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比如说这每个炮台的预设范围加起来,只能做到覆盖关键的有限区域,毕竟才十八门火炮没办法面面俱到,而这四艘西洋夹板船就是利用这些区域的间隔和死角,避过炮击开始反击,这每艘船上不少于二十门火炮,怎么算对炮台也有火力优势。

    “前天那些船队是来摸底的!”李海鸥大喊说道,他突然想明白了这个,那些船之所以冲进来就是为了试炮,测出炮台上火炮的射界和落点,然后通过拖延让港口的人松懈,这时候再出其不意的杀进来。

    就在这第一轮炮击开始的时候,能看到那四艘夹板船上都有船帆在升起,借着风力推动开始加,然后又是迅降下风帆,这些洋人操控船只比起大明的老海狗丝毫不差,毕竟他们乘风破浪纵横万里,这海上的经验丰富很多。

    这一冲一停,四艘夹板船的单列纵队又是向内移动了段距离,四艘船都在炮台的射击范围之内了,同样的,炮台也都在船炮的射程之内,后面三艘船就在风帆降下这一刻同时开炮,而这时候,港口守备炮台的装填还没有完成。

    火炮轰鸣连续响起,炮弹呼啸着砸向各个位置的炮台,李海鸥已经不敢在望台上带着了,船炮开火的没什么准头,可这一面十几门几十门火炮齐射打过来,这杀伤定然巨大,唯一能遮蔽的就是这炮台的条石工事,这般密集的雷声轰鸣,连炮台内的家丁都是相顾骇然,一时间停下了装填。

    “趴下!”不知道谁在嘶声大喊,因为能听到炮弹飞来的呼啸声,这个炮台要被打中了。

    李海鸥来到这边的时候,就受过训练,知道要在关键的时候卧倒趴下,免得被炮弹落地飞溅的碎石碎屑击中,跟他一起的很多李家子弟嫌这个多余麻烦。可李海鸥对火炮很有兴趣,对这些操典都是一丝不苟的照做,听到这喊声,他下意识的趴了下来,然后就是地动山摇,瞬时间什么都不知道了..

    即便趴下,李海鸥的脸颊还是被飞溅的沙石擦破了几道口子。耳朵嗡嗡作响,他下意识觉得过了很久。可又知道其实是瞬间,恍惚间听到很远处有人在喊他,晃晃头才看到自己所在炮台的队副就在耳边,刚才那震动轰鸣让他耳朵听不清楚东西。

    “起来帮忙!开炮打他娘的!快点!”那队副边喊边踢了他一脚,李海鸥下意识的跳起来,炮台工事已经被打开了半个角,地上有几具尸体,随处可见血肉,队正趴在一旁的炮具上。身上嵌着几块碎石,血已经留了满地。

    就在这个当口,只听到港口内海面上又有轰鸣,炮台内的众人下意识的一缩身子,估计那第一艘船已经完成装填也开始开火了。

    “快!快!老子要打沉他们!船炮还敢跟咱们岸炮打,缺了八辈子的心眼!”队副嘶哑着嗓子喊道,家丁们开始忙碌的时候还有点跌跌撞撞。后来则是动作利索起来,已经有炮具被砸坏了,不过炮台附近都有备用的两套,越是这个时候,操炮的步骤越不能省略。

    湿刷先清洗炮膛扑灭参与火星,然后干刷进去将残渣和水分都转出来。再用膛钩旋转着通一次,然后大概估量开始装药,用铳尺确定装药量,将火药夯实,然后放入炮弹,要说这熟铁的炮架就是结实,刚才被炮弹波及到。只不过打的移位了而已。

    忙碌完这些,李海鸥和大伙一起吆喝着将火炮正位,这门十二磅的火炮正位可不容易,炮台队副站在缺口处开始测距和估量射角,不断的报出数字,随着队副的吆喝,残存的家丁们将斜面木楔钉入火炮和炮架之间的位置,将炮口不断调整。

    在港口海面的这四艘船目标太大了,没什么射不准的!

    “开炮!”点燃引线,家丁们向着两边避开,都是捂住了耳朵,整个炮台震颤了下,李海鸥甚至顾不上去收拾火炮,急忙扑到缺口上却看,他无比希望这一炮击中敌船!

