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魏忠贤是天底下最顶尖的几个人之一,除了在天启皇帝和客氏面前陪笑温和之外,和其他人,哪怕是和内阁诸相、六部九卿打交道,也都是居高临下,威福自用,在京师时候,从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可从京城来到这河间大营,整个人就开始暴躁无常。

    他在屋中这么一喊,外面立刻响起纷乱的跑动,即便什么都做不了,也不能让魏公公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做。

    屋外的嘈杂动静让魏忠贤更加焦躁,还没等他脾气,却有一位穿着红袍的中年宦官进来,这人姓施,却是那小匡之后魏忠贤手下头几号的亲信人物,被带到河间府这边操持庶务。

    “老祖宗,宋参将带着自己部下兵马拔营回京驻..”这施宦官小心翼翼的说道。

    话没说完,魏忠贤就勃然大怒,一拍桌子站起,用手指着那施姓宦官,吓得这宦官直接跪在了地上,魏忠贤愤怒的面孔已经扭曲,可始终没有作出来,末了只是长叹了口气又是坐回椅子上,沉默一会才闷声说道:“若是小匡在,这消息昨天我就该知道,不,若是小匡在,那姓宋的根本就走不了。”

    跪在地上的施姓宦官脸色一变,但还是在那里继续禀报说道:“老祖宗,京营和保定府和真定府的带兵将都在私下串联,孩儿这边想,他们是不是也想着撤回去,所以来这边禀报!”

    “当真无法无天,咱家和赵尚书来这边是有旨意诏书的,这是皇命,他们居然敢不听,难道是要杀头灭族吗?难道是要谋反吗?”魏忠贤愈暴躁。

    在宫内当差而且身居高位的角色都是玲珑心肠,跪在地上的施宦官也知道魏忠贤此时在泄,不敢反驳争竞什么,只是跪在那里倾听,等魏忠贤这股气出了之后再说其他。

    不过魏忠贤的咆哮作很快就是停下,施宦官诧异抬头。却看到魏忠贤站了起来,皱眉问道:“外面怎么这么安静?”

    施宦官在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刚才还纷乱嘈杂的书房外已经变得安静下来,甚至更远处的喧闹也不见了,平时和河间城内人喊马嘶,怎么可能这么安静,施宦官一下子想到了个可能。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来人!”魏忠贤扬声喊道,外面没有任何反应。跪在那里的施姓宦官连忙爬起来,也顾不得什么失礼,浑身颤抖着就要说话,还没等他动作,就被魏忠贤恶狠狠的瞪了眼,这时候院子里脚步声却在响起,而且还不是一个人,正朝着这书房走来。

    门打开,棉帘子被挑起。那施宦官吓得哎呀一声,倒退两步,人却坐在了地上,魏忠贤眼睛眯了眯,却吐出口气,缓缓坐回座位,因为挑帘子的那名锦衣卫是个生面孔。这意味着什么,常在京师中枢的人都很清楚,坐回去的魏忠贤笑了笑,那急躁已经不见,只是温声说道:“小施,你没跟着得多少好处。却是要跟着倒霉了。”

    那施宦官那还顾得上回答,只听到“咔咔”作响,那是他的牙关在不住打战,已经快要被惊吓崩溃了,此时的魏忠贤已经恢复了大珰气度,矜持的坐在那里,神情中带着些许淡然。

    下一刻。魏忠贤却又从座位上站起,犹豫了下,绕过书案向前,抱拳作揖说道:“孙阁老怎么来了,不是督师辽东吗?”

    快要惊惧崩溃的施宦官看到进来的那个人,先是愕然,急忙从地上爬起,大礼作揖说道:“小的见过孙阁老。”

    有明一代,自正统到如今的天启,这文贵武贱是个趋势,然后这内廷宦官始终高居其上,真要是在内廷做出名堂来,穿一身绯袍或红袍,被人叫做太监,那就可以在文臣面前抬头了,任你大学士还是尚书也不怯场,魏忠贤在京师时候,内阁辅在他面前也要拱手谦让,而这进来的人,督师辽东,有能被称作阁老的,也就是东阁大学士孙承宗了。

    东阁大学士在内阁几人中排位靠后,明时京官为重,即便是内阁大学士这样的尊崇地位,一旦外任也就不那么值钱了,但这孙承宗和别的文臣不同,他是天启皇帝的老师,万历皇帝不喜欢泰昌,自然不会关爱皇孙,而泰昌皇帝体弱又喜好床事,对天启也没什么关注。

    皇家情份凉薄这个就不必说了,所以京中一直有传言,天启皇帝把客氏当做母亲看待,而老师孙承宗则是父亲的化身。

    有着一层意义在,不管孙承宗在什么官位上,谁也不敢轻视小看他,而且孙承宗是个愿意做事肯做事的,他若留在京师,内阁辅的位置不出多久就会落在他身上,但孙承宗却主动去主持辽东战局,这举动让很多人敬重,也让更多的人松了口气。

