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咱家和儿郎们去争利?是咱家激起的民变?阉党这个名头咱家认了,可徐州这帮贼子作乱怎么会和咱家相关?咱家想要金银,要多少没有,那里会盯着那徐州穷苦地方下手!孙阁老,徐州贼自起家就是心怀异志..”

    “魏公公!”孙承宗猛地提高了声音,这时候那施宦官刚进门,端着的茶碗猛地掉在地上,摔个粉碎,但谁顾不上这点小事,魏忠贤不耐烦的挥手把人赶了出去。

    孙承宗盯着魏忠贤,犹豫片刻后叹了口气,有些萧索的说道:“魏公公不要执迷不悟了,你难道不知道京师那边的消息,你难道不知道为何会派老夫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继续和那徐州贼打下去,漕运今年恐怕又不会开了,你这要得罪多少人?魏公公,听老夫一句劝,回京师去吧,圣上安排老夫来也是对你的一片爱护,你要是在这边耽搁的再久一些,恐怕再也回不去了!”

    魏忠贤一愣,随即一拍大腿,尖声说道:“断了漕运又如何,京师所需粮草在保定府和真定府就可以征集完备,再不够的还可以在天津那边通过海运来补,还能在京畿附近的田庄内征,咱家为圣上殚心竭虑,这些杀才却只盯着自家的那点小利,为了这些许财货,连根子都.。。”

    本来已经说得失态,可越说声音越小,末了只是长叹一声,深深低头。

    “魏公公,天子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这才是正道,就因为内官干政,才会有这种种乱象,吃过这次的教训后,魏公公收敛些吧!”孙承宗语气变得温和了些许。

    魏忠贤抬起头,双眼里已经全是血丝,也不和孙承宗说什么虚文,直接问道:“孙阁老。咱家走后,河间大营这边怎么办?徐州贼那边怎么处置?”

    “河间府这边会新设六千兵马,其他兵马会各回驻地,大名镇和山东兵马加起来差不多有三千骑兵,这都是精锐,会安排在济南府这边,登莱镇那边招募辽兵重建。至于徐州贼那边,能闹到这等地步。又这么有章法,想必有豪绅士子参与,这等看着难缠,实际上却好处置,封赏些官位就好,头领们得了官职自然就能安生,下面附从的贼众也会散去,等朝廷腾出手来,再行处置不迟。”

    听完孙承宗的讲述。魏忠贤又是长叹,整个人好像衰老了许多岁,颤颤巍巍的从座位上站起,闷声说道:“今日还要多谢孙阁老的点拨,咱家今日就启程回京,日后还望多有往来,咱家这次若是不败。还是能帮上阁老些忙的。”

    辽东督师、东阁大学士孙承宗迟疑了下,还是开口说道:“魏公公这次回京,要多劝劝陛下,早些生下龙子,这才是国之大计,其他的事情老夫说了。魏公公不爱听,京里的各位也不爱听。”

    “孙阁老不回京吗?”

    “不回,带着兵马直接去往辽东。”

    天启四年二月初四,司礼监提督太监魏忠贤回京,与御前自请责罚,河间屯驻大军各回驻地,山东总兵杨国栋撤职议罪。原曹州总兵杨肇基改任山东总兵,新设河南总兵一名,募军一万,驻扎开封府。

    应登莱巡抚袁可立之请,登莱镇新设总兵一员,招募辽镇兵卒和本地兵马充实,与辽东东江镇呼应。

    原兵部尚书赵彦改任凤阳巡抚,会同凤阳守备太监崔文升,招安徐州。

    这次朝中魏忠贤一党气焰大挫,内阁有两名大学士致仕还乡,六部都察院各处清要衙门官位更迭无数,连司礼监中都有所谓的清正内臣进入。

    河间大营解散,朝廷准备招安徐州的消息以最快的度传到了运河沿线,从前即便是八百里加急的军国大事也没有这么快过。

    这消息意味着什么大家都是明白,代表着漕运重开,今天运河相关的生意不会被耽搁了。

    消息传到南直隶,本来暴跌的大宗粮食价格开始回涨,赵字营各处的采买收购粮食越来越不容易,好在这个消息传来后,也代表着徐州势力范围内的农垦田庄可以从容春耕,不必备战备荒,所以赵字营对粮食的需求也就不那么急切了。

    这个消息传来,松江布的价钱应声回落,徐州布这边则是开始上涨,清江大市的商人们有的早已现,有的这次才有所感觉,原来这徐州势力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大宗货物的价格,粮食、布匹、食盐和铁器,这处处关系到国计民生。

    朝廷做出这等态度之后,很多人绷紧的那根线还没有松下,如今不是朝廷官府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时候了,关键还要看徐州怎么办?

