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相于质朴勇猛的长矛家丁和火铳家丁,骑马家丁因为出身驳杂,在纪律和风气始终差些,甚至闹出过些违犯赵字营规矩的勾当,也有受不了赵字营训练辛苦,约束森严,想要结伴再去落草或者投靠官军土豪的,靠着严厉的执行规矩,将骑马家丁慢慢整肃,而官军骑兵的风气更差,赵进自然不愿意重蹈覆辙。

    官军死伤的马匹让几位大队正很心疼,不过也没办法了,在火铳和弓箭的集火之下,也没什么能救治的轻伤,只能交给宿州本地扒皮吃肉,官军所剩不多的粮草物资也没办法带走,只能用作俘虏们这两天的给养,能骑乘的马匹还剩下三百匹左右,不过老病瘦弱的不合骑马家丁的规矩,真正合用的也是两百匹左右了。

    经过这乐千虎率队向外冲的插曲,整个凤阳官军的士气和抵抗都彻底崩溃,不用家丁们号令威逼,垂头丧气的乖乖听令,团练们也开始参与到押送和搜检之,相于垂头丧气的官军,赵字营下都是志气高昂。

    大家本以为赵进要安排启程的事宜,却没想到赵进让人带乐千虎的亲卫过来询问,大伙都有点纳闷,进爷对官军主将都没什么兴趣,怎么要问亲卫。

    主将乐千虎都跪在那里请降,他身边的亲卫亲兵自然也没什么抵抗和倔强,四名头目被带了过来,顺从的跪在赵进面前。

    “你们主将要投降,你们身为大明官军,没有拦着他的心思吗?没有为大明做事的心思吗?”赵进开口问道。

    这个问题问出,让那四个官军俘虏脸都有错愕神色,彼此看了几眼,甚至失礼的看了赵进几眼,才有一人开口说道“小的们被将主养着,吃用都是将主的钱粮,自然要为将主做事,将主要做什么,小的们自然要听从,这忠义的道理,小的们是懂的。”

    赵进沉默片刻,挥手示意把人带走,然后转头问身边的人说道“这几个人刚才说得话,你们觉得对错?”

    “进爷,这几个官兵说得没什么错吧?属下们为进爷做事,不是一样的吗?”陶贵犹犹豫豫的说道,说了几句,却被身边的许勇扯了下,许勇瞪了陶贵一眼,没想到这个神情被赵进看到,赵进直接笑着说道“许勇,你说呢?”

    许勇咧咧嘴说道“不一样,属下们为进爷做事,那和他们该忠于这大明一样,至于这将主什么的,进爷安排将主管着属下们,属下听,可属下还是忠于进爷的。”

    边的陶贵情不自禁的用手拍拍额头,许勇这番话虽然颠三倒四,可他却大概能听明白什么意思了。

    赵进笑了笑,却没有深究这个问题,只是感慨说道“大明兵为将有,朝廷把粮饷给这乐千虎,虽说面层层克扣,可这乐千虎也克扣下来养亲兵亲卫,然后这些亲兵不觉得粮饷来自大明,反而觉得这是他们将主的恩典,你们不觉得这荒唐吗?”

    “的确荒唐。”大家纷纷附和。

    赵进没有继续,只是开口说道“等到这庄子清理完毕,咱们立刻北回徐州,如果各处的团练都能和钟功贤一样能干,其实也没什么急的。”

    “进爷,那岂不是没有仗打?”许勇凑趣的问了句,赵进笑了笑说道“不要轻敌,胜败未分之前,不要轻易断言,你们也不要觉得朝廷这点本事,如果真要大打出手,这才刚刚开始。”

    太阳偏西的时候,庄子内算是搜检完毕了,还真有些心存侥幸的官兵藏在各处,以为可以蒙混过去,都被抓了出来成为俘虏,赵进对钟功贤这边很大方,死马和官军的辎重粮草全部留下,好马也留下了一百五十匹,同时缴获的官军兵器允许他们优先挑选,其余的要登记在册。

    这安排让团练们喜气洋洋,马肉是荤腥,其他东西也多少贴补,这次出征真没付出什么死伤,可收获却很丰盛,更关键的是,这次围打官军让大家自信起来了,原本听到什么几路大军围攻徐州,宿州这边的农垦田庄很是人心惶惶,不少人都求着徐州那边派宿州团过来压阵,这一次却现原来自家可以应付很多,而且大家还看到了远景,家丁精锐强悍如此,什么事情做不成。

