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老牛,亲卫旅那边一定急得很,只是不敢来问。f,”赵进轻松的对牛金宝笑道,这等话大家接不得,就只是跟着笑。

    开过这个玩笑,赵进又是下令说道:“把吉香喊道这边来。”

    没过多久吉香就是来到,和赵进判断的一样,吉香满脸焦急神情,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赵进没有当面点破,只是笑着说道:“大香,你现在拣选亲卫旅第一团会骑马的士兵,去战场上收拢官军的马匹,记得有伤的不要,要能骑的!”

    对赵进的命令,吉香有些懵懂不过随即又是兴奋起来,打马回去安排了,赵进沉吟一下,对身边说道:“铁甲骑兵出二十骑,去追上骑士第一团,让他们回来,其余各连继续追击!”

    命令下达,不过围着赵进的护卫和亲卫都有些弄不懂了,这时正是追击杀敌的好时机,怎么能把冲击力和机动力最强的骑士第一团调回来,派出铁甲骑士倒是容易理解,现在战场上仍在厮杀,派精锐过去传令最为稳妥。

    骑士第一团从出击到回返不过半个时辰前后,可大部分人已经人马浴血,养精蓄锐的铁骑冲入溃逃的大队人群中,根本就谈不上战斗,只是单方面的血洗和屠杀,骑兵在大旗附近列队稍息,急忙的喂马和休整,但每个人脸上都有意犹未尽的神情,这刚来了劲头就被召回,不知道主将要做什么。

    这边骑士第一团回返,那边亲卫旅第一团收拢马匹也结束了,官军骑兵逃得快,没有留下太多马匹,加上几次筛选抽调,会骑马,甚至骑在马上不掉下来的亲卫旅军士并不多,但这边已经从营盘内牵出了备用的马匹。

    “骑士第一团,教导旅铁甲骑兵队,亲卫旅两个连,由吉香统率,立刻向天津开拔,占领天津城外的漕运码头,守住那边的粮仓,保住粮仓,我们就可以再进一步,保不住一切休提。”赵进朗声下令。

    方才对赵进安排糊涂的那些人到这时才恍然大悟,赵家军的大营设在临清,粮草也由那边进行转运,但河间府这边只有运河一线被赵家军控制,其余各处还是官府的地盘,粮道不稳,越向北去转运所需的时日就越久,为求万全,只有取得控制天津的存粮才有可能继续前进。

    “现在出,粮草补给天津漕运码头上肯定都有,去那边补充,沿途不要杀敌恋战,保住漕运码头,大军随后就到,大香,看你了!”赵进肃声说道。

    吉香的焦急不解烟消云散,兴奋的满脸涨红,在马背上大声答应说道:“请将主放心,属下若拿不下天津漕运码头,愿意提头来见!”

    “戏文上的东西少讲,拿不到就把他们烧了,咱们到这里已经足够!”赵进肃声回了句,吉香在马上又是抱拳致意,转头开始吆喝骑士第一团和铁甲骑兵队以及亲卫旅抽调出来的人。

    每个人脸上都有兴奋的神情,这一仗准备的太隆重,但结束的太快,只看到炮兵摧枯拉朽的收拾官军,大家都没吃饱,更别说杀个痛快,很多人都在心里念叨,眼看着进爷就要打下京城做皇帝,自家还没立什么功劳,这以后可怎么办,没曾想刚才念叨没有功劳,这就给过来了。

    吉香在那里稍微迟疑了下,却招呼人将望台挪到了前面,然后爬了上去,吆喝说道:“都别出声,听老子讲!”

    在战场上吉香这种不管不顾的性子格外受人喜欢,下面立刻是鸦雀无声,吉香扯着嗓子大喊道:“这次去要轻装前进,杀人的家什拿着,多余的都丢下,披甲的除了头盔和胸甲前半之外,都给我脱了!”

    吉香边说,边开始解下自己的铠甲,那些被他调集起来的人都是照做,只听到铠甲落地声音响成一片,好像锣声乱响,看着下面照做,吉香咧嘴笑了笑,又是吆喝说道:“亲卫旅的,去那边把官军的旗都捡过来,其余的整队喂马,咱们饿肚子不要紧,坐骑可要吃硬料。”

    没多久,那边的旗帜就捡了回来,相比于没剩下多少的旗帜,拿起来又麻烦,又不方便做武器用的旗帜被丢的满地都是,但有不少旗杆断折,只能这么拿着。

    吉香已经下了望台,在那边翻身上马,转头喊道:“大哥,这些铁甲要麻烦你收拾了!”

