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还有一点,现在的海州港是北上船队唯一的可靠停泊中继补给的港口,如果想要做大明北方或者辽东、朝鲜的生意,甚至沿着这条线去往倭国,目前的海州港都是重要的节点,甚至没有这个港口,向北的航线都变得很不可靠,毕竟大明的海船都是走针路,必须要沿着海岸和岛屿行进。

    “我们还是要有自己的船队,赚钱是次要的,关键是掌握主动。”赵进对这个很急迫。

    内卫的人已经准备在海州港加派人手,但加派人手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盯梢,而是拷问那些洋船上的俘虏,背后指使的人做得很巧妙,不过内卫家丁过来拷问不是为了追问主使,是为了把俘虏们所知道的知识和技能全部掏出来。

    “大哥,小弟这次失职..”等回到赵进住的地方,石满强就自承失误。

    不过话说了一半就被赵进打断,但赵进的神色也不是安慰或者无谓,颇为郑重其事的说道:“我们东征西讨死伤不多,你这次折损了近百个弟兄,但这不是你的失误,如果我们碰上和我们一样的敌人,甚至比我们稍弱的,战斗都不会这么轻松,火炮轰鸣,火铳齐射,然后长矛面对面的戳刺,怎么可能死伤少,苦练勤练就是为这些准备的。”

    听到赵进的话,石满强瞪大了眼睛,自从出镇淮北之后,他一直是气度沉稳,可今天却数次和小时一样,动不动就惊愕震动,在船上听到一艘洋人战船会有百余门火炮,现在又听到赵进说这个,他随即反应过来,肃声问道:“大哥,天底下还有比咱们强的兵马?或者还有和咱们差不多的?难道是那建州女真?还是蒙古那边?不应该啊!”

    赵进摇摇头,沉声说道:“建州女真不弱,不过他们是另一个路子,我说得敌人应该在万里之外。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不会来到,但当年闻香教会用咱们的操典练出几千人马,会不会有别人来这么做呢?闻香教那伙人就是个草台班子,若是做事有章法的人呢?”

    这番话说得石满强也满脸郑重,开口说道:“大哥,这么说的话,咱们该尽快的扫平天下。免得出现这种祸患!”

    “扫平天下?”听到这个词,赵进哑然失笑。戏谑的看向石满强,可石满强却没有一丝开玩笑甚至妄想的样子,也没有什么郑重,似乎在说什么理所当然的计划。

    赵进摇摇头,却扬声说道:“都退远些,我和石旅正有话说。”

    屋中亲卫都是退出,外面的家丁们也在走远,过了会有人喊道:“进爷,没有外人。”听声音已经走远了的样子。

    “石头。我以为你和我开玩笑,但你不是,你是不是觉得咱们赵字营该主动出击,将明军打败,然后夺了这个天下,我做皇帝,大家一起富贵?”赵进沉声问道。

    石满强点点头。他更纳闷赵进的反应,迟疑了下开口说道:“大哥,小弟虽说一直呆在这淮安北区,可周围官军什么样子小弟心里有数,这些官兵在咱们的家丁面前就是那什么鸡什么狗的,就算不动火器。靠着长矛也能把他们戳干净了,那官府更是不行,咱们的农庄工场里面没有吃不饱饭的,各个不愁温饱,可你看看归官府管的那些百姓,连个牲口都不如,真是生不如死!”

    说到这些的时候。石满强满脸都是自豪神色,他声音渐高,又被赵进示意放平:“大哥,咱们现在不去招募流民,可山东和南直隶的百姓还是不住跑过来投靠,如果不是咱们在山东也开始搞屯垦,那兖州府的百姓能让咱们吸干净了,这大明朝廷打仗不如咱们,管百姓也不如咱们,凭啥还让他们霸着那么大块地方,大哥就该领着兄弟们去夺过来,大哥,你就该做这个皇帝!”

    石满强说得很严肃,赵进沉默了会,然后点点头说道:“石头,今天这些话,你藏在心里,不要向外说,这是只有咱们兄弟几个才能知道的言语,一定要保密,明白吗?”

