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名总兵杨肇基带着护卫马队已经冲出去了,宣府马队也逃走了大半,山西边军到底是经验丰富上过战场的,炮声一响,山西边军就开始向北门那边杀,硬生生杀退了河南和山东的两路人马,为自己抢出一条路去,他们冲出去的时候,徐州团练还没赶到,不过他们只有几十骑逃走了,其他步卒看着徐州义勇上来,果断的跪地投降,没有经过任何厮杀,也没有人在战斗中丧命。

    最倒霉的是卫辉府的团练,他们的士气倒是比寻常官兵强很多,不过这潞王府的名号根本吓不住那些总兵副将和参将,看着实力不错,直接被安排到了东边庄墙,让他们和徐州兵马硬碰厮杀,若是能碰上还好说,结果直接在炮轰中被打垮,只有百十人逃了出来,身心崩溃的投降,有几个已经被吓疯了。

    官军们能逃,可尚家庄这人没办法逃,他们的根子就在这尚家庄,还有这尚家庄周围的田地和产业,离开了这个,尚家庄就有任何意义,所以走的三个都是有功名在身的,以后或许还能在仕途上有所进益,留下的人则是大多数,不是说舍不得走,而是意识到自己没办法走,官军已经溃败如此,自家逃又有什么地方能逃,只怕会被其他人抓着过来请赏。

    “进爷,尚家太公求见,说有几句要紧话想要禀报。”有家丁过来请示说道。

    赵进正骑在马上巡视战场,随时做出安排,听到家丁们的话,赵进点点头,就地下马等待,开打的时候,觉得一切都很快,但激烈的战斗一过才感觉到这尚家庄还是不小的,能塞进两万人的土围堡寨,还有充足的给养储存,当然不会太小。

    这尚家庄附近的虞城县也不过两万余人口,附近的夏邑县、永城县都是如此,府城商丘县才四万多人,而一个豪族的庄子堡寨居然就能达到类似的规模,在归德府区域内这样的庄子堡寨大大小小有二十几处,看这不过是士绅们的庄园,可实际上这才是真正的地方官府,周围百姓民户的生死存亡就被这些庄园决定,然后这些庄园才是他们控制区域的主人。

    在太平时节,这些豪族和朝廷派下来的官府共治地方,盘剥分肥,一旦乱世,这些豪族就会依仗庄园堡寨划地割据,或谋求自存,或吞并纵横,野心越来越大,他们是地方上的真正大害,有他们在,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深入到百姓一层,没办法彻底的动员人力物力,只能和他们谈判,划定份额。

    无论他们现在和赵字营的关系如何,从长远来看,赵字营都不会容许他们存在,尽管目前赵字营和他们有某些共同之处。

    赵进正在那里想着,那尚家太公已经被带过来了,还能看到尚家太公身边跟着两个人,看着似乎是女眷闺秀的模样,商家太公今年七十五岁,他的根底赵进很清楚,这其实都用不到内卫去查探,传言就足够多了。

    尚家太公身上有个睢阳卫指挥同知的世职,不过祖上连续几代都没捞到管事的位置,坐吃山空就这么一代代败落下来,等尚家太公这一代,家里守着百亩田地,只有尚家太公和弟弟两个人艰难度日,就这百亩田地还被卫所里的一名千户强占去做私田。

    当时尚家太公的弟弟读书,看到家里艰难,已经准备放弃学业回来一起当佃户耕种,可这尚家太公却把弟弟打了一顿让他安心读书,自己则是出去张罗生计,有人传说他去贩运私盐,有人说他去落草为寇,不管怎么讲,他一直供着他弟弟考中了秀才,这秀才功名还不在千户指挥等人的眼里,不过这百亩田地的租子就给减少了三成,还有副千户想要招尚家太公的弟弟为婿。

    不过尚家太公却让弟弟娶了虞城县某秀才的独女,这秀才家境殷实,算得上虞城县数得着的富户了,他弟弟成亲半年后出去游学,才走一个月,老婆回娘家,结果半夜进了贼,全家都被贼人杀光,浮财也被抢了个干净,按照规矩,这些家产就都归尚家太公的弟弟继承。

    这秀才家有个堂侄,也要跟着过来争夺家产,结果两天之后,走路的时候被人蒙头直接打断了两条腿,家里也被丢进一条死狗,立刻不敢继续争产,等尚家太公弟弟回来后就把这丰厚遗产全都拿下来,家中有钱,读书也就从容,或许是尚家命里该着,尚太公弟弟又是中举了。

