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葛田丰不知道的是,马冲昊和黎大津都写信建议赵进,此时不应任人唯亲,马同济和黎黄河还年轻,提升授奖不急在这一时,不过赵进的回答很简单,如果因为你们的原因我没有按照规矩来提拔有功将士,那才算是任人唯亲,这话说出来,马冲昊和黎大津自然没什么话讲。

    大伙倒是都知道这两位巡丁团团正很高兴同时也很恼火,马冲昊和陈昇抱怨过,说不是心疼孩子,可没想到马同济的胆子居然这么大,万一没命了可怎么办?至于黎大津直接写信给兄弟两个定了死规矩,除非上司的将令,不然兄弟两个不得这么贸然请命,最起码要有一个留下来。

    葛田丰羡慕的看了会,教导旅学丁中队的成员在赵家军系统内同样前程远大,这个葛田丰心里有数,不过将来能到什么成就,能不能追上这两位已经出类拔萃的营副同学,还真不好说。

    “..你们镇守方面,要勤练军兵,面对匪类恶霸要果断出击,要服从主将调遣,也要安抚本地民心,我们赵家军去各处是为了救民于水火,但赵家军的军威也不容冒犯..”赵进在大声训话。

    到这个时候,仪式已经快要结束,葛田丰这边也有些许的放松,思绪就更是散开来,他知道有很多三级班的同学都没有进各旅团队,在临毕业的时候,就那么无声无息的离开,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本以为是犯了什么错误,后来从蛛丝马迹上,葛田丰大概能猜测出来,这些同学或许被内卫以及类似的营生招募。

    正出神间,却听到如雷的鼓声响起,这声响一下子打断了葛田丰的思绪,按照预先排练过的流程,他知道仪式就要结束了。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谁起头,有人高喊道:“赵家军必胜,将军万岁!”

    这声音一下子引爆了这仪式,每个人都跟着大喊起来,泄着心中的期待和兴奋,在高台上的赵进举起了自己的右拳。狠狠挥动几下,进爷没有制止。反而参与进来,这个态度让呼喊的人更加狂热,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觉得称呼赵进“万岁”是理所当然了。

    按照以往这扩编的规矩,军士军兵们之后,农垦、贸易和匠造这块也要开始变动,很多人对这个很关心,但却没有什么能知道的,一切体制都是维持不变。至于那将军府长史的设置,王兆靖平时坐的也是这个。

    只有内部相关人等才知道,新设了财税厅,厅正却是陈宏,而税务主管则是一个法号如信的年轻还俗僧人,更核心的人还会知道,金库在云山寺内。总账房也在云山寺内,这云山寺管账学徒出身的如信,一直辅助陈宏做事,很是谨慎杰出。

    另外,各农垦分区,各巡丁团所在。开始吸纳有刑名经验的年轻吏员以及熟悉刑律法规的士人,赵家军辖区内部的案件纠纷开始有农垦分区和巡丁团来裁决,除了依据大明律之外,几位在徐州的洋人教士也提供了自己国家的法律作为参考,但目前能执行的就是约法三章,杀人、强暴、重伤他人的死罪,偷窃、拐卖、诈骗的赔偿加苦役。其余调解加苦役惩罚。

    财税厅目前最为人看重的就是账目巡查,这些精通账目商事的年轻人都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忠诚和能力,财税厅刚成立,就由赵进亲自下令,王兆靖、如惠、陈宏和刘勇四人主持,向各处农垦分区、云山商行分店以及匠造厅各工场派出了账目巡查,清查各处账目,盘点物资,然后如惠和周学智各自派出了自己管事,到各处督促农庄和店铺们的进度。

    在授职仪式结束后,赵进没有休息,直接在议事厅内见了从隅头镇赶过来的耿满仓,此时的耿满仓远比当年在清江浦做富豪要意气风,他是个有野心的人物,从不满足于财富的增长,还想得到更多,而在赵进麾下,他的愿望实现,还能期盼更远大的目标。

    耿满仓现在是淮安北区的贸易主管,可他实际上却是赵字营粮食贸易的直接主事人,也是如今南直隶江北最大的粮商,耿满仓可以调动巨量的金银钱财,也可以汇集各处农垦田庄生产的巨量粮食,控制价格的清江大市他也能用上力,耿满仓的一举一动都可以让漕粮贸易剧烈波动,已经有人送绰号“米王”,通过耿满仓的调配,人口越来越多的赵家军所属才不愁温饱,才可以不断的安置流民。

    “济宁那边的粮草筹备如何了?”赵进开门见山的询问。

    “老爷核定的数目应该在后日内备齐。”耿满仓在赵进他们面前,满是谦逊恭顺,不见一丝的意气风。

    王兆靖在一个本子上勾画几笔,赵进又是问道:“临清那边的粮食你准备的怎么样?”