    即便是权倾朝野如魏忠贤,在孙承宗面前也是客气敬重,甚至还讨好巴结,因为魏忠贤心里明白,自己只是家奴,而对方是老师和部分父亲。

    在京城政坛呆久了,见多了机变诡谲,一看到孙承宗出现,惊讶过后,魏忠贤已经大概猜到要生什么,他长吁了一口气,方才的暴躁和焦躁都是烟消云散,甚至带上了不少放松,但也有更多的失落。

    “孙阁老这次来,莫非是要将咱家押回京师的,阁老在辽东军务繁忙,居然劳动奔波到此,咱家真是惭愧啊!”魏忠贤笑着说道。

    魏忠贤一边说话,却看到孙承宗是空手进来,挑帘子开门的那位锦衣卫没有跟入,而且站在了外面,这让魏忠贤心里多少有数,伸手比划了下,示意孙承宗坐下,然后对垂头丧气的施宦官说道:“傻愣在那边作甚,还不安排奉茶。”

    施宦官先是愣住,随即张开了嘴恍然大悟,连忙小跑着出门去安排,孙承宗微笑着坐下,摇头说道:“魏公公说笑了,我来河间,只是传几句陛下的口信而已。”

    那边魏忠贤站起跪下,孙承宗站起说道:“陛下口谕,大伴回来吧,没大伴在这边,内里外面都在折腾,让朕做活的心思都没了。”

    说完之后,孙承宗笑着说道:“魏公公起来吧,陛下就这么几句话。”

    跪在那里的魏忠贤一时没有动,孙承宗诧异的看了看,只看到魏忠贤脸上百感交集,孙承宗又喊了句,魏忠贤才撑着站起,本该说谢恩的话,却直接问道:“孙先生这次来可是接任咱家的?”

    孙承宗收了笑容,淡然摇头,魏忠贤顿时有些急了,激动的说道:“孙先生,孙阁老,万岁爷那边要怎么安排,那徐州反贼不能不管,他们已经打败了官军,若是任其下去,那可就是大明的大祸,是大明的心腹大患啊!”

    从进屋到现在,孙承宗都表现的很和气,可听到魏忠贤的这番话,却忍不住神情肃然,沉声说道:“魏公公糊涂了,我大明的心腹大患,不是草原蒙古,也不是什么西南土司,更不会是这徐州什么反贼,而是那建州女真,这才是我大明的生死大敌!”

    “孙阁老,那建州女真不过是鞑虏小邦,本朝只要从容应对早晚会占据上风,可这徐州逆贼却不同以往,他现在就知道招募流亡,兴农事水利,自建制度,这徐州反贼就是在图谋大业,若是乡野村夫,痴心妄想也倒罢了,可这徐州贼做得极有章法,蒸蒸日上,只有趁现在他们..”

    “魏公公,建州鞑虏已经占据辽镇大部,随时可以威胁京畿要地,最近更有传闻,说建州女真打造三千辆大车,准备在密云一带破口直入京畿,那徐州呢?为何地方官从不报谋反,为何从没有城池失陷,所见到的无非是些土豪劣商的鼓噪言语,这几年徐州一带听到的乱子是什么,还不是因为这辽饷和练饷逼迫过甚,流民造反?”孙承宗的语气一下子严厉起来,魏忠贤本来激动的挥手,却直接被打断。

    看着魏忠贤的神情变得颓然,孙承宗放缓了口气说道:“魏公公,大明如今是要紧的时候,我大明和建州女真交战,自反乱以来,可曾有过实打实的大胜,这几年来也就是皮岛残余还有军功在,其他各处还不是一败再败,魏公公,这已经是快要伤及根本了,这才是国之大敌,在这个当口调动边军来京畿腹地,要在南直隶重地大打出手,这岂不是不顾轻重!”

    孙承宗说着说着就是激动,魏忠贤脸色愈阴沉,等孙承宗说完之后,魏忠贤只是说道:“孙阁老,咱家回京师之后,还望孙阁老不要将咱家这些布置半途而废,那徐州贼不剿除,大明江山社稷都是不稳!”

    “若不是内官与地方士绅争利,又怎么会激起民变,若不是魏公公门下做得太狠,又怎么会有这样的变故,这徐州贼不过是当地百姓受奸人煽动,只要宣抚得当,晓以大义,自然就会散去,哪里会有这般危害。”孙承宗摇头说道。

    和创世的兄弟姐妹们,月初请支持大明武夫保底月票,谢谢大家了

    感谢“段逸尘、元亨利贞、戚三问、哈欠飞飞、风中龙王”五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