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东边,东边来了贼兵!”有人惊恐无的向总兵杨国栋禀报。

    在这个时候,官军全军正在向前动作,突然间侧翼出现敌人,想要调兵转向都是个大麻烦,甚至马队之类的都来不及调回来。

    “陈老和,你带你的营头去东边顶住,不管死多少人都顶住,回头本将保你升官,死伤多少我补给你多少!”山东总兵杨国栋脸色铁青的大吼道。

    正在本队附近的一名千总抱拳答应,呼喝着自家兵马向东而去,这突然间的转向已经让官军大队出现了混乱,总兵杨国栋身边的亲卫们已经显得很不安,先前明明说周围没有敌人的伏兵,这是怎么冒出来的,不过也很容易得出结论,对方应该在附近的村庄或者隐蔽处藏着,开战之后才向着战场运动。

    那千总陈老和驱使着部众转向抵抗,可对面冲过来的敌人让他眼皮直跳,那徐州贼军打仗不都是很有规矩吗?都是整齐划一的迈步向前,怎么前面这些人乱糟糟的,而且好像一帮疯子。

    “不对,贼人最起码有几百骑,快去禀报大帅,这几百骑我们挡不住!”陈老和已经惊慌失措了,战场尘土仰天,敌人突然出现这边很难判断对方的细节,而且从得到消息来看,赵字营的马队都在徐州和南直隶那边,在山东满打满算才四百骑多点,已经在敌阵看到了。

    东边突然出现敌人之后,官军慌张,下意识的以为对方是少量骑兵,其余都是步卒,这也是徐州兵马的常态,却没想到判断错了。

    蹄声如雷,到这个时候,官军士卒那还会分辨对方骑着的是马或是驴子,他们只知道要躲开,别被这帮疯狂的贼人骑兵波及到了,现在这局面已经混乱,凭什么让自己去送死。

    “顶住,给我顶住!”陈老和怒声吆喝说道,拿出刀砍了两个后退迟疑的兵卒,可根本没办法止住这个溃散,一看局面没办法维持,陈老和回头看了看,带着亲信拨马走,凭什么自己要送死。

    官军还是有了准备,调出了兵马进行阻拦,吉香没有什么迟疑不前,有人挡在面前那冲开他,他的目标是敌阵的央,却没想到距离百步不到的时候,那阻拦的兵马居然自己先散开了!

    “都是孬种,儿郎们,跟老子杀啊!”吉香在马哈哈大笑挥舞着长刀大吼说道。

    官军大队已经慌了,看着这千把敌人这么冲到跟前,而派出去阻拦的营头居然不战自溃,这怎么能挡得住,是转身对抗还是逃跑,大军正在运动,怎么方便去转身,还是逃,在这个侧翼可没有督战队盯着。

    吉香带着家丁们冲到了跟前,官军那边有稀稀落落的弓箭射过来,也有火器打响,家丁披甲还能抗住,坐骑却受不了,有几骑直接摔倒,可吉香和家丁们根本顾不了,他们只想着冲锋,冲进去!

    原本说是四十步开火,但冲得太快,距离二十步的时候,火铳和弓箭才开始齐射,轰鸣呼啸,立刻有几十名官军士卒倒下去,家丁们丢下火铳和弓箭,拿出刀斧,这么策马冲撞进入!

    这等冲锋根本没有控制马力,没有在乎坐骑的生死,只是要撞进去,把官军士卒撞倒,然后践踏,尽可能的深入,然后开始砍杀!

    官军彻底乱了,吉香率领的几百骑如入无人之境,冲撞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要溃散,然后彼此推挤,让周边变得更加混乱,官军武将们吆喝大喊,竭力要维持队伍,要将这冲进来的几百骑绞杀掉,可根本没有办法抓起队伍来,被对方冲进来的位置已经乱成一锅粥,而溃乱还在不断的加大。

    “又有贼人来了!”有官兵士卒凄厉的大喊说道,无数人向着东边看过去,却看到有几百披甲的徐州人马那么狂奔而来,手持刀斧矛戟直冲而入,仓促间谁还能看出这是几百人,尘土仰天,人人慌乱,直觉的徐州人马一队接着一队,而且都是攻击自家最薄弱的侧翼。

    有些刚恢复秩序的营头被这第二波一冲后彻底乱了,如果说第一旅的方阵是一面大锯,不断的切割官军,那么吉香率领的这支人马是斧头,狠狠的劈在了官军这棵大树的央,而且这一斧下去要砍断!