    “快给老子回去复位,快去!”队副怒吼着把李海鸥推了回去,但在这之前,他们都已经看到这一炮落空了,在第二艘船边的海面上激起冲天水柱,还能看到这几艘敌船的两侧炮窗上,炮口又是伸了出来,这是要进行第二轮炮击了,李海鸥心里冰凉一片,随即咬牙向回跑,心想这条命大不了拼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那队副大吼了一声,那吼叫分明是欢呼,李海鸥大着胆子回头看了眼,却看到那敌船纵队的第二艘已经被打了个大窟窿。

    在大明的大多数炮台,火炮只是封锁住最要紧的位置,只要过了那个位置,火炮就无能为力,想要重新调整火炮射角射踞,花费的时间是要用时辰作为单位计算,根本不用理会,调整后的火炮谈不上什么准头,校正更是个笑话,可海州港装备的徐州火炮却不同,他可以迅的调整射踞射角,精度也大有提升,

    港内海上的几艘敌船想不到这港口炮台的火炮装填间歇这么短,想不到他们可以调整,更想不到在损失惨重的情况下还能这么快,这么坚决的反击!现在还有十一个炮台的火炮能打响,最先击中敌船的是一门十六磅炮!

    二十斤重的炮弹从船舷一侧射入,却射中了船内的一门火炮,那火炮正好装填完毕,剧烈的碰撞引了爆炸。破碎的金属碎块和木屑横扫了这一层的船舱,然后将另外一面打穿,炮台上的火炮有四门打空,但其余的火炮全部命中!

    装有二十几门火炮的西洋盖伦船体量巨大,他们是很好瞄准的目标,只不过从头到尾,他们以为自己躲过了炮击,不会被瞄准,也不会被射中!

    在这个时候,四艘盖伦船上的人已经慌了,被大口径的炮弹命中,不管是船只的破损还是水手们的伤亡,都是不能承受的损失,更不要说,炮台肯定不会只有这每一次精准的射击!

    四艘船上的船炮开始开火,但在慌乱中也没有上次那样的杀伤,李海鸥和炮队家丁们冒着飞溅的泥沙碎石,又是把火炮推上前来,队副正在给一块木板涂抹上稀泥,然后塞入炮膛,用膛棍推到和药包接触,然后用手柄包木的铁钳从火盆中夹起一颗烧红的炮弹,吃力而又小心的放入炮膛,然后又是校正了下角度,喝令开炮。

    这炮弹打出去的时候,李海鸥牙都咬紧了,只盼着击中敌船,这等烧红的炮弹只要能打中就会让敌船的木制结构起火,船只起火可是灭顶之灾,让这些红毛绿眼的番鬼喂鱼去!

    炮弹的确击中了,李海鸥不顾队副的呵斥就要欢呼,可下一刻他的欢呼戛然而止,被这炮弹击中的船只居然爆炸了,整条船都燃起了熊熊大火。

    “打中存火药的仓库了!”李海鸥却知道生了什么,兴奋的大声吼道。

    看着海面上那艘盖伦船熊熊燃烧,船上幸存的海员水手纷纷跳进海里,还能看到有人浑身是火,这一炮让其他三艘船吓坏了,顾不得保持纵队的阵型,开始散开,港口区域海面相对局促,满帆很难腾挪,可这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但港口的几个炮台已经打疯了,又有一艘盖伦船中炮,炮弹掠过甲板,将两根桅杆直接打断,那船一下子慢了,其他两艘一边开炮,一边开始掉头转向,准备冲出这炮台遮蔽的范围。

    一旦不维持阵型,一旦扬帆掉头,而且两艘船分开,炮台火炮的命中率就开始降低,炮弹不断落在船只周围的海面上,或者擦过甲板,却没有刚才那样的战果。

    可这个时候,港口望台上的钟声不断响起,有人冲着港口入海的地方看过去,现正有满载人丁的船只进入,那些船只已经放下船桨,正在向前划动,不过这个时候,这些船只也在转向掉头,那四艘夹板船的下场大家都能看得清楚。

    “快!快!”在码头上也有人在大喊,有四门大炮正在被拖上来,每门火炮都需要十几匹牛马拖拽,炮架的铁轮碾过碎石地面,地上的石子都被碾的粉碎,不光是牛马牲口在动,家丁们吆喝着推动炮车,寒风天气各个满头大汗。

    直接推到码头合适的位置,卸去牛马,架起火炮,装填弹药,有人大喊说道:“这么开炮会波及港里的商船!”

    “不管了,事后赔他们的,开炮,对准海上这几艘洋人大船开炮!”回答同样是声嘶力竭,下面轰然答应,那回答的人又冲另外一边喊道:“等炮停了你们再下海放船,不然连你们一块轰了!”

    四门要配到第三旅的重炮就那么在码头上对准了海面上的几艘盖伦船,这样的射击准头很高,而且复位和装填都要容易,命令下达,四门火炮次第射,港口停泊的船只被炮弹掠过,桅杆断折,船舷崩裂,不过船体没什么大碍,蕴含着巨大动量的炮弹呼啸着飞了过去。

    感谢“段逸尘、戚三问”两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