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李思闽挣扎着站起,冲着船上大声吆喝,这就是用闽地方言了,海州港的徐州家丁团练自然听不懂,但戒备却没有放松分毫,长矛火铳都已经备好,还有人准备给炮台信,一有不对,立刻就是大开杀戒。

    不过接下来没有动手,十几艘船上都开始动作,每个人都是高举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武器,有个别没有举手的,则是搀扶着背着抬着受伤的同伴,那袁管事已经去喊人过来了,海州城内已经不少人在这港口上讨生活,救治帮忙的人不难找,郎中医药也很方便。

    看着一队队人下来,港口守备家丁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因为下船这些人虽然高矮胖瘦皆有,可没有一个良善之辈,看着都是亡命徒的样子,只有几个特殊,居然穿着一身丝绸的长衫,尽管这袍服下摆塞在腰间,上面也有血迹,可这人看着就和其他人不是一路。

    明显不是海上人,不到二十的年纪,甚至连肤色都没怎么晒黑,有眼力的很容易就能判断出这年轻人的出身,从小养尊处优的富贵子弟,这人被那独臂李思闽领到值守连正跟前,尽管他神色有些畏缩,可还是躬身施礼说道:“在下李思明,求见贵处能做主的老爷。”

    “这是我家少主!”如果不是李思闽介绍了句,大家还真是判断不出这年轻人的来历。

    还没等那连正回答,正在安排救治的那袁管事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打断众人问道:“你说你们被仇家追赶,那仇家也是船队?会不会追过来?还有多久过来?”

    “这事有些不方便处,本想见过本地做主老爷才说的,的确有人追过来,三十几艘广船,最晚明天凌晨就到了..”那李思明开口说道,听到这个的众人都是大怒,这等事居然不早说。

    “快去禀报旅正。快马急信!快去!”

    遇到这样的事情,能做主的也只有第二旅旅正石满强了。

    从船上下来的人各个亡命模样,很是粗声大气,本来港口这边的人过去搀扶帮忙,还有人怒声吆喝,随即被更大声的吼了回来,如今李家船上的人手无寸铁。而赵字营的家丁却凶神恶煞,这么一比较。自然要收着点。

    稍微有些眼力的很快就能观察出来岸上的局势,这港口上的人可不好惹,在大明、倭国和南洋各处的港口,往往是这外来的水手海盗们占上风,行事肆无忌惮,可从没见过这样强悍的守卫,更不要说对着船只的火炮了,这样的架势,只在番鬼经营多年的海港才见过。

    李家船员水手们在观察着港口。他们也在被观察着,在这边的连正和管事们得到了消息:“只有一成上下的熟面孔,其余都是生脸。”

    没过多久,又有两个连队的团练赶到了港口这边,还有骑马家丁在外围待命,十五艘广船,合计九百人不到。五个连队加上骑马家丁的力量,足够把一切乱子平定。

    等水手们被带到附近的大车店和客栈内安置,港口内属于赵字营的水手和家丁们一起,开始对每艘船进行搜查,李家没有在船上留什么留守的人,下锚之后舱门之类的也没有落锁。这就是另外一种表态,和交出兵器一个性质。

    突然来到的李家船队上下做得足够恭谨,足够有诚意,不过守备港口的家丁们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这些广船都是大号的船只,每艘船才下来不到百人,里面再藏个几百很轻松。尽管船舷的吃水线很浅,可小心总是没大错。

    这么一艘艘船的验看过去,确定没有什么人在里面隐藏,倒是在隐秘处现几具尸体,血迹之类的就不必说了,亏得是这季节寒冷,不然这疫病就要让全船的人活不下来,能看出船舱内装运过货物,处处可见残余,这肯定不是卸货搬运,不然不会有残余的铜块和银块,甚至还现了金子.。。

    在船员的舱室内也现了打包好的细软金银,这些赵字营不会碰,只是会封闭船舱,到时候再行还,一艘艘船看下来,能确定一件事,这船队的确是在逃亡,而且逃的很突然,不然不会有这样的景象。

    船帆船舷和甲板很多地方都能现火器留下的痕迹,也能看到利刃拼杀的痕迹,这个就有点古怪,如果生过跳帮跳船的肉搏,这些船是怎么逃出来的?这船队的各种细节被老练的内卫和水手们观察出来,然后汇总记录,要报到石满强那边等候决定。

