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那杨肇基却是喊道:“不管咱们受谁的指派,咱们都是为国尽忠,但尽忠也有尽忠的法子,不能这么傻傻的去送死,谁要不想去的,现在就可以走,带队去天津,就说咱们被徐州贼军杀败了,你们溃逃到那边请求收容,你们都是大好男儿,和大军汇合便是有用的人才,总比白白消耗在这边强。 ”

    “愿意走的现在就走,老夫和杨大人只求你们不要四散为匪,也不要投靠徐州逆贼,而是去往天津和大军汇合!”杨肇基粗声说道,场面安静死寂,话说到这个地步,谁还能高昂的起来,坐在那边的兵备道和知府面面相觑,眼下这个场面还真不是预想中的展。

    话说到这里,已经有骑兵吆喝着转身,在大队外围聚集起来离开,队伍里有人喝骂这些离开的,但因为是主将的意见,也不好明摆着火并,倒是站在台上的杨国栋看得清楚,低声念叨说道:“都是辽东那边的,他们能从那边逃过来,就能从这边再逃!”

    杨肇基哂然,就在这时候,台下却有人吆喝说道:“将主,您老人家怎么办?带我们走吧!”

    场面变得很安静,杨肇基笑了起来,将头盔扣在头上,向前走了两步说道:“朝廷有令,老夫自然要遵命行事,老夫和杨大人准备带队南下,和那徐州贼决一死战!”

    台下又是死寂,先是遣散部众,然后还是要去和徐州贼军决战,这不就是去送死吗?刚才那个吩咐还让人有所遐想,到这个时候明确去送死,大家就更容易做决定了,有人在台下哭着大喊:“将主,您的恩情小人下辈子再报答了!”

    越来越多的骑兵拨马离去,台下密集的骑兵马队开始变得稀疏起来,山东总兵杨国栋的部众也是如此,他们还以为杨肇基所说的只是自家。得到杨国栋的确认后,才知道这是对所有人的,这么一来,走的人就更多,等到没有人动的时候,台下还有稀稀落落八百余骑。

    看到这一幕,杨肇基和杨国栋相视而笑。下面也有人大喊说道:“将主爷,生里死里。俺跟着您老人家走,这么多年值了!”

    杨肇基点点头,和杨国栋并排走下土台,走下去之前,却停住回头,看向神色愕然不知所以的几名文官,摇头闷声说道:“不管什么阉党东林,大家都是大明臣子,什么事别论派系。先想着对咱们大明好不好,没老夫和杨大人这几千骑,这边那几千步卒又值得什么!”

    在孙承宗来这边宣旨召回魏忠贤之后,河间府共有六千步卒,这股兵马则被认为是东林方面的人掌握,这次出兵阻截,杨肇基和杨国栋的骑兵被催促着动。可这支步卒却被命令守城,等待下一步命令。

    步骑结合,力量大一分,把握也就大一分,但事到如今,什么都不必说了。那兵备道张再辛有心呵斥,可看着杨肇基和杨国栋的神情态度,这话怎么也说不出来,只有边上的知府在那里嘟囔着“无非是些乌合之众,弄出这等悲壮模样,是想跟朝中诸公牢骚吗?”,听到这个。张再辛觉得有理,可又觉得不太对,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杨肇基和杨国栋那几百骑出营远去。

    这一天,河间府府城好似过节一般,士绅百姓都在庆祝,酒肉销量大增,甚至还有当街燃放鞭炮的,在这样的喜庆气氛下,天津兵备道张再辛匆匆离开,赶回驻地所在。

    不足九百骑的马队又是粮草充足,在河间府这等平原地形上足够快捷迅,何况在之前已经派出了大批的侦骑探马,所以前大名总兵杨肇基对赵家军的动向足够了解,只是派出去的探马侦骑出去的多,回来的少,有的骑兵是逃散了,更多的则是死在赵家军马队的遮蔽猎杀之下。

    四月十三这天清早,杨肇基所部生火造饭之后,将粮草辎重堆积在营地中,八百余骑倾巢而出,按照前方的消息,徐州赵家军马上就要到了。

    “本以为能将贼军的骑兵引出来,没想到贼军稳扎稳打,就是这么一路向北而去,咱们也只能去前面拦着。”杨肇基在马上笑着说道,他身后的骑兵队伍气氛很沉闷,但杨肇基和杨国栋还算轻松,在马上谈笑风生。

    前山东总兵杨国栋摩挲了下头盔,却苦笑着歉意说道:“太初兄,却是小弟连累了你,这阉党的帽子其实也就小弟一个人名副其实,连累着你跟着遭罪。”

    杨肇基却从褡裢里掏出一块杂粮饼子,俯身伸臂递到马匹嘴边,等坐骑吃了这才坐直,看着远方缓声说道:“其实魏公公还是为这天下好..”

