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骑马的当然是主将和各级军官,他们居然想要先跑,若是跑了还好,这没有跑掉立刻让庄子内的局面崩了,只听到里面叫骂吆喝,这边马匹还没有力拉扯,听到墙头有人大喊道“下面徐州各位老爷,咱们愿意降了,这开门,老爷们可别动手。  ”

    下面家丁们的动作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继续动作,火铳家丁又向前推进了些,可在这个时候,挂起的吊桥直接被放了下来,庄门也被打开,只看到官军打扮的兵卒等人,一边丢下兵器,一边快步向外跑。

    这次响起骂声的是家丁们,已经扯开架子要打了,却没想到对方窝囊成这个样子,这还能有什么功劳,无非是抓俘,主持攻势的几个大队正却不慌张,一边让一侧的家丁让开,然后报知赵进,请求团练过来帮忙看守俘虏,各队各连家丁依旧保持随时进攻的状态,免得对方使诈。

    不过官军士卒的战意和勇气实在可怜,现没办法守住庄子,而且督促大家要死守的主将要丢下大伙逃亡的时候,立刻是全军崩溃,那些亲自带队的把总伍长之流更是带头投降,谁还会傻乎乎的替你拼命,还有人一边向外跑,一边嘴里乱叫着“赵天王万岁万万岁..”

    “进爷手下精锐果然骁勇无双,这一来贼兵要降了。”那钟功贤到底是士绅人家出身的,知情识趣的本事当真不差。

    赵进只是笑着说道“不想死自然要降,这大明官兵真没多少能卖命的,但咱们要是围攻土著堡寨,怕是民壮乡勇要和咱们拼死的,这些俘虏先交给你们暂时看押,农垦那边会给你们调拨物资,先用他们整修水利,等徐州打完,这些人要送到淮安北区那边干活,不要对他们客气,但也不必杀戮太狠,这个交给你了。”

    话语里对钟功贤的看重大家都听得出来,钟功贤按捺喜意,连忙郑重答应,他这边刚躬身,却听到身后庄门那边一阵嘈杂,有人惊呼,有人下令,看起来像是要出乱子,难道官军这是诈降?

    回头看过去,却现本混乱拥挤的庄门处更加不堪,有人慌不迭的向壕沟里跳进去,居然有一队骑兵从那边冲出来了,难道官军这时候要硬冲过来,一直没有松懈的家丁各队齐齐呼喝,长矛长戟都是举起,火铳爆响重新响起,冲在最前面的骑兵举起手还没说话,连人带马被打出几个血窟窿那么摔在壕沟里,不知道压在谁身,惨叫惊呼一片。

    “徐州各位,小的们也是投降的,先让小的们骑马出来,我们没有拿兵器!”

    “兵器都已经丢了,投降,我们投降!”

    尖声嘶喊已经变调了,不管马的人怎么惊叫解释,一直没有松懈的火铳和弓箭始终开火射不停,你骑在马,只要冲起来能到赵进跟前,家丁们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

    “都趴下,都趴下!”赵字营的家丁们不断怒喝大吼,他们所喊的对象是已经投降,但还没有被整队带走的官军兵卒,他们正好在火铳、弓手和壕沟之间,只能让他们趴下,被误伤误杀的只能说是倒霉了。

    本惊魂未定的官军俘虏们又是被眼前这一幕震撼了,那弓箭轮射连射的快不出,官军里也不缺这样的好手,可这火铳一轮轮没有停顿却让人惊骇,看到徐州火铳家丁忙而不乱、动作麻利的装填弹药,齐射开火,两侧交叉的火力将庄门口完全封锁住了,那爆响始终没有停过。

    “,这要是正面碰,不和割草一样!”有远处的俘虏念叨说道,这要战场碰到,但是这连续不停的火铳齐射会造成极大杀伤。

    但这火铳轰鸣的时间并不长,从庄内冲出来的官军骑兵很快知道为什么了,有人连缰绳都不敢握持,在马鞍高举双手,拼命的降低坐骑度,可前面慢了后面却着急,只看到那并不宽阔的庄门吊桥拥挤不堪,有的前面刚降下来,却被后面的直接撞下去,惨叫哀嚎一片。

    再过片刻,没有人骑马冲出来了,反倒是些披挂齐整的壮汉拥挤了出来,能看出他们在护着人,看到这些人,趴着的、走远的、凡是看到这个的官兵俘虏都在破口大骂,瞬时间赵字营家丁还以为他们要暴动,随即现这都是在骂新出来的这伙人。

    “乐千虎你个千刀万剐的孬货,让兄弟们拼命,你小子却想着先跑!”

