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喊声未落,却看到官军队伍中突然有几百骑向外直冲出去,只不过这冲锋的方向不是对着赵字营马队,而是向外逃跑,这几百骑一逃立刻让刚刚聚起来的队伍崩盘了,有人在破口大骂“我周宝禄祖宗十八代”,有人大喊着“完了,完了”,不管叫骂如何,大家都是在跑。

    赵字营马队每五十骑为一队,十队一排,放平长矛就这么冲了上来,赵字营的骑马家丁从早到现在,一直没有奔跑过,人力马力都是十足,刚才慢跑热身,此时冲刺起来,当真是一往无前。

    骑矛刺中官军或者尚家庄的壮勇之后就立刻撒手,骑矛往往还能借着惯性刺穿前面两三人,然后家丁们抽出长刀,开始冲撞砍杀,官军和尚家庄的人骑马的都在向外逃,没有马的不是逃跑就是下跪投降,没有什么人敢战斗抵抗,零星几个也迅被马队碾碎踏过。

    后面有马队冲撞砍杀,前面的人彼此拥挤推搡,甚至彼此砍杀,只想着逃跑,后面追击的骑马家丁连挥刀都不用,直接用冲撞过去然后践踏即可,二十队骑马家丁到后来已经没什么横队纵队,而是各自厮杀,只要看着官军乡勇有抱团聚众的迹象就立刻冲过去,冲散杀散,不让对方有任何恢复的可能。

    在赵进和张虎斌那一队,手持长矛长戟的家丁们几乎没有上前厮杀肉搏的机会,只能看着火铳家丁齐射散射自由射击,把火铳铳管打的通红,然后用湿布擦拭降温,然后继续开火。

    “老爷,家丁们手里只剩下两三弹药了。”张虎斌无奈的禀报说道。

    不光张虎斌无奈,亲卫旅第二团的家丁们差不多都是这种神情,本以为可以勇猛拼杀,在进爷面前好好表现,谁能想是这样追杀的局面,赵进笑了笑说道:“按照老规矩抓俘虏,不要心存慈悲,稍有不对立刻杀人。”

    张虎斌这边大声答应了,命令传达,第二团开始开始以连队为单位分开,快步向前包抄,嘴里都在吆喝着:“丢下武器,趴在地上,投降不杀!”

    这齐声大喊对于官军来说简直是久旱逢甘霖,他们刚才是被火铳追在屁股后面打,爆响不断,看着同伴们跑着跑着就倒在地上,死了的倒是痛快,那些一时不得死的都在惨嚎求救,甚至求人给个痛快,这样的场面实在太熬人了,有心想要回去拼命送死,可看到那好像一堵城墙的长矛队列,谁还敢去碰,转身继续跑,现在听到对方愿意授降,大家早就跑不动了,不少人直接丢了兵器就那么趴在地上。

    “这么下去,长矛家丁的功劳越来越比不得火铳家丁,愿意拿着火铳的会越来越多。”赵进笑着说道,边上亲卫也不知他在自言自语还是交流,不过这番话让人能想很多。

    “传令,各处允许投降,抵抗逃跑的格杀勿论,现在开始抓俘虏!”赵进开口说道,跟在她这边的骑马家丁们立刻四散而出,将这个命令传到各处,没过多久,欢呼声就从四面八方响起,尽管尚家庄周围的战场上纷乱无比,可赵字营的人都知道,这次已经胜利了。

    不少人抬头看天,在这个时候,太阳升的还不算高,距离正午还很久,进攻万余官军,对方还是驻守在这样的坚固堡寨中,结果从进攻起到获得胜利,不过是两三个时辰而已,甚至很多人觉得,在火炮响起的时候,胜利就已经确定了。

    “进爷,贼军马队差不多跑了九成,没有马的人都没有逃掉,尚家庄逃走三人,其余全部被抓获!”战果不断的报到赵进这边来。

    听到这禀报,赵进忍不住笑,摆手说道:“他们就是官军,现在还犯不上给他们安上贼的名头,说得让人糊涂。”

    过来禀报的骑马家丁有些尴尬,讪笑着打马离开,这边刚走,却又有一骑过来,没靠近就大喊说道:“进爷,有几百骑官军杀回来了,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冲!”

    “保卫进爷,列阵迎敌!”亲卫连队的赵完立刻大吼说道,亲卫连的家丁们立刻列阵,同时又有骑马家丁去召唤援兵,正在收拾战场上的亲卫旅第二团立刻朝着这边疯跑,如果在这样大胜的时候,赵进有什么闪失,那个罪过就太大了。

    但紧张持续了没多久,又有骑马家丁过来禀报:“进爷,那几百骑官军都已经下马,丢下武器跪地请降,其中一人自称是旧识周宝禄,请进爷看在旧日情面的份上开恩收留。”

    周宝禄这还真是老熟人,尽管赵进没有去西门那边的战场,但从战况中也能分析出来,只怕一开始就临阵脱逃的那些人也是周宝禄这边的,这算什么,熟人好办事吗?赵进越想越觉得哭笑不得,只是回复说道:“其他人照例看押,把周宝禄带过来。”

    没过多久,前徐州参将周宝禄就被带到了赵进跟前,身上铠甲被卸下,兵器之类的也被搜个干净,双臂被牢牢捆住,家丁们可不敢出现任何意外,那周宝禄见到赵进之后,干脆利索的跪了下来,磕头说道:“天王万岁万万岁,小的不知大义,助纣为虐,真是惭愧无地,还请天王万岁念在从前旧识的份上,绕过小的和部众性命,日后定当忠心效..”

