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按照熟悉李家大帮的人说,这李思明是那龙头的亲儿子,这李思闽搞不好是义子出身,也有可能是叔伯家的子侄,从小养到大就是为了扈从帮扶这李思明,最起码从这次的事情上看,的确起到了作用。

    他们两人被送往第二旅第一团的旅部和石满强见面,石满强和叶文书一起接待了这两个人,消息已经快马送出,负责贸易的耿满仓和负责内卫巡丁的成大虎也会得到一份,并且会抓紧赶过来。

    摆开酒席接风,到底是不满二十和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在宴席上就控制不住情绪了,李思明只是忍不住哭,而李思闽则是不住的怒骂不停,只骂那姓郑的平时称兄道弟以为是一家人,没想到却包藏祸心,突然间对龙头动手,更没想到那些受过李家大恩的船主等人,在这样的时候也翻脸不认人。

    石满强一直压得住性子,叶文书却用出了衙门里盘问的手段,又是安慰又是客气,实际上却在套对方的话,这两个人的确挡不住这等老辣手段,什么都说了出来。

    李家大帮在福建和倭国平户都有自己的地盘和基业,在福建地方官府根本不敢管,他们就是海边的王侯,而在倭国平户那边,当地虽然有倭国的武家大名,可这大名在李家大帮面前也就是高一等的船主地位,平时也要唯唯诺诺的,实际上,没有李家大帮撑着,这大名早就被其他的大名灭掉了。

    大帮的龙头李旦在平户有自己的私宅,娶了倭国武家的女儿做妾,还把自己的长子李思明安排在这里,也是备着如果被大明官府剿灭,在这倭国还有容身之处,以为这边安全,没想到这边却成了凶险死地。

    腊月间大帮的很多船都是靠岸休息准备过年,今年李旦照例在这平户渡过,这边看着一派喜气洋洋。各路头目和船主都是汇聚,整日里饮宴不停,这是海主们一年中难得可以连续休息,放开享乐的时候,大家都不会放过这个快活。

    李旦宴请最重要的几个义弟义子,这几个人都是跟着姓李的,原本却是姓郑。之所以投靠过来,也是当初打不过。只能被吞并下来,但过来后认真做事,仗义为人,上上下下都是敬重看好,地位也越来越高,现在已经是大帮最核心的顶层。

    宴会之后回来,就在深夜时分,李旦突然腹痛如绞,经历生死的老海狗自然不觉得自己吃坏了肚子。立刻喊起自家的子弟,让他们立刻上船逃,还说你们报不了仇,也不要想着报仇,去内6找一个能托庇安身的强豪,富裕度过余生就好,话还没说完。就有倭国的武士冲了进来到处杀人。

    李家在平户的宅子里护卫不少,有从闽粤招募来的武人亡命,也有倭国的武士和浪人,只是对方谋划已久,仓促间迎战,护卫里面居然有内应动手。让局面更加不堪。

    那李旦做龙头多年,有自己的忠心护卫,就是这些人护着李思明一路向外冲出去,大宅里面的其他人已经顾不上了,大明海主在平户举足轻重,李旦这等顶级的龙头大帮内讧火并,几万人口的平户城跟着大乱。也多亏这混乱,李思闽他们才能护着李思明逃走。

    这等海上强豪知道生死难测,步步凶险,所以都会提前安排后路,可谁也没想到亲信的郑家人突然反乱,连那后路都不怎么靠得住了,可留在平户只是个死,唯一的活路就是去港口上船走。

    要说这郑家人的谋划和动作实在太过保密,导致他们自家的力量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看着李旦住的大宅起火,很多郑家的力量都冲上去救人护卫,港口那边甚至还不知道闹出什么事,结果就让冲杀出来的李家残余能够驾船出港。

    在船上也有厮杀争斗,李旦做龙头的日子很久,就算郑家统率的那些力量也感恩念情,很多人居然会临时反水,挡着郑家人放李思明和李思闽他们离开,在海上的追逐也是如此,几次快要被追上,几次跳帮厮杀,按说在海上开打,一旦被优势船队逼近挂住,跳帮厮杀,那就是九死一生。

