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哥,官军汇集都是在天津,那边粮草充足,又可以就近得到京营和蓟镇的支援,更有可能盘踞在天津不动,在那边和我们决战。 ,”石满强闷声说道,即便是他这样的沉稳老实性子,此次出战也有些按捺不住的兴奋。

    赵进笑了笑,悠然说道:“眼下大势,官军在天津那边和我军决战是最好的选择,可在天津那边汇集,却没有任何出动,这不是畏敌不前吗?就算督师和主将明白,朝中也不会允许,就算阉党那边不出声,东林内部也会有人跳出来,这南下接战无关军略,而是关系朝争。”

    说到这里,赵进在距离天津最近的静海县上点了点,笑着说道:“所以这里可能最大,又算是出来了,又没有出来太远。”

    众将都是忍不住哄笑,吉香摇头轻蔑说道:“这些读书人真是扯后腿坏事的货色,咱们以后可不能这..”

    话说一半,那边陈昇咳嗽了声,吉香也是明白为何,有些尴尬的讪笑,却是不出声了,赵进只作没有听见,沉吟了下说道:“如果在静海或者青县接战,后方的沧州和兴济县就是隐患,我们没有余力留守驻防,如果在我们开战的时候,这几处的民壮官兵在后面有什么小动作,那就有风险,所以这些城池不得留有官军,文官放在营中关押,每一座城池都要用炮轰破,然后进城搜剿抓人,让他们没有组织抵抗的能力,也不敢有这个心思!”

    当大军来到沧州城下的时候,沧州城完全是不知所措的反应,城门倒是关闭,可第一炮试射之后,现城门洞没有被堵死,再接下来,就是主动的开城投降,沧州知州假模假式的准备上吊自尽,然后被身边人救了下来。

    河间府府城的驻军龟缩不动,沧州本地兵马早就逃散,更荒唐的是,沧州本地始终不相信会有大股的反贼兵马来到,北直隶已经太平了好些年头,士绅们百姓们都觉得即便有兵马来,也会是从北边来的鞑虏,至于从南边山东徐州来的,那算是什么,实在难以置信。

    而赵家军出现在城下的时候,城头的官吏士绅们同样瞠目结舌,因为即便官军也没有这般严整的队列,也没有这么整齐划一的服号和装备,这若是贼军,那所谓的官军是什么?可什么时候在山东和徐州居然有这样的兵马,而且还这么一步步进了北直隶,这边距离京师也不太远了..

    就在这难以置信,不可相信的情绪里,赵家军火炮开城,将城内一扫而空,对于官员被拘押,沧州士绅豪强们的态度很暧昧,只要不抓他们,那就没什么可在意的,这赵家军军纪森严,除了城门城墙损坏,那些趁火打劫的瞎眼孬货被砍了脑袋,其他一切如常,那大家就装作什么都没有生,来个保境安民就好。

    赵家军在沧州耽搁了一天,本来三个时辰就可以,之所以耽误了这么久,是因为附近长芦盐场的一干人过来了,世人都知道淮盐和海州盐场,却忽视了规模仅次于海州盐场的长芦盐业,这边就是号称北盐之地,沧州地方算不得什么,可这长芦盐务却是个金山,盐政盐商以及京师大佬,都靠着这个生。

    长芦盐务来人也不是为了什么忠义,他们开出条件,只要赵家军不破坏长芦盐业,现付三万两银子,回程还有三万两银子,一切都是好谈,这做生意的消息却比地方上的土棍灵通,长芦盐务等人自然知道赵家军和淮盐的联系,也知道徐州生意做的多大,他们还提出来条件,赵家军北上期间,沧州这边绝不会有什么异动,扬州盐商是地方的土皇帝,长芦这边也差不太多,如果赵家军想要和朝廷和谈,长芦这边也可以牵线搭桥。

    这些自然不是白做,被军威震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看到了淮盐的改变,眼下赵家军的势力已经快要出山东,长芦盐商们自然要有所行动,让赵进和伙伴们觉得微妙的是,长芦盐商居然判断赵家军这次不是造反,因为从生意的角度来看,这做不到利益最大。

    接下来的行进也很顺利,运河开航后,赵家军对漕运系统的利用远比朝廷方面彻底,大量在清江浦、济宁和临清集中的漕船和物资通过漕运运河往来运输,为赵家军运送人员、物资和粮草,甚至船只可以作为临时的营帐,而官军那边则很麻烦,赵家军进一尺,官军就少一尺,赵家军对运河漕运的利用多一点,官军就少一点。

