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孔璋脸上浮现戏谑神色,悠然说道:“从贤弟这般小心上,倒是能看出徐州为何有今日的局面,不过也不怕你笑话,这次贤弟你来,就算没有为兄这个旧识,你直接拿银子去收买,最多也就是多花两成到三成,照样能弄到这么多牲口,无非是抓不到那几个漏网的厂卫罢了。 ”

    “这可是你们孔府的要紧事!”

    “可说呢,你看天底下当官的可曾在乎这大明的要紧事,不是自家捞钱就是要保全自家,难道他们不知道覆巢之下无完卵吗?都知道这个道理,只不过人人觉得不干自己关系罢了,孔府也是一个德性。”孔璋微笑着说道。

    吉香摇摇头,然后沉声说道:“孔兄这次的情谊,小弟牢牢记住,徐州定有回报,还请孔兄安排好向导,备齐粮草,等牲口一到小弟这边就要出了,也不知这桩事会不会牵连到孔兄,若有波折,也请孔兄等几日,几日之后一切都好。”

    说完这些,吉香翻身上马,自有随从过来接了食盒,抱拳示意之后,打马扬长而去。

    看着吉香他们走远,站在孔璋身后的亲信凑过来说道:“他们才千把人,就敢去碰那万余官军?这伙徐州人还真是穷凶极恶,这不要命了啊!”

    “穷?比咱们曲阜富多了,他们不要命?当年几百人可就平了几万流贼,你以为他们怕吗?”孔璋说这些话的时候,看起来神采飞扬。

    第二天中午时分,曲阜城内城外各种祭祀都在进行,所谓千年传承总有些别处没有的仪式和规矩,而孔璋管着的庄子里有不少人送过来了各色牲口,拿了银子笑嘻嘻的离开,过了午饭时候,有千余人马出现在这庄外,安静的带走了这近两百头牲口,他们每个人都显得有些邋遢脏污,每个人负重都不轻,在向导的带领下,在曲阜城下兜了个圈子,避开了那些繁华人多的所在,一直向西而去。

    随着山东官军进入兖州府,并沿着运河一步步的向南,关于这路官军的消息也越来越明确,原本以为是一万一千兵马,却没想到足足有一万五千官兵,其中七千都是招募来的辽兵,而且足有两千五百余骑兵,这差不多将渡海逃过来的辽镇骑兵全都搜刮到手里了。

    辽镇溃败的时候,各级将佐和亲卫往往都有坐骑,这等人银钱不缺,处于强势,自然渡海也会优先,他们来到山东之后往往过得也还好,但肯定比不得辽镇那般风光,所以没有被赵字营笼络去安置,而是就在登莱两府那边熬着,山东地方不会不管他们,多少会照应些。

    这么多人马进军,山东地方上也是下了血本,山东巡抚直接派幕僚去临清州和聊城坐镇,直接就是打开运河码头上的库藏用作军资,虽说这些都是户部存粮,可实际上却是漕运相关各方的好处,敢碰这些就是碰了马蜂窝,地方和朝堂上都有人大闹,不过很快就被压了下去。

    有人想要上疏,却被东厂查出贪墨,有人在地方上想要捣乱,却被地方官府掀出从前的旧案,原本司礼监提督太监魏忠贤魏公公虽然专权,可还多少讲些规矩默契,这次很有点撕破脸的意思,大家都是被吓住了,很多阻碍立刻闪开,一切变得顺利无比。

    登莱那边储存的大量军资加上运河沿岸的库藏,支撑着大军顺利行进,一路进入兖州府沿着运河南下济宁,直逼徐州的势力范围而去。

    这次行军却和从前不同,按说这等由山东本地兵马为主,由山东总兵杨国栋带队的行动,山东本地兵马一定要占据主动,前锋后队都是本地兵马的活计,可这次却不同,这次突前的几个营头都是辽兵为主,而且各方面都很支持,没有在行动上掣肘,也没有在军资粮草上克扣。

    如此的安排,让突前的辽兵将领很是意气风,一共四个营七千兵马,其中还有一千三百余骑兵,共有六个千总和一名游击,全都是辽镇出身的军将,在这支兵马中很有些自成一体的意思,这个待遇让他们很遐想将来。

    游击童青山从前在辽镇曾经挂过参将的衔头,在朝中也有故旧照拂,本来在登莱镇只能高职低配做个千总的营生,没想到这次官复原职,而且前途远大,他消息比下面的人灵通,知道一个动议,当年曾有在兖州府放置辽镇兵马镇守的意思,如果能做成,那就是个独当一面的参将辖区,等于是有个独立的小局面。

    童青山很清楚这个关节,这次如果能大胜徐州贼军,有很大可能留下不走,到时候这富庶的兖州府就成了新辽镇,登莱那边得志不得志的辽镇人物都会过来投奔,到时候实力大了,自然要扩大辖区,升任副将、总兵都不是没可能。

    他能想到这个,下面的千总把总们自然也能想到,大家这一路上都是高兴的很,甚至对杨国栋的行军谨慎很不满,觉得应该兵贵神,快些南下,打那个什么徐州逆贼措手不及。

    “老二,你说去年要是跟着徐州人去种地,还能有今天的风光吗?”

