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崔文升和赵彦自然不理会下面人的情绪,崔文升做足了向导的样子,劝赵彦在何家庄走走看看,说看到的越多,明日相谈的时候就越知道分寸,不过赵彦实在是累了,又挂着随从的几个侍妾,早早的在客栈内安歇,崔文升却在几名随从的陪伴下在何家庄溜了溜,在一家羊肉馆子点了个汤锅,下了杂豆面算是晚饭。

    赵字营和几路官军交战之前,何家庄内的富户纷纷搬出,等到大胜的消息传回,这些富户又纷纷搬了回来,只要不是傻子,大家都能看明白赵进的意思,赵进现在不想让徐州城池内有多少人,既然进爷意愿如此,大伙又何必违逆,何必找那个没趣,这些富贵人等都是搬到了何家庄这边,甚至连徐州州城之外的萧县、砀山、宿州、邳州的那些人也都搬了过来。

    大家暗地里猜,这可能就是迁富家大族居于都城的意思,因为这么多富贵人等聚居在这边,让这何家庄的市面愈繁华,见多识广的人都说,如今何家庄比起清江浦来已经差不太多了。

    自从赵进率领马队出现在凤阳中都之后,崔文升夜里就很难入睡,四下皆静的时候,他甚至可以清楚听到仆役随从们的鼾声,从前崔太监睡觉的时候就受不了一点吵闹,要是被他听到这样的动静,肯定会大雷霆,不过现在却没这个火气了。

    当年因为红丸案被问罪,身边人或被牵连或改换门庭,等被魏忠贤重新启用安排到南直隶这边总督漕运,又有不少人聚了过来,等魏忠贤被召回京师,他这一系衰颓,崔太监身边的人又开始散去,奉承个守皇陵的太监实在油水不大,而此时还在身边的,都是从红丸案之前就一直跟着的。

    凤阳守备太监崔文升想了很多。这两年来,他在徐州开设的几家店铺都获利丰厚,集市上那个皮货行甚至可以称得上红火,管事的掌柜已经建议去清江浦开店了,自家这么多年积攒了一大笔银子,加上这些店铺,就算自己不在或者下狱。自家那些亲戚和这些亲随们都会有个安置,更妙的是。徐州和朝廷不是一回事,在这里安置的产业即便自己获罪抄家也没人能动。

    让弟弟家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从京师来徐州吧!在那边还总以为自己是大珰的亲戚,时不时闹出些争风斗殴的勾当,再接下去,肯定要弄出祸患来..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崔文升在凌晨时分睡去。

    也就是吃早饭的时候,赵字营有家丁过来知会,说一个时辰之后,请崔太监和赵巡抚去议事厅书房那边商谈。崔文升连忙应了,等赵字营的家丁离开,连忙安排亲随去喊赵彦那边,赵大人这个时候还没醒。

    “贼寇就是贼寇,一点办事的规矩都不讲,难道我等要和商贩一般直接讨价还价吗?真真粗鄙!”对赵字营的这个安排,凤阳巡抚赵彦很是不满。

    按照大明官场办事的规矩和常例。高层想要达成什么协议和约定,在一开始都不会亲自出面,而是由徒党放风试探,摸清对方的底线,知道对方的要求,就这么来回往复。最后达成双方都满意的约定,这巡抚赵彦肯定想着先在客栈住下,然后赵字营的人会上门摸底,他自己肯定是不见的,仆役、亲随和幕僚一级级上来,或许还能捞到不少好处,最后再确定招安细节。

    “崔公公。不是说这徐州贼背后有个御史指点吗?怎么还是这般没有体统?”赵彦颇为愤愤。

    崔文升只是笑着说道:“赵大人,这徐州贼做事从不按照大明的规矩来,眼下急着招安议和的是咱们,既然他们不拖延,这不是好事吗?”

    巡抚赵彦喝了几口米粥,却是摇头说道:“都说这徐州贼的头目年轻,说他们如何穷奢极欲的享受,还以为有什么了不得场面,可这边的享用比京师差的不是一点,难不成他们没有好好招待。”

    “说起来,赵大人你可能不信,徐州这些人真不知道什么是享受,也就是羊肉烙饼之类的东西。”崔文升摇头说道。

    听到这话,凤阳巡抚赵彦愣了愣,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那到底图什么?”

