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多亏进爷和旅正爷收留,以后还要仰仗着各位爷多多照顾。 ”李思漳连忙跟着说道,脸上恭谨,心里却在想着现在徐州连下水的海船都没几艘,所谓船队还是李家带过来的,就这个本钱,还谈什么海上的前程,这实在是笑话。

    这还是海州港建立以来,从海上来的第一次攻击,百余艘大小船只的规模,而且行踪颇为诡异,这让第二旅上下紧张异常,除了港口戒备森严之外,石满强还加强了6上的防务,沿岸的渔村和盐场都派驻轻骑,一旦对方从其他地方登6,那就立刻调集家丁迎战、

    港口内因为盐货交割预付的现银很多,虽说没有二十万两,可七八万两的数目是有的,郑家船队来了几次都带了大笔的银钱,按照他们所说,倭国金山银山都是有的,大明的货物运过去,运回来的就是金银铜,这个不光是货款,也是倭国的特产。

    这么多现银搬运也是动静不小,眼下这个局势显然不适合,索性原地不动,因为那金库本就和家丁驻地毗邻,正好可以顾得到。

    除了这些,港口周围五里的海岸线都安排人巡值,拿着灯笼沿着海边走,防备对方趁着夜色游泳上岸,石满强自己这一夜也是在港口附近过的,以备随时的应对。

    紧张戒备一夜,一夜太平无事,第二天还是不敢放松,可第二天依旧无事,甚至还有两艘挂着认旗的商船入港,这个都是来自清江浦蛤蜊湾那边的短途海运,问他们在海上可曾现什么异常,他们都说什么也没看见。

    一日一夜没有动静,又有这两艘船的确认,那突袭过来的船队应该是一击不成就远走了,海州港这边开始放松下来,躲在岸上寻欢作乐的船主水手们都回到码头这边,准备过一天启航回程。自石满强以下,大家都是松了口气,港口上的管事之类的更是高兴,这海州港才开始展兴旺,如果总是被海盗们滋扰围困,那肯定展不起来。

    虽说海州港目前的收益对赵字营不算什么,可大家都知道赵进对这里的看重。谁也不愿意让自家的前程受损,一直盯着郑家大帮人员的内卫也回报给石满强。说郑家人没有表现什么异常,甚至在议论中还在破口大骂,说什么人不长眼,居然敢碰徐州的港口,敢耽误我们郑家的生意,到时候肯定抄家灭门让他们后悔,那俘虏吐露的消息,只有赵字营内部的人才知道。

    这些迹象和反馈让石满强放松下来,他本来要回徐州一次。和赵进和王兆靖聊聊,如今淮安北区已经成了赵字营实力范围的腹心之地,四面都有家丁旅团的力量遮蔽,这边农垦田庄的体系又足够完备,团练和义勇也忠心可靠,在这样的局势下,尤其是和大明剑拔弩张的大势下。第二旅留在这边实在可惜,应该去更需要的地方。

    本来石满强没这么多心思,他一向就是绝对服从赵进的安排,可架不住下面团正和大队正的念叨,加上他心底也不甘寂寞,所以准备去陈述下自己的想法。而且石满强也感觉淮安北区和第二旅有些被冷落,和徐州中枢以及和赵进本人联络也少,这样总不是长久之计。

    大战结束,局势安定下来就过去,没曾想先是李家残余过来投奔,然后又有这样的船队突袭,让人脱不开身。如果确认这边无事,那就要立刻启程了。

    距离太阳落下还有一个时辰左右,很多不在值守的家丁都喜欢看海瞭望天际,他们很多人也就是在去年才看到大海,对这样瑰丽壮阔的景象很迷恋,看完之后觉得心情舒畅,不知码头那艘船上有人唱起了家乡的民歌,虽说方言听不懂,可那乡愁大家却能听得明白。

    正在这个时候,塔楼上的钟声敲响了,钟声响的很急促,各处炮台和瞭望台上都有人在挥舞旗帜,敌人来袭,大队敌人来袭!

    “旅正,前天的那船队又来了,这次又多了几艘船,是洋人的大夹板船!”港口的家丁骑马找到了石满强,将情况简单汇报,石满强刚刚巡视完毕,准备回驻地休息片刻。

    听到这个消息后,石满强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怒声说道:“这帮杂碎,一直想让咱们松快下来,然后再打个出其不意,传令,还按照前天的应对。”

    那边家丁翻身上马跑向港口,石满强的命令还在继续,家丁们开始列队准备,石满强眉头紧锁,洋人的大夹板船他只是听过,具体的印象还是那些在徐州的洋人画出的图形,让港口上众人传阅记下,说是这种船分为上下两层,甚至还有三层四层的,一艘船有几十门炮,一次可以有半数以上的火炮开火,威力十分了得,当时石满强不怎么信,但问过港口码头上的外来船家水手,说的确如此。

    “..番鬼的船犀利,在海上跑的也快些,一艘船能打咱们几艘十几艘,不过他们在这洋面上也就那么几百艘,一队能有个四五条顶天,开打的时候,放出火船他们就要跑..”李家大帮的人说得不屑一顾,可这讲述却让石满强听着闷气。

    “洋人的船怎么来这边,难道是为他们在徐州的乡亲。”石满强念叨两句,不过他自己都不太信,从那路易到后来的汤若望,知道的人很少很少。

    “咱们不怕他们上岸,不用靠着码头泊位那么近,让炮台去收拾他们,洋人火器犀利,大家都要小心防备!”石满强大声说道,家丁们快跑着去传他的命令。

    今天李海鸥瞭望值守的炮台在更高处的位置,他是最早现船队来袭的人,此时正紧张无比的张望着海面,看着四艘番鬼的大船缓缓向港口驶入,此时海风颇为寒冷,可李海鸥紧张的浑身出汗,拳头攥的很紧,他在大帮里呆过,也见识过这番人夹板船的厉害,在海面上以一当十是有的,更麻烦的是,这几艘番人的夹板船是先锋,前天看到的那大队船只正在后面。

    要是这大明的海主大帮和番人的炮船合作,那这海面上到底有谁能抵挡,这海州港能挡住吗?

    “各位兄弟,这番鬼的夹板船火炮很多,开火也快,大伙要小心!”李海鸥嘶哑着嗓子喊道。

    “什么番鬼,俺们这边叫洋人,不怕,他们船炮打不准,俺们这岸炮打的准!”家丁们吆喝着喊道,李海鸥满头冷汗,转头看向缓缓驶入港口的炮船,能看到那不同于大明的复杂布帆缆绳正在操作,四艘船排成一线,能看到船舷边上的炮门正在打开,隐约间看到黑洞洞的炮口显现。

    码头上人慌马乱,很多已经上船的船主和水手在慌张向下跑,还有人边跑边嚎啕大哭,今日和前天的情况可不同,现在的船上都已经装满了货物,如果有个闪失,那可真就是血本无归。

    哭骂归哭骂,海上人可都知道这西洋夹板船的厉害,没有一个人敢在船上耽搁的,要说前天还对这港口的徐州人马有自信,今日里却是不敢这么想了,不然也不会边跑边哭。

    李海鸥盯着几艘夹板船向港口驶入,海战和6上厮杀完全不同,若是在6上,双方兵马现彼此,到这个时候可能已经是要开始冲锋接战,而海上船只却没那么快,大家只能等着他靠近过来,到火炮的射程中。

    马上就要进入第一个炮台开火的范围了,可第一个炮台没有开火,到底生了什么,不光李海鸥探出身子,几个炮台的家丁也忍不住露头去看,又被队正喝骂回去,原因很快就看明白了,敌船不在炮台预设的火力范围内!

    炮台上的火炮当然可以调整射角和方向,但往往会预设一个落点,因为港口进出的航线比较固定,船只肯定会在那个点上,预设这个范围可以保证第一时间开火,谁能想到敌船居然会避开这个范围,看明白这个原因,大伙就各自忙碌起来,调整射角和方向并不花费多少时间,等第一炮打响,让这些番鬼洋人的夹板船知道厉害。

    炮声连续爆响,已经有人失声惊呼,这样的轰鸣响动肯定不是炮台的火炮,而是敌船的!

    “十七炮台完了!”有人大喊道,已经能看到所说的那个炮台的工事被轰的残破,里面的家丁们想来也是凶多吉少。

    “开炮!快些开炮!”这个出乎意料的损失并没有让炮台的家丁惊慌失措,家丁们的大喊怒骂仅仅是情绪的泄,操控射火炮的步骤还是一丝不苟,炮台上的火炮开始轰鸣起来。

    炮弹在港口海面上激起一道道水柱,但只有一门九磅炮打中了敌船的侧舷,其他都是落空,李海鸥终于知道为什么了,敌人船队虽然走得缓慢,却都是避开炮台的预设范围,海州港很大,可这个大在九磅以上火炮的射程下就显得小了,要形成交叉火力,要封锁港口,同时还要最快开炮,炮台位置,火炮射界之类的都要局限。

    感谢“戚三问、元亨利贞、段逸尘”三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