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类似的神色赵进曾经见过,在比武场火铳齐射武者的时候,牛金宝也是这样,崇尚肉搏战技的武者看到火器出现后,再怎么不情愿也知道自己这一身仗恃本领会被淘汰,情绪肯定不会高起来。

    “大林,把我说的记下来,这尚家庄要尽快修复,尚家庄按照农垦田庄办理,迁入附近的赵字营庄户三千户,这边还要单设团练八个连,所需要的物资人工向虞城县和夏邑县以及商丘县的大户摊派分配,然后归德府各州县卫所,凡是有地五千亩以上的,家中长子和另外一个儿子要在徐州,没有这么多儿子的就把侄子送来,要绝户的就把女儿送来,让王兆靖和如惠那边信,让他们记录收信的时间,按照路程日程计算,收信后上路过十天的视作与赵字营为敌。”赵进看着眼前废墟,沉声说道。

    孙大林已经下马,随意找了处平整地方,摊开纸笔快开始记录,孙家富裕,子弟们即便好武也读书识字,孙大林现在也担负着部分文书工作,随时记录传令,暗地里有个“带刀小师爷”的绰号。

    赵进也翻身下马,走到塌了半边的墙壁跟前,伸手抚摸断口,这边应该是被九磅以上的炮弹打中,一边墙壁直接被打垮,还立着不倒的部分也已经粉碎处处,那边孙大林刚要收起纸笔,赵进又是开口说道:“徐州和邳州以及淮安北区愿意来归德府拿刀做事的,每人给田三百亩,免赋税摊派十年,不论年纪出身。”

    那边张虎斌正朝这边赶过来,他脸上带着些许焦急,但也有些兴奋,到跟前开口说道:“刚才点检俘虏,有那杨肇基的亲卫被抓出来,招供说杨肇基在出兵前后,一直和大同镇以及太原镇有联系,山西边军随时会来河南。”

    大明九边兵马号称最为精锐,这山西的大同镇和太原镇一直是对草原蒙古各部的最前线,从当年的瓦剌也先,再到达延汗小王子,然后再到后面的俺答汗,现在则是林丹汗,尽管没打过什么胜仗,可作战经验丰富,一向被认为是精锐之师,朝廷果然不会只派一支兵马,而是调动天下间的力量前来。

    “这老周小心思不少。”赵进笑着说了句,不过随即淡然说道:“这消息知道不知道都一样,反正来了都要开打,何况他们连山西都没出,日子还早。”

    张虎斌也点点头,山西地势自闭,号称表里山河,大军向外行动花费的时日都不少,而且算计日子,他们现在还没有动,等到集结兵马再动来到河南,恐怕会赶上黄河化冻的凌汛,那时候没办法渡河行船,这又要耽误十几天去,在这样的情形下,的确不必太过在意。

    “虎斌,这尚家庄你觉得怎么样?”赵进开口问道。

    “建的很不错,如果不是遇到咱们赵字营,无论官军还是匪盗都很难打下来,高墙深沟都修建的用心,庄子里外的井水和暗渠都不怕外面断水,而且还有储存充足的地窖和仓库,加上这边的人口众多,足可以抗住几倍的兵马围攻。”张虎斌中规中矩的点评说道。

    赵进点点头,开口说道:“以归德府的规制,在这里可以放一个旅,不过现在还用不到,但起码该有一个团,我准备依托这尚家庄建成要塞,这就是咱们徐州在西边的门户。”

    “如果这里是咱们徐州的家丁和团练,再有咱们徐州的火炮,莫说是几倍官军就算十倍甚至更多,也拿不下来!”张虎斌笑着说道。

    说完这句之后,张虎斌凑近赵进,低声说道:“老爷,这些俘虏一定要送到淮安北区那边吗?眼下几方面都在开打,押送这俘虏必然要牵扯力量,要是在押送途中出什么乱子更麻烦,不如就地交给田庄团练看押。”

    “留在本地,这尚家庄的土著和官军士卒定然要乱,就算我们能压得住,也会有人不断的过来挑拨动,送到淮安北区那边,港口扩建,疏浚运盐河,多少劳务等着他们去做,在那里劳作几年,心思安定了就可以成为咱们的人。”赵进没什么通融的回答说道。

    张虎斌点点头,继续压低声音说道:“老爷,山东二爷那边,清江浦六爷那边,消息都还没有传回来,咱们现在还不能把心思放在经营上吧?”

