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海商船主们虽然客气,却很敷衍,因为在海上自由自在惯了,对岸上6上往往不以为意,觉得大海无边无际,真要闹翻了,老子扬帆出港,反正你也追不上,但今天却不同,很多人的敬畏都是自心底。

    看来这守卫港口成功,炮战大胜的消息足够镇服人心,石满强心里有数,只是扬声说道:“各位船只在炮战中多有损毁,所有损失都由云山行承担,请各位明日报上耗费数目,查验之后会按照船期先后修船赔付。”

    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是激灵了下,立刻清醒过来,脸上的笑容也从客气敬畏变成了欣喜,有人高声喊道:“四爷仁义,徐州仁义!”

    能把那么强势的海盗和番鬼炮船都打败打跑,岸上又有这么多虎狼人马,且不说这损毁也是为了大家的人货安全,就算张口让大家分摊军饷耗费,大家也只能笑着供奉,没曾想这边还能给赔付,这不是仁义是什么。

    “我来这边,是想问问大伙,我们徐州建这港口和人无冤无仇,为何招惹到这样的敌人,大伙有什么想法尽管说来,无论对错,我徐州都承各位一份情谊!”石满强朗声说道。

    听到石满强这么讲,会馆变得有些安静,大伙彼此看看,有一人开口说道:“不瞒四爷说,这海州港在大明各处港口里算是特殊的,那官家的港口不必说,里面有官军水师驻扎,谁也不敢去那边招惹是非,其他各处私港,那都是海主龙头们护着的,更没人过去折腾,可这海州港又不是官家的,又没有那位海主龙头护着,这看起来一天比一天兴旺,难保没人盯上。”

    这人说完。会馆里众人纷纷附和,更有人吆喝着说道:“官家港口也都是被海主龙头们盯得紧,不说别的,宁波那边不就有钟斌的店铺,想在那边停泊卸货,想要在附近洋面上走货平安,就得去那铺子买旗买牌子。”

    “没错。广东和福建也有这样的规矩,这海上就是海主龙头们的天下。北边没油水他们不愿意来,可这海州港和蛤蜊湾越来越兴旺,肯定有人看着眼馋!”

    “那些番鬼也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人,海上的几位龙头和他们打过多少次,早就让他们知道厉害了,有海主龙头们看护的地方,他们肯定不敢去的,估摸着知道这海州港是个空子了!”

    正在七嘴八舌的时候,却有人站出来说道:“四爷。我们郑家也在这海州港做生意,这伙不长眼的番鬼和海盗过来冒犯,不光是冒犯了徐州,也是和我们郑家过不去,请四爷转告进爷,我们郑家一定会追查到底。”

    说完这句之后,这位郑家留守的子弟扫视会馆众人。场面立刻安静下来,石满强点点头,看到无人开口,这才扬声说道:“劳烦诸位等了这么久,大伙辛苦了,回去休息就好。明日里就可以离开海州港,各位船上都有认旗水牌之类,出海想必没什么麻烦。”

    交待完这些,石满强又是客气的招呼几声,这才领着众人走出会馆,他在港口附近的办事地方距离这边不远,等到那里的时候。叶文书已经在屋中等候。

    “郑家留守的那个有点不对,但要说可疑也说不上。”石满强闷声念叨了句,

    等坐下之后,石满强开口说道:“抓来的洋人和海盗都已经拷问过了,洋人说有人给了他们几千两银子的佣金,让他们来海州港把存银劫走,还说存银里有个装着文书的铁盒,那个要紧,而且这些洋人听很多人讲海州港富庶,至于其他的海盗,有钟斌的一千多人,其余都是各处招募来的小伙,只是这千把人也不是钟斌的嫡系。”

    他这边说,叶文书那边在飞记录,等写完后抬头说道:“分明是有人引这波海盗过来,和那郑家肯定脱不了关系,因为咱们收容了李家的残余,所以弄出这借刀杀人的伎俩!”

    “道理没差,可你抓不到证据,无论洋人还是其他海盗,都说不出和郑家的干系,只说是旁人,郑家也没那么傻,不会让自家人出面办这个。”石满强沉声回答说道,叶文书又是气愤,又是无奈的点点头。

    石满强脸色也很阴沉,低声说道:“炮台的家丁们勇猛杀敌,可洋人的火炮也是犀利,咱们折损了近百个好儿郎,这几年家丁团练南征北战,什么时候死伤这么多,咱们淮安北区丢脸了!”