    “回老爷的话,临清那边粮价已经开始飞涨,因为户部分司开始在那边囤积调拨军粮,李家那边不太敢放开手脚,因为和咱们的关系,城内已经有人盯上了他家产业,属下在聊城那边安置了两个粮仓。”耿满仓又是回答。

    赵进点点头,闷声对屋中的刘勇说道:“你和雷子要盯紧这两处,尤其是临清城内城外存粮的变化,既然官府想要屯粮为大军准备,我就当作为我们准备的,到时候过去直接用就好。”

    刘勇那边起身答应,赵进转头对耿满仓说道:“你现在就去济宁主持粮草调拨,钱财上贸易的人会全力配合,若是在其他方面遇到阻碍,去找曲阜的孔璋,他那边能帮上些忙,路上小心,这次做好了你有大功!”

    “请老爷放心,属下一定做到万无一失!”耿满仓连忙起身告辞,王兆靖和如惠都笑着点头回应,还特意招呼护卫把人送出去。

    这边人一走,赵进对刘勇说道:“京师那边要加派人手,消息传递不要放松,也要备着别的勾当。”

    “请大哥放心,聂黑那边领着咱们最不见光的那批人去了,京师内马六那边已经搭起了关系,要动随时可以动。”刘勇自信的回答说道。

    赵进揉揉额角,和官军的会战结束也就两个月多点,可没有一天能放松,赵振堂的身体倒是见好,但这也颇为牵挂,方方面面的事情凑在一起,让人当真焦躁烦闷。

    “代州那边..先顾不得理会那边,余家那边盯得怎么样,海上的情况又怎么样,郑家有没有安排人在海上?”赵进连续问了几个问题。

    “余家那边没什么异象,松江本地有几家养着船队的想要凑过去入股,却都被余致远拒绝了,我们已经安排进人,若有异常肯定可以察觉,海上没什么事,郑家那边也在正常进港出港,只是常求着把那一成降下来,还想买咱们的火炮。”刘勇陈述说道。

    说完这些略一迟疑,刘勇又是继续说道:“大哥,海上事琢磨不准,我们实在是不熟,郑家若是用来往商船做什么,当真防不胜防。”

    赵进闷闷的点头,却开口说道:“安排郑家的船队送赵松那个营去皮岛,农垦和贸易都要派出精干人手上去。”

    说到这里,刘勇一边答应,一边却看了看王兆靖和如惠,又和吉香交换了下眼神,那边如惠咳嗽了声说道:“老爷,赵松是至亲子弟,身份贵重,马上又是大举用人的时候,还是留下的好,云山寺德刚忠心耿耿,护卫金库一直没出什么差错,在寺内外名声也很好,派他去如何?”

    “我说过一次,最险的地方我自家人不去,那谁还能去!”赵进不容辩驳的说道。

    说完之后又是叹了口气,脸色有些阴沉:“我们的船队一日不成形,一日就要受人挟制,这次赵松去皮岛,物资装备一定要优先供应,要让余家和郑家有船常在皮岛,要把咱们的商栈修建的好似堡垒,我们现在脱产的青壮已经接近十万,但外扩地盘又有这样那样的不方便,必须要招募辽民,要有尽可能多的辽民补充进来。”

    这次在明面上共有二十个营,但在真正编制下实际上是二十一个,那二十个营都是团练军兵连队,而多出来这个营则是四个军士连队组成的营,配备一百五十只火铳加上两门轻炮,是专为皮岛组建的,这样的力量必须要用可靠的船只送到皮岛,后续的物资以及转运车里也要船队可靠,所以先前提起那一成价可以作为条件再让步回去。

    而这投放力量和让步都是为了招募辽民,对于赵进的策略来说,无根无凭的辽民是目前最可靠的人口来源,赵家军目前的编制越来越大,除了军士军兵外,农垦、贸易和匠造里面也有大量的脱产人员,真正用于耕田的庄丁数量已经显得紧张,虽然赵字营有获利丰厚的工商业,可以通过各种贸易手段买来大批的粮食,但自己生产的粮食才是根基,才是保证。

    感谢“荒骑王猛、段逸尘、zzb、戚三问”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