    说完这句,杨肇基却笑着摇头,自嘲说道:“老夫也算是阉党了,那年平定闻香教乱贼,有人写信给我,说此时不该为阉党效力,借此扳倒阉党再行出击,那才是为国为民的大功一件,老夫觉得情势危急,再这么折腾下去,山东六府加上周围都要被煽动起来,结果那次之后,就被人做阉党了。”

    “荒唐,难不成不让人为国做事了,难道他们所说的阉党就没有为国做事了!”杨国栋有些愤然。

    “贤弟,咱们世代受恩,自当为国死战,朝中那些弯弯绕绕的纠葛,还是不要理会了,理会也没什么用处。”

    “真是..本想着攀附上魏公公,怎么也能封侯拜将,为自己和子孙赚个富贵,没曾想却走到这一步,太初兄,咱们这次之后,会不会被认为是忠烈..”

    说到这里,前任山东总兵杨国栋失笑,自嘲着说道:“恩,还是阉党,和忠烈是无缘了..”

    这边正说着话,已经能看到南边的尘土扬天,撒出去的探马侦骑已经和人接战,在马上对射砍杀,不住的有人落下马来。

    “吩咐下去,让儿郎们都收回来,现在眼睛都能瞧见了。”杨肇基沉稳的下了命令,官军的轻骑探马开始回归本队,而赵家军的轻骑也没有追的太紧,看到这一队官军之后都是急忙的打马回转。

    到这个当口,杨肇基和杨国栋脸上的轻松神色已然不见,杨国栋闷声说道:“这些年光顾着鞑子和乱贼,怎么突然间就冒出来这徐州反贼,他们可不是那些乌合之众,太初兄可记得光复济宁城,扫平香贼的几场大战?”

    看到杨肇基点头,杨国栋压低声音说道:“据说闻香教的主力都是被徐州贼平的,咱们算是捡个便宜!”

    杨肇基脸上没什么不自在,只是呵呵笑道:“你还记得徐州参将周宝禄吗?他和为兄共事过几个月,按周宝禄的说法,那赵进懂得做生意,靠着烧酒私盐集聚大利,然后又懂得练兵,把徐州那偏僻地方的青壮练成了强军,你仔细想想,咱们看到的徐州贼军,和戚少保兵书上说的那些是不是一样?”

    正说话间,能看到赵家军的大队在前面缓缓停下,杨肇基挥手呼喝道:“现在不要冲,向前不停!”

    他打了个几个手势,后面的部众自然能看得明白,开始缓缓的变阵,杨国栋低声嘀咕了句,杨肇基的手势再变,官军骑兵的队形也是愈加分散。

    正这个当口,却听到后面的有怒骂声响起,杨肇基和杨国栋转身看过去,现有骑兵准备离队,却被身后的同伴追上,正在马上厮杀,杨肇基摇摇头,扬声喝道:“不要拦着,要走的随便走,话说在前面,再向前想走可就走不了了!”

    那离队的几人在马上哭着抱拳行礼,然后打马离开,其他人却没怎么动,尽管有人神色游移,可还是跟在队中,杨国栋跟着喊了句:“把旗号打起来,咱们也是堂堂朝廷经制兵马,要有个体面!”

    后面应答呼喝,已经把旗帜举了起来,能看到前面赵家军的军阵变动,但总体却没什么大的动作,很多队伍还在保持着随时前进的态势,看着根本没有把这近千骑放在眼里。

    又向前走近一段,却看到在赵家军阵前有一骑背着旗帜奔驰而来,官军骑兵倒没有动手,谁都能看出来这是喊话通报的,果然,这赵家军的骑马军士在百步外停住了马,高声喊话。

    “对面的可是杨肇基和杨国栋两位大人?”

    “我家将军本来给你们送了封信过去,奈何不巧,信到河间正好错过,周宝禄周先生写信给二位,说大局已经定了,何不顺应天意,少些兵戈杀伐。”

    “我家将军答应,只要二位率部投降,全家都可以得到妥善安置,不会有什么清算追求,所有部众愿意从军的会优先考量,不愿意的也会有相应安排,咱们都是华夏子民,何必自相残杀,留着力气一起打鞑子,打倭寇,打洋人!”

    “现在若有回复还来得及,若是不答应,等下战场上相见了!”

    那赵家军的骑马军士喊话之后又是拨马回身,退回百步在那里等待。

    感谢大伙的支持,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