了已经有些日子,生怕大将军的兵马来不了,每天都在打问,可也没什么靠谱的消息,正是提心吊胆,几家商议着是不是走,或者派人沿河打听消息,谁能想到大将军就真的过来了,真是了不得,不亲眼见到,当真是信不得!”相比于余家的患得患失,郑家的奉承就从容了很多,谁都知道徐州兵马到这边意味着什么。

    吉香笑着点点头,却是扬声说道:“诸位,我家大哥在静海县大破官军,明日即将拔营北上,最早明晚,最迟后日上午到达此处!”

    月底了,起点和创世的兄弟姐妹们都看出了第二第三张月票,投给大明武夫,大明武夫需要各位的月票、打赏和订阅!

    我要你们为我加油,我要努力下去!

    感谢“吴六狼、威凤祥麟、暮鸣、段逸尘、雨村、戚三问、书友15o826121635o97、中网汤姆猫、风中龙王”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