    “这天王我听着不吉利,老周,你还是站起来说话吧!”赵进皱眉打断了周宝禄的套话,他身后几名亲卫家丁神情也颇为古怪,徐州那边还真有人叫赵进天王的,然后说什么陈昇是北侯、董冰峰是南侯、石满强是东侯、吉香是翼侯,这翼的意思是臂膀助力之类的。

    当时还说什么赵进称帝,其他人都是封王了,那就是天皇和东王、南王、北王、翼王之类的,对这等乱七八糟的戏文称呼赵进本来都是一笑了之,但这些传过来之后,赵进却是大怒,把赵十一郎喊来训斥一顿,命令他严查,编出这个的本来是萧县某位教书先生,本幻想着上尊号博富贵,没曾想挨了一顿鞭子后送到农庄里圈禁三年。

    大家都觉得奇怪,虽说这些名号荒唐些,可听着倒没什么不对,怎么赵进大怒到这个地步,这周宝禄自然不知道这个关节,在这里碰巧触霉头了。

    那周宝禄双臂被捆绑,跪下后只能被人架着搀起,虽说从火炮轰击的混乱中脱身,然后先逃再降,肯定折腾的很狼狈,可气色什么的却比离开的时候强很多,赵进记得很清楚,那时候的周宝禄憔悴异常,眼下倒像是养好了精神的样子。

    “老周你这气色不错啊!”赵进调侃了句。

    周宝禄不敢接这个话,当然不能说从徐州走后吃饭也香睡觉也实,只是谦卑苦笑着低头说道:“小的不知大势,这时候才幡然悔悟,还请进爷可怜,小的今后愿为进爷鞍前马后,若进爷看不上,小的只求在徐州安度残生,请进爷开恩。”

    “你自己跑了?家里人怎么办?”赵进开口问道,周宝禄如今已经是副将格挂总兵衔的方面大将,他如果投降徐州,还在大明控制之下的家人恐怕会很惨,周宝禄很顾着妻儿子女,这个表现有点奇怪。

    说到这个,周宝禄脸上却露出些侥幸的神情,干笑着回答说道:“不瞒进爷,小的全家在半月前就已经到了大名府,在城外买了处庄园居住,等这边消息传过去,他们就要来徐州了,小的在州城内和何家庄都有产业,直接住进去就好,小的妻儿离开徐州后,一直念叨徐州的好,一直念叨回来,这次也算遂了他们心意。”

    “要是这次你们赢了,那就回家去,是不是?”赵进调侃了句,然后笑着说道:“怪不得你在盐市西街的那套院子和城内学庙的那套都没有卖,我还以为你留着吃租。”

    听赵进提起这两套宅院,周宝禄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他本以为这两套私产藏的很不错,却没想早就被赵进知道了,看到他这个神色,赵进摇摇头说道:“咱们是旧识,这次你又见机的快,去徐州好好住着吧?你在几处都有店铺生意,只要自己别找死,富贵养老还是有的。”

    那边周宝禄听到这番话之后,整个人身子一软,险些瘫坐在地上,多亏被身边家丁架住,那周宝禄反应过来,只在那里不停的千恩万谢,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哭起来,赵进看得烦躁,摆摆手让人带走。

    “家大业大,妻妾子女,当年或许还有几分勇气,现在只剩下安身保命的心思了,这样的人什么仗都打不了。”赵进随口点评了一句,边上亲卫们都是点头。

    当赵字营说出投降不杀之后,战场上迅的安静下来,尚家庄的民户们争先恐后的投降,官兵们的行动更快,大老爷们骑马坐车的能跑,自家靠着两条腿怎么能跑得过徐州人的铁骑,骨气不骨气的也不必讲了,性命最要紧,没看着那周宝禄的亲信营头比谁投降的都快,那样有八成粮饷的精锐都投降了,咱们还撑着干什么。

    兄弟们的月票给力、打赏给力、订阅给力,今日三更!这是第一更!

    起点和创世的兄弟姐妹们,如果你们看得爽,就用月票砸下来,就用打赏砸下来,就用订阅砸下来。

    让老白看到大幅的增长,让老白知道你们爽!

    起点和创世的兄弟姐妹们,月底了,手里肯定都有月票了,投吧!让我们在月票榜轰个痛快!

    特别白在努力码字!谢谢大家……

    感谢“天佑星、用户559552o1、戚三问、用户合肥奇普、元亨利贞、光天使的祝福、哈欠飞飞、huaianfqy、xizai、dick117712、马政、风中龙王”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支持,大明武夫需要更多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