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刚才还不怎么在乎甚至有些不耐烦的赵振堂声音嘶哑,语气全是担心,自己父亲应该流泪了,赵进能听得出来,他没有回头,只是举起手臂扬声说道“请父亲放心,要保重的不是儿子,也不是咱们徐州,而是别人!”

    说完之后,赵进大步出了院子,家丁已经将马匹牵过来,稍加休整的亲卫都是肃立等待。  ..me

    亲卫们护着赵进向外走去,在何家庄内没办法纵马奔驰,路正在搬家去往徐州和别处的众人纷纷闪躲,可也有不走的在路边行礼祝告赵进此去大胜。

    等出了庄子之后,骑马家丁团已经整备完毕,另外还有一百徐州义勇生力也在路边待命,千余骑行动声势浩大,烟尘滚滚,向前又走了没有多久,却看到路边又有百余骑正在等候,居然还是一人三马的样子。

    “进爷,是王自洋在那边。”前出的轻骑很快带回了消息。

    “让他跟来说话。”赵进没有停留,只是简单吩咐一句。

    马队行进的度并不很快,王自洋很快骑马凑了过来,他带领的百余骑则是跟在队伍后面,王自洋自从家之后,哪怕是被赵进收拾了一次,这肥胖身材也没有变瘦,骑在马很不自在,他不自在,坐骑也吃力的很。

    “进爷,小的率领自家护卫,特来助战,还请进爷答应。”王自洋在那里大声喊道,为在蹄声隆隆让人听清,还真是要大声吆喝,不过他这句话喊出,赵进身侧几名亲卫脸都是肃然,清江浦豪商折腾出来的杀局可刚过去不久。

    “进爷,这些人有的是大同逃散的边军,有的是草原的流浪马贼,没什么依靠的孤苦角色,对小的都是忠心耿耿,也知道自己是进爷的人,都愿意去出生入死,徐州和归德府这条线小的经常走,也愿意给进爷做个向导!”王自洋吆喝喊道。

    赵进只是简单点头,开口说道“去找后面的巴音报道,听他号令,从此刻军法约束,不听号令的斩!”

    有百余号骑士过来效命,赵进却这般不客气,可那王自洋却面有喜色,在马作揖为礼,自己拨转坐骑去找巴音了,等这王自洋一走远,牛金宝闷声说道“老爷,这人先前不地道,这次还是提防着些。”

    “王自洋现在可以让人放心。”赵进简单回答了句,牛金宝若有所思,其他人则是不敢再多问,王自洋的牲口和贩酒生意里,有太多内卫和云山行的眼线,这其实等于是云山行的一支,只不过外面看着没那么明显,内里风吹草动都会被知晓。

    王自洋在商路招募精通弓马的战士,这个赵进早知道,而且还有内卫假作逃散的边兵投入其,所以赵进知道,王自洋召集这个队伍是为了献宝,和从前那些蒙古马贼和逃奴一样,都准备送到赵字营这边做家丁和护卫的,这次正好赶战时,他也准备从军跟着战斗了。

    战事一起,王自洋开始准备弓马物资,整日里鼓动这些商队护卫,说保卫徐州,为赵字营拼命,才能保住现在的好日子,这个做法的确招人怀疑,清江浦的豪商们当初也做过差不多的事情,当时何家庄内的巡丁和家丁已经严加戒备,随时准备动手了,不过最后确定这个人是真心实意。

    吃过教训,知道自己的荣华富贵来自何处,而且知道自己的根子在何处,知道没有徐州和赵字营,自家现有的一切都没办法保住,自然会忠心耿耿。

    在何家庄一路向西行进,半路可以看到不少正在赶路汇集的团练,大战在即,农垦厅将各处的田庄团练汇集起来,集合在交通便利的田庄里,十个连为一组,听从号令机动攻防,然后各处田庄再组成临时护卫团练,如果每个庄子一个连,真要遇到什么敌人,区区百余团练很容易被灭掉,可集合成千人的团之后,攻防自如很多了。

    这些团练看到赵字营马队经过,都是闪避到道路两边,看到自家骑马家丁如此威风,人人振奋,人人羡慕,等到有人看出这马队里的大旗,知道赵进在其之后,路边的团练都是情不自禁的大声欢呼,他们是赵字营的人,自然希望赵字营不败长存。

    “..杨肇基和周宝禄的兵马过河汇集各路官军后一直向西行进,他们走得不快,也走得很谨慎,每日行进三十里,然后扎营,放出骑兵哨位警戒,每次尽可能依托村镇城池,对军纪约束的也很严,每日都在行军法大令..”