    “你打的时候不知道冲在前面,投降却拼命争先,你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污言秽语,断子绝孙的咒骂嘈杂无,那伙壮汉们却不怎么在乎,一出来之后直接丢了兵器,高举双手跪在地,只说自己要投降。

    赵字营的家丁们将这骚动压制下去,将相关人等带离,然后才在火器和弓箭的掩护下到了那些壮汉跟前,这些人明显普通官兵精锐,而且跪居然还是跪在一起,隐约有掩护当众那人的意思,天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古怪。

    一个个膝行出来,家丁们过去仔细搜身,确定没问题之后才放出,这么一个个的很费力气,而这时的庄门处又有大批的兵卒向外跑出来,这些官兵嘴里同样在破口大骂不停,直到这个时候,家丁们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进爷,那乐千虎看着局面不好,想带队从西门那边先逃,却被咱们的团练们堵回来,他这一逃立刻让官军炸了营,他和亲卫本想着退回来,没想到官兵里面有人带头围攻,厮杀一阵之后,他们借着骑马冲到了这边,想要投降,如果还在庄子里,那是大火并了。”有家丁连正和赵进介绍说道。

    站在那边的赵进淡然点点头,官军腐朽不堪,但到这样的地步还是让人意外,那年南北两路官军压过来,南边北边的战斗都是胜大胜,但当时官军的战斗意志还值得称道,可这凤阳官军这一路实在是提不起来。

    “要说这四千兵也算可以了,能跑得出来,还能找个庄子扎营,如果不是在咱们徐州地盘,这次还真有点难缠。”身后有陶贵和许勇的议论,听到这个,赵进哑然失笑,他突然现这凤阳官军其实没那么差,只不过自己要求太高了。

    刚才那边介绍,顺带请示,说是这游击乐千虎想要见赵进一面,赵进没有拒绝,人已经被带过来了,游击已经是经制武将,机动一方的高官,赵字营和官军大将接触的不多,也是和那徐州参将周宝禄打交道多些,对这个乐千虎,赵进还是有点好的。

    五花大绑的乐千虎被带到跟前,官军武将都是差不多的样子,身形结实魁梧,把总以的武官武将吃得饱勤练武艺,身材自然不会差,那乐千虎见到赵进之后,免不得为赵进的年轻震惊,这乐千虎反应不慢,直接郑重其事的跪下磕头,嘴里说道“赵天王万岁万万岁,小的愿意归顺徐州,为天王出生入死,粉身碎骨不辞!”

    本来赵进在笑着观察,这番话让他愣住,他身边的家丁们则是面露兴奋神色,陶贵、许勇脸很激动,那巴音也在自言自语的念叨,不知道说什么。

    “这降了?”赵进开口问道。

    “天王英明神武,小的先前不知大义,被那朱明逆贼蒙蔽,险些犯下大错,还请天王开恩,让小的冲锋在前,为徐州讨伐朱明贼寇!”乐千虎粗声说道,满脸庄重肃穆。

    赵进干咳了两声,尽管效忠谄谀的是对方,可赵进自己却感觉到尴尬了,咳嗽两声之后,摆摆手说道“别有什么歪门邪道的心思,让你干什么干什么,我徐州不会残杀虐待俘虏,要是不知好歹,我徐州也不会手软,听从安排好。”

    乐千虎此时却有些焦急,话都说了这么多,对方没有丝毫回应,难道要下杀手,可看着对方年轻的脸全是无聊无趣的神色,又看不出有什么杀意,还想再说,却被家丁们直接架起带走。

    “这等武将都有家室牵挂,可以替他们送信给家人,人要老实呆在这边,不过可以让家人过来团聚,愿意花银子,宅院供给都可以方便。”赵进简单吩咐说道,对这样的官军武将他没有任何兴趣,杀了无谓,还不如活着为徐州做事,索性人道些。

    赵进这边很平静,已经在考虑徐州和清江浦的战事了,而身后的几个大队正却兴奋的很,彼此交换眼神,许勇搓着手前问道“进爷,这伙俘虏有小四百骑,这个是不是归在咱们骑马家丁团,这可又是一个大队的编制。”

    “现在不能用,这些兵油子兵混子直接为咱们做事,只会把咱们家丁带歪,你们都是经历过的,难道还不明白?把他们放到农庄去,训练服帖了再说其他。”赵进对这个事情很严肃,骑马家丁的大队正们都是干笑不出声了。

    起点和创世的兄弟姐妹们,还有二十票要加更了,连续三更很累,可老白很爽!

    感谢“段逸尘、戚三问、胡服骑射、天佑星”四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支持,大明武夫需要大家的更多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