    没等着消息报过去,安置李思明和李思闽的地方又有快马去往第二旅第一团驻地,本来这李家做主的两个年轻人想要面见石满强再说,可石满强一直没有出现,让他们有些急了,结果这消息又是十分的要紧。

    “旅正,李家这些人说,追击他们的船队也是李家大帮的,也挂着李家的认旗,请咱们要小心戒备。”家丁禀报说道,并把记录的信纸递给石满强身边的叶主管,文字也要确定无误。

    对于没和官军开战,石满强也憋着一股无名火,听到这个立刻烦躁起来,抖了抖信纸说道:“他们自家火并内讧还要折腾咱们?让港口那边做好守卫,不要让再挂着李家认旗的船队入港,安排轻骑去沿途可以上岸停泊的地方巡查,同时下命令,若是有人贪图便宜去带路报信什么的,别怪咱们不客气。”

    “四爷,只要认旗没错,按照规矩就该进咱们的港,他李家内部什么事和我们无关,要是平白拦住,坏了规矩,闹到进爷那边去,咱们也不落好。”主管农垦的叶文书连忙说道。

    石满强皱眉看过去,叶文书又开口说道:“以咱们港口的守备,在海上争斗咱们不行,可要是入港来,天王老子也得低头,让他们进来就是,上了岸还能翻天吗?四爷,不如让炮台和连队做好准备,在下觉得新来船队只要挂着认旗就不敢妄动,不挂着认旗咱们轰打就好。”

    “就依你说得办,把命令传下去,今晚火炮不下码头,加派两个连队过去。”石满强闷声下令,他身边家丁立刻拟就命令,然后下达。

    安排完之后,石满强皱着眉头说道:“这李家两个人弄什么玄虚,有话不一次说完,吞吞吐吐的。”

    “四爷,既然是内部火并,肯定是身边人动手厮杀,咱们这港口上不是也有李家留守的人,还有李家安排的眼线,估计这两个人一路上怕了,生怕漏了风声。”叶文书分析说道。

    石满强点点头,先是不屑的说道:“那几个二把刀的探子,早就被老虎的人盯紧,有什么可担心的,既然他们来到,咱们也不能推出去,叶先生你帮着安顿,等他们养伤养好了再安排就好。”

    “四爷,这桩事不能轻忽啊!”叶文书郑重的说了句。

    “李家是咱们盟友,他们自家火并,只要不牵扯到咱们,那就由他们折腾,现在局势虽然平静,可最要紧的还是对官军的防备,第二旅和淮安北区虽然不动,可也要做好上阵的准备。”石满强闷声闷气的说道。

    叶文书压低声音说道:“四爷,进爷那边对海船看得极重,这个您又不是不知道,可不管余家还是李家和咱们总归隔了一层,这什么李家少主和李思闽的,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怎么会来到这里,他们的本家可是在福建和倭国,既然送上门来,那就没有推出去的道理,让这李家少主一帮人就和蔡家一样,成为咱们徐州一部,那岂不是更好,这样咱们去辽东,去山东,或者去往别处,可就不用靠别人了。”

    听到这些话,石满强沉默了一会,然后缓缓点头,两手重重拍了下,闷声说道:“叶先生说得对,大哥那边听到了,也会这么安排处置,叶先生你写信给我大哥,快马急送过去,我带人去见那什么李家少主,既然送上门来,又无处可去,该吃下来!”

    对于李家船队的人来说,距离港口不太远的海州城内才是最好的去处,有城墙遮蔽,任你海上怎样的强豪也打不进去,不过赵字营家丁们不允许他们进城,有人争执了两句,直接被人用长矛杆抽倒,刀逼了上来,也只能乖乖听命了。

    李思明和李思闽兄弟两个受到了很不错的待遇,专门有郎中过来给李思闽治伤,即便是见多识广的郎中,见到那左臂断口也是咋舌,不过却下判断,这样的伤口没有溃烂的危险,全身好歹是保住了。

    按照李思闽自己的讲述,跳帮厮杀的时候被砍断了手腕,厮杀完之后,就觉得伤处不太对劲,他知道一旦溃烂变质,很快就要殃及全身,性命不保,索性在船上直接用开水将刀煮过,然后一刀又砍掉半截,然后拿着火把去烧灼,剧痛让他把嘴里的木棍都咬细了,但总算没有继续恶化,胳膊保住。

    感谢“元亨利贞、戚三问、小齐文明奇迹、风中龙王”四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