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凤阳守备太监崔文升端起了茶碗,里面的茶很粗劣,茶水也已经凉掉,不过他毫不在意的喝了口,这次沉默的时间有些久,王兆靖那边忍不住要说话,崔文升这边沉声开口说道:“你们提出这两个条件,无非是想继续收拢人口,编练队伍,把大明的百姓变成你们的领民,然后还不耽误做生意财,等你们把这一切都吃下去了,那接下来还是要打,下一步,你们或者造反成功,或者再谈,提出些更难答应的条件,既然这样,你们为什么要谈呢?”

    “是你们要谈的。 ”这次开口的是赵进。

    崔文升苦笑了两声,又是继续说道:“你们早晚都要扯旗造反,大明的这些法度规矩对你们有什么用,你们又何必在意,谈这些还有什么意思?”

    听崔太监说得这么明白,赵彦和身后的幕僚们都有些急,有些事大家心里明白,明说出来却很不妥,不过赵进那边却不以为意,甚至没有人为“造反”这个词激动或惶急,这表现更让大家心寒。

    “崔公公,这些事我们徐州都是已经在做或者准备做的,朝廷从来都管不了或者根本不会去管,不过,经过这次之后,咱们双方经不起什么误会了,万一因为冲突再次开战,对朝廷很不好,所以我们才提前打个招呼。”

    “你..你..你就以为你们徐州贼军对上官军一定能胜吗?”赵彦终于忍不住喝问,赵进这番话让他实在忍无可忍。

    “一定能胜的!”赵进回答的很坚决,神情语气自然而然。

    屋中又是安静,那边崔文升哑然失笑,摇头说道:“赵天王既然要反,直接扯旗造反就是,何必费这么多虚文,劳动咱家和赵大人这两把老骨头过来折腾。”

    “不是我们要谈,是朝廷要谈,一个将死之人总想要多活几天。哪怕明知道要死,他也想多活几天,崔公公,赵大人,你们说是不是?”赵进回答说道。

    话说到这个地步,的确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被酒色淘虚身子的赵彦已经觉得精力不济。其实彼此间没什么讨价还价,可那种对将来的绝望。面对对方压迫的屈辱,却让人觉得很疲惫,走出屋子,呼吸下清冷的空气,赵彦的精神倒是好了不少。

    只是赵彦有些纳闷,为什么自己没觉得大祸临头,自家荣华富贵都是因这大明而起,恩德厚重,这个不必说了。这次差事拿回这几个条件,以他对朝中清流的了解,肯定要借机作,把自己狠狠收拾,这些都想到了,可为何自家没什么恐惧和绝望。

    不过让赵彦更惊讶的是崔文升那边,记得离京时候。这崔太监还是个功名利禄心思很狂热的人,怎么现在这么云淡风轻,按说这等身在高位彼此都留着几分分寸,可这时候赵彦也放纵了些,悄声问道:“崔公公,这明摆着要造反。又提出这样挑衅的条件,怎么看着你不怎么愁啊!”

    “既然早晚都要造反,咱家愁又有什么用,咱家又不可能回京师,接下来不是皇陵洒扫就是南京种菜,还有什么可愁的。”崔文升笑着回答。

    赵彦咂摸了下,嘿嘿一笑。摇头说道:“也不知道老夫能不能回乡养老,不过看这个局面,下诏狱的可能倒是更大。”

    话一旦说开了,愁绪担忧翻到烟消云散,两个人居然都有了笑容,他们走的不快,这时候还没出院子,先听到外面马蹄声急响,一名家丁快步跑进来,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两人好奇张望,却被带路的家丁催促,只得向外走去。

    “其实真造反了也不错..。”崔文升轻声说道,赵彦回头瞥了眼,也不知听清没有。

    在每年年初,海州港不怎么忙,即便郑家大帮的船队进出变多,也没有让港口码头忙碌太多,有船来,大家辛苦一天,更多时候还是没有船的,等到四月份前后,余家船队和其他海船才会频繁来到,而郑家这边在福建和倭国以及南洋有大生意,间隔太远,不会来的太频繁。

    李海鸥是逃到海州这边的李家残余之一,地位只能说一般,他是李思闽的远方堂兄,从前在船上做个小头目,酒肉是不缺的,这次跟着厮杀出来,自家倒是落了二百两的银子,可小头目是不要想了,直接被留在港口这边做个巡丁。

