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临清城上已经紧张无比,当送信喊话的人靠近的时候,城头直接就有弓箭射下来,随即能听到城头的喝骂,让这个昏了头的弓手滚开,到这个时候,李玉良和身边那弓手连喊话都懒得喊,直接在城门前张弓搭箭,把信射到了城门楼左近,喊话说道:“送给城内能做主的人,尽快回复!”

    赵家军没有给临清城任何可以缓和的误会,在箭支把要求射进城内之后,火炮团就开始在城外架炮,看着一门门火炮在距离城池几百步的位置落位,看着徐州人马围着火炮紧张忙碌,临清城头慌乱一片,能看到有人在城墙上跑来跑去,不过很快的,炮口正对的这一面城墙开始冷清下来,没人想留在上面送死。

    不过一个时辰过后,太阳都已经偏西,临清城内没有任何的反应,城门依旧紧闭。

    赵进和旅正团正都已经出了军帐,远远的看着火炮阵地,鲁大带着丰沛团去了更前面,已经排列好阵型做好出击的准备。

    “将主,要不要再去问下临清的回复。”

    “不必,他们觉得我们不会耗费力气攻城,也觉得这火炮无非打碎几块墙砖,所以就这么不战不和的熬着,等到咱们耽误不起离开,开炮吧!”赵进回答说道。

    命令传达下去,只看到炮阵那边有旗帜举起摆动,轰然一声,雷鸣巨响,能看到临清城的高大城门一颤,被轰开个破洞,烟尘暴起,城门这么大的目标倒是不用太纠结瞄准,但对这城门只开了一炮,炮队立刻给赵进这边送来了消息,临清城已经将城门洞用土石沙袋堵死,即便轰开了城门,依旧进不去。

    第二轮炮击马上又是打响,这次射击的目标是城墙。炮声轰鸣,城墙砖被打的粉碎,在十六磅炮的巨大冲量下,城墙上被打开一个大坑,但城墙依旧屹立不倒。

    “合规矩的城墙都是砖石包着夯土,这样的正面轰打其实效果不好,就算咱们的火炮口径足够。不知能打多久才能凿开。”赵进闷声说道,大家纷纷点头。

    临清城头依旧安静的很。在这样的炮击下他们也不敢露头,但在外面的人也能感觉到,临清城其实不怎么慌张,这样的炮击固然声势惊人,可想要打破城池防御却很难,到最后还要蚁附攻城,估计这城内赌的就是赵家军不想去耗费这无谓的牺牲。

    前面两轮炮击的火炮都在转向校准,第三轮预设落位的火炮又是打响,这次射击的目标却是城角。城池是四面墙围起,打的就是四角的一角。

    炮声轰鸣,城墙角被轰缺了一块,火炮次第打响,雷鸣阵阵,只看到那城墙角的缺损越来越多,看着好像有位无形的巨人挥舞大锤一下下的砸向城墙角。看着城砖和夯土不断被打的崩散,那城墙角终于支撑不住,直接崩塌下来。

    “当时我们在济宁时候,用一门十二磅炮不住轰打,就可以打塌城墙一角,破开个斜面冲进去。现在这边十余门炮开火,没有打不开的道理。”赵进解释说道。

    火炮轰鸣没有停止,因为那个坍塌的城角还算不上斜面,没办法让士兵们踩踏着顺畅冲上,不过任谁都能看出来,这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鲁大率领的丰沛团已经向那边移动。

    “等到开始进攻之前。再给城内一个机会,如果投降还来得及,我们不在这边浪费力气。”赵进简单交代了下,那边李玉良千恩万谢的离开。

    赵进和身边诸将没有关心临清城的攻防,他们仔细听着炮阵那边的回报,拿着千里镜观察城墙的破损,每个人神情都很郑重,对于临清城来说,能用真实的城池验证火炮的威力和战法才最重要,赵家军大多是野地征战,攻城的次数很少。

    “我记得那几位洋人都说过他们的军队不缺这样的火炮,如果我们守他们攻,用这样的城池肯定是守不住,不过,我们可以在城头垒砌炮台,到时候无非是拼炮了!”陈昇肃然说道。

    众人都是点头,赵进摆摆手,孙大林和几名亲兵抬过来一个木箱,木箱内却是个模型,做得很精细,看着倒是个堡垒要塞的模样,不过却不是大明这种四方梯形的城池,而是多角形,眼前这个则是六角,而且城墙并不是笔直向下,还有一定的坡度间隔。

