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过赵家军的轻骑却不怎么配合,虽然这些轻骑也尽可能靠近官军阵列,但对官军轻骑的挑衅却不理睬,只有被追得紧了才开始还击,有人甚至一直闷头跑,两军交战距离一千几百步,这个间隔很容易跑回本队,追之不及。 ,

    出身蒙古的骑马军士们往往占便宜不少,他们的骑射颇为了得,双方接近到二十步之内,大家在颠簸的马背上开弓瞄准射,出身蒙古的赵家军骑兵毫不怯场,甚至有不少花样可以玩,而其他出身的赵家军骑兵就只能彼此间配合,或者靠着本队庇护。

    即便这样,赵家军的轻骑总体上没有占据上风,官军骑兵的优势看起来颇为明显,这倒是让官军阵中喝彩不断,士气高昂,带队的军将不住的放赏嘉奖。

    “城墙上有大炮架着,但官军军阵中还没有看到。”

    “有十余门火炮正在被推到阵前,就在敌军阵列的东侧假设炮阵,不知何时状态弹药。”

    赵家军的轻骑不断上前兜转,就是为了打探这些消息,大明官军火器装备的比率很高,铸炮更是这些年官军的传统,不过这些炮更多的是用来守城,野战用得倒是少,只是今日战斗事关重大,官军也要把自己的武器尽可能的利用起来。

    “按照内卫的消息,一共二十三门火炮,看来位置都查清了。”在轻骑回报之后,赵进脸上露出笑意,就在各团阵型的右后方,用竹木构架搭起一座望台,赵进正站在往台上用千里镜观察敌阵,下面则是传令的骑马亲卫。

    “盯紧敌军的火炮,随时回报!”赵进下了命令,下面骑兵呼啸而去。

    “传令炮团孟志奇,一旦开战,敲掉敌军炮位后立刻停下,不得耽搁大军行进。”赵进一道道命令出。

    县城方向的战鼓声渐渐变得有节奏,赵进也从望台上下来,沉声说道:“敌军分三路,实际上我们打的是两路,靠近运河那一路的敌军最弱只是用来策应守御,中军最强,西军次之,开战之后,估计是用西军攻我左翼,中军正面相抗。”

    随着赵进的叙述,身边文书亲卫不住的纪录,赵进又是说道:“但敌军动作远慢于我军,我会用马队牵制西军,大队打垮正面后转向对敌,炮团时刻听令,下去!”

    下面亲卫大声答应,几名文书亲卫飞记录玩,将命令分别交给传令兵,传令兵要去复述赵进的命令,如果有疑问会用这文字校对,真到了紧急关头,自然只是口令,现在还没到那种程度。

    传令兵骑马离开,赵进心有所感,抬头看天,现高空中有个黑点掠过,应该是鹰隼这类禽鸟,飞得足够高,所以才敢过来,若是小鸟雀早就被吓得远远飞走。

    若是从天空中鹰隼的角度看下去,能看到赵家军的两个旅八个团已经摆成了横四竖二的横队,第二旅四个团在第一排,第一旅在第二排,亲卫旅第一团在大横队的右侧偏后位置,而宿州团则是在左侧偏后,教导旅铁甲骑马军大队、骑马军士团和各旅直属骑马军士连在整个大阵型的右后角上,炮阵则是在更后面的位置,但也有火炮被向前推,教导旅的其他队伍则是护卫炮阵。

    而官军那一侧阵势也已经摆开,按照各自统属,以千总率领的兵卒为单位排列,骑兵居前,步卒在后,总兵、副将、参将、游击各级武官分别处在亲兵环绕的要害位置,各处旗号招展,从天空俯视,能看到官军也算是阵型整齐,不同军镇的兵马泾渭分明,不过相比于赵家军刀砍斧凿的整齐阵列,官军这个就好像是勉强成形的面糊。

    官军数量足有赵家军的三倍以上,但因为队形紧密松散,从天空看下去,还是在阵前互相张望,官军规模足有赵家军的五倍甚至更多,这样悬殊让官军上下更有信心。

    官军这边,主将张继先坐镇宣府大军之中,亲卫家将环绕,帅旗飘扬在身边,而这支官军的最高统帅督师王在晋,此时却在静海县城中的,大局决断,各军调配都要从城中的衙署内出,这也是为什么武将们不服管,不能亲临阵前,怎么能下达正确的决断。

    看着两军之间轻骑缠斗,看着徐州贼军的骑兵时不时的扭头逃回,官军阵列愈的士气高昂,欢呼呐喊一浪接着一浪,可身在军中的各级将佐却没那么高兴,尽管己方人多势众,可这贼军的整齐和沉静让人心里很不舒服,身为军将自然知道这队列对于战力的要紧。