    在到达青县的时候,甚至连火炮开城的步骤都省略了,青县知县会同县内官军逃避出城,青县士绅开城相迎,赵家军在这边暂时休整,因为已经得到了确实的消息,各路官军已经在天津汇集,不日即将出兵,先头兵马五千余已经到达静海县。

    到这个时候,官军终于知道封锁消息了,前几天在运河沿线赶路的行商们不见踪影,赵家军的轻骑刺探的时候,开始遭遇到官军的探马夜不收,原来拿着银子就可以进去的村寨,现在都是闭门不纳,甚至还有出来动手的..

    不过青县这边已经是北直隶的腹地了,即便不走天津卫,直接从青县入顺天府,绕开三角淀那片湿地,走大城县、文安县、保定县一线,骑马到京师只需要不到三天,此时靠近青县的几个顺天府县城都是城门关闭,告急的文书一封封送向京师。

    如果赵家军真是贼众或者鞑虏,那么这个时候就会分散出兵,去周围洗掠,去惊扰各方,会让京师方面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做出种种慌乱的举动,不过赵家军那么做,他们就好像没意识到青县距离顺天府不过两个时辰的路程,也没意识到派出骑兵可以直逼京师城下了。

    因为从青县这边进入顺天府,沿途没有太可靠的河流,而且文安县和三角淀之间的地形太过逼仄,大军在那里没办法周旋,会有一定风险,更关键的是,赵家军这次的目的就是要大胜一场,打垮朝廷凑起来的大军,然后再按照自己的步调进行,如果真是干脆利索的进逼京城,那就会有很多不可测的结果了。

    这次官军号称十万,实数八万,不过眼下这个局面,河南那边新募的官军已经不可能来到,山东那边的兵马也不可能出省,天津卫的官军不过六万五千余,这还是蓟镇加派了几千兵马过来,即便这个数目也要比赵家军大很多,还是有三比一的巨大优势,让朝野众人乐观的很。

    既然距离这么近,京师那边的很多消息都可以及时的送到赵进手中,尽管官军骑兵做了遮蔽,京营和顺天府各路兵马民壮也在戒备,但顺天府这么大的地盘,想要钻空子过来实在太简单了。

    雷财带着内卫队的精干力量已经进入京师,这次赵进没有火,因为局面已经这般,很多事必须去做,而不是想着保全自身,京师那边的反应很诡异,到现在还在维持着一个一切如常的局面,甚至百姓们只知道传闻,不知道真实情况。

    目前执掌朝政的东林大臣们只能强撑着了,总不能说因为自家定策,导致徐州反贼一路北上,而且马上就要进入顺天府,不管是这定策的对错,还是应对处置调集兵马的快慢,追究起来,都是要死人杀头的,出人意料的是,魏忠贤一党没有借此反扑,偶尔有几人挑起来,随即又被压了下去。

    按说大军逼近,又是逼近天下中枢的都城,总该风声鹤唳,紧张无比,可赵家军这一路走的太规矩了,军纪森严,没有抄掠地方,士绅百姓们自然不会去告急,而且赵家军经过的大部分区域,早就习惯了徐州兵马的存在,更不觉得这是怎么样的大事。

    加上赵家军即便打破城池,也不理睬城内的官吏差役,双方各行其是,在这样的局面下,地方上也不会告急,你告急之后说城池被攻破,那么你为什么没有殉城,为什么没有抵抗,杀伤敌人多少,自己又折损多少,为何安然无恙,是不是彼此勾结,说都说不清楚,反正城池在,衙门在,士绅百姓都在,那何必声张。

    真正造成混乱的是官军汇集,宣府边军,蓟镇边军,京营兵马,山西边军,还有北直隶真定府和保定府的军镇,这些兵马的调动才是灾难,既然是大明官军,那么行军带三日五日粮草也就正常,吃光了可以让地方上供应,大家还可以顺便捞取些好处。

    在自家驻地的时候还要讲求几分体面,一旦到了外地,谁还在乎什么别的,沿途的村寨市镇,如果敢拒绝大军的供应,直接血洗了也没人敢说什么,更不要说很多军兵憋了许久,出来后正是放纵的好时节,这让沿途更是苦不堪言。

    感谢大家,人在外面,月票、订阅、打赏先砸着,明天感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