    “请大哥放心!”石满强郑重回答。

    赵进沉吟片刻,笑了下说道:“或许聪明人能猜到我为什么不急,石头,我们现在管着差不多一个省的地盘,放在整个天下看,还是个大省,我们目前有兵近十万,能直接控制的人口二百万,管辖区内的人口近六百万,我们现在做的不错,兵马强悍,百姓温饱,可我们现在还只是这天下的十几分之一,要是算上草原和关外或者更远的地方,我们只是这天下的几十分之一。”

    听到这个,石满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几分,他所想的不过是大明的两京十几个省,而赵进所想则远大于这些,但赵进所说的却不是为了这个目的:“内卫和云山行每月都有天下的通报,告诉你们各处的大事小情,你知道这天下有多少人饥寒交迫,有多少地方纷乱不休?”

    “大哥,天底下除了江南和几处大城之外,处处不太平,小弟也不明白,官府盘剥百姓居然这么肆无忌惮毫无章法,一层层吃下去,非但没有好处,还会闹出乱子,然后这些吃下去的也没办法贴补到有用的地方去。”石满强的确看过,而且还仔细想过。

    赵进赞许的点点头,又是说道:“我们现在分兵四出,不必多说,河南、山东、北直隶大部还有这南直隶的江北部分立刻能拿到手中,再进一步,山西、陕西甚至江南和湖广也不在话下,可然后呢?我们做了皇帝,地方上这么多百姓怎么办?那些豪强怎么办?你觉得我们能很快就把这些地盘和人口做得和徐州一样吗?”

    石满强想了想,然后摇摇头,赵进又是说道:“豪强是虎狼,百姓是牛羊,我们要夺走牛羊,豪强们就要饿死,这山东河南甚至徐州本地那些豪强和我们始终不能一条心,几次反复,那这些新得地盘上的豪强呢?他们都是土鸡瓦狗的杂碎,在咱们的家丁面前不值一提,可终归是要打,终归是要死伤,那些百姓一时间得不到温饱,反而会被兵灾蹂躏,你觉得会感恩还是会愤恨?”

    “肯定会愤恨!”

    “我们安置流民要花费大量的物资和人力,还要分配足够的可靠庄头管事和团练去巩固,一下子拿下这么多地盘和人口,我们有足够的物资去做吗?我们有足够的人力去管吗?”

    “没有!”

    “如果安置不下来,管不起来,那么这些地盘和人力就不是我们的资源,而是我们的负担,石头,你在这淮安北区扎根许久,我问你一句,我们的庄丁百姓为什么愿意死心塌地的跟我们,为什么愿意辛苦操劳,为什么愿意跟我们去南征北战!”

    “因为我们给他们温饱,给他们好处..他们也看到外面那些百姓的惨状,只要离了我们,去大明官府那边会很惨。”

    “对!我们赵字营的力量和忠心,有很多来自这样的对比,如果我们拿下这么大块地盘,那么多人口,我们还能做到这些吗?想要安置新得地盘和人口,就要摊薄我们原本的盘子,没了这比较,待遇降低,你说这些人对我们的忠心会不会下降,我们看着地盘大了,人口多了,可实际上我们的力量却会变弱。”

    赵进这番话让石满强悚然而惊,他顺着赵进的思路一想,立刻就能想到接下来的后果,赵进放缓了语气说道:“石头,现在朝廷还是有大义名份在,我们若是大动,天底下不知道多少人要和我们为敌,就算那些被压榨的百姓都会觉得我们是洪水猛兽,到时候我们即便能成,一切也都是不稳,平白多了怨恨,平白多了敌人,我们何不等等。”

    “是小弟急躁了,大哥也要和大香那边说说,二哥、三哥和冰峰、小勇都能沉得住气,大香却比我还急。”石满强点头说道。

    赵进笑了笑,他自然知道吉香给石满强送过信,让石满强劝劝自己,不过这个就没必要明着提起了,赵进端起茶碗喝了口说道:“我们把自己拿到的守住,把自己该做的做好,精益求精,让天下间看到我们的好处,等到我们众望所归的时候再向上走也不迟。”

    石满强咳嗽了声,有些迟疑的问道:“大哥,你总是说不能我们想什么就是什么,咱们这么做,朝廷能让吗?大明朝廷也不会看着我们越来越大吧?”

    说到这里,赵进脸上却露出苦笑神情,摇头说道:“说不准,若是大明朝廷想要多活几年,就会按照我们的步骤来,但我估摸着,朝中像是魏忠贤这等识趣明白事理的人太少,十有要再打一场,阉党已经知道疼了,等清流们也知道疼之后,一切就会按照我们的步骤来了,他们没别的选择。”

    感谢“元亨利贞、非常老常、段逸尘、戚三问、小齐文明奇迹”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