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帅放心,我等定当奋勇向前,不杀尽贼兵决不罢休!”那游击童青山喊的格外响亮,他现在已经庆幸自己得个先,如果这次立功,得了魏公公的赏识,在这山东重开辽镇局面把握会更大,甚至更进一步都不是不能。   .  .me

    说完之后,诸将纷纷马,回到各自的营头去,等到众人散去,总兵杨国栋和亲卫幕僚们也都是马向前,那位说明战况的幕僚却低声说道“老爷,这次有那么大的把握吗?”

    总兵杨国栋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这次只能胜,若不胜,只能把这条性命搭去了。”

    幕僚听到之后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嘟囔着说道“魏公公到底是怎么想的,做得越多,错得越多,含糊着过去岂不是皆大欢喜..”

    说到这里,那总兵杨国栋转头瞪了眼,幕僚告罪一声不敢说了,杨国栋却是仰天长叹,然后低沉无的说道“魏公公在为圣,在为大明做事,我知道这不对,可我这荣华富贵全靠着魏公公照顾,这次把这情谊报偿了吧!”

    向前三里,不过是一千几百步的距离,还要算对面徐州兵马的前进,现在官军各部已经开始展开,人喊马嘶,尘土仰天,每个身在其的人都会感觉到焦躁,但同样的大家也觉得自信,在这样的兵马面前,还有什么能阻挡,何况对面的还是乱民贼众。

    这边尘土仰天,也能看到赵字营来的方向也有尘土,但很多经验丰富的官军武将都觉得纳闷。

    “..这应该没有七千..”

    “..尘土这么低,声势看着不大,难道是虚报了兵马..”

    “..算夜不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如果队列整齐的话,不会有那么大的尘土,官军侦骑现赵字营第一旅的时候,赵字营的轻骑也同样现了官军大队。

    在大概判断彼此的距离之后,陈命令全军先停下吃点干粮和喝水,稍加整备,然后继续前进,同时把各个团的团正以及被派去领导团练大队的团副们过来聚会商议。

    陈没有长篇大论,只是简短说道“官军如果要和我军正面交战,那四个团列成横队为第一排,团练各大队和连队为第二排,向前运动进攻,如果官军另有安排,我军先排列方阵待命,然后再做应对,命令各团火铳和弓箭开始预备,火器连队开始准备,骑马家丁连队作为预备队,待命行事。”

    他这边简单说完,众人散开回去安排,第二团的团正庄刘慢走几步,留下来开口说道“旅正,要不要派一个团迂回攻打官军侧翼,这样还能出其不意。”

    “不必,第一旅要在正面保持住足够的力量,然后才能足够的杀伤,庄刘,你要和你下面那些人说清楚,在这个战场,忠心热血不是让他们没命向前冲的,而是让他们严守操典,在阵列听候命令,这才是真正的忠心做事,要是乱了军阵,我不管别的,只认你们家丁的身份,谁也拦不住我行军法,你明白吗?”陈肃然说道。

    这话里的意思自然是针对庄刘的兴龙社身份去讲的,只不过没有挑明,庄刘却没什么尴尬难堪,只是郑重其事的回答说道“请旅正放心,这次战斗,我们一定是表现最好的!”

    “好好做,进爷不会亏待你们。”陈点头回答。

    说完这话,陈翻身下马,从马鞍皮袋里掏出块高粱饼子掰碎了喂给坐骑,他的坐骑虽然是挑出的健壮马匹,可驮着高壮魁梧的陈还是很吃力,要时时刻刻补充,看着陈动作,他身边的亲卫也要照做,却被陈呵斥了回去“在马给我盯着,一有消息立刻禀报,这时候不是爱惜马匹的时候!”

    短时间内补充完食水之后,装备铠甲的家丁们开始彼此帮着披挂铠甲,火铳家丁则是检查铳管和扳机,各连队的连正队正仔细检查每个人的铠甲锁扣有没有系牢,检查每个人的火药和子弹装备,还要去看其他必要的设施,不敢有一丝的松懈。

    连正和队正们忙碌的时候,各个团队的团副和掌旗官都是盯着他们,如果谁有一丝的懈怠,跟在陈身旁的军法家丁可不是吃素的。

    火炮连队正在随着六门火炮向前,两门六磅炮,四门三磅炮,在赵字营火器工场铸炮产量稳定之后,开始给各旅增加和调换火炮,这时候的火炮和先前那几门看起来没什么不同,实际质量更佳,射程也有提高。

    “官军已经在前面了!”

