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相比于他的轻松自在,教导旅旅副陶贵却很紧张,现在骑马家丁团和教导旅都在大阵之外,如果敌军朝着这边冲过来,那可会是恶战。 ,

    赵进好像看出陶贵的想法,轻松说道:“和我刚才说得那句话一样,官军上下始终觉得骑兵精锐,步卒羸弱,他们自然要找软柿子捏!”

    官军骑兵比赵进所说的还要谨慎,不仅没有逼近更远处的赵家军马队,甚至没有全队压上,只有几百骑打头阵,从赵家军大阵的西北角冲入,后面的则是伺机而动。

    步卒队列的四角是最容易撼动的位置,因为那边单位的兵力和兵器都最少,而且很难互相支援相顾,按照骑兵冲击步阵的经验,只要冲垮一个角,后面大举而入,就可以把整个阵列破开。

    若是距离近还能看到官军身上的甲胄,冲在最前面的那些官军骑兵都是披甲,看那鼓鼓的样子,搞不好还是双甲,就是要防住赵家军的火铳和弓箭,忍受一定的伤亡然后砸进去!

    但赵家军的火铳连队不一样,当官军骑兵出现在西北角开始冲锋的时候,几个连队已经转到了这个位置,一排排的准备射击,既然不允许齐射,那无非是进入射程中开火,不知道是谁打响了第一枪,爆响声响成一片。

    赵家军的火铳相对粗重,又要用木叉支起,队列没办法变得太紧密,射击时候做不到遮蔽,的确也有盲区,可在这各个旅各个团合力的状况下,在一个点可以投入几个连队,几百只火铳,这个数量足够保证密集的杀伤了。

    官军骑兵在火铳射击下,或被直接击毙,或者被马匹摔下来,或者是直接受伤失去战力,更麻烦的是,官军的坐骑战马很少经历这样的情况,火铳的爆响,弥漫的硝烟,还有身边的惨叫和嘶鸣,马匹很容易受惊狂躁失去控制,这让骑兵的队列更加混乱。

    人马尸体仆倒翻滚,满地死伤,后面都是转向或者刹住,立刻调转回队,但官军骑兵不只是在这个西北角尝试,就在这第一波攻击起的时候,又有几队开始分别进攻,只是这几队的下场都没什么区别,在火铳射击上撞得头破血流。

    但这战斗没有变得更惨烈,就是这么稍一接触,在官军马队的大队里就响起了号角声,分散各处的官军骑兵纷纷回撤,这奔袭而来的官军骑兵没有任何停留,就那么扬长而去。

    “官军一共死伤三百一十骑,我军缴获马匹六十五匹。”小小的遭遇战,对双方都算不得什么。

    “官军实在试探,我们也犯不上拿出全力来,就算我们全力以赴,也不会给对方造成太多的杀伤。”赵进下了自己的判断。

    太阳偏西,远方的地平线上已经能看到静海县的城池,骑马军士团和各旅骑马军士连,以及教导旅的铁甲骑兵以连队为单位布置在行进大军的外侧,各旅各团都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毕竟官军大队人马就在静海城中。

    “现在天快要黑了,双方主力会战已经不可能,但骚扰和突袭肯定少不了,命令各部严阵以待,不得放松大意。”赵进开始下达命令,运送辎重的牛马大车开始变成单列纵队,分别间隔在各旅各团的空隙处,一旦要接战,这些大车和物资就可以组成临时的工事。

    “探马回报,官军那边也是携带火炮,目前还没有架上静海城池,不知道是用在守城还是野战,距离城池三里外靠近运河的位置扎营,要在河上设置防线,别被人趁夜潜水摸过来。”赵进的一道道命令下达。

    接下来的情况就和当初在尚家庄的时候差不多,官军大队骑兵随时做好了出击的准备,但始终没有动作,就那么看着赵家军在距离城池三里左右的河边开始扎营。

    估计官军想不到这支徐州来的反贼兵马这么麻烦,本以为简单规整一番就可以完成的营盘,却一直到天黑还在忙碌,尽管没办法靠得太近,可也能知道做什么,临时扎下的营地,居然还要修筑土垒围墙,还要挖掘壕沟,搭建临时工事。

    在观察的时候,连官军自己都有类似于沿途士绅百姓的感想,这反贼比官军还像官军,服号兵器整齐这个就不必说了,做事也是一板一眼,携带的工具和家什都繁多齐整,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工夫,投入了多少银钱。

    真正让官军糊涂不解的是赵家军的兵卒居然还要参与劳作,自从停下到现在,轮班劳作已经快有一个时辰了,这些活计想让官军兵卒动手,恐怕是要动军法动刀子威逼才行的,而且还很容易激起内讧兵变。