    “..亲卫旅张虎斌所部正在东进,我们车马齐备,粮草充足,下士气高昂,沿途百姓热心帮助,一切顺利,张旅副请示进爷,是不是要和进爷会合后,请进爷主持迎击大局..”

    赵进率领的千余骑行进,行进途不断有前方赵字营兵马的回报,让赵进随时了解前方的军情,随时做出决断。

    “等我做什么,继续向前,我快你们慢,肯定会在半路会合。”赵进的回答很简单。

    眼下的局势没什么复杂的,徐州和何家庄这片区域附近还有南北走向的山脉,东西则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在这个时节,黄河也是封冻的状态,没什么地形的阻碍,也没什么可遮蔽隐藏的地方,而且双方兵力这个规模,都有足够的骑兵四处侦缉搜寻,更没可能会有什么兵伏兵之类,尤其是双方都很谨慎的情况下。

    “不必担心会碰个空,官军万余,我们这边也是近万,这样的人马行进,只有沿着黄河动作,没有其他可选,战斗肯定要在黄河沿岸展开,而且是堂堂之战,唯一的可能是对方避而不战,想要和我们相持。”赵进有自己的判断。

    大军行进必须要沿着水源走,不然兵卒牲畜会被渴死,而万余大军能依托的河流在这片区域内只有黄河,在这个前提下,很容易判断出对方的走向,同样,对方也可以照此判断赵字营的动向。

    “属下去学堂听过课,这每日三十里行军扎营,好像是戚大帅兵书说的,进爷不是说这个打法叫结硬寨、打呆仗,说是这个法子最适合团练来用。”陶贵接口说道,赵进去过学堂讲课,那时候团正、大队正和优秀连正都要过去听讲。

    那边许勇陶贵伶俐许多,笑着接口说道“这岂不是说官军和咱们的团练差不多吗?”

    听到这话,赵进忍不住笑,众人也都志气高昂,从何家庄出向西行进,赵进这一支马队倒是没什么紧张的,农垦和贸易已经依托农垦田庄设置了兵站,赵字营的人马想要取得补给很容易,这让行进很轻松。

    让大家觉得愈可疑的是,那王自洋几次请见赵进,要说什么山西方面的事情,在这个当口,最要紧的是大战,这等无关小事算什么,赵进虽然没有冷硬拒绝,可也直接说等打完这一仗再说,孙大林特意叮嘱内卫的人要把这王自洋盯紧。

    第三天午时分,赵进率领的马队进入了徐州人马的大队之,虽然说那大名和河南官军走得慢,可张虎斌他们这一队也走得并不快,每日里四十余里,安营扎寨布置防务之类的没有丝毫的含糊。

    “进爷到了!”有前导轻骑扬声通报。

    赵进不喜欢这样的张扬,不过在这个时候需要这样的张扬,和沿途的团练一样,在这个大队里的家丁和团练们都是兴奋无,挥舞着手的兵器欢呼,连带队的连正队正们同样很激动,赵进骑马经过他们的身旁,不住的挥手致意,接受更大的欢呼。

    “你们知道我满意什么?”在这个类似于检阅的过程,赵进大声问道,此时的他颇有些意气风,前方张虎斌和孟志正骑马迎来,跟在赵进身旁的几人都是凑趣的问道“进爷满意什么?”

    “他们在欢呼,他们在激动,可他们依旧保持着队列向前行进,有这样的队伍,我们还担心什么失败。”赵进大声说道,听到这话的每个人看看还在行进的队伍,脸也都是露出兴奋。

    前面张虎斌和孟志以及各队的统领都已经到了跟前,齐齐下马躬身行礼,赵进停住了马,开口说道“马来说,不要耽误了行进。”

    “老爷没来的时候,大家虽然沉得住气,可还是有些焦躁,老爷一来,大家马稳住了。”张虎斌先笑着说了句,看到赵进眉头皱起,这才干咳一声,开口介绍军情。

    “..午开始,咱们的轻骑和官军探马已经碰了,各有四五人的死伤,咱们的轻骑已经看到了官军的大队,从烟尘估计人数,肯定没有分兵,布置在归德府那边的暗线也传消息过来,说官军始终是结队行进,没有分散..”

    “这么算的话,看来要在徐州之外打了。”赵进判断说道。

    月底了,起点和创世的各位兄弟姐妹们都看出了第二第三张月票,老白这几天冲的节奏有点猛,明晚七点,如果月票能到181o这个数目,那加更一章

    感谢“用户安幕风尘淡笑为1人、元亨利贞、漫长的路、戚三问、桦记,书友15o719114o16381”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