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你是不是觉得朝不该有这样的想法,我们没有扯旗造反,每一次都留了余地,让大家能含糊含糊过去,然后我们又让他们知道徐州是难啃的硬骨头,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做必然多错,没有人去做,任由咱们这么含糊着起来,直到遮掩不住的一天?”赵进开口问道。

    王兆靖迟疑片刻,才苦笑着回答说道“大哥这话直截了当,不过是这个道理,以小弟对朝人物的了解..”

    说到这里,王兆靖又是停住,收了笑容说道“其实小弟也想过,朝野终究会出现有识之士,开始针对徐州我等,但没有想过这个人居然是魏忠贤,一个阉党奸邪,居然能看得这么准。”

    他语气很是犹疑,显然对自己的判断也不怎么把准,边一直在翻看账簿计算的如惠这时插嘴说道“或许这魏阉只是想要博取功劳,草原蒙古和建州女真不敢去碰,觉得咱们好欺负,结果却碰了钉子。”

    “未必,魏忠贤不用要什么功劳,他的立身之本是天启的宠信,只要这个在,谁也撼动不了他,所以这是我纳闷的地方,平白无故招惹我们做什么。”王兆靖摇头说道。

    赵进沉吟片刻后说道“这次魏忠贤下了大本钱,这个布局应该在天启三年年初已经开始,那堤坝决口的消息让他提前动,派来主持暗盘的是魏忠贤的亲信,各路兵马也都是他的义子私人,他甚至考虑到了臣和政敌会有阻挠,求的是快,为的是将徐州各路分割然后分而击破。”

    屋几人的神情变得严肃,赵进又是说道“朝着最严重的方向去想,魏忠贤和他的心腹亲信,应该在第一次断绝漕运的时候注意到我们,在平定闻香教大乱之后对我们重视,然后各路明暗眼线搜集我们的消息,越来越觉得我们徐州是心腹大患,这才决定剿杀,魏忠贤一方意识到了我们的强大,却没有想到我们竟然这么强,所以还是失败,可这次失败让他们觉得我们更是大敌,所以要动半个天下的力量来和我们决战。”

    “大哥说得不错,北地能动的边军驻军都在动员,还不计工本的编练新军,这的确要和我们决一死战,接下来不知道要打多久,南边各省也有大军。”王兆靖慎重说道,而坐在一边的如惠眉头皱起,不住的翻看手的账簿。

    赵进神情倒是平静,淡然陈述说道“这是攘外必先安内的做法,将内忧平靖,然后倾尽全力对付外患,这个做法倒也不能说错,只能看他们能不能做成了。”

    王兆靖笑着说道“大哥对这些阉人可是高看,这可不能传到外面去,士林已经视徐州是生死大敌、洪水猛兽,如果再让他们知道大哥这个念头,那更是势不两立。”

    话说得有点别扭,屋几人只做没有听出来,说到底王兆靖是清贵出身,对宦官们的看法始终很差,而赵进却时不时的有所夸奖,这让王兆靖受不太了,偶尔会蹦出几句话来,王家父子已经觉得现在该收拢士子人了,而不是这般鄙视仇视。

    “宦官们为皇帝做事,也是为这大明做事,尽忠办差的,当然值得高看一眼,可所谓清流正人们做事却想着政争,却想着自家私利,两相较,你觉得该高看谁?”赵进回问道。

    王兆靖眉头皱了皱,没有理会身旁如惠递来的眼色,他刚要说话,赵进却打断了他,自顾自继续说道“皇帝直接下命令给宦官,宦官执行命令去做事,可能在做事的过程做坏了事,但往往能把事情做成,税兼、矿监能把税银搜刮去,他饱私囊荼毒乡里是坏事,但对于皇帝来说,银子收来了,国库充盈,可以养兵打仗,可以赈济灾民,可以下粮饷俸禄,而官们呢,讲圣人,讲道理,可是不做事,不收银子,也不是不收,只是不替国家收,任满之后私囊都跟着满了,别的不说,你也知道这辽饷收取,从到下层层加码,官吏差役一层层分润,然后交去的还是不足额的,百姓被盘剥的只能作乱造反,可埋怨是谁,是这个朝廷,是皇帝,而不是下面做事盘剥的官吏人等。”

    “大哥,这是两码事。”

