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田地和农户是我们的基本,这个要有一根红线,任谁也不能过这根红线,过线了,我们也就不稳了!”赵进说这个的时候,很多人都纳闷为什么用“红线”这个词,不过这个道理大家都是赞同,有粮不慌,无农不稳,这个是至理名言。

    当赵进自称将军,徐州赵字营改为赵家军之后,朝廷关于会剿徐州的消息也到了这边,赵进和伙伴们自然比大众早知道些时日,不过徐州以及周边百姓知道这个消息后,却没有上次那么大的反应,何家庄那边也没有人去搬家回迁之类,倒是有富贵人家派仆役上街看了看,现一起如常也就不理会了。

    按照知州衙门那边传来的消息,当徐州知州童怀祖看到公文后,只是冷笑着丢到一旁,和身边师爷说了句“荒唐”,然后就忙着去清点账目,如今童怀祖和师爷合股开了个酒庄,专门从徐州这边贩运烧酒回乡,利润很是丰厚,现在已经没什么心思忙碌政务。

    话说回来,童怀祖如今也没什么政务处置,他连辞官的心思都没了,几次辞官,凤阳巡抚那边都没有丝毫的反应,托朋友去吏部那边询问,也不给任何回应,童怀祖也就看明白了,这么多年他也摸清了赵进那边的做事风格,索性安居下来,还在何家庄置办了宅子,时不时过去住一段。

    眼下徐州以及赵进切实控制范围的地方官们处境都很微妙,他们倒不用担心安全,只要不做什么小动作,赵家军懒得理会,微妙所在是朝廷和上司,从上到下都已经无视了他们的存在,但又始终保持他们的存在,颇有些州县官员任期已满,但没有任何调转升迁甚至致仕的指令,只有一张简单的公文过来。上面都是差不多的文字“再留一任”,朝廷又管不了这些地方,又要保持这样的存在,就只能用这种无聊无赖的法子了。

    朝廷的这个动向非但没有让徐州赵家军控制区域内惊慌,反倒是让河南、北直隶以及山东登莱镇,以及南直隶江北庐州府、安庆府、滁州、和州官民都是惊惧非常,纷纷向其他各处搬迁。更有趣的是,还有向徐州控制区域内搬的。

    漕粮粮价开始暴跌。但徐州旺盛的需求很快让价格变得平稳,在清江浦和江南的生意人们开始还是习惯性的愁,因为只要开打,漕运必然会受到很大的影响,粮食贸易因为徐州这边旺盛的需求还好说,可输入北地的其他货物怎么办?但这个愁只不过是习惯反应而已,大家都知道法子,而且这法子更简便便宜,那就是走海路。

    你愿意把货物直接送到京师。有余家的沙船可以雇,你懒得折腾,可以直接把货物送到蛤蜊港或者海州港,那边的海商手里银子太多了,多少货物都能吃下,不管是贩运到外洋,还是送到天津那边。获利都是丰厚。

    在这样的局面下,清江浦很多豪商心里却在暗自惶恐,清江浦能如此兴盛,能成为天下间的财货枢纽,大家能有今日的身家,靠得就是这运河。可现在对运河的倚靠越来越少,漕运开始转向海运,那大家的将来在何处?

    对此等心态,周学智所在的贸易厅了解的很清楚,这种心态就是清江浦和扬州豪商屡次参与敌对徐州赵家军的重要原因,贸易厅没有什么威逼利诱,只是讲述道理。海运能替代的不过是清江浦去往京师的运输,可通过徐州向河南、山东、山西、陕西甚至北直隶南部的各条商路却不是海运能替代的。

    已经成为区域核心的徐州那边,需要清江浦汇集的大批货物,徐州和清江浦之间最方便的交通还是运河水运,等到运盐河修通,清江浦依旧是天下的财货中心,到时这清江浦就是连接徐州、海州港以及江南各处的枢纽之地。

    无论大家信或不信,目前清江浦这边的生意还算是兴盛,粮食或者就地卖,或者用漕船运送北上,然后一船船的货物自清江浦出,运送到海州港和蛤蜊港,然后换成银子回来,货物被海商们运走,清江浦的商人们总觉得自家天下无双,这次却知道天外有天,海商们的购买力好似无穷无尽,多少货物运过去他们也能吃下,到这个时候,那些眼光只在运河上的漕运豪商们才意识到市场不仅仅是大明天下。

    徐州集市上那边的销售铺货同样兴旺,牛车、马车还有骆驼组成的商队从山西和陕西渡过黄河而来,然后满载而归,这些货物不仅是卖到山西和陕西,还要去往塞外草原,还要去往西域各处。

    谁都知道要打大仗了,可生意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甚至还因为徐州兵马的军需暴增,让大家结结实实的了一笔财,相比于这个,大明朝廷则是征征用为主,势力通天的豪商固然能在兵部和户部拿到大笔银子,可没有背景靠山的就要吃大亏了,眼下居然有北直隶的商人逃进徐州..