    本以为这巡丁就是当差管事的,没曾想辛苦得很,有时候卸货装货缺人手了,巡丁们也会上去帮忙,李海鸥开始不情愿,后来看着自家上司也毫无怨言,也就闷着头跟上。

    虽然在这海州港呆的时间不长,李海鸥却过得很自在,这边规矩严,但待人公平,不用担心自己是外乡人受欺负,吃住之类的比不得做海盗的时候快活,可温饱也是有的,这个也让他很满足。

    唯一不满的是在海州港口里居然还有郑家大帮的人活动,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活动,郑家和李家的人彼此都看不过眼,开始的时候私斗冲突不断,当参与冲突去农庄紧闭苦役半年的惩罚规矩一出,大家都是安静了。

    李海鸥最喜欢的差事就是去炮台那边瞭望值守,虽说轮不到他操控火炮,可那闪闪光的铜炮和看着精巧细致的炮架却对李海鸥有极大的吸引力,毕竟他还不到三十,海上人对新鲜事物总是无比好奇,炮台上的家丁对李海鸥倒是欢迎,不过队正总是会吆喝提醒,让李海鸥不是总看火炮,而要多瞭望海面。

    “八爷,那炮上沾灰了,我来擦擦!”

    “老李,在咱们赵字营称呼职务就好,你叫我李队正就是,再有,咱们徐州有个忌讳,千万别用数目字加上爷来叫人,这可是进爷他们兄弟几个的称呼,再有,那不是灰,那是炮眼火燎出来的痕迹,再有,你小子看海去,别没完没了的盯着炮!”那队正开始和气,后来直接大吼,炮台这边一阵哄笑,那李海鸥一边讪笑,一边快步跑到另一边的望台上,这个差事对他们来说其实就是休息。

    在这个时节瞭望海面是件很无聊的勾当,就是将无边无际的天空和海面,所以每过半个时辰,就会有人巡视望台,看看有没有人打盹瞌睡。

    驻守在海州港的家丁们最近只会议论一件事,那就是埋怨第二旅为什么不上战场,只看到其他营头立功,更有人危言耸听的说道,再这么下去,其他几个旅会升为更大的编制,而第二旅只能原地踏步。

    埋怨之后,大家又是畅想如果第二旅去战斗会怎么样?想象那些横扫敌军的场面,各个兴高采烈,眉飞色舞,和不知外事的官军士卒不同,赵字营有从上到下通报时事和局势的惯例,大家都在想,如果和朝廷决战,第二旅会对上什么样的对手。

    不过炮台上的火炮家丁还有些担心,赵字营上下对这个海州港的重视谁都能感觉得到,这炮台又是最要紧的要点,会不会就这么一直守下去,没有出战的机会,谁要提起这茬,立刻会被痛骂。

    正在这当口,却听到有人大喊道:“港外有船队!”

    却是那李海鸥的吆喝,不远处炮台里的家丁们各个站起,有人还在念叨说“船队算什么,天天有船队”,但所有人都是紧张起来,这还是望台上的人第一次这么喊,管着这炮台的队正快步跑出去,然后转头大喊道:“预备起来,把火盆的火弄旺些!”

    海州港各处炮台附近的望台按照高低远近,次第出了信号,距离近的能听到吆喝,更多的则是旗帜摆动,而那两个用来瞭望的钟楼望台已经开始敲响警钟,整个港口都开始紧张起来,队正跑回自家炮台看了看,大家熟门熟路的开始预备,不厌其烦的清洗炮膛,还有人在擦拭着炮弹,火炮家丁们受到的教育就是,准备工作越细致越好,操典越认真越好,这样做在战场上不光可以立功,还能救命。

    那队正又是跑出了炮台,到不远处的望台上,这就是个石头垒砌的小岗楼,顺着梯子爬上去,李海鸥手里拿着两面红旗,正死盯海面,能看到距离港口不远处许多船只正在驶来。

    “多少艘?”

    “只怕不下一百!”李海鸥紧张回答说道,他们这个炮台在港口丘陵的高处,居高临下看得很清楚。

    再看看下面的船只,大船居然不下二十艘,中等船只也有二十余艘,其他倒是不值得说,可这样的船队载着几千厮杀汉很轻松,恐怕还不止这个数目,这样的船队怎么看也不是做生意的商队,话说回来,即便是商船船队,现在也要当成敌人来对待。

    因为这个时代的商船船队和海盗无非就是一体两面,能顺手抢掠杀人的时候所谓海商就变成了海盗了,而且若是来这港口贸易停泊的,旧相识早该挂起认旗,就算第一次来,这时候应该下锚派出使者,而不是这么抱成一团向港口航行。

    感谢“书友138oo33587、段逸尘、戚三问、元亨利贞、随心自我o”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