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夫君,公公那边见好了吗?”徐珍珍开口问道,看到赵进面色沉重的点头,徐珍珍犹豫了下又是说道:“妾身问过熟悉的郎中,他们说公公这次病的不轻,牵扯了很多老病旧伤的残留,很是麻烦。”

    赵进闷闷的点头,开口说道:“我知道,这次很麻烦,尽心尽力的去照顾治疗,我们也没什么别的法子。”

    晚饭吃过,赵凤赵龙被哄着睡觉去,木淑兰则是去照顾赵麒,赵进和徐珍珍也是一起休息,灯火熄灭,卧室陷入黑暗,赵进没有出声,不过也没有睡着,脑子里无数的东西滚来滚去,一时间那里能平静下来,就在这时候,本以为已经睡着的徐珍珍却开口说道:“夫君,这一次要打到什么时候,咱们能赢吗?”

    赵进沉默了会,却闷声笑道:“怎么?你担心了吗?”

    徐珍珍向赵进身边凑了凑,柔声说道:“妾身嫁给夫君的时候,以为咱们就是徐州这边头一号的豪强,和别的大户火并,让官差不敢动咱们,可从没想到会有今天,居然和朝廷几次开战,而且还从没输过,可妾身想,这朝廷十几个省几千万人口,咱们现在的地盘还不到一个省几百万人口,以少击众,太凶险了。”

    “不要担心,会赢的,就算朝廷还要大打,我们也会赢的,只是有些麻烦,仅仅是有些麻烦而已。”赵进搂过自己的妻子,温声安慰说道。

    徐珍珍没有再说话,夫妻相拥着安静片刻,赵进却开口说道:“赢是能赢,但我心里很不舒服。”

    这话让徐珍珍有些错愕,没等开口询问,赵进闷声说道:“朝廷在几处用兵,建州女真,草原蒙古和西南土司,然后又要和我这边对战,如果他们继续增兵,那其他那几处肯定要顾不太上,很容易被那几处趁势进击,这样的局面,倒像是我和鞑虏蛮夷内外勾结,里应外合,想想就不舒服。”

    徐珍珍沉默了会,轻笑几声说道:“能赢就好,妾身先前还担心以少打多要吃亏呢!”

    “外面看着是以少打多,真要算计起来,我们的家丁团练不比官军少,甚至要多!”赵进也没有继续先前的话题,笑着解说几句。

    “早些睡吧,明天还要给小勇和雷子那边去信,让他们安排对北边的事情。”赵进说完这个之后,夫妻两个都是无言,就这么沉沉睡去。

    现在刘勇和雷财都在山东那边主持,一战击溃山东官军之后,抓到了大批的俘虏,赵字营第一旅临时进行安排,几百俘虏为一队,在团练们的押送下去往各处农庄做事,但这些俘虏里很多都是辽镇军兵出身的,这里面有没有当时假作被收拢,在乱局突时候突然作乱内应的人,一定要筛选出来。

    抓出这些人很简单,当初每个受害田庄的幸存者,包括姚七在内,都被抽调到刘勇和雷财的手下,他们不会忘了这些仇人的面孔,找出这些人之后要进行拷问,通过他们摸索官府在山东兖州府和其他府的布局,找出到底有哪些士绅豪强参与其中。

    本来在徐州半圈禁半学习的田竹和手下亲信也都被派往这边,他们是鲁南的地头蛇,对地方上更是摸底,在这一次,赵字营就不会给当地势力留什么情面了,只会照章办事,当时只要参与过的都会被连根拔起。

    溃逃的山东总兵杨国栋率领前收拢起来的三千多兵马没有回登莱镇,而是直接退到北直隶河间府境内,在毗邻运河的地方驻扎,直接受督师赵彦和监军魏忠贤的指挥,那边是通过运河进入北直隶的门户。

    现在的山东局势完全是死寂一片,登州府和莱州府在新练官军,这都不是要针对徐州兵马,而是那个位置直接面对辽东,地方上因为辽镇难民也一直动荡,如果没有官军维持,恐怕就会大乱,为了不让赵进误会,还特意在青州府那边找了说客过来知会。

    东昌府、济南府和青州府盗匪响马活动的都开始猖獗起来,甚至是地方无赖聚众,打出徐州赵天王的旗号,就开始胡作非为,一边派人来赵进这边表示效忠,求个新朝的官位,一边烧杀抢掠,地方官府唯一能做的就是闭门守御,贼人怎么也打不进城池,但也仅仅能做到这个地步,因为连民壮和团练都集中不起来了。

