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现在已经是正月末,距离漕运开航的日子不久了,如果朝廷和徐州继续死战的话,漕粮和南货北运都要被耽搁,大家这一年的收入也要大受影响。   .. 。

    江南各方对赵进没什么好感,他们恨不得徐州被朝廷灭杀,赵进被抽筋扒皮,不过漕运一旦断绝,徐州实际上是最大的买家,如今偌大北地,在漕运断绝后,只有他一家能大量吃尽货物,然后通过各种渠道分销出去,而且他手里有两个港口,有两支可控制的船队,如果想要把货物送到北方,借重这港口和船队的地方还有很多。

    即便大家要用自己的船队运货,也要考虑会不会被这两支船队拦截,也要考虑在蛤蜊湾和海州港停泊补给,在这种种考虑下,大家自然不愿意多生是非,与其赌那前景难明的胜败,还不如先确保眼前这些收入能到手。

    清江浦在安定下来之后,各路商户就涌了过来,很多人和被抄家捉拿的那些豪商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就是联姻亲属,不过谁还在乎这点仇怨,大家所想的事情很简单,徐州需要什么?粮食和货物在清江浦能卖出什么铺面?清江大市已经空出了席位,多少银钱出什么样的条件能够拿下来。

    按照内卫的消息,已经辞官的狼山副将已经拿了一大笔银子投在清江浦,他看准的是运盐河这条新河带来的利润,因为狼山大营那边有几个私港,海商经常在那边停泊下货,现在可以走运盐河直接运到清江浦这边了。

    在淮扬和江南一带活动的内卫眼线,以及那些有意巴结的豪商世家们,传递了各种消息过来,其中有几条被极为重视,快马传递到徐州赵进手中,消息有些含糊,说陕西和山西的边军一时间都不会动,路途遥远,而且当地防务也很重,接到旨意之后肯定不会马上出。

    不管官军会有怎么样的反应,赵字营如今已经全力动员了起来,在清江浦和扬州这边却看不怎么出来,黎大津编组的一队队巡丁开始护送着云山行开办分店的队伍进入运河沿线的城池,然后又各处招募合适的丁壮进入巡丁队伍、

    大家都不会被这样的平静欺骗,都明白只要动手,第三旅和巡丁以及清江浦各种名目的武装,都是可以出战的军队,之所以这么遮掩,不过是让大家还能安心做生意,想到这个本地和外地的商人们都觉得有趣,这些徐州豪强到底怎么想的,都已经打生打死了,还怕影响到生意,而且还这么讲规矩的做生意。

    相比于清江浦的维持,淮安北区则是全力动员起来,这片赵字营开拓经营的区域完全就是军镇设置,他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百姓,全都是赵字营的庄丁领民,大多数的庄园丁壮平时过得就是军事化的生活,有纪律约束,有辛苦的训练,有严密的组织,随时可以编组出一连连的团练上阵。

    在过了一个没有完全放松的春节之后,淮安北区编组出四十个连的团练,扼守淮安北区的各个要点,其中十五个连队就在隅头镇左近待命,一边防护隅头镇这个节点,一边随时准备支援赵字营本队,这个编组虽然为了大局,但邳州团的李和,以及齐二奎他们那个独立大队都很是不满,姜家和成家也有怨言,都说我们这些人还没有上阵,弄这么多团练出来做什么。

    如今的淮安北区实际上是最安全的地方,因为东临大海,其余三面都是赵字营的其他主力驻守,所以这最要紧的地方就成了海州港口所在,石满强的第二旅第一团和五个团练连队就驻扎在海州城的西侧。

    除了港口和淮盐这两处之外,如今赵字营还在这里放置了铁场和火器工场,供应给海上势力的兵器和火器都在这边制造,这里还有铸造火炮的任务,这边出货的火炮主要是为了供应第二旅和第三旅,做成之后直接装船然后走海路入运河装备给家丁旅团。

    铁场和火器工场已经足够重要,何况在这边还有一处船厂,修缮往来海船,同时为赵字营制造舰船,火器工场生产出的火炮也会送到船厂这边,看看如何安放在船上,不楸福船和广船都没办法在夹板那边安置火炮,只能放在甲板上。

