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这个时候,赵进的表情有些无奈,对王兆靖说道“不要提什么大道,也不要提什么继往开来自创局面,我所说的东西都是为了让咱们赵字营更强,让咱们的局面更大和更稳,立法统立言还早得很,你不必这么紧张,不管什么道理,是好是坏都要讨论和尝试才能用,而不是先定下再去试错。 ”

    “也是,小弟太心急了。”王兆靖说了句,没有继续争论,不过看他的表情,并没有接受赵进的说法。

    赵进也没有追问,只是点点头说道“你们都太心急了,在现在我们需要的是什么?是要能征人力,能收取钱财和粮食,能控制住地方,而这些都是为了支撑家丁各旅和各团其他相关武力的存在,能保证这一点的是我们需要的,做不到这个的,哪怕将来大有好处,也要分个轻重缓急。”

    “大哥,这次大战之后,要立规矩立法度了,不然事到临头,恐怕来不及啊!”本来说是不争论的,可说到这个王兆靖还是忍不住站起。

    “不,这次大战之后最要紧的是下一次大战,如果魏忠贤真能调动这样的大军动手,那么一切都要围着这个进行。”赵进笑着反驳说道。

    屋因为争论而变得紧张的气氛开始变得缓和,王兆靖坐在那里只是将赵进说得话飞写下来,也是借机平复心情,坐在下的如惠念叨了句“还要大战”,然后皱眉说道“老爷,春耕在即,如果朝廷兵马再这么进逼过来,各处田庄坚壁清野的话,恐怕要伤农了,咱们今年的粮食恐怕要被耽误,那可是祸事。”

    “不会,官军要再动的话,我们主动出击,在徐州范围之外打垮他们。”赵进很是肯定的答复说道。

    说到这里,王兆靖才抬起头问道“大哥,归德府那边的庄子已经被扫平了十五个,拿到的库藏不少,会在黄河开化之后送到徐州这边,云山行已经派人过去检点,看看有什么能地卖的,不过归德府那边,我们能占的庄园田地却不多。”

    “李家兄弟几个做的不错,对付这等人,是要官军出身的去收拾。”赵进先笑着点评了句。

    赵进率领主力从归德府撤回徐州之后,却把出身辽地的李森兄弟几个派了过去,安排丰沛团的鲁大过去主持,而具体的行动则是李家兄弟带着团练们进行,在尚家庄那摧枯拉朽的大胜之后,归德府的士绅豪强都是胆寒心战,有人不管不顾的带着细软逃入开封府,也有人破罐子破摔要死守拼命。

    这土豪乡绅离开本乡本土什么都不是了,无权无势沦落他乡,即便身家丰裕活得也没什么意思,还往往会成为所在豪强觊觎的猎物,当真不如死了,大部分的人都逃不了甚至也不想逃。

    当初官军进入归德府,鼠两端态度暧昧的那些士绅土豪都在烧香磕头,庆幸当时没有轻举妄动,不然的话那真是死无葬身之地,而且还是抄家灭门的惨祸,接下来要做的仅仅是和赵字营谈,看看在对方的强势下能有多少自家喘息的空间。

    可那些分了赵字营庄子,逼迫庄丁作为自家家奴,甚至抢掠云山行商队,杀害徐州人口的那些归德府豪强们,在这个时候,是大难临头了,有人想跑都跑不了,眼见着归德府的天已经变了,多少人想要借他们的脑袋向赵字营邀功请赏,他们也只有拼死一条路。

    归德府自己的这些豪强火并,想要拿下坚固周密的堡寨不容易,但对于在归德府的徐州团练们来说太简单了,因为火器大队留下了三门火炮和炮手,有这大炮在手,什么壳子敲不开,只要打开了门墙,团练和义勇们还真不是本地丁壮能抵抗的。

    但如果只是一个个庄子被打破的话,这是情理之的结果,算不是鲁大带着李家兄弟几个去都能做到,李家兄弟几个每一个庄子都打的很艰苦,但徐州团练都没有损伤,火炮也没有打响,因为李家兄弟驱使本地豪强的团练去攻庄,让他们彼此消耗,到最后精疲力尽了才收拾残局。

    这么一场场打下来,归德府下真是胆寒了,眼见着手头的力量一点点被消耗下去,有绝望的人逃不出归德府,索性去县城和府城躲避,甚至去睢阳卫和武平卫两个卫所里面,归德府和徐州赵字营打交道很久,知道徐州力量做事还有分寸,不会去碰官府官军划定的势力范围。