    赵彦和崔文升的亲随中有几个精干角色,在住下之后,就把客栈内外大概看了看,然后回报说这里没什么蹊跷,也没有人偷听谈话什么的,所以两人交谈时候才这么肆无忌惮,不过言语上鄙视不满,可大局面下就是要客随主便,毕竟不是徐州急着要招安就抚,而是朝廷不想继续打下去了,所以在赵字营约定的时间内,崔文升和赵彦以及各自带领的两位幕僚,一起去往赵字营的议事厅。

    凤阳巡抚赵彦,当年就是从科道到地方,再从地方入六部,宦海沉浮几十年,算得上经验丰富,虽说此时很颓唐,可该做的功课也未曾亏欠,两人早就商议好了大略,这地方上作乱,一是被逼,一是求利,被逼的就让他们松快些,求利的就在功名利禄上满足些,而且这率众带队的头目和下面的普通一员所求所得都完全不同,下面附从的贼众乱众无非是求活求蝇头小利,而头目们则可以要求前程富贵了。

    若是官军大胜,这些东西自然都是没有的,可现在官军败了,那就要尽可能的满足对方的要求,而且赵彦对将来的局势有判断,只要对方就抚,答应了朝廷的官职,那就可以分而化之,让他们上下离心,如果最好的那种局面,可以为朝廷增添几位骁勇军将,让他们去边镇立功,即便是坏局面,也无非是贼人们自相残杀,烟消云散,地方上糜烂几年再慢慢恢复。

    不光赵彦这么想,他随从的师爷幕僚也这么想,朝中大臣也这么想,甚至连崔文升身边的幕僚们都是这么想,只是崔文升对此有所怀疑,但他也没有表达出来。

    “这么年轻..”当看到赵进、王兆靖、吉香等人之后,凤阳巡抚赵彦也和从前的很多人一样脱口而出,但马上被身边的崔文升拽了下,然后崔文升笑着招呼致意。

    亏得太监崔文升这般态度,不然赵彦肯定会以为这几个年轻人不是赵进等人,而是旁人找过来戏弄蒙混的,他甚至更注意坐在外侧的如惠,以为这个沉稳的中年人才是真正的核心。

    赵进看着面前的两位朝廷大员,还有他们身后的几位幕僚,除了崔文升算得上从容镇定,其他人都是好奇的看着自己这边,可能从没想到这么大的乱子居然是这么年轻的几个人弄出来的,招安招抚的决定一出,徐州安排在京师的眼线就用快马传递到这边,那巡抚赵彦自河间府启程南下,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人关注。

    看来呈报消息上说得没差,这位新任凤阳巡抚的确是破罐子破摔了,能看得出脸色很虚弱憔悴,明显是被酒色淘虚了身子,倒是让崔太监让赵进很意外,这崔文升明显是最知道赵字营的威风,而且这次也吃了大亏,但除了面貌苍老些,神情态度倒是很从容淡定。

    一方没想到徐州贼酋这么年轻,一方没有接受过招安就抚,双方有些尴尬的施礼问候之后,都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进行了,按照巡抚赵彦的想法,对方此时或者高声恫吓,说自己还要打下去,或者是跪地磕头,说自己被逼无奈,总归要给自家争取更高的价钱,然后自己在还价应对,可对方却这么安静。

    就这么沉默了会,在崔文升开口前,赵进伸手示意:“这次我方大胜,俘虏过四万,自家伤亡不过千余,请二位基于这个谈吧,我想听听有什么样的条件!”

    这还真是直截了当,而且把自己放在和朝廷对等的位置上,巡抚赵彦心里骂了句狂悖狂妄,可他先前身为兵部尚书,各处军报军情都会汇集到他那里,赵彦也知道赵进不是恐吓,也不是夸大,而是陈述事实,赵彦一方面觉得不满,另一方面却又觉得无可奈何。

    人和人打交道谈判,谁要是先开口提什么条件,谁就陷入了被动,赵彦本想着看看对方的胃口,然后再做定夺,他不信自己宦海沉浮几十年的心机,会对付不了几个徐州偏僻地方的贼酋,却没想到对方这么干脆利索,可让人无可奈何的是,对方这么直接的理直气壮,对方可以不谈,可朝廷却不能不谈。

    且容你猖狂着,等朝廷缓出手来,几十万大军压上,任你三头六臂都要化为散碎血肉,巡抚赵彦心里狠,然后又瞥向身边的崔文升,却看到崔太监笑着点头说道:“既然这么说,那就请赵大人讲讲朝廷这次的恩德,大家商议就是。”

    崔文升这么一说,那就更没办法转寰什么,怎么这崔太监做得好像个内应一般,赵彦只剩下苦笑了,摇头说道:“你们都是少年英杰,一身本领本改为国效命,却因为奸人引诱,误入歧途,朝廷..”

    感谢“吴六狼、段逸尘、桦记、风中龙王”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