    当然,江南那边的商人们一边生意照做,一边鼓动着京师的党人们对徐州作战,与其在徐州强豪的地盘内财,还不如把这个地盘拿过来,或者交给自家人掌控,这样就没必要缴纳那么多费用,还可以坐地收钱,贸易厅对这些人的态度也很平和,只要你按照规矩来做生意,那绝不会拦着你财赚钱,反正这些豪商赚的再多,也没有一文钱贴补到朝廷和官军身上。

    伴随着商业贸易兴盛,徐州的各个工场也在扩建招工,连轴转的进行生产,归德府和临近开封府的很多田地,无论对徐州敌视与否,都开始种植棉花,徐州那边提供棉种提供人员指点耕种,甚至还特意下了定金,怎么算都比种粮要合算很多,大批来自河南的劳力涌入徐州的各个工场。

    但相对的,赵家军农垦田庄第一次感觉到了人力的不足,在最开始的时候是人多地少,种出来的收获维持不了温饱,还要依靠外来的输入,后来田地多了,人也多了,收成越来越好,不仅能自给自足,还可以供应外面,甚至还有空余的人力纺纱织布,但青壮们被选拔去做候补军兵、军兵和团练,有各项技能的去做工匠,还有不少人被招募去做工,另有那些有才华勇气的人被选拔出来做庄头管事等等。

    在于此同时,赵字营控制的地盘还在扩大,山东兖州府、南直隶的凤阳府都是地方广大,可兖州府因为灾荒和战乱人口稀少,凤阳府因为中都所在等原因同样人口不足,这两处都只能说是地广人稀,徐州控制的庄丁分摊下去已经有些不够了。

    云山行和贸易厅下的各处商行一直在邻近各省招募屯垦庄丁,可这两年周围没什么灾荒民乱,对于故土难离的百姓们来说,只要能活下去就不会背井离乡,而江南和江淮的地震也带不来太多人口,因为这边富庶繁华,自我恢复的能力很强,至于辽东那边,眼下辽东皮岛各处才刚刚开港,朝廷又是这般开战的架势,更不要提郑家大帮还没有理顺,运送招募人口陷入停滞。

    有足够的田地却没有足够的人来耕种,这是赵进和伙伴们的一块心病,没有足够的人口,没有足够的粮食,对后继壮大和根基稳定都是麻烦,所以眼下最要紧的,就是保持直接控制人口的增长。

    “..招募辽民是最要紧的,此外就是抓捕俘虏..”大家对这个都有共识,想要做到这个,只有开战。

    既然朝廷想要大打出手,那就不是徐州擅自挑衅,不会有人觉得徐州一意谋反,现在天下人所看到的是,徐州没有什么狂妄自大的要求,没有要求官职,没有要求地盘,甚至没有要求钱财,可大胜之下的如此低调,但朝廷却执意兴兵。

    大明官员士子对朝廷此举大多是支持的,哪有恶霸豪强不知好歹,对朝廷指手画脚,长此以往,体统何在,规矩何在,若是其他人照做那岂不是处处大乱,而处于战场以及周围的各处,北直隶东南部分,山东全省,河南西北部分,以及南直隶江北大部,则是士绅百姓都极为反感,心想朝廷未免太不知道好歹,那赵家军如此大胜却给朝廷留了那样的体面和分寸,可朝廷怎么就这样不知道自爱?还要让地方上遭殃遭祸?

    “..阉党不行了换清流来,等把清流也打垮掉,就没有人再敢上来招惹我们,这次我们要拿出足够的力量,给朝廷一个教训,也让天下人知道我们的力量..”赵进在议事厅中朗声说道。

    他说得肃穆,可身在议事厅的几人神情却很古怪,王兆靖、吉香和刘勇三人彼此交换眼神,都是忍不住笑,如惠则是轻声咳嗽,到最后王兆靖笑着说道:“大哥,你不总是说低调内敛吗?现在怎么要大张旗鼓了!”

    月中了,请和创世的兄弟姐妹们支持大明武夫月票

    感谢“非然哥、元亨利贞、段逸尘、戚三问、荒骑王猛、小齐文明奇迹、风中龙王、穆林叶”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