    “能,我们也只有现在才能把心思放在经营上,这次是第一波,我们还能腾挪,这些人力必须要抓在手里,如果真正到了难看的时候,我们就没有去经营的余地了!”赵进斩钉截铁的说道。

    山东兖州府曲阜县是衍圣公孔府所在,这里就是衍圣公孔家的封地,知县和县衙内的大小官吏都由孔府中人兼任,自大明立国至今,这里就是兖州府的第二个中心,他和鲁王府将兖州府的大部分好处瓜分殆尽,这里甚至还是山东的第三个忠心,山东的大部分好处孔府也要占一份。

    无论大明皇帝是谁,无论是勤于政事还是荒诞享乐,他们对孔府的尊崇和恩惠始终不会变,一代更比一代多,衍圣公府的规模和实力也在一代代膨胀,当然,这个规模和实力只是说家业和财富,孔府不断兼并土地,不断的垄断商贸,赚取原来越多的钱财,永无止境。

    不能说永无止境,这个似乎不可逆转的膨胀势头在天启年间被遏制住了,甚至开始倒退,孔府的田庄开始易主,孔府垄断的行业开始被别人插手进来,甚至孔家子弟在外面还遭受到了死伤,如果往年有这样的情况,即便是朱家藩王,衍圣公也敢把这个官司打到天子御前,可这一次却无可奈何。

    几百年都好用的法子,几百年都通用的规矩,在那徐州赵进面前是不管用的,往年这样的强豪都有限度,闹大了就会惹动官军会剿,任你三头六臂也是灰飞烟灭的下场,可这徐州赵字营根本不怕官军,动手几次都是大胜,这就让人无可奈何了,连山东巡抚和总兵都要忍气吞声,孔家这时候也只能捏鼻子忍了。

    如果孔家在别处还好,偏生核心利益都在这兖州府,原以为鲁藩覆灭就是自家天下,没曾想连自家的营生都快要被徐州赵字营侵夺干净了,兖州府和徐州毗邻,徐州进一步,孔家就只能退一步,可兖州府才多大,这才几年工夫,眼看着就是无路可退了。

    很多在外面坐镇办差的孔家族人以及相关子弟都回到了曲阜,他们在外面作威作福,可产业局面没了之后,只能回来苦熬,在这曲阜地面上,你外面的威福什么都算不上,大家各个憋屈,心里有气的很,曲阜城内城外喝酒斗殴的冲突每天都有生,让百姓们苦不堪言。

    就这么熬了没多久,突然间朝廷就要几路大军会剿徐州反贼了,整个曲阜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这次过年放的鞭炮都比往日里要多很多,每个人都是兴高采烈的议论,等官军灭了那徐州贼,这山东又是咱们圣人后裔的天下,大家还要去徐州那边财,听说什么酒坊盐场织场之类的,各个都是金山银海的生意,甚至有体面的孔家大佬和长辈已经为胜利后怎么分配开始争吵起来。

    衍圣公考虑的更加周到,他特意安排自己的二儿子去京师见魏忠贤,送上年节礼物,算是提前打个招呼报备,这天底下的清流文人都不敢和阉党沾边,那样会立刻身败名裂,可孔家不怕,就算勾结来往,谁又能奈何孔家,到最后还不是只能装着看不见。

    除了京城那边得联络安排,曲阜自己也开始组织团练乡勇什么的,倒是不能指望这些民壮去和徐州贼开打,而是官军战胜之后,徐州那些产业总得有人去抢,到时候除了圣人后裔的牌子,还要靠下面奴仆的拳头。

    孔家这一切的兴奋和准备都和防山镇的孔璋无关,防山镇在曲阜县城西南,兖州府东部的沂州一带,和青州府南部沂水县、莒州一带,想要来兖州府西边,想要到运河这边,从蒙山和陪尾山之间过,这防山镇是必经之路,算是个小小的水6码头,镇子上店铺不少,生意也很兴旺,当然,这些都是孔家相关的产业。

    这些红火的铺面和孔璋没关系,他管着的是一处种草养羊的庄子,孔府富贵,仆役们吃肉的都很多,对羊肉的需求也很不少,自家也要有相应的生产,这庄子看着不体面,实际上过手的油水很不少,算得上孔家外系差事里面的肥缺了。

    孔璋在孔府内一直是另类,地位不尴不尬,名份上就不必说了,不过上上下下管事的人都有个默契,这位孔九爷不必太抬举他,可也没必要苛待了,打到主家看不到的地方享福就好。

    起点和创世的兄弟姐妹们

    我大明武夫三更多不容易啊,那就该扯着嗓子呼唤月票!

    情节,一浪接着一浪,难道咱们这月票不该一浪接着一浪吗?

    看这月票蹭蹭涨,老白码字的劲头足!

    咱们一起加油啊,兄弟们,月底的第二张第三张第四张第五张月票给老白交出来,交到大明武夫那边去!

    谢谢了!!……

    感谢“戚三问、用户2123419o、天佑星、元亨利贞、随心自我o”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支持,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