    船厂的匠人们觉得这边收入生活都很惬意,难得有这么敬重工匠和劳力的地方,可这里太麻烦,那位东家的奇思妙想太多,总让大家尝试这个尝试那个,耽误了正经做活的工夫,而且船匠们私下议论,都说这东家搞不好是去过南洋之类的地方,见识过番鬼的大船,那些妙想天开的点子,细想都和番鬼的船有关。

    番鬼和大明造船完全不是一个路子,就算能多少想明白些,想要应用也是很难,所以就这么一直麻烦着,不过在这边有个好处,好木料不缺,大木料也不缺,有这两个,就可以造大船,福船广船下水的已经不少。

    港口商贸、淮盐贸易、铁器铸造、造船木场,还要收拢辽民,还要作为商队的中转补给所在,这么重要的港口,石满强亲率兵马坐镇也就不奇怪了。

    赵字营在这海州港也是下了大本钱,不光是物资和护卫,人力物力都是毫不吝惜,大量招募来的丁壮,本地田庄的庄丁,都在这港口周围忙碌不停,很多海船在蛤蜊湾卸货之后,还要装上漕运和水运来的物料北上海州港卸下,这都是要花费大本钱的。

    尽管建设的时间并不长,可在任何一个海上人看来,这海州港口都是完备的很,泊位码头齐整,卸货装货方便,然后这里也不用担心什么海盗和外敌,因为这海州港已经武装到牙齿了。

    在港口码头的要点高处上都有炮台,厚重石块遮蔽紧密,火炮威力巨大,移动灵活,无论是港口泊位内的船只,还是想要进入这个港口的船只,都在火炮射程覆盖之内,当炮台建成后,火炮试射过不止一次,每一次都让船主水手们觉得有安全感,大家都是来做生意,这样的地方才能安心睡觉赚钱。

    而且船主水手们在这里都觉得受尊敬,提什么意见看法,没有人轻视蔑视,如果正确立刻会得到施行,而且还会给予奖励比如说在港口高处新起的两座塔楼,在天色晦暗的时候,上面总会燃起大火,为还没有进港的人引路,而平时,这塔楼就是瞭望周危面的望台。

    后来又在这塔楼上加了一层熟铁和木料组成的架子,上面有个带罩子的灯罩,下面则是挂着大钟,用来报时和信,去过澳门和南洋,见过洋人房屋和教堂模样的水手们提出了这个建议,这个的确方便,很快就得到了应用。

    长江以北区域的开放港口,而且还是足够完备的开放海港很罕见,海州港建成之后,尽管李家大帮和余家都严加保密,但有意无意之间消息还是流传出去,开始有外来的船只在这边停靠补给,甚至进行贸易。

    对这样的第三方船只,徐州的态度是很欢迎的,以海州港的防务加上第二旅的力量,真不必担心什么海盗来袭,在保证李家和余家优先权的情况下都是对外开放,只是要求外来船只严格按照这边的规矩行事。

    海上船工水手大都无法无天,有人上岸之后就忘了告诫,滋事胡闹,然后在港口附近就竖起了一排架子,闹事的水手们被抓起来吊死在上面,然后任由海鸟啄食,在那里警示着来来往往的船只,也有人闹事伤人之后逃的快,上船扬帆,连李家和余家的船都没来得及堵住。

    不过在港口内扬帆的话也快不起来,直接就被炮台上的火炮打沉,没几次之后,海州港口以及周边就成了路不拾遗,人人有礼的圣贤治下。

    外来船只刚到这海州港之后都会被惊吓两次,一次是这里居然有这么完备上好的海港,另一次则是这港口距离东海千户所居然这么近,那千户所在海州港口外的大岛上,那岛屿和6地处于半相连的状态,退潮时候人可以步行从岛屿到6地上,这千户所也有自己的水师,虽说海商们不怕官军,可离着这么近总归不舒服。

    当上岸之后,去了酒铺饭庄,或者去赌坊和土娼窝子快活,现很多居然是那千户所的生意,这才放下心来,原来是这等官shanggou结的地方,那还担心什么?

    外来海商停几日就走,对这边也懒得深入了解,所以他们不知道千户所和海州各衙门都是在赵字营允许下做生意,不是勾结,而是仰人鼻息才能财,东海千户所的官军心里明白得很,自家若是想要剿贼或者干别的,海州里面的官吏第一个会翻脸,把走私贩盐的旧事全掀出来,断人财路那就是生死大仇。

    感谢“用户沉默证人、戚三问、佩服书虫、风中龙王、看书不交钱、小齐文明奇迹”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