    熟悉内情的人都知道河南和山东那两场大胜是如何的酣畅淋漓,也知道南直隶官军如何的奴颜婢膝,如此大好局面,徐州为什么不打下去,谁不想拿天下,谁不想当皇帝?

    不过大家很快就知道徐州的态度,赵字营在几处的家丁旅团都开始撤回驻地,并且允许官军武将自赎,各处田庄开始忙碌春耕,云山行则是去和各处敲定这一年的生意贸易。

    看来这徐州也不想打下去了,大家猜测纷纷,不过也觉得理所当然,大明天下人口亿万,那是何等力量,徐州再怎么凶横也只是半省左右的地盘,而且除了徐州之外,没有占据别的城池,强弱悬殊,自然不敢撕破脸。

    也有很多人觉得赵进和伙伴们胸无大志,都是鼠目寸光,年轻气盛却只想享受富贵豪奢,一切一切都为了让生意做得更大,朝廷不愿意耽误边防和民生,他徐州赵字营也不愿意耽误自己的生意,看来又要太平许久了。

    只不过撤回营地归撤回营地,赵字营在宝应县、高邮州和扬州府城江都一带购置田庄,这其中还有不少是因为抄没扬州富豪的财产,在这些田庄内,开始迁入徐州控制下的庄户百姓。

    能从淮安北区的穷苦地方来到这扬州府地面,号称是鱼米之乡的地方,没有人会不愿意,当然,那些新招募的庄户百姓没这个待遇,这次来到的都是徐州、宿州、孔家庄和淮安北区的资深庄户们,都叫做徐州庄户或者老庄户。

    每个扬州府新设田庄里的老庄户数量都要有四成所有,原来的长工佃户或者就地遣散,或者去徐州控制范围内的田庄耕种,新建田庄的庄头管事和团练们都只能出自这些徐州庄户里面。

    扬州府农垦田庄,一个庄子要有团练二百,然后宝应县、高邮州、扬州府城江都县这几处都有云山行分店开设,每一处分店都有人数不等的巡丁作为护卫,还有行走于各府州县的盐丁队,还有被请来作护卫的徐州义勇,来自徐州的武力,不知不觉的就在扬州府各处扎下了根。

    以农垦厅和贸易厅的意思,在扬州府的田庄就不要考虑什么地契过户,我赵字营占了的就是我的,没必要有大明官府的承认,不过赵进的意思很明白,现在还是要保证手续完全。

    既然命令下达,那么大家谁也不会有异议,照做就好,赵字营和各地官府打这样的交道已经驾轻就熟,无非在扬州府这边照做一次就是。

    可让大家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扬州府新建田庄的田契和地契以及各项相关文书办下来很不容易。

    官府的吏员差役这边,莽撞无脑的就是要高价勒索,眉眼通挑的则是委婉解释,说这些事不是自己能做主的,不光官府老爷们话,关键是在地的大爷们也话了,不是不给办,实在是得罪不起这些人。

    扬州府地方上的大小衙门其实不是知府知州和知县们做主,也不是扬州城内的那几位盐政大佬做主,而是这盘踞地方上的盐商和豪强们,他们不去衙门里做官,却让自家的仆役家奴去衙门里做小吏和差役,借以把持政务。

    为何这些被赵字营杀怕的豪强士绅突然硬了起来,难道他们不知道赵字营的厉害吗?

    更让赵字营农垦和贸易哭笑不得的是,居然还有人质疑赵字营那些田庄的所有权,甚至官府那边都受理了几桩状子,状告徐州强占田土的庄子。

    不过赵进除了让下面人完备契约手续之外,也说了自己的态度,赵字营占下的就是赵字营的,如果想要夺回,除非你能打过赵字营的家丁和团练。

    天启四年二月间,扬州民间虽然反弹处处,可官军却绝不敢越雷池一步,他们可不敢去冒险,如果真的违反约定,徐州兵马直接冲过来开打,那可就是灾难了。

    这等反常原因很快就被内卫查明,原因很简单,因为朝廷要招安徐州,而且徐州没有继续打下去的意愿,再深一层,则是阉党气焰大挫,东林党在朝中的势力大涨。

    尽管自成祖皇帝到现在,众正盈朝的局面有过许多次,虽说也不见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可大伙总觉得这就代表着海晏河清,内忧外患烟消云散的意思,朝中阉党受挫,正人当道,那么这徐州豪强恐怕也猖狂不了多久。

    感谢“吴六狼、段逸尘”两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