    听到这声前面侦骑的呼喊,陈骑马向前跑去,到了阵前翻身下马,亲卫们已经给他叠放了几张厚木的桌子,陈灵活的爬去,站在那边远望敌军,他身形高壮胖大,想要站在马背望很不方便,所以登高观阵直接用了结实稳当的木桌。

    赵字营千里镜有九个,却是李家大帮和余家船队送来的礼物,这千里镜时人都当做珍贵的玩物,不过赵进立刻配到旅正和团正以及火器大队一级,是为了尽快的应用到军事,陈用千里镜看了一会,转头吼道“敌前五百步列阵,四百步接战,按照既定的安排办!”

    命令下达,传令的家丁立刻跑出去,第一旅和附属各队都开始骚动起来,陈从木桌爬下来,家丁们连忙前收拾,陈一边翻身马,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官军还在动,应该来不及阵前架炮!”

    赵字营第一旅四个团,按照序号从右到左呈横队展开,后面的团练各队也开始稳定镇定,骑马家丁连队和徐州义勇也开始聚队,在两个大横队缝隙位置的右侧待命,而火炮连队则是吆喝着前,有人开始给炮架拴粗绳皮索,每门火炮周围都开始有一定人数的家丁和团练列队。

    到了五百步左右的时候,赵字营第一旅的阵型已经完成,不过这完成并不是静止不动,而是开始整齐的向前压过去,在列阵完成的时候,火炮连队已经停下,拖拽牵扯的牛马被卸下,然后有条不紊的进行装填,等到弹药装填完毕后,将炮口略微仰起,固定仰角,然后家丁团练有的背起长绳向前拖拽,有的则是在后面推,火炮跟了大队的进程。

    游击童青山回到本队之后,满脑子都是拜将封侯的幻想,抑制不住的热血沸腾,在这些新聚来的部下面前童青山才强抑住兴奋,闷声说道“咱们这些辽镇种子今后的荣华富贵,要着落在眼前这些贼兵身了,今日若是立下功劳,在这山东富庶之地重建一镇不难。”

    原本模糊的许诺变成了实际的言语,几名千总都是兴奋起来,童青山这才趁热打铁的说道“兄弟们,堂堂正战,靠的是勇猛无前,贼军是贼军,传扬的再怎么玄乎难道还能恶过建州鞑子,咱们兄弟连那样的大风大浪都经历了,难道还怕这样的小场面吗?本将的安排很简单,骑兵突前,一鼓作气冲垮贼军,然后各营一举压,将贼军彻底打垮,到时候不光这头功是咱们兄弟们的,所有功劳都是了,兄弟们想要过好日子,想要辽镇还要快活,要靠今天了,今天若是大胜,你觉得山东这些孬种会不会和我们抢功,还会有我们辽兵的事情吗?”

    这么一说,过来听令的辽镇军将人人激动,都是拍着胸脯听命,而率领骑兵的千总们也都是吆喝着向前,隔着尘土能看到徐州人马正在列阵准备,而自家这边的官军本队也开始摆开阵势,在这个时候要让马队在前面列队,准备向前冲锋。

    官军的骑兵精锐,素质远远高出寻常步卒,他们不光通晓马战技,更知道该怎么冲打才有战果,在战场不是随便纵马奔驰能杀伤,一定要结队动作,这样才有力量,才会有足够的杀伤。

    鼓声急促响起,有人举起了千总的认旗,出身辽镇的骑兵呼喝着聚拢过去,很快是整然有序,这让在前面观阵的山东军将赞叹不已,到底是天下第一边镇出身的兵马,这等效率当真是不凡。

    眼看着这边一队队骑兵要结成,却能听到几声低沉的闷响,好似天边雷声轰鸣,这个声音官军下并不陌生,立刻是反应过来,“火炮,火炮,贼人开炮了!”

    每个人都很紧张,可每个人又不怎么紧张,官军这么多火器,大家对这个当然熟悉,能把火炮打响是一回事,能不能打准是另外一回事,先不急着混乱,判断落点再说..

    第一炮弹落在了骑兵队列前十几步的地方,前面那骑兵还没来得及嗤笑,看到炮弹从冬日冻硬的地面弹起,呼啸着飞了过来,直接打在一匹马的胸前,连人带马直接都被震翻在地,肯定是活不成了。

    还没到大求的时候,眼看月底,兄弟姐妹们手里都有票了,投一张给大明武夫怎么样?

    同,还要求一个订阅,一个打赏,求大家手里的一个支持

    再次谢谢大家,特别白在努力码字加油!……

    感谢“河小石、zzb、戚三问、小齐明迹、风龙王”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