    官兵兵卒在下意识的抵抗,可手里的刀枪很难对徐州人马的铁甲造成伤害,而对方的兵器却不含糊,官军兵卒身那号称棉甲实际是棉袄的遮蔽根本没有什么防护,冲进去的混乱震撼一过,血腥的单方面杀戮更让人崩溃。

    山东官军人马都在逃,没有人愿意拦在徐州兵马面前,也没有人愿意去对战,吉香已经连续两次长刀落空,周围空间越来越空旷,他回头一看,被落在后面的步行家丁已经追了过来,已经会合在一起了。

    “聚起来,长短家什配合着,跟老子朝人多的地方冲!”吉香大吼说道,家丁们齐声答应。

    山东总兵杨国栋脸已经没有血色了,他能看到前方辽镇出身的营头正在溃逃倒卷,怎么督战都顶不回去,而后方的大军越来越乱,已经维持不住阵型了。

    “传我将领,让杨谷申过去拦住这支偷袭的贼军,其余兵马..”总兵杨国栋还要做最后的挣扎。

    可话喊出一半,被前面山呼海啸的声音掩盖掉,看到辽镇出身的兵马已经崩溃了,朝着山东兵马的本阵倒卷而来。

    “大帅走吧!咱们已经输了,留些种子回去,还能东山再起!”身边已经有亲卫开口劝他了,总兵杨国栋看着眼前已经崩溃的阵势,他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马前阵会冲垮后阵,然后是全面崩盘,突袭杀入的那支人马更是断绝了任何收拾重整的希望,这么打下去,不要说胜,连撤退都不可能,除了马队没有人能逃出去。

    “大帅!再不走来不及了!”亲卫已经准备伸手夺杨国栋的缰绳,要带着一起跑。

    正在这时候,听到总兵杨国栋扬天惨嚎,带着哭腔喊道“完了,全完了!”

    难道大帅要自尽殉国,亲卫们都是吃惊,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该阻拦还是怎样,不过接下来山东总兵杨国栋只是泪流满面的大喊道“走,咱们走!”

    说完之后,说完之后,总兵杨国栋毫不迟疑的拨马转身,他身侧的亲兵亲卫也都是跟,不管面前是不是自己兵卒,直接冲撞过去,若是有那实在碍事的兵卒,马一刀砍下去了。

    在这等局面之下,官军武将们早绷紧了那根弦,三分心思在战斗,七分心思则是盯着主将的动向,一看到总兵杨国栋先逃,大家都是跟着逃,此时的局面已经不是对攻,而是徐州人马驱赶着官军乱跑,再不跑的确来不及了,步卒们没得跑,可武将亲卫们却能逃,四条腿总归跑的更快些。

    一直在侧翼准备机动的官军骑兵在这个当口也反应不慢,在千总杨谷申的率领下变向,和冲出来的总兵杨国栋汇合,然后一起向北边跑出去,官军士卒本人心惶惶,看着自家主官逃命,不管有没有被混乱波及到的,各个跟着逃散,刚才还有些样子的官军大阵顺势崩溃!

    近两万大军的崩溃,混乱和冲击的势头和山崩海啸一般,本来吉香领着家丁们大砍大杀的尽兴,却被这突然的崩溃差点冲乱阵脚,只能暂时离开大军的腹地才能稳住。

    山东兵马的崩溃带来了辽镇出身兵马的更大崩溃,然后败军彼此冲击,让这个局面已经没办法收拾,身在军的武将和骑兵为了逃命什么也不管了,也不管拦在自己身前的是不是自家人,直接是挥刀砍杀,下面的兵卒也不甘心,前面挡路的是一刀下去,若是武将骑兵们想要杀人,他们也要跟着拼一下。

    纷乱无的人马扬起了漫天尘土,战场的能见度已经变得很差,可徐州人马那有节奏的鼓声还在不住的接近,这声音对于官军来说,已经和死亡相同,都想要离的远些。

    “丢下武器,跪地不杀,丢下武器,跪地不杀!”徐州人马的齐声呼喊压过了战场的一切声音,不断溃逃倒卷的官军士卒们都已经没了力气,很多人听到这个之后直接丢了兵器跪在地,然后又被靠近的赵字营方阵怒骂驱赶到两边,拦在路实在碍事,走得慢的,赵字营同样不会客气。

    吉香他们那边也听到了第一旅的声音,吉香擦了擦脸的汗水,恨恨的说道“可惜让官军马队跑了,不然这次是全歼,你们也跟着喊,这些官军狗子要是不老实,直接宰了好!”

    “丢下武器,跪地不杀的”喊声在战场各处响起,听到这个官军越来越多,他们不断的跪下,到这个时候,连官军骑兵都跑不了了,没有及时冲出去,或者陷在阵动不了的,在这个时候也只能投降,因为赵字营的骑马家丁和徐州义勇也已经兜了来。

    感谢“段逸尘、元亨利贞、戚三问、光天使的祝福、低调。的狼人”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