    不过今非昔,跑进城池的跟着进城池抓人,跑进卫所的进卫所抓人,徐州团练们完全不在乎和官军以及差役们开战,细想想倒也正常,本已经大打出手了,谁还会守从前的规矩。

    而且李家兄弟对赵进的意思领会得很明白,在归德府当真是盛气凌人,不给地方留一点情面,一旦动手是狠辣无,连根拔起,不会让他们有一点残余,每天都有被俘获的本地豪强士绅被押送到徐州来,每天都有整车的金银细软送到徐州这边。

    归德府的豪强家人家眷不重要,这些人的金银细软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归德府本地的实力元气大伤,再也没有和徐州那边抵抗的可能,如果是守规矩的家丁们来做,绝没有李家兄弟这样好的效果,这次大家都很满意。

    但王兆靖所说的是另外一个问题,归德府和徐州、山东以及淮安北区不同,这几处不是地广人稀是连年灾荒,有大片撂荒的田地可以圈占买卖,也是有大量的田地可以用来安置流民,把地盘变成赵字营的地盘,把流民变成赵字营的百姓,可归德府的年景这些年来一直不好不坏的维持着,本地百姓逃亡的不多,田地撂荒的也有限。

    正因为如此,归德府的豪强始终维持,赵字营安插进去有限的田庄之后,和本地势力剑拔弩张,一直到这次冲突爆,不过即便是扫平了豪强势力,他们的田地还是有大量的佃户长工劳作,总不可能把旧的百姓赶走,换辽民之类,那等于是减少一批流民,又造一批新的流民出来。

    “种地的人还要留在面,我们可以搞个减租减息,让一成或者两成租子出去,把人心收拢过来,然后划定片区,每一片安排一个团练连队或者两个,其余调度都和农垦厅现在的规制不变,要把归德府的田地管起来。”赵进开口说道。

    现在家丁扩军还在议论,不过赵字营经营许久的那些垦区农庄,有很多团练连队已经很成熟,也有不少很出色的年轻团练,一时还不需要他们补充到家丁旅团里面,但要给他们进的机会和空间,新编组团练连队是一个方法。

    “大哥,那夏邑、虞城、永平和商丘这些县城怎么办?”王兆靖出声问道。

    赵进沉吟了下,他明白王兆靖问这些话的意思,这其实还是要立规矩立法度,不过赵进还不想那么早定下来,只是开口说道“还是安排贸易厅的分店进去,把咱们需要的各方面盯紧好,归德府内各城池不得有官军驻守,差役数量也必须限制,巡丁要尽快做起来,这样城池不必担心太多,我们的重点还是要放在垦区农庄。”

    王兆靖默默的点头,赵进又是开口说道“种棉纺纱织布以及各种匠造的营生也要重视起来,那些佃户长工,有手艺的,愿意学手艺的,要优待对待,咱们纱厂、织场、铁场和酒坊都需要人手,招工这个也是大事,另外,云山行那边周先生一时顾及不到,你要把这片抓起来,以后咱们是直接面对开封府,距离山西和陕西更近,和那边的贸易和生意肯定要大增!”

    说到这个话题,大家都刚才争论时候高兴不少,毕竟这都是实实在在的利益。

    “老爷,王自洋那边已经求见几次,还是想要面见禀报,你什么时候能见他,属下好给个答复过去。”如惠那边晃晃头,好像想起什么,开口问了句。

    “现在已经当他自己人看了,这次他又跟着立功操劳,还担惊受怕的干什么,等我晚去我爹那边看过,让他在门外等着好了。”赵进没好气的说道。

    王兆靖放下笔,关心郑重的说道“大哥,现在局面告一段落,你多去照顾照顾伯父那边,老人恢复的也能快些。”

    赵进用手揉了揉额角,闷声说道“大战在即,怎么能说是局面告一段落,我们还要准备打到底,怎么能松下来!”

    尽管赵进的父亲赵振堂对徐州的胜利极有信心,在自己妻子何翠花的面前如此,在其他人的面前也是如此,可赵进凯旋归来之后,赵振堂还是病倒了,请来郎看过,说是老人心神劳累后骤然放松,身心俱疲的时候感染风寒,所以才病倒了,虽然很麻烦,但吃药调养会转好,不必太担心。

    昨天写着写着在电脑前睡过去了,不说别的,求月票,然后我继续加油写去,谢谢大家

    感谢“zzb、小齐明迹、元亨利贞”三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