    大明的兵卒你平时让他做牛做马苛待虐待都可以,但一旦出征就要顺着来,至于这修筑工事营盘,搬运辎重物资,若是被逼无奈,生死关头,大家也会去做,可平常时候,有民夫征用从来不自己动手的,大家愿意扎营在城池村寨也是因为这个,有现成的房屋宅院,自然就没必要去折腾什么营帐,可为什么这反贼兵马就这么勤劳。

    反贼兵马扎营的地方灯火通明,能看到刚刚劳作完的贼兵没有去休息,而是替换外面值守的同伴,就这么轮班进行,这让城头观察的文官武将愈不解,这反贼匪众不应该是一群见利忘义的禽兽匪盗?不应该是无法无天的乌合之众?这个时候难道不该四处抢掠,破绽百出?而不是一点空子都没有给官军留下。

    当年宋金大战,南宋刘琦守城,外面完颜宗弼攻城,金军几十万闹哄的声音响彻天际,而城内宋军寂静好似无人,大家都知道这个典故,难道此时这徐州贼军不该闹哄哄的让三里外的城头听见,而不是这么安静整肃的劳作,想到这个典故的大军文武,都不约而同的回头看看城内,再看看城下,驻扎在城内城外的官军纷乱嘈杂,天底下还不知道有什么热闹集市能赶上这等喧闹。

    “..自太祖起就不放心江南,这么严整的阵势会不会是南直隶的官军假扮..”有一名幕僚实在是难以理解,就提出了这个匪夷所思的猜想。

    不过这猜想马上被人苦笑着反驳回去:“天底下的官军怎么可能会有这般严整的阵势,北直隶没有,南直隶一样没有,都说陕西三边精锐无双,但我看那边也不会有..”

    赵家军的军营扎好之后,场面愈安静,或者说因为官军营盘的喧闹衬托的愈安静,天已经黑了下来,官军营盘这边总算消停了,近八万兵马,小小的静海县城是装不下的,先来的占了便宜,后来的就只能在城外讲究,但这样也有个好处,兵马调动起来更有隐蔽性。

    在朝廷大军文官武将们的认识里,反贼兵马先是停下击退官军铁骑的骚扰,然后又辛苦假设营盘,在这个时候肯定已经疲惫不堪,如果夜间袭营肯定会收到奇效,搞不好看似严整的阵型,立刻会生营啸,全盘崩溃,有时候都不用真正杀进去,只要能造成惊扰,就会崩溃掉。

    戌时将过,亥时未至,无论是静海县城内,又或者是城墙外围的军营,还是赵家军的营盘,都已经变得很安静,只有从游动的灯火中才能看出有人活动戒备。

    按说在这个时候,城内的一干文武大员早就该休息了,却没人想到,督师王在晋,主将张继先等人在亲卫们的护卫下登上静海县南面的城墙上,他们可没有平时的陈设仪仗,大张旗鼓,前后各有亲卫提着一个灯笼照明引路,上城之后也根本没有什么人注意到。

    “王大人,宣府万全卫熊千总和蓟镇滦州于千总那边还要过小半个时辰才能到敌营那边。”张继先低声解释了句,王在晋点点头。

    看着对面的徐州贼军一板一眼,官军这边判断是懂得兵法但不知变通,这样的队伍堂堂正战或许不吃亏,但未必能应付突的状况,很快就达成了夜间偷袭的共识。

    因为克扣粮饷,官军里面有部分兵卒夜间看不清东西,而且官军士气和纪律本就寻常,如果大队调拨,且不说喧哗嘈杂会惊动贼军,稍有变故,自行炸营哄散都有可能,先前不是没有过类似的例子,大家自然要谨慎行事。

    各将合议之后,选出悍勇沉静的武将,然后用现银放赏,在各营中征募悍不畏死的兵卒,厚赏许诺之后,编组成几百人一队的几个小队,出城向赵家军的营盘而去,同时在城外的大营中调集骑兵,只要这边突破,立刻用精锐压上。

    “这徐州贼看着似模似样,一扎营就露怯了,也不知道山东和南直隶的人马在干什么?”城头上有人冷笑评点。

    只是没什么人接话,督师王在晋和主将张继先在人群中央,两个人都是面沉似水,王在晋低声说道:“张将军,这次若是败了,贼军进入顺天府,咱们可都要有大麻烦了。”

    感谢“段逸尘、元亨利贞、戚三问、光天使的祝福、风中龙王、幸福的牧羊人”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