    说完之后,吉香挥舞手中长刀,骑兵各队呼喝跟上,只看到烟尘滚滚,大队向着天津那边而去。

    刚才吉香在这边的表现可以说很不规矩,不过赵进一直含笑看着,吉香身上毛病不少,可论起轻捷剽悍却是兄弟们里第一,这种性子能打奇袭硬仗,用在这拿下天津储粮的战役中最为合适。

    到了这个时候,视野中已经看不太到赵家军的旅团连队,因为都在四处追击剿杀官军,赵进笑着说道:“咱们进城去!”

    在赵家军大旗周围响起一阵欢呼,只是这欢呼声音不大,能派出去的兵马都已经派出杀敌了。

    在静海县城的方向,六磅炮及以上口径的重炮都没办法上城墙坍塌的斜坡,但三磅炮可以,学丁和临时抓来的俘虏将护城河填埋一段,然后将崩塌的城墙弄成更容易上的斜坡,用粗绳链接炮架,上面拽下面推,几门三磅炮被弄到城头,炮口朝向城内。

    不过这个威压城内的措施目前还用不上,李五都很快传回了城内的消息,静海县城内已经大乱,先期逃入城中的官军和本城的地痞无赖开始烧杀抢掠,想要趁着兵荒马乱的时候疯狂一番。

    “沿街清剿,不必顾忌百姓平民,只管杀过去!”赵进的命令简单干脆。

    在赵家军的追击下,城外的各部官军都是四散奔逃,没有什么人敢朝着城内跑了,看赵家军这火炮威力,想要敲开城池实在简单,这区区的静海县城怎么能护住人,可已经跑进城内的人和外面隔着城墙,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还以为是安全的,等赵家军从各处城门赌进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静海县城算是富庶地方,但毕竟只是县治的规模,一个连的方队足可以塞满街道,宿州团就这么把团队打散,顺便让火炮团支援来一磅和二磅的轻炮,就这么沿街推动前行,遇到乱军,火铳射击,长矛戳刺,或者火炮装上霰弹直接轰过去。

    一条一条街,一个个宅院房屋,挨个的清理过去,只是杀人镇压的话,其实不怎么难,任谁也没想到赵家军是粗暴直接的做法,也就是半个时辰不到,静海县城满城安静,各处都已经被堵死,无处可逃,赵家军杀气森森,没有空子可钻,无论是外来的逃兵还是本城的暴民,都只是死路一条。

    连被救的静海百姓都吓怕了,这些贼军是杀神吗?那些败兵地痞都已经丢下武器投降了,他们还是这么砍瓜切菜的清理过去,这满地是血,这血腥气要什么时候才能散去?这些提心吊胆的百姓却没有见到城外的模样,以静海县城为中心,方圆几里的范围内,处处皆是死伤,近十万兵马逃散近半数,其余的或死或降,死伤已经将周围的地面都染红了,运河里都全是淹死的尸体..

    赵进没有让自己的部队追击太远,目前这样的击溃对赵家军来说已经足够了,汇集在这边的各路官军或许会在十里二十里外收拢起来大部分兵马,但今天全力应对都已经被摧枯拉朽的打垮,收拢起来又有什么用处?官军最精锐的骑兵已经被打的元气大伤,中军的骨干营头也被火炮轰垮,那官军还剩下什么?

    官军即便还有三万四万,但对于赵家军毫无威胁,对朝廷和官府却是负担,还会肆无忌惮的洗掠祸害地方,这一正一反,对赵家军大有好处。

    当战斗结束的时候,战场山已经没什么重伤员了,被火炮轰打波及之下的官军上下即便是重伤,再拖过一两个时辰之后也没了生气,剩下的都是在投降过程中的轻伤员,简单包扎甚至不用包扎,这些人被集中起来,会同城内的俘虏以及民壮,开始清扫城内城外的战场,尸都要在城外焚烧后掩埋,运河里的浮尸也要捞起处置。

    一天没参加战斗的赵家军学丁连队和两个亲卫连队入城进行最后的肃清,由城内的吏目差役带领,挨家挨户的询问,对有可能藏匿官军的地方进行搜查,防止任何隐患。

    直到这个时候,静海县城内的士绅父老们才反应过来,自家担惊受怕到现在,可这徐州来的反贼始终没有烧杀抢掠,甚至连摊派物资都没有,所作所为尽管让人惧怕,却都是为静海县上下着想,而且这些日子大家也看到官军是什么样子,这徐州反贼看着比官军都要像官军,这才是真正的仁义之师。

    起点和创世的兄弟姐妹们,大明武夫需要你们更多的订阅、月票和打赏,支持我!支持大明武夫!

    感谢“段逸尘、非然哥、吴六狼、那年明月逍遥、龙战于野、风中龙王”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