    赵进他们短暂休整之后,马队向着徐州而去,这次走得是官道大路,直接在宿州州城外面过境,如果不是赵进特意吩咐过,宿州知州衙门的很多人在几天前要被杀干净了,不过到现在,什么事也轮不到知州出面,都是州衙内的书办差役们做主。

    他们一直关注着这边的消息,知道大胜之后连忙开了城门,还煞费心思的准备了犒劳的军资,还请到锣鼓班子,在赵字营的必经之路旁摆开阵势迎接,等到赵进率领的马队经过,又是一番热闹,只不过看到铁甲骑马家丁的锣鼓手们都被震撼的够呛,跑调走音很是丢人。

    “还没到庆祝的时候,大家太客气了,大伙这次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赵某都牢记在心,等了结之后定有厚报!”赵进下马客气一番,很是干脆的表态,听到这话,宿州士绅土豪等人都是面露喜色。

    他们可没什么被牵连的恐惧,甚至有骑马带刀的各家子弟等待,家长辈直接对赵进说,让他们去为进爷卖命保卫徐州,按照内卫眼线传出来的消息,大伙都已经打定主意要从龙了。

    而且四千官兵居然被三千团练堵在庄子里打,等家丁来到直接是摧枯拉朽的收拾,这强弱悬殊大家谁都看得到,更不必说亲眼看到赵字营铁甲铁器的人马如龙,这等威势,实在让人信心十足,要知道这一战之后,偌大凤阳府已经没有官军在了,宿州团练是最强的武装,这还有什么顾虑,一切都要抓紧,免得晚了以后跟不了。

    对于这些愿意保卫徐州的宿州子弟,赵进没有拒绝,但也没有让他们跟着马队前进,而说过几天等自己回到徐州安顿下,那时候再过去不迟。

    赵进从宿州这边回往徐州,只带回了一千家丁,其余都是回归和支援第三旅本队,董冰峰率领的第三旅应该已经出,看看这骑马家丁能否赶了。

    过宿州城几十里之后,遇到了徐州过来传信的信使,赵进在浮山歼灭千余官军之后,派信使北宿州,要这边关闭城门,然后又去往徐州通知自己的动向,安排那边的配合,虽说赵进这一队路耽误了一天,可整体还是快很多,徐州这时候的反应已经不慢了。

    李五率领的宿州团会同三百义勇正在向这边赶来,原本宿州团是守在徐州和凤阳府交界处,这次官军势大,必须要过来支援,尽管他们知道赵进率领的马队十拿九稳,可为求万全不能有什么闪失。

    “从你的团里抽调二十个队正过去统管那边的团练,你还是回原来的驻地待命,宿州团练自己应付的来。”赵进和李五见面之后,直接下达命令。

    和资历最老,最早忠心耿耿的鲁大不了,和能力出众战功闪耀的张虎斌不了,同样也不了官军千总出身的李和,李五能做到这个团正位置,在外人看来,是因为他资历第二老,跟着进爷年头久了,该如此,要说有什么本事那未必。

    而且赵字营这个体制,各旅各团各大队的主官的本事要求不那么高,算没什么用兵如神的能耐,靠着家丁硬推也能吃下敌人,所以暗地里对李五的评价都不怎么高,看到李五本人之后,这个印象更会加剧,因为李五看起来很油滑和气,还很会讨好人,很容易让人想到,这李五是靠着拍马钻营爬起来的。

    不过赵进和伙伴们对李五的评价却不低,无论什么事情,只要交待下去,李五一定会办的很妥当,各旅团驻扎所在,能动用的人力物资,战时和平常该接近谁提防谁,李五都能做到了如指掌,这份心思很多人同样不了,他做这个团正很称职。

    对其他人的看法,李五倒是不怎么在意,他唯一苦恼的是,宿州团没什么开战的机会,本以为这次能对凤阳官军,谁能想到赵进亲自出手,这愿望又是落空。

    赵进没理会李五的小心思,叮嘱勉励几句之后,率领队伍直奔何家庄而去,他倒不是急着回家,而是现在何家庄那边是大营所在了,在那里休整补充,然后再去前线。

    本来徐州赵字营判断大名官军会在三省交界处先拿下孔家庄,然后过丰县沛县,谋求吃掉丰沛团,然后再去进攻赵字营煤铁供应基地所在境山,接下来再屯驻黄河北岸,视战局展,或者与山东大军夹击第一旅,或者和同河南新军威逼徐州本部。

    第三更

    感谢“非然哥、戚三问”两位老友打赏,感谢兄弟们的订阅和月票,感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