    这模型在一块板子上,木板上也用胶泥细沙做出了环境,能看到有壕沟,有护城河,那堡垒坐落的地基好似梯田,每一层都有不同的设置,大家都是聚精会神的看过来。

    在这个时候,教导旅学丁连队的成员们有个福利,他们可以围观听讲,同时作为人墙将主帅这边和周围隔开。

    “这是路易和那汤若望做出来的,他们画图给了样子,咱们船匠的手艺可真不差。”赵进解释了句,众人都在凑近了看。

    陈昇打量了几眼,闷声说道:“这就是所谓的西法墩台了,看着把咱们城墙上的马面变成了锐角,真正不错的反倒是下面的壕沟和工事,想要打这样的堡垒,只要里面有火器弓箭,外面打起来就很难,过一层就要死一层的人,恩,这个看不出什么死角,火炮从那一面轰都是一样的。”

    他在边琢磨边说,赵进笑着点了点堡垒模型的外角,解释说道:“有足够多的火炮还是能敲开,但没有绝对优势的话,打任何一个角都没有办法破坏这堡垒的整体,里面可以很快修复抵抗,几个角之间可以互相支援,比咱们城墙上的马面更近一步,刚才大昇说的没差这堡垒精彩的地方在下面,其实外面的工事和壕沟,类似于羊马墙,让城内的守军随时可以出去支援战斗,这样的守城是主动的守御,而不是像那边缩在城墙后面死守。”

    众人神情各异,有人恍然大悟,有人还在迷惑不解,不过最后都是能明白,眼前有实物在,刚才又亲眼看到了火炮轰击城池,赵进和陈昇的问答又切中要害,大家很快可以理解领会。

    邳州团团正李和站在稍微靠后的位置,他在是旅正和团正里年纪最大的一个,巡丁团和新建军士团的团正才有和他差不多的,所以在这个场合,李和从来都很安静低调,但听到这些,脸上还是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佩服神色。

    加入徐州之前,李和一直觉得行军打仗无非是靠着平日里习练,靠着临战勇猛,黎大津闲谈时候说得兵法都是无用,可加入赵家军之后,对赵家军这种事事讲求规矩道理的做法很不习惯,不过随着经历增多,他却越来越习惯这样的作风。

    知道如何,知道为什么会如何,在训练和临战的时候,就可以更精确的调整和执行,赵家军也讲究临阵决断,随机应变,尽管因为强大的实力应用不多,可当你平时按照规矩和纪律去训练,知道各种缘由和道理,在遇到各种情况的时候,就会现其实并没有那么多随机,生的各种情况你都有所了解,或者知道其中道理,那自然可以找出平时训练和学习中了解到的法子用上。

    在进入赵家军之前,李和觉得自己出战,遇到和自己实力差不多的敌人,能十战三胜就不错,因为遇到用兵灵活,懂得计策的敌将,自家就没什么办法,无非靠着一股狠劲猛冲猛打,但加入赵家军之后,李和觉得遇到和自己实力差不多的敌人,如果没有什么极端的条件,十战十胜不好说,但一定不会有什么大败,最起码也是平手,因为在赵家军的这种规制要求下,知道应对各种情况,不会犯什么莫名其妙的错误。

    “..其实这棱堡外围的地形也经过处置,平常火炮开火,也很难打到壕沟里的士卒,炮弹应该会落在这个位置..”赵进开始说起细节。

    李和在这一刻却微微有点走神,他突然想到,如果赵家军这个规制推广开来,名将就会越来越少,以后将领扬名不会在临战决断上,而是会在大略和大势上,赵家军的将领就好像铁器工场里加工出来的器具,都是用水力机械锻碾压出来的,每个形制都差不多。

    想到这里,李和回头看了看聚精会神的学丁们,突然想到,等他们这一代成长起来,那时的武将和现下的武将一定有很多不同,他们带着军士军兵所打的战斗一定会很无趣,但很难输掉,等自己的孩子长大后,局面肯定又有不同了。

    李和想起娶的那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想想自己刚两岁的孩子,脸上已经浮现笑意,禁不住就在想,自己从前在扬州和泰州浪荡,会不会有私生子留下,要是有的话,早点送到武馆学堂里才是要紧的。

    “将爷,临清投降了。”

    正在讲解的时候,前方带来了预料之中的回应,赵进没有太多关注,只是回了句:“让他们尽快清理城门,然后丰沛团值守城墙和各处要害,宿州团进城维持治安,官府相关的地方不要动手,圈起来就好,保证他们的食水,明日邳州团在临清周围扫荡,确保没有隐患。

    感谢“段逸尘、荒骑王猛”两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