    “大哥你好眼光啊,要不是你领着兄弟们藏过去,又临阵反正,咱们兄弟怎么有今天的位置,大哥你跟了童将主,现在是千总,这一仗赢了,没准可就是守备、都司,游击、参将都不是不能,到时候可不能忘了兄弟们啊!”

    “撕了你这张破嘴,什么叫忘了,咱们兄弟们从鞑子手里一路逃过来,这是生死过命的交情,怎么能忘,咱们好日子还在后面呢!”

    “这伙山东侉子没卵子,你说怕个鞑子还罢了,居然怕什么乡勇乱贼,官军怕贼,传出去就不怕笑话吗?”

    “这次就是咱们跟着童大帅立功的时候了,到时候留在这兖州,咱们也霸主一处城池,过回辽镇的神仙日子,你说的没错,怕什么,正德爷爷那时候的乱子,什么白衣神兵的,那全是骑兵啊,大江南北的折腾,可咱们辽兵来了千把,还不是轻易平了,听说那济宁的徐州贼连骑兵才四百多,其余全是步卒,这还怕什么,轻易平了!”

    在游击童青山身后,一名千总和身边人聊得唾沫横飞,声音大到童青山都听到了,他忍不住皱眉回头说道:“周铁头你也是上阵见血的人,怎么就这么张狂轻敌,不要耽误了本将的事!”

    听到这训斥,那千总立刻嬉皮笑脸的打马靠过去,拍着胸脯说道:“大帅你放心,铁头俺嘴上快活,真要上阵杀贼的时候绝不含糊,让俺打头阵就好!”

    “什么大帅!杨大人才是大帅,我才是个游击!”游击童青山嘴上训斥,却是满脸笑意。

    看到这个表情,周千总更是放心,忍不住凑上去说道:“大帅,还有两天就要到济宁了,咱们要不回东平州那边歇歇,在登州府的时候就听人讲,那边的娘们水嫩..”

    “荒唐!离贼人这么近,你还想着逛窑子,沉下心思,等打下济宁,扬州和大同的小娘都不缺,到时候有你快活的时候!”游击童青山不痛不痒的训斥了两句,那周千总连连点头。

    正在这边闲扯,却看到前方有背插旗帜的夜不收探马打马迎面奔来,这就是要直奔中军帅旗,大家都要让路的意思,前队官军连忙吆喝着避让,那侦骑路过的时候大喊说道:“前方十里处现大队贼军,前方十里大队贼军正在向前!”

    “这么快,我还以为明天能碰上!”那周千总念叨了一句。

    游击童青山脸色肃然,转身吆喝说道:“传令各营准备接敌,今日里就是让天下人看到咱们辽地男儿威风的时刻!”

    下面的千总把总,甚至连同辽兵步卒们都跟着兴奋呐喊起来,童青山则是在亲卫簇拥下朝着帅旗方向跑去,既然马上就要接战,主将杨国栋肯定要有所布置了。

    山东总兵杨国栋议事的地方就在大军一侧,带着精锐营头的千总,主持方面的游击和参将,都有资格来参加这个议事,在童青山赶到的时候,一个新的命令已经传下,大军继续向前,在三里的位置上列阵迎敌。

    论起精锐强弱,辽兵几个营头都不差,不过总兵杨国栋只叫童青山来,也是让他们专断自决的意思,免得命令下达阳奉阴违。

    “徐州贼这么蛮横莽撞,居然不知道守卫济宁,也不依城而战,就这么直愣愣的冲过来野战?”

    “来的也太快了,他们这是除了睡觉就在赶路吗?他们倒是不缺车马,也有民壮帮着,走得快也对。”

    童青山下马走来的时候听到一帮人在议论,按说这等大事,登莱兵备道应该作为监军到场,不过从出兵到现在,那位挂着右参政衔头的登莱兵备道就从没有在军中出现,按照童青山的了解,这位监军也跟着来了,不过始终落后于大军一个州县的距离。

    感谢起点和创世的兄弟姐妹们投给大明武夫的月票

    感谢“用户zhan、顺顺666”两位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支持,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