    因为这郑家做的太过保密,所以才让李旦猝不及防,也可因为这太过保密,导致连郑家自己人都没有办法彻底动员起来,甚至郑家自己的势力也有很多人想不通,这就给李家残余的逃亡留下了无数的空子,甚至李思闽还敢领着船队在平户附近周旋,不断的收拢力量,打算反攻。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郑家迅将力量动员起来,李家残余不要说是反攻,连逃跑都变得艰难起来,在两次海战丢掉了几十艘船,两千余人之后,李思闽决定要逃,可茫茫大海,自倭国到闽粤和南洋,这本就是李家大帮的势力范围,也是郑家可以控制的地方,这郑家本就是福建安平土著,李家也不敢退回福建,生怕那边早就被人渗透策反。

    想来想去,也就是这海州港可以走了,这边没有官府官军,而且还是有足够实力的强豪可以庇护,在逃难途中惨烈的战斗生了几次,好在剩下的李家人都是死硬角色,宁可同归于尽也不会求饶的亡命,几次在海上快要追上,都有船只转向冲到追兵船队,甚至还有将自家船只点燃大火要去纠缠敌船的,就这么来到海州港。

    海州港这边对李家大帮所有人都不是秘密,双方你追我赶没有拉开距离,对方肯定也会追到这里来。

    听到李思明和李思闽的述说,石满强和叶文书对视两眼,叶文书笑着说道:“你们安心在这边安歇,海上照顾不到,在这淮安北区,谁也动不了你们!”

    按说有这个承诺已经足够让人放心,但李思明和李思闽见到徐州在海州港的势力之后就总想着借兵报仇,他们知道这里有船厂,有足够造船的大木料,还能招募到水手和海员,兵器之类的更是不缺,然后这海贸暴利大家都是清楚,跑几趟生意就可以赚出足够多的钱财,到时候以海州港为依托,报仇大业不是不可能。

    不过石满强和叶文书对这个请求只是笑着说自己做不了主,然后让他们好好歇息,李思明和李思闽虽然无奈,可也只能听从对方的安排。

    等酒宴结束,石满强和叶文书出来,叶文书只是说道:“这新起的海上龙头本就有偌大势力和财源,从前这李家大帮答应的种种条件,他们未必答应,搞不好还要重新商谈,但这李家的残余人等,只能依靠咱们了。”

    石满强点头,叶文书的意思他明白,现在两个选择,一个是交出这批残余换得和新任海上大帮的交情,但想要展自己的船队和海上力量,恐怕又要重新开始,一个是收留这李家残余,但这必然会和这郑家生冲突,搞不好会影响这海州港的贸易,每一个选择都会有得失,而且来不及请赵进那边决断,要石满强自己决定,一旦有了责任,石满强和淮安北区的各团正主管都要负责。

    两人在夜色中向前走了几步,石满强闷声说道:“大哥曾讲过,别人的是别人的,自己有了才最放心,李家这些人我们要留下!”

    这一晚石满强忙碌到下半夜才睡下,除了视察海州港口的防务,此外还将淮安北区港口附近能动员的骑马家丁和义勇甚至官军骑兵都用了起来,除了港口负责机动的队伍之外,还要去往海州港南北沿岸,看看对方会不会在那边登6,当然,如果敌人敢从6路过来,那就是自寻死路。

    第二天一早,石满强早饭吃过一半,家丁就过来通报消息,说是港口外出现船队,而且也是挂着李家认旗的船队,三十几艘大小船只,按照规矩,这等挂着认旗的船只直接可以进港,不过有了昨天的提防之后,在船只靠近之前,炮台上的火炮先开火示警,然后有舢板过去引路,顺便加以警告。

    火炮轰鸣已经说明了海州港一方的态度,而港口那些炮台也让这新来舰队打消了不切实际的念头,他们就在港外落锚停船,然后指派了一艘船说要入港找能做主的人谈谈,过来的这个人海州港上下都很熟悉,可以说是共同勘定,又在建造中提了很多建议的李老海。

    “李老爷想要见李思明和李思闽两位,说只是谈谈,不会动手。”家丁这么禀报说道。

    石满强沉吟了下,直接就是答应了,然后安排家丁们给两方都是搜身,谁也不允许带着兵器入内,随从也不可以跟随,赵字营的家丁会在见面时候监视彼此,石满强认个道理,在徐州地面上只有赵字营能做主,别人没资格乱来,他不怕得罪什么人或者失礼如何,石满强只听赵进的命令。

    感谢“indchaser”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