    叶文书脸色同样难看,迟疑再三才小声说道:“四爷,要不少写几个..”

    说完这句,没等石满强开口,叶文书自己就连连摇头说道:“糊涂了,糊涂了,怎么敢有所欺瞒。”

    那边石满强叹了口气说道:“老叶,瞒住又能怎么样,几十个弟兄死了啊,有什么写什么就是。”

    接下来船只正常进港出港,没有突然杀过来的船队,也没有商船半路遇到拦截,一切都平静下来,但在港口上的巡丁和内卫数量却是加倍,每艘进出港口船只上的人员都会严加检查,桀骜不驯的海上人们也不敢有什么怨言,两艘破烂的夹板船就停泊在港内,这就是海州港实力的证明。

    被打垮毁坏的几个炮台已经开始重修,而且新的炮台还在修建,务求这港口内外没有炮击的死角,这些忙碌同样震慑众人。

    这边的消息送到徐州之后,很快就有了回信,对洋人俘虏的处置没有任何的宽大之处“选出其中有技能有本事的终生苦役,其余按照阵亡家丁人数全部处决,就在港口边吊死,震慑众人”。

    得到回信之后,石满强甚至没有推迟到第二天去做,当天就开始动手,民夫们在港口海边立起一个个木架,家丁们拖着洋人俘虏上去吊死,有人想要挣扎直接用刀枪戳几个窟窿再吊起来,整个码头上哭声惨叫震天,进出的商船都是战战兢兢,接下来进出的船只也会看到这些吊在上面的俘虏,会有人告诉他们这是进攻海州港的海盗。

    有十分之一的俘虏活了下来,都是懂得船上各种技能的,在拷问时候他们还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等看到惨死的同伴后才知道当年学点东西是多么正确。

    但更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在处置俘虏命令到达的第三天,赵进也来到了海州港这边,消息尽管对外保密,可还是让第二旅和淮安北区上下大受震动,这海州港从建设到开始经营的过程中,赵进都没有来过,可这个时候却来了,难道这近百家丁的死伤,和海盗的侵袭这么严重?

    和往常的出行一样,吉香率领亲卫旅的精锐和骑马家丁团的骨干护送,从前会跟随前来的王兆靖现在已经离不开了,徐州赵字营中枢有太多事情等着他处理,另一个出乎意料的是,洋人路易也跟着过来了,还有些生面孔,问过之后才知道是匠造厅的匠师们,这些人来这边干什么。

    赵进看望受伤的家丁,主持牺牲家丁的葬礼,这都是理所应当的做法,接下来赵进去看了山上的炮台,和每一个参战的家丁聊过,问清楚每一个细节,这也是应有之义,不过接下来,赵进的重点就放在那两艘俘获的盖伦船上了。

    陪着赵进来到港口码头边,看着停在那里的两艘船,现在船上已经洒满了生石灰,还进行了大概的清扫,但依旧显得陈旧破烂,远比不得港口内几艘新造不久的广船和福船亮眼,可赵进看得全神贯注,石满强极少在赵进脸上看到这样的神情,他依稀记得,当时赵进讲述火器的时候曾经有过这样的表露,当时没觉得如何,现在石满强已经知道火铳和火炮的无穷威力。

    在码头上看还不够,赵进还要上船去看,石满强不敢大意,安排了几名水性好的家丁和水手跟着,还特意在这两艘盖伦船周围安排小船,石满强对大海还是有种畏惧,跟着赵进上船的时候也是战战兢兢。

    那洋人路易对这夹板船的构造算是熟悉,还特意抓来了两个没有处死的洋人水手做解释,那两个洋人水手看到赵进身边穿着大明服饰的路易之后,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本以为看看就下来,没曾想赵进从甲板到舱室,一层层都要仔细看过,就算些很不起眼的地方也要问个清楚,在石满强看来,这洋人的夹板船未必就比大明的广船福船好多少,而且这洋人的船舷离水面太高,总觉得不稳当。

    “这种船算是什么等级的船?”赵进开口问道。

    “回进爷的问话,这是跑中东和远东航线的武装商船,他们应该是往返于天竺、南洋和倭国以及大明这几个地方,就是一般的武装商船,如果是真正的战舰,一艘船要有四十门炮。”路易用很熟练的徐州官话回答,不过某些词还是用法文和拉丁文表述,然后用汉语再解释一词。

    和创世的兄弟姐妹们,有月票支持下吗?

    感谢“段逸尘、戚三问、元亨利贞”三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