    “好奢遮的兵甲,这是弄得竹木上漆吗?”不止一个人念叨这句话。

    在晨光中赵家军士兵们的铠甲反射光芒,就算这徐州贼人四处掳掠贪得无厌,怎么就有钱财打造这么多铠甲,难道这造反只为了装备兵卒,自己不要一点享受吗?不少人都在怀疑这是不是贼人虚张声势,弄来竹木上漆,故意做出这等金属反光,可竹木上漆花费同样不少,看着对面的反贼阵列,怎么也不像这么失心疯的。

    更让人不解的是对面的打法,徐州反贼的阵列和动作和兵法战例什么的完全搭不上,一队队站着密集,那长矛看着好似密林一样,然后在这一队队的长矛之前,又是相对松垮的横队,有轻骑看到回报,说他们都是拿着火铳。

    这徐州贼是失心疯还是不懂,难道不知道这火器不是阵前决胜的家什,骑兵一冲过去,他火铳能顶什么用,还不是被冲到跟前砍瓜切菜的下场,但从进入北直隶徐州贼一直很沉稳,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那二杨的残余骑兵又说这徐州贼的火器犀利无比,专破骑兵,但在青县附近的那次阻击却证明未必如此,徐州的火器的确不差,可当时那个局面,只要投入的骑兵足够多,再加些力量,就一定能攻进去。

    官军阵前旗帜要动,各营骑兵开始朝这边汇集,既然是堂堂正战,那么也没太多花样可以玩,无非就是用骑兵精锐先冲垮贼阵,然后大军掩杀而上,到这个时候,无非是看主帅和将领们的决心,舍得死伤就不会输..

    就在这个时候,在赵家军阵列前方有低沉的轰鸣声响起,这声音让官军阵列立刻有些散乱,贼人这么早就开炮?双方距离差不多有千余步,难道这徐州贼有大将军炮吗?难道是在虚张声势?

    正混乱间,炮弹呼啸着落在了队伍的一侧,让那边的官军立刻四处逃散,有人看过去,却现是官军炮队所在,那边的官军炮手正在惊慌失措的跑开,只是死伤并不严重,炮弹砸在空处,只是跳弹的时候带走两条人命,可这一炮打下去就已经让人惊慌失措,谁也不敢靠过去。

    不光是炮阵那边惊慌,刚刚站定的官军各队都是惊慌失措,对方居然能打这么远,如果朝着自家队列打怎么办?炮声轰鸣还再继续,官军前列已经有些慌了,但炮弹始终落在官军炮队左近,本来还在搭建炮座炮台的兵卒民壮都是逃的远远,无人敢于靠近。

    “马队冲击敌阵,西军马队冲击敌人左翼,立刻出兵!”主帅张继先尽管弄不懂对方为何盯着无关紧要的炮队轰打,可知道任由对方打下去的话,整个军阵就要维持不住了,必须要有所还击。

    骑兵们得了将佐命令,吆喝打马开始向前,他们也没心思继续停留太久,这炮声让人心慌得很,天知道什么时候或落在自家头上。

    正在骑兵向前的时候,在官军炮阵所在的位置上轰然炸响,有稀稀落落的惨叫声,也有人撕心裂肺的喊道:“火药炸了!”

    官军阵列都在喝骂抱怨,自从贼人开炮后,大家早就已经避开了那炮弹落下的位置,但还是有这样甩不开的麻烦,那火炮又是笨重又没什么杀伤,说是一炮糜烂十几里,杀人千百,可就没看过这等威猛时候,在这个当口还来添乱,这战阵上的勾当,说白了不就是骑兵步卒到跟前拼杀?火铳火炮有个鸟用?若是有用,草原蒙古、建州女真早就被平定了。

    更有些事大家不愿意去想,这官军剿贼,官军都是兵甲精良,装备占优,难道不该官军亮出火器,用炮轰击,炮声一响,贼军溃散吗?可现在看起来,到底谁是贼,谁是官军?将校们还好些,下面兵卒们都是禁不住去想,越想越是心慌心虚。

    “将爷,可..可能是贼人的炮弹砸中我军火盆,炭火引燃火药..”

    统领炮队的是京营一位千总,不过这千总在京营内也不怎么被待见,所以在主将面前没什么仗恃可言,张继先也懒得理会,在他看来,操弄火器的军兵都是贪生怕死之辈。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懒得和对方计较,只是冷声说道:“无用的废物,等大军前压的时候,去将火炮收拾了,然后上城待命。”

    没睡好,起来晚了

    感谢“戚三问、元亨利贞、天佑星、用户yq、桦记、风中龙王”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