    倒是赵字营处置让他们松了口气,徐州骑马家丁和徐州义勇以及兖州府本地骑马武人直接进入东昌府和济南府,开始扫荡这些趁势作乱的贼匪,一个个人头挂出来,参与其中的庄子山寨被血洗之后,局面顿时安定了。

    在东昌府那边不少农庄都开始花钱出人编练自卫的武装,不过这些护卫队的人数不多,而且是由某商行统一调配,这些护卫也在维持地方上的治安,细究起来,这些农庄都是产棉的大户,那商行是什么背景也就呼之欲出。

    青州府那边倒是好些,当知道这些“徐州前驱”和徐州没有关系之后,青州府官军和地方武装就开始动手,很快就清理干净。

    赵字营的这番表态倒是让胆战心惊的山东官场有些放松,开始有人琢磨是不是可以招安,对方既然没有撕破脸打到底的动向,还这么讲理,那么何必大动刀兵,白白死伤呢!

    但这个话没有人敢提,河间府这边集中的兵马已经突破三万,京营来到这边之后,宣府边军、保定镇和真定府的官军也开始向这里集结,大军团聚,徐州也不是傻子,这招抚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现在赵字营的每一座农垦庄园都是忙碌无比,先前躲避出去的庄丁们都已经回返,开始为春耕做准备,庄丁们都有些紧张,但上面却有死命令,只要没有打到门口来,那就要安稳下来种地开荒,宁可战死也不能饿死,这话倒是让庄丁们听得进去,大家之所以流亡,还不是被那绝望的饥饿逼迫。

    如今护卫农庄的被叫做候补团练,每个农庄都是一百四十余人,这些丁壮并不脱产,只不过每天劳作的时间比其他人短一半,其余时间用作操练,而原来的团练们则是被集中成一个团的规模,守备在各个要点,现在陈昇直接指挥的团练连队就有将近五十个,按照一个团的规模安排第一旅的团副们过去带队指挥。

    这五十个团练连队还没有包括兖州府东部费县和沂州那边的队伍,那里的义勇和团练加起来也有二十个连队了。

    被集中守备要点的团练们劲头心气都很足,他们已经大概得到消息,这次被集中的团练十有要变成家丁了,从最近的一次招募上就能看出来,第一旅要增加六个火铳连队,火铳家丁的招募和挑选并不仅仅局限在家丁团队,团练这边也同样有机会。

    如此多的脱产青壮被抽调,赵字营的兖州方面也觉得很吃力,好在劳力上有俘虏补充,然后济宁这边豪商卖粮比起清江浦来劲头更足,有不少甚至是整个仓库交易,这里面的粮食和仓库本身都可以拿走,不过贸易和农垦方面都在愁眉苦脸,不管怎么腾挪计算,恐怕今年没办法给徐州上缴太多了,能不让那边贴补就很不错。

    山东的团练消耗物资很大,但归德府那边已经有三十个脱产团练连队,这个却没有给赵字营财政造成什么负担,因为这些连队的粮饷直接是落在归德府身上的,归德府士绅豪强们总有不满也只能忍耐,谁让这次眼瞎选错了边。

    这次抓到了过三万的俘虏,其中家资富裕的武将出路稍好,只要家里给足了银子,就可以过得舒服些,赎回去是不可能的?不过不用参加劳作,住得好些,吃用好些,还是可以做到,也能和家人团聚,只不过要在徐州控制的区域内团聚居住,其余的就要去各处做苦工干活,先适应这边的规矩后再决定将来。

    但也有运气不错的,比如说有一技之长的兵卒,会木匠石匠铁匠之类的手艺,只要有手艺傍身,就会被抽调出来直接做工,现在的徐州几大工场都在连轴转,尤其是铸造兵器锻造火器的工场,要造大批的火铳装备下去,要铸炮,要有刀枪铁甲,哪一样都要人工,更有不少俘虏被直接到境山那边去,挖煤冶铁,矿上多少辛苦活计在等着他们。

    外人看来,徐州此时风平浪静,而北直隶则是剑拔弩张,可综合徐州各处的消息,就会现徐州同样在调集兵马,细究起来会让有心人震撼惊愕,徐州居然可以动员这么大的力量,可以随时拿出这么多人来,而且看着没有太影响补给和其他事务。

    相比于徐州和山东的紧张,在淮安府和扬州府这边倒是很松弛,把该抓的人抓了之后,残余的官军都缩回了营盘,其余各家都在急忙做生意,尽管朝廷有旨意,兵部有急令,可江南各处却没什么大动作,甚至没什么动作,松江那边倒是对用兵很着急,甚至还要捐助军资,不过很快就被压了下来。

    感谢“元亨利贞、戚三问、网隐于人”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