    “不,其实是一码事,我承认有清官忠臣,也有报国效力的义士,他们读圣贤书行圣贤道理,这个的确让人敬佩,在辽东殉国的那些,和咱们斗智斗勇死伤的那些人,他们都是,不过他们只要在这个官场要按照官场士林的规矩做事,按我看来,眼下大明官场这个体系实际是个障碍,有这个障碍在,善政也会变成恶行,雷厉风行也会变成拖延不前,钱财、精力和人才都消耗在这争斗和扯皮,枢争斗,波及天下,外战和地方同样没办法改善。”赵进语气已经严肃起来。

    王兆靖脸色涨红,却还能按捺倾听,赵进拿起手边的茶碗喝了口,继续说道“说到这里,我的确佩服那魏忠贤了,他不是好人,他手里死了不少不该死的好人,按照我们的消息和各种传言,魏忠贤和徒党的确做了很多奸邪恶行,可大略看,朝那些正人君子干得他好多少吗?天启皇帝没办法让官们执行他的意愿,官们只想做自己想做的,所以天启被折腾的没办法了,去当木匠,去沉溺享乐,让魏忠贤站出来,帮他执行意愿,这魏忠贤做的不错,在拼命的维持皇权体统,维持这大明。”

    赵进深吸了口气,手在扶手拍了拍,指着王兆靖说道“把我说的这些记录下来,我要说的不是阉党和清流,我说的是我们自己,经过这一战之后,我们要建立自己的官府机构,要有自己的官吏差役,我知道你父亲、你、曹先生、周先生还有各方相关的人等都有自己的想法,有人要用读过书明事理的儒生,有人要用我们自己培养出来的庄头管事和掌柜伙计,还有人说直接用乡里贤达,也有人说用家丁团练的,但选为我们做事的人,根本不是在于他们的出身,也不在于他们知道什么大道理,而是忠心于我们,能执行我们的要求,达到我们的目标,在差事和大道理冲突的时候,要去专心办差;在民心民愿和差事之间冲突的时候,要去专心做事,要知道我们是做什么起来的,也能因为不做什么败下去!”

    随着赵进陈述,王兆靖脸的激动褪去,换了复杂难言的神色,一直在翻看账簿的如惠也是抬头,有些错愕又有些兴奋,而屋的几名亲卫则是瞪大了眼睛,赵进所说的话他们似懂非懂,听着却隐约觉得畅快。

    赵进说完后,屋沉默了会,王兆靖缓声说道“大哥,你的意思小弟懂了,咱们不走继往开来那条路,而是要开天辟地,自创一番新局面。”

    他这么一说,诸人除赵进外都是点头,因为王兆靖这番话把大家似懂非懂可表达不出的说明白了,王兆靖脸色很郑重,又是开口说道“大哥,这条路恐怕千难万险,不好走啊!”

    赵进端起茶碗本来要喝,听到这个又是放下,摇头说道“几千年的传承,几千年的规矩,这些东西缠在身,你要继往得被捆住,你还怎么开来,不如打碎他,坏的不好的,我们不要,好的有用的,我们留下,这才是最好走的一条路。”

    听到这话,王兆靖愣住,如惠若有所思,赵进又是问道“兆靖你和曹先生都喜欢和那几个洋人聊,你觉得他们那边的法度规矩还有风俗怎么样?”

    这次王兆靖没有出声,如惠开口说道“若真像这些番人所说的,他们那个什么欧罗巴所在,神佛当道,人人搏命逐利,寒门子弟没有出头之日,不瞒老爷讲,有时真觉得那边是斯丧尽的禽兽之国。”

    赵进笑了笑,如惠却没有注意到赵进的表情,只是沉吟着说道“可聊起来却隐约有种感觉,这些番人身似乎有种昂然向之气,求暴利,求新知,求富贵,为这些愿意漂洋过海,搏命冒险,这股气在咱们大明少见的很,不,在大明天下,属下只在老爷治下看到过,属下猜测,若是那番人这么一直下去,十年几十年或者百年以后,是咱们徐州的模样吗?”

    “番人的那些法度和规矩的确有好的地方,但内里却咱们华夏传承差出太多,番人那边的法子和规矩,好的我们要用,可华夏的传承要留着不能丢,这样才能不犯番人们的错,又不会舍弃咱们的长处。”王兆靖在这个时候却插言说道。

    如惠没有出声,赵进笑了,王兆靖又是郑重其事的说道“大哥走出的这条路,正是秦汉时候法儒夹杂,王霸并行的大道,番人那边匠造之术尚可,其他的不必借鉴了。”

    感谢“江峰李孟王通、元亨利贞、zzb、段逸尘”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