    一个举人的份量可就了不得了,更加上这尚家背后那些若有若无的传闻,得中功名之后,那百亩田地立刻就是还,不过尚家兄弟两个却不肯罢休,一纸诉状打到了归德府城,还要闹到省城去,那千户只得认栽,硬生生割出去一半田地,其实这千户也准备下狠手的,没曾想那尚家太公也能纠集百余名丁壮对抗,只能认栽。

    在这个时候,尚家已经开始在虞城县和夏邑县两地巧取豪夺了,又用相对优厚的条件拉拢了一批卫所军户,彼此加成,在当地成了一霸,换到很多人身上,这就该鱼肉乡里作威作福了,但尚家太公始终督促自己弟弟进学考功名,考了两次之后,得中进士,先是外放知县,然后回到户部做官,最后是四品致仕。

    中进士之后,尚家在归德府内已经可以横行,兄弟两个互相帮忙,尚家太公拿到了卫所管事的实缺,弟弟靠着家里供给的银钱,在京师四方交接,让尚家在地方上的实力更大,等到这尚家太公的弟弟成为京官清流之后,连归德知府都要客气相对,更不要说其他人了,睢阳卫莫名其妙死了两个指挥使,当年强占尚家田地的那个指挥也死的不明不白。

    就这么一年年下来,尚家才有了这样的规模,尚家有个祖训,家中兄弟谁也不能安享太平,一个学武准备继承卫所世职,一个学文科举功名为家族提供庇护,这等文武双全,官面上有官员庇护,地方上有人有地,自然愈膨胀起来。

    如今尚家太公已经是曾祖的辈分了,孙辈已经有了两个举人,子侄辈则是三个举人一名进士,睢阳卫的管事实缺牢牢在尚家手里保持着,虞城县三分之二的田地和夏邑县三分之一的田地,都在尚家手中掌握,是地方上头一号的豪族。

    但尚家在归德府算不上独霸,在睢阳卫也要和几家分享这管事的实缺,因为在归德府,或者说在整个河南,地方上的豪霸大多都是这等样子,卫所出身的世官,然后子弟读书科举取得功名,互为奥援,彼此支撑,将家业规模越做越大。

    这也是河南地方上的特殊,如果没有地方上的实力,没有官面上的支撑,很容易被藩王吞并兼并,大明藩王这一等,那是更凶悍庞大的怪兽,如果不是尚家这样的豪霸,早就被吞的渣子都不剩了,归德府就是这么二十几家大大小小的豪霸当家做主。

    “官府剥一层,他们要剥一层,如果算上吏员差役的话,那就还要算上一层,河南有些地方还要算上藩王,那就是第四层,这么一层层剥下去,民间百姓什么都剩不下,不是做牛做马,就是落难逃亡,在这样的情况,就动员不起真正的战力,也没办法和我们抗衡。”张虎斌也来到赵进的身旁,赵进详细解释说道。

    “在徐州控制的地方上,只有我们这一层,我们扎下去深下去,尽可能避免中间的加码,然后我们还大兴工商,在刮地皮之外,另开财源,而且这财源远远大于耕田所得,这就是咱们赵字营强力所在,同样一百户农民,我们可以在任何时候动员出几十男丁,而他们不行,他们不能耽误农时,不然什么都没了。”

    刚才乱成这等样子,人人身上血迹尘土,但这尚家太公倒是没怎么沾染,他带着的两个女人也很是干净,甚至能看出在来前特意打扮过,居然是对姿色出众的双胞胎姐妹,看着都是十六七岁的年纪,让人很是眼前一亮。

    “大家闺秀,从小好好供养着,又不愁什么吃穿,还知道如何打扮,自然就显得不错,虎斌,你记得咱们路过那几个村子吗?那里面的女孩子都是什么样?”赵进感慨两句,然后问张虎斌说道。

    “面黄肌瘦,看不出男女来,也就是咱们自家田庄的庄丁才看着体面点。”张虎斌中规中矩的回答说道。

    赵进和张虎斌这番问答没有低声,那满脸惶恐的尚家太公听到后脸上闪过一丝放松神情,倒是那双胞胎姐妹惊恐异常,可还不住的看向赵进,过来这三人倒是都有个共同点,都对赵进的年纪颇为惊讶。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赵进对那尚家太公说道。

    起点和创世的兄弟姐妹们月票给力!今晚十九点左右第三更!

    感谢“段逸尘、戚三问、干豆角”三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各位的订阅和月票,大明武夫需要各位的更多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