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光是李玉良这边布置着人打听消息,临清城内也有布置,此时临清城已经开始关闭城门,无论徐州兵马或是官军,临清城都不想让他们入内,当徐州骑马军士团和第一旅骑马军士连到达的时候,李玉良才知道徐州马队来了一千七百余骑,而官军如果倾巢而出的话,三千骑还是有的。

    这骑兵作战和步卒不同,双方大军结阵而战,赵家军强出太多,可单独拿出骑兵马队来比较,赵家军就没有优势了,甚至论起平均战力,赵家军甚至还稍弱,料敌从宽之下,连人数上都占下风,这城外守备恐怕会有麻烦,大队人马怎么说也要三天到四天才能赶到这边。

    不过既然来了,那就没有放弃的道理,在许勇那边的指挥下,李玉良动员城外李家所有力量和军士们一起修筑工事,在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将装着粮食的口袋在要点垒砌工事,骑马军士们并不想骑马和官军骑兵野战,他们只是要在大队赶到之前,护住在这边的粮草。

    一千七百骑马军士说是少其实也不少,他们带了差不多四百杆火铳,配上二百左右弓手,火力当真不弱,而且骑马军士披甲的比例很高,这也是战力的保证。

    临清城周围虽说是一马平川的地形,可运河与临清城之间并没有太大的空地,也就是说大队骑兵其实没办法挥冲锋冲击的效用,在要点造出简单的防御工事,想要冲进来还要下马战斗,一方攻,一方守,带着火铳和弓箭的赵家军马队自然不怕。

    赵家军马队军士除了下马步战之外,也留了几百人的机动,随时补住缺口,而李玉良带着的人也没的清闲,他们被组织起来待命。特别是准备着救火,备齐了水桶黄沙这样的救火器具,如果敌人趁机放火,或者潜入破坏,他们就要随时做出反应。

    官军骑兵有很大可能是赵家军先头马队的两倍规模,如果要打,可能还是会有恶战。不过李玉良他们从上到下,心思都颇为安定。觉得赵家军马队来了,大局也就定了。

    等这边做好准备之后,官军马队到了,只是数目远没有预料的那么多,李玉良他们看到的只有五百余骑,这让守备临清粮仓的赵家军众人不敢大意,还以为官军分兵四出,准备从各个方向打过来。

    不过官军骑兵只有这五百余骑,而且行动的颇为小心。当看到码头粮仓这边戒备森严,而且早有徐州人马在这边防御,或许官军骑兵担心这边有埋伏,并没有太过深入,早早的转向离开,这让上上下下松了口气,接下来就是防备着官军大队的攻击了。

    只是再过一天。周围紧急抽调的农庄丁壮就会汇集,李家自己雇佣的各色武人也会来到,这临清码头更是固若金汤,官军在这附近能机动的也就是那些骑兵,在这样固守的态势下,那三千骑兵就算倾巢而出又能怎么样。想通这个道理后,心思清楚的人已经开始兴奋,甚至狂喜!

    有了临清的存粮作为保障,赵家军就可以前出北直隶,甚至能够直逼京师,这次徐州大军的目的就可以完全实现,按照双方强弱对比。到这个时候,已经可以预判胜利了!

    当官军骑兵远去之后,临清城的城门还是没有打开,只是从城头放下竹筐,竹筐里是城内的使者,说了城内的请求,如果大军需要财货和给养,只要城内能提供的一定会尽力筹措,即便大军没需要,城内也会凑出一笔劳军银子,只求大军不要进城,使者和李家本来就是旧识,话说得很明白,只要徐州人马不进城,就算要女人这边也能给出来。

    临清在山东甚至在北五省内都是头几号的富庶之地,他们愿意出钱出粮,肯定是一注大财,不过率队来这边的许勇和李玉良只是将人打离开,没有做任何的承诺或回复,只说等大军来到再行计较,那使者倒是不卑不亢,除了说临清这边可以给的好处,还说临清城内随时可以征民壮过万,城内粮草足够吃用一年以上,大军想要拿下来恐怕会伤到元气,对这个,许勇和李玉良都是一笑了之。

    使者悻悻然回城之后,李玉良就开始动李家的关系,调集劳力和民壮汇集到临清运河码头,开始为大军的到来做准备,而许勇开始向北派出轻骑探马,除了内线传回来的消息,还要战场上即时的变动军情。

    让赵家军先头部队有些意外的是,朝廷和官军到这个时候还没什么反应,行商旅人还在沿着运河南下,很多人是来到临清地段之后才现赵家军的大队人马,众人下意识的要躲避兵灾,可岸上的赵家军军士根本不去骚扰拦截,只是盯得紧了些,不少人索性继续南下,或者去往自己的目的地,却没什么人敢向回走,倒不是说徐州人马拦阻,而是朝廷大军过境,那就是实实在在的兵灾了。

    等赵家军大队人马到达临清码头的时候,在北直隶那边终于有消息传回来,宣府一万五千兵马,蓟镇八千兵马,以及京营两万已经在天津汇合,保定镇兵马已经到达河间府肃宁,真定兵马已经集结完毕,正在赶往河间府河间,到时宣府、蓟镇和京营的近五万大军会在河间与各路兵马会合,只是山西边军走得不顺,现在才出固关进入北直隶真定府。

    山东的快马告急文书总算到了京师,京城各方都是震怒,这徐州反贼真真不知好歹,居然敢擅自兴兵,敢逼近京畿之地,这样大逆不道的逆贼除了剿灭再也没有第二条路可选,除了慷慨激昂的表态之外,也必须要对此做出应对了,一向在后宫做木匠活,和小太监们玩耍的天启皇帝已经主持了几次朝议,对这些事问的很仔细。

    在东林文臣眼里,天启皇帝是个懒散的性子,对享乐远比对政务更关心,他现在主持朝议,背后肯定有魏忠贤的参与,这是阉党谋求复起,借眼下这个局面打压清正文臣,意图祸国!所以要尽快做出反应,不能给对方以可乘之机。

    京师迅做出了应对,尽管这个“迅”已经晚了好多天,令前辽东经略、兵部侍郎王在晋督师,宣府总兵张继先为主将,统合各路大军,剿灭徐州反贼,并急令河间守军主将杨肇基和杨国栋率部迎击贼众,令徐州贼军不得出河间府,等待其他各路兵马汇集歼灭。

    熟悉政争的人都对这个安排赞叹不已,倒不是说军略大事上如何绝妙,而是这安排几乎是打击了各方敌对,比如说那前辽东经略王在晋是因为和孙承宗意见不合,被孙承宗弹劾撤职的,如果这次王在晋剿灭贼众立大功,那就证明孙承宗有大错,无识人之明,这样的人物自然没办法在内阁主持国政。

    而安排杨肇基和杨国栋出击拦阻,则是因为这两名戴罪立功的前总兵都是阉党,贼众虽说是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可毕竟人数上占据优势,而且曾多次胜过这杨肇基和杨国栋所部,这次肯定还会再胜,正可以借此败绩攻讦阉党祸国,让那不安生的魏忠贤一党抬不起头。

    这次大军会剿,既可以为东林清正捞取功勋,在朝中彻底压倒敌对各派,又可以打击一个内阁辅的竞争者,又可以将阉党再向下踩一踩,还能消除阉党党羽,这真是一举数得的安排,这等一环套这一环的精妙措施,各方都要道一声佩服。

    “朝廷这样的反应很好,我们也可以中规中矩的打,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加派轻骑,安排探子去各处,一定不能出什么意外。”赵进做出了应对。

    现在李玉良也在赵家军合议的时候有一席之地,他是作为临清附近的联络中人存在,其实这个角色他父亲更合适,但李巡检不愿意出面,只是在附近的庄子为赵家军筹措粮食和人力。

    赵进安排之后,又是开口说道:“传信给临清城内,一个时辰之后开城投降,我们只求对临清城的完全控制,不会杀官换旗,也不会抄家抢掠,本地官府士绅的一切目前都可以保全,如果一个时辰之后不开城门,那就作为敌军对待了。”

    说完这个,赵进看了眼李玉良又是陈述道:“我们此去北直隶,临清这边要作为后方大营,接纳伤员,支应粮草补给,我们不能容忍一个在身旁却不受控制的力量,如果城内的人想不明白这一点,那就不要想了。”

    李玉良知道这是赵进对他的照顾,担心他对家乡有什么顾惜不舍,连忙答应出去安排,城墙高耸,可以用箭射到城头上。

    等李玉良出门,赵进开口下令说道:“孟志奇,现在安排架炮校正,随时准备开炮轰击,鲁大,你率丰沛团预备,攻城入城交给你们团了!”

    感谢和创世兄弟姐妹们投下的月票!

    感谢“段逸尘、荒骑王猛、用户猪猪、戚三问、风中龙王、换热gm”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支持,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