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没好气的扫视一圈,闷声说道:“想要内敛展,也得打出个内敛的环境下来,不然总是有人心存妄想,这次之后,我们就可以多太平些日子了!”

    “大哥说得是,这之后,无论咱们快走慢行,都是咱们自己的事情,外人变动不了了!”王兆靖也收起笑容说道。

    吉香神情很振奋,甚至握拳挥动了下,扬声说道:“大哥,一直是官军和那些不长眼的匪盗招惹咱们,现在该咱们主动出手了!”

    赵进点点头,放缓了语气说道:“咱们这么大的块头,该变被动为主动了!”

    “..催促海州港守备团和军兵营尽快就位驻防,催促新立各军兵营尽快进入驻防地..第一旅全部在济宁集合兵马,第二旅全部在隅头镇集合之后北上,丰沛团、宿州团来此处集合,邳州团会同第二旅一同北上,本部这边,我带教导旅、亲卫旅第一团、骑士第一团以及四分之三个火炮团..”

    “..第三旅向南扫荡,以第三旅旅正董冰峰为主将,巡丁团团正黎大津为副将,巡丁团机动各队为辅助,凤阳巡抚标营残余、狼山副将所部残余以及相应人马都要俘虏解散,不得继续留存,第三旅要在长江边建立营盘,同时要做好向安庆府突进的准备,南直隶江北不允许有官军存在.。。”

    赵进的一道道命令下达,赵家军控制范围内,从北向南,从西向东,都开始紧张忙碌起来,先行动作的是新立的二十个军兵营,他们去往各处驻地,军兵营的任务除了本地驻防之外,还要督促附近农垦田庄的青壮编练,他们过去之后。就填补了军士旅团大队的空档,让局势稳定下来。

    和从前的微调不同,这次扩军一下子增加了一万几千的军士军兵,在大明官军中,这样的扩军会耗时良久,新的营头编制要招募新兵,然后要加以训练。等到形成战力,那是一年或几年后了。而徐州这边却不需要担心那么多,新建各团先前都已经是巡丁大队的编制,以巡丁为骨干,补充团练进去,而新建各营则是以表现优秀的各级家丁为骨干,搭配以集合起来的团练,至于新建的骑兵团则是招募徐州义勇。

    在这样的体系和方法下,新建团营立刻就能形成战力,因为这些巡丁、团练和徐州义勇本身就按照赵家军的方式训练。彼此间也配合过很多次,不存在磨合和熟悉的问题,只不过在这一轮扩军后,徐州邳州的几十万人口差不多用到了极限,农垦田庄那边已经不能再有脱产的护卫,不然就耽误农工商的运作,但在这一轮扩军后。很多原来团练们要做的事情都由军兵营完成,不存在防务的空档。

    清江浦那边雇佣大车的价钱已经飞涨,因为牛马大车被抽调补充到旅团辎重中,清江浦的大车行其实也是赵家军辎重后勤的一部分,这次用起来的不光是大车行,大量的漕船都被利用起来。船上的漕丁倒是乐见其成,毕竟漕运堵塞,大家生计就有问题,既然徐州的进爷愿意照顾,大家也乐意卖命,至于忠义?漕运上吸大明的血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讲过忠义?

    让南直隶各路豪商咋舌的是。赵家军到现在还没有耍弄蛮横,而是公平买卖,只要不哄抬物价,赵家军给出的就是真金白银,甚至盐货生意还在照常运行,因为云山行的参与,淮盐产量比往年多了足足六成,而且还会继续增长,更不要提被战争刺激,而变得红火无比的集市和大市,徐州这些年到底积聚了多少金银?每个人都很有兴趣猜一猜。

    道路上是满载物资的牛马大车,运河和各处河流上是吃水颇深,扬帆前进的各类船只,在运河两岸的道路上,赵家军各部紧张行进,尘土扬天。

    朝廷出动大军,往往计划还在兵部,内容细节就已经天下皆知,而徐州赵家军这边则不同,各处临近的只看到兵马调动,相关各方只看到物资运输,等启动的时候能猜到大战将起,却不知有多少人,出动了怎么样的力量,有从淮安北区来徐州办事的,讲述自己的见闻,彼此印证,才赫然现,这第二旅和徐州大营都要出动,各处加强团也要动。

    天启四年三月二十五日,赵进下达命令,到四月初一的时候,各处已经有猜测,说徐州这次要出动十万大军,打进京师,夺取天下!

    亲卫旅第一团在三月二十七日渡河北上,骑马军士团在三月二十九日启程,赵进和教导旅在四月初二这天出,之所以走这么晚,是因为徐州、邳州两地父老的请求,两处最德高望重的士绅豪强彼此联系之后,决定准备香烛牛酒,恭送赵进此去成功,为赵家军壮行!

    赵进在三月中旬,派信使骑快马去徐州、邳州各处宣读文告,招募自备兵器坐骑的义勇武夫,在文告上说明此去凶险,生死自负,也没有说会给什么好处,但这个招募文告在徐州和淮安府、甚至凤阳府和扬州府以及山东兖州府都掀起了风浪,能自备兵器坐骑的武夫纷纷赶到,没有马匹的也连夜赶路过来,那些士绅豪强们花钱武装自家的子弟,甚至又那耕读传家的收武人为义子,花钱装备,让他们来这边报名。

    按照大家的想法,这是进爷要跟乡亲们共富贵了,这是最后的机会,如果不抓住,以后可就没有这样的捷径,热血男儿就该在这个时候靠着刀枪博取功名,为自己,为儿孙赚一份几代几十代的富贵家业。

    不过能来的也不多,因为赵家军一直在这些地盘上吸纳招募,等到赵进领兵出的时候,义勇共有一千二百余骑,被分成三队,归亲卫旅第一团、教导旅和骑马军士团分别带领。

    “祝将军此去旗开得胜,宏图大展。”徐州邳州的士绅名望们恭敬异常的颂祝,然后奉上美酒,赵进笑着接过,然后一饮而尽,王友山微笑着站在另一边,眼下这个场面正是他参与策动的。

    赵进笑着拱手,众人都是还礼,等大家起身后,赵进朗声说道:“此战之后,大家会过得更好些,日子也会太平几年,至于大家所想的大事,赵某也可以明说,不急,还要再等几年,不过赵某年轻,等得起,我看各位也都等得起。”

    谁都能看出来赵进心情不错,话的意思让大家有点失望,不过都是知趣的笑起来,赵进翻身上马,又是扬声说道:“各位,好日子还在后面,日子还会越来越好,大家放心就是!”

    听到这番话,众人自内心的哄笑起来,看着赵进在亲卫扈从下出,等这边人一走,大伙都在低声议论说进爷的为何这么愉快,有些走得近的就在卖弄,说前段日子老太爷身子不好,这几天却恢复的很快,甚至能下地走路了,大战之前没有后顾之忧,自然轻松愉快,还有人说赵进纳妾的事情已经定下,现在孟子琪已经不在赵进府上伺候,而是住到了外面,由城内一位忠厚老秀才收为义女,就等着凯旋归来进门。

    纳妾这个算不算喜事还有待商榷,火器的威力大家都看得清楚,孟志奇掌握了那么大的力量,又是赵进亲卫,自然要有所笼络。

    赵进父亲赵振堂身体的好转则是实实在在的,据说是陈武来看望了一次,很是讥刺了一番,说什么“你操这些没用的心干什么?你家小子折腾出这么大的局面来,你帮过什么忙吗?你既然帮不了忙,还整天担惊受怕的,这是老糊涂了吗?”“咱们活咱们自己的,看着小子们折腾,他们自己的富贵好处,和咱们有什么关系,他们孝顺,这不就够了吗?”

    直截了当的言语倒是让赵振堂放松下来,心事负担一去,精神立刻变好,饭量变大,身子一天天见好,到底是当年刑场上的刽子手出身,真要想通了倒是果决,赵进去看望的时候习惯说说赵家军的动向,赵振堂不听了,甚至不让他来看望,说是让孙子孙女每天来就好,你去忙你的,或许李子游送来的几只老山参和关外珍惜药材起了作用,赵振堂恢复的越来越快。

    在这样的情况下,赵进自然心情愉快,而且让他轻松的还有其他原因,当骑马军士团到达济宁的时候,朝廷还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四月初六这天,赵进率队到达济宁,沿途没有受到任何抵抗,反倒是有些莫名其妙的人过来口称万岁,甚至还有自宫以求侍从的,都被直接驱赶离开,到达济宁的时候,济宁城外的运河周围已经成了人马喧腾的大营,第一旅各团已经集合完毕,第二旅各团会在两天后到达。

    陈昇的第一旅并没有在这边枯燥等待,骑马军士各连队和在这边的义勇骑兵都被派向兖州府府城滋阳,射箭入城,喝令躲在城内的一千几百官军投降,这千把官军还是在鲁藩被灭门的时候来到,一直就没有离开,不过也没有人理会,几次大战都在那边旁观。

    请和创世的兄弟们用月票多多支持大明武夫

    感谢段逸尘老友的打赏,感谢